半數東奧賽任港人看 歷屆最多

2021年07月19日03:00
■資深體育節目製作人李漢源對於可再到奧運現場參與播放製作工作,感到高興。

【星島日報報道】(星島日報報道)疫情下舉辦的東京奧運會,將於本周五揭幕,在當局早前斥資購入賽事播映權之下,本港市民可以安坐家中觀看賽事。負責協調三大電視台的資深體育節目製作人、民政事務局項目顧問李漢源透露,電視台已各自派員,組成一支為數十六人的聯合採訪團隊,料可播放逾百小時的港隊賽事,盡量做到「一吋不漏」。據他了解,部分電視台會開放超過十條頻道播放賽事,總播放時數高達三、四千小時,屬歷來最多,即國際奧委會所製作的約一半賽事時段,也可呈現觀眾眼前。他看好今屆賽事的收視,惟在疫情之下,每家電視台的廣告收入可能只得一、二千萬元,仍可能需要承擔數百萬元的虧蝕。

為免市民無緣觀賞今屆奧運賽事,港府早前破天荒斥資購入賽事的播映權。根據協議,各間電視台須分別在免費和收費頻道合共提供不少於九百及三千小時的奧運賽事節目,負責協調的民政事務局項目顧問(康樂及體育)在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為期十六天的奧運賽事,大會將合共製作七千小時的比賽時段,其中約二千小時的節目會發送至人造衛星,各地電視台可視乎本身的需要接收賽事;至於餘下的約五千小時節目,各地電視台則須自行支付衛星費用,始能發送至所屬國家或地區。

  他表示,為免造成不公,未有特別限制各電視台所需播放的港隊以外賽事,但據其了解,無線電視、有線電視及NOW TV均會開放多條頻道播放賽事,其中無線電視計畫動用的頻道多達十三條,合共播放三至四千小時的奧運賽事節目,其餘兩家電視台也會播放最少一千小時的賽事。他指,每家電視台只要開放七條頻道,每日播放八小時節目,已能滿足基本要求,因此整體播放時數可遠較當局要求為高,「收費電視的頻道也需要節目充撐,既然已購得播映權,加上不用額外製作,播放得愈多,也沒有損失,因此電視台也會盡量填滿節目時段。」

  三大電視台的另一「任務」,就是需要播足所有本港運動員出戰的賽事。李漢源指,倘若只是接收大會提供的訊號,未必能涵蓋所有港隊賽事,尤其是初賽,因此需要自行派出拍攝團隊,讓本港電視台進行直播或轉播,「當中有些賽事,港隊可能是志在參與,但既然港府這次購買版權的目標是為了港隊,我們也會拍攝。」

  為了達至目標,負責轉播賽事的三大電視台已分別派出拍攝人員、導演和工程人員,組成一支共有十六人的聯合採訪團隊(Hong Kong Pool),已於上周二起陸續出發,而李漢源也在上周五抵達東京,負責協調。他表示,會在當地設置一個「小型電視台」,希望可「跟足」港隊所有賽事,但承認過程中或有「甩漏」。他舉例指:「滑浪風帆賽事若出了海,你如何拍攝?三項鐵人或單車公路賽也較難拍攝,可能只能拍到起步或衝線的畫面。」

  他又提到,本港今屆共派出多達六名運動員角逐劍擊賽事,由於「重劍天后」江旻憓世界排名處於前列位置,大會一定拍攝其比賽片段,但其他排名較後的選手,卻未必一定可以,因此需靠本港拍攝團隊「執漏」。

  本港已確定派出歷來最多的四十六位選手參加今屆奧運,採訪團隊最多可以同時走訪三至四個項賽事,「若賽事太多,導演也會親自落場,自己拿著攝影機拍攝賽事。」至於港隊賽事的播放時數,他說雖然未有正式統計,但若以派出四十六名運動員計算,平均每人比賽時間兩至三小時,粗略估計也會播放一百至二百小時的港隊賽事。

  他坦言,若不是以聯合團隊方式拍攝,估計每家電視台需要各自支付三千萬元的製作費,但現時可以攤分成本,較各自派員「着數」,而連同其他開支,他估計現時每家電視台的製作費用有望降至二千萬元。惟在疫情下,本港經濟不景,他說每家電視台也估計最多只有一千至二千萬元的廣告收入,遠較上屆的五千萬元為低,「好彩的話,可能找到多一點廣告生意,做到收支平衡,否則應該會錄得數百萬元的虧蝕。」

  「今次很多事情也未必做得到,因為落實得太遲,其他很多國家早在兩年前已確定播放安排。」李漢源指出,政府以往不想介入商業市場,一般不會購買奧運播映權,但今次得悉各電視台也無意購入後而決定「出手」,但由於不希望因此多付費用,令一切安排變得較為趕急。他說,以往舉辦奧運會,大會最少兩年前已召開國際會議,了解各地電視台的拍攝需要,從而確定如何布置場地,「但過去兩年,我們也沒有向國際奧委會講清楚需要甚麼,到了五月才落實,這令電視台的籌備變得極為倉卒,面對許多不明朗因素。」

  過往舉辦奧運時,本港電視台能在國際廣播中心租用最少二千多呎的場地。李漢源指,由於今屆幾乎是在最後一刻才向大會表達採訪要求,所能租用的面積只有二百多呎。他亦以即將在周五舉行的開幕禮為例,電視台以往會支付約二十萬元的費用,在場內擺放一部攝影機,專門拍攝所屬國家或地區運動員十多秒的進場情況,但今年只能單靠大會的訊號,「即使採訪團隊可以在場內拍攝,但也沒有方法將片段直接傳送回港,只能事後以花絮方式交代現場氣氛。」

  至於比賽場地,通常也設有混合區,讓電視台可以採訪運動員,並利用場館設施進行直播。李漢源指,當中的採訪位置是需要事先租用,以往在出發前已大致確定,但由於今屆從未提出要求,現在只能夠在「排隊」,等候大會確定次序,「可能會有一些電視台,因所屬國家的運動員提早出局而放棄位置,我們才有機會補上,租用這些被放棄的位置。」採訪位置尚未能確定之下,也大大增添傳播片段返港的難度,但李漢源表示,本港部分電視台曾嘗試以近年盛行的LiveU攜式視頻技術進行直播,效果不俗,因此現在也在構思利用當地的5G網絡進行直播,以補不足。

  李漢源坦言,奧運已沒辦法再延遲,「單是賠償版權費,也要五十一億美元」,但這令採訪成本大大增加,尤以在機票費用上漲之下,每名成員的開支達到十五至二十萬元。他表示,採訪團隊成員已全部接種疫苗,但首三天仍需要每天進行檢測,初時只能乘搭國際廣播中心提供的車輛,每日也只能各自吃飯,以減低傳播病毒的風險。

  曾在無線工作長達三十八年的資深監製李漢源,參與過九屆奧運會的直播。他坦言,今屆東奧對本港觀眾甚具瞄頭,對收視感到樂觀,除了由於賽事正值暑假舉行,吸引不少學生收看,加上多名本港運動員大熟大勇,世界排名處於前列位置,認為本港今屆有力爭逐獎牌的項目不止一個,會有最少三個,「個人感覺,金銀銅也會有。」

  談到今屆出征奧運的港將,李漢源如數家珍。他認為,曾於倫敦奧運獲得場地單車凱林賽銅牌的李慧詩,今屆在爭先賽較有機會問鼎獎牌,「因她爆炸力較強,強項是緊貼對手,到最後一刻才抽出衝線,在以一對一方式較量的爭先賽具有較大優勢。」至於凱林賽,他說比賽過程中始終有機會「撞車」,變數較大。他又提到,貴為「天下第一劍」的江旻憓,即使最近比賽較少,但現在仍是重劍世界排名第一,而準備出戰空手道女子個人形賽事的劉慕裳,也是所屬級別的世界冠軍,「當然不想給他們太大壓力,但個人相信三人是有機會獲取獎牌。」

  他又認為,體操的石偉雄在亞運奪取跳馬項目金牌時,是力壓上屆奧運銀牌得主,意味他也是有力爭奪獎牌。至於今屆奧運乒乓球首次加入混雙項目,港隊將由黃鎮廷及杜凱琹應戰,他認為倘若抽籤理想,不在較早階段遇上中國隊,也有機會奪取獎牌,而女團項目也是「牌面」較大,實力僅在中日韓之後;他說,港隊游泳「飛魚」何詩蓓現時在所屬級別排四、五位,相信躋身決賽不成問題,也估計本港在羽球混雙項目有力衝擊獎牌。

  於二○一九年離開無線的李漢源,原本已經退休,但一直心繫體育,起初打算在今屆奧運隨同其他海外電視台,入場觀摩賽事。他笑言:「可能是職業病,我們入場,不是真係睇波,而是去看別人如何製作,也十分喜愛在這種環境之下工作。」

  曾經歷九屆奧運的李漢源,認為各屆各有特色,難忘在一九九六年阿特蘭大奧運會時,奧林匹克公園發生爆炸,一眾工作人員被困於國際廣播中心三日不能外出,「但無可否認,論震撼力和感染力,○八年北京奧運是最大。」他憶述,電視台過往通常派出六十至九十人採訪,但當年卻派出多達二百多人,規模龐大,「自己當時也想過,完成該屆奧運後便退休,因為覺得往後無機會再做更大型賽事。」但在機緣巧合之下,李漢源今屆再以另一個身分「參與」賽事,但相信之後會真正退休,「人始終一定要退休,留給年輕人去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