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觀察|生父摔死兒女案:女友教唆能否適用死刑?

2021年07月19日17:27

原標題:深觀察|生父摔死兒女案:女友教唆能否適用死刑?

2020年11月2日,重慶市兩名幼兒從15樓墜亡,孩子生父張某跑下樓坐地撞牆痛哭的視頻在網上傳播,引發廣大網友無比同情。但很快信息反轉,這位父親系殺害孩子的犯罪嫌疑人的消息令大眾毛骨悚然,並引發全社會對這一慘案的持續關注。

7月16日,兩個孩子的生母陳女士通過網絡發聲表示,兩個無辜的孩子成為前夫張某和其女友葉某某在一起的犧牲品,無論如何都會為孩子討回公道。7月26日的庭審自己會出席,希望法院能公正、公平判決此案。

從媒體報導來看,這起故意殺人案不僅生父張某是嫌疑人,太出人意外,而且案情還因為其女友葉某某系共謀者將會受到何等處罰,還是公眾的關注點。

案件的起因是嫌疑人張某婚內出軌另一名犯罪嫌疑人葉某某。因葉某某及其父母無法接受張某有孩子,兩犯罪嫌疑人於2020年2月離婚判決前後開始密謀殺害兩個孩子,之後二人又通過微信、面談等方式進行了多次密謀,且葉某某還多次催促張某動手。張某遂於去年10月開始著手實施犯罪。前後三次把孩子接到家中欲實施殺害行為。前兩次分別因為前妻和孩子奶奶在現場跟著孩子而未能得逞,第三次,張某趁孩子奶奶外出期間,把兩孩子抱住從15樓扔下,女兒當場摔死,兒子送醫搶救無效死亡。

如果這樣的案情經查證屬實,張某親手殺死了兩幼兒的犯罪事實毋容置疑。且其殺人手段殘忍,社會影響惡劣,如此惡毒至極的罪行,完全符合我國《刑法》規定的“死刑只適用於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的規定,等待張某的結果恐怕是死刑。

問題是,葉某某是否也可能判處極刑呢?

涉嫌故意殺人的葉某某和張某。 受訪者供圖
涉嫌故意殺人的葉某某和張某。 受訪者供圖

據報導,葉某某多次表示自己無法接受張某有孩子的事實,並多次催促張某殺害孩子。如果能夠證明正是葉某某起意殺人,並在當天催促張某下手,那二人就形成了共同殺人的共犯關係,張某是實行犯,葉某某則是教唆犯。

由於我國《刑法》還規定了死緩製度,即“對於應當判處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須立即執行的,可以判處死刑同時宣告緩期二年執行。”沒有親自殺人的教唆犯是不是可以判處死緩,還要取決於教唆犯理當承擔的責任。

對於教唆犯,《刑法》的規定是,“應當按照他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處罰。”實際上教唆犯是犯意的發起者,沒有教唆,犯罪(結果)就不會發生。所以,教唆犯一般都會當做主犯處罰,除非是教唆次要的或者不確定的行為,或者被教唆者沒有完成教唆的犯罪等。

此次作為教唆犯的葉某某在極刑面前是不是可以饒恕,主要取決於兩點:一是犯罪起意,即是否殺害孩子的預謀確由葉某某一人提出,且葉某某一直主張要殺害孩子;二是犯罪決意,即張某幾次著手實施殺人行為,是否都是葉某某及時催促,特別是最後一次是不是葉某某催促張某實施的。

結合其他報導所稱,葉某某2020年6月與張某分手就是在多次催促張某實施犯罪無果後發生的。而在9月張某主動聯繫和好後,兩人繼續共謀殺人。果真如此,葉某某系教唆、共謀、多次催促張某實施故意殺人行為,這對其最後的量刑都是十分不利的。

沒有人能想到一個親生父親會狠心殺死自己的孩子,而犯罪動機竟然是因為新女友在孩子已判給母親撫養的情況下,還是不能接受孩子的存在。無論是精神狂徒,還是心理變態都不是殺人的藉口,更不是避免死刑的理由。

實踐反複證明,在曆來的謀殺案件中,熟人犯罪的比例要高於陌生人,這裏的熟人包括親戚朋友甚至是家人。尤其是在離婚家庭中,矛盾激化時更要注意防範悲劇的衍生,尤其是預防無辜的孩子被害。

(作者金澤剛系同濟大學法學教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