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石棉一男子遭妻子追打後病亡 妻子稱丈夫性侵繼女

2021年07月20日20:01

  原標題:四川石棉一男子遭妻子追打後病亡,妻子稱丈夫性侵繼女

  魯蘭(化名)把丈夫“打死了”,村里幾乎沒人知道具體原因。

  按魯蘭的說法:今年1月的一天深夜,她走進女兒房間,發現現任丈夫李某竟光著身子躺在女兒的床上。“她才12歲,還是小孩啊!”魯蘭稱,李某見醜事敗露,當時就衝出家門跑了。她這才從女兒口中得知,李某已在不同場合多次對其實施性侵。

  次日,李某被他的兄弟從外面叫了回來,魯蘭感覺丈夫沒有任何悔意。她氣不過,關上門對李某進行毆打泄憤。李某被打之後上樓休息,不久發病身亡。

  但李某的大哥對魯蘭的上述說法並不認可,他對澎湃新聞表示,弟弟李某一直都是個老實人,不會性侵繼女,“這都是她(魯蘭)的一面之詞。”

  魯蘭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警方刑事拘留。隨後,公安部門考慮其因家裡4名未成年子女無人照看,準許暫時取保候審。

  7月19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從相關知情人事處獲悉,不久前,該案已在四川雅安石棉縣法院開庭審理,檢察機關以故意傷害罪對魯蘭提起公訴。目前尚未宣判。

李某死因鑒定書本文圖片均為澎湃新聞記者胥輝圖
李某死因鑒定書本文圖片均為澎湃新聞記者胥輝圖
雅安市公安局出具的鑒定意見書顯示:“李某因支氣管慢性炎症急性發作,併發間質性肺炎引起急性呼吸循環衰竭死亡,其身體所受的多處損傷能加速其死亡進程。”

  魯蘭(化名)和她2歲的小女兒。

  妻子稱丈夫性侵繼女將其關門追打

  魯蘭和李某現在住的新房子,是去年修建起來的兩層樓房,每層都是四室一廳的格局,只是尚未裝修。平時魯蘭和小女兒住第一層廳右邊的第一個房間,二女兒住客廳左邊第二個房間。

  丈夫李某和兒子們平時在二樓居住。魯蘭稱,當天晚上她已經入睡,迷迷糊糊中聽到外面有開門聲,不確定是否聽錯,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起床查看。打開門,發現對面二女兒的房門開著,她走過去拉開燈,眼前一幕把她驚呆了,丈夫李某竟光著身子躺在二女兒床上。

  魯蘭說,她當時腦子一片空白,等她緩過神來才開始吼李某。李某發現她之後,從床上爬起來跑出門了。她沒去追,在家詳細詢問二女兒情況,女兒告訴她,此前李某已性侵自己多次。第一次還是在親戚家裡。

  “他不讓女兒告訴我。她才12歲,啥都不懂。”魯蘭說,李某平時看上去對孩子們都還不錯,發生這樣的事,她既震驚,又憤怒。

  今年49歲的李某,父母雙亡,有一個大哥住隔壁的瀘定縣、姐姐遠嫁成都,還有個幺弟就住在他家隔壁,但也離婚了,獨自一人帶著孩子在家。

  魯蘭說,她和前夫有三個孩子,老大是兒子,今年15歲在上初中,老二是女兒,今年12歲,老三也是兒子,剛滿10歲。而她和李某在一起,實際是前夫的父母介紹的。她跟李某結婚之後,又生了一個女孩,現在才2歲。

  魯蘭稱,到第二天早上,李某沒有回來,她就去找幺弟和大哥來評理。但大哥來了之後,覺得這件事太丟人,要求她不要跟外人講,把李某叫回來道個歉就行了。

  她說,三人最後將李某從外面叫了回來。李某回家後,大哥和幺弟就在家裡跟李某說了一陣話,“不曉得他們說了些啥”,說完之後,大哥就去了隔壁幺弟家,李某直接回屋睡覺去了,沒道歉,也不認錯。她問啥李某都回答“不曉得”。

  魯蘭說,她覺得兄弟們有意偏袒李某,越想越氣。她把房門關上,從地上撿起一根棒去打李某,“他在前面跑,我在後面追”,她稱記不清當時掄的是木棒還是鐵棒,但她承認的確打到李某了。追打的過程中,李某求饒說“知道錯了”。

  她停止了追打,李某上樓回自己房間休息。其間,李某應該是感到身體不適,叫小兒子去幫他賣了些藥,魯蘭給他倒水服了藥。下午,李某出現嘔吐,傍晚時就去世了。

  魯蘭說,她當時太氣憤了,想出一口氣。她沒有想到最終會鬧出了人命。李某去世後,小孩去隔壁告訴了李某的幺弟,她也不知道誰報的警。

  但李某的大哥則否認自己曾上門去調解李某的糾紛,他表示,自己離開老家到瀘定縣安家已經30年了,距離弟弟李某很遠,事發當天上午魯蘭給他打了電話,他沒有具體聽明白她說的什麼事。

  李某的大哥稱自己是1月17日接到幺弟的電話,說李某去世了。“是小孩看到之後,跑去跟我幺弟講的。”他立即給他們組長打電話,讓組長去幫看一下情況,組長幫他確認了弟弟的死訊。

  李某大哥說,他知道弟弟李某被媳婦打了,便從甘孜州撥打110報了案。至於魯蘭究竟為什麼打李某,他表示並不知情。但他又說,弟弟李某是個老實人,人很好。他不認為弟弟會性侵繼女。“都是那個女人的一面之詞。”他說。

  據知情者透露,魯蘭向警方陳述了女兒遭性侵等情節,而警方經過偵查也認為,死者李某存在過錯。

  1月18日,魯蘭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石棉縣公安局刑事拘留。2月2日,雅安市公安局作出取保候審決定,魯蘭暫時獲釋回家。

  魯蘭的家在半山腰上。

  死者大哥稱夫妻兩人鬧過離婚

  從雅安石棉縣安順場出發,沿著大渡河河穀向上走10餘公里,順著狹窄的盤山公路往上走,李某的家就在半山腰上一個村民小組里。這裏海拔1400米左右,光照充足,村民在山坡上種滿了橘子。

  據村民小組長證實,事發之前,李某家裡的確發生了矛盾糾紛,李某離家出走幾天才回來,他的大哥來調解過,沒調解好,一氣之下就回瀘定了。“至於他家什麼矛盾糾紛,我們都不知情。”小組長說。

  2月17日,李某的大哥從瀘定給小組長打電話,說他弟弟李某去世了,讓小組長去家裡幫看看情況。組長到了李某家,魯蘭正一個人在樓下帶孩子,他們問李某呢?魯蘭說:“他在樓上睡覺。”

  他們上樓去,發現李某被子蓋得好好的,但已經死亡。掀開被子,發現身上有很多血跡。“李某被老婆打死”的消息,很快在周圍幾個村子裡傳開,但大家都不清楚具體原因。

  在一些鄰居眼裡,李某個子高高的,人也挺和善,沒有什麼明顯的壞毛病。李某的大哥說,李某生前經常去幫魯蘭前夫的父母幹活,弟弟下葬時,魯蘭前夫的父母也來了。

  時任小組長證實,魯蘭前夫家也在同一村民小組,前夫的父母跟李某關繫好,甚至超過了和魯蘭的關係。李某去世後,兩位老人還擔心,說李某不在了,魯蘭帶不好他們的孫子。

  同身材高大的李某相比,魯蘭非常瘦小,身高150cm左右,皮膚黝黑。但村民卻認為,她是一個對丈夫下得了重手的女人,“無論前夫還是李某,都被她打得服服帖帖。”一名村民說。

  一名不願具名的鄰居說,魯蘭的前夫還在世時,一天在村里幫人幹完活,吃完飯玩了一會,沒有及時回家。魯蘭一會就拿著一根竹條出現了,將前夫押了回去,前夫在前面走,她在後面一邊走一邊用竹條抽,夏天都穿得少,抽一下,背上就留下一道深深的傷痕。

  李某大哥說,魯蘭嫁給弟弟李某之後,一次兩人發生矛盾,她也拿棍棒將弟弟抽了一頓。小組長證實,兩人也因此鬧過離婚。據說都去縣城了,但說是沒有找到民政局,又回來了。

  鄰居說,李某此前也有過一段婚姻,離異之後,前妻帶著一個女兒離開了。而1982年出生的魯蘭是涼山人,沒有上過學。早年嫁到了石棉,老公在山上採藥時摔死了,留下了三個尚未成年的孩子。

  魯蘭帶著孩子改嫁之後,同時也將幾個孩子享受的政府扶貧政策帶到了李某家,現在他們住的新房,就是在政府的幫扶下建起來的。

  4月30日,澎湃新聞在魯蘭家看到,雖然是新建的房子,但還沒來得及裝修,裸露的水泥牆,讓房間顯得異常昏暗。客廳里,最值錢的東西是一個破舊的沙發和一台老舊的長虹電視機。還有一個房間里,擺滿了李某曾經用過的農具。

  新建的房屋還沒裝修也沒有像樣的傢俱。

  最關心的是未成年孩子的將來

  雅安市公安局出具的鑒定意見書顯示:“李某因支氣管慢性炎症急性發作,併發間質性肺炎引起急性呼吸循環衰竭死亡,其身體所受的多處損傷能加速其死亡進程。”魯蘭將因追打李某一事被追究法律責任。

  7月19日,澎湃新聞從知情人士處證實,6月下旬,石棉縣法院已開庭審理此案,公訴機關以故意傷害罪對魯蘭提起公訴。目前尚未宣判。

  魯蘭說,李某死亡當天,她被警方刑事拘留,半個月後獲釋。據雅安市公安局2月2日出具的《取保候審決定書》載明:該局正在偵辦李某故意傷害案,因犯罪嫌疑人檢察院不批準逮捕,決定對其取保候審。

  魯蘭因此暫時得以獲釋回家照看孩子。

  魯蘭在看守所期間,經當地政府協調,她2歲的女兒由李某大哥帶走照顧,三個大一點的孩子回到前夫家,跟著爺爺奶奶過。當地政府給三個孩子發了幾千塊錢的生活費,也放在了爺爺奶奶處。

  魯蘭回去之後,將四個孩子都接了回來,“可能認為我要坐牢,回不來了”。所以,回家到家之後發現,不僅家裡的三頭母豬和養的雞沒了,棉被、臘肉、風扇、洗髮水甚至鐮刀,還有李某的身份證、銀行卡也不見了。

  她覺得最緊迫的事情,是眼前的生活和嗷嗷待哺的孩子。

  李某生前還有幾千塊錢的存款,她暫時無法取出來,當地信用社給她寫的一張條子上註明:“存款人死亡支取金額超過5000元,需要提供公證書。”她說不知道什麼是公證書,也不知道怎麼才能弄到公證書,所以錢也取不出來。

  好在前夫的父母將政府給三個孩子的幾千元生活費給了她,涼山的哥哥姐姐給了她幾百塊錢,村里幾位鄰居也給她湊了幾百塊錢,她用這些錢重新買了12隻雞養著,另外還種了四畝地的玉米。

  放學之後,孩子們在院子裡寫作業。

  現在孩子們放學回家都能幫她做事了,大兒子同她一起下地幹活,二女兒在家裡負責洗衣做飯,10歲的三兒子幫著照看2歲的妹妹。

  5月7日,當地轄區派出所值班民警告訴澎湃新聞,案發當天,派出所民警第一時間趕赴現場,由於涉及刑事案件,他們只是保護現場,維持秩序。案件調查由縣公安局刑警大隊負責,因此李某此前涉性侵繼女一事他們也只是後來聽說,具體情況不清楚。石棉縣公安局隨後也通過雅安市公安局轉達,還不能就此案接受採訪。

  此前,有當地幹部來看過魯蘭,並留下了“申請法律援助告知書”等資料。澎湃新聞經查詢,在石棉縣司法局微信公眾號“石棉司法”看到,該局4月25日發佈了一則《法律援助貧困戶上門服務解民憂》的消息,消息稱:2021年1月18日,魯蘭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並取保候審。因其系當地建檔立卡貧困戶,家庭經濟較為困難,無經濟能力聘請辯護律師。石棉縣司法局秉承便民利民的法律服務宗旨,4月23日,在分管領導的帶領下,縣法律援助中心、新民司法所工作人員及律師等一行前往該鄉村,為魯蘭提供上門法律援助服務。

  7月19日,李某的大哥告訴澎湃新聞,石棉相關部門剛找到他,詢問如果魯蘭被收監,他能否幫著照看孩子。他說,不僅他沒有這個能力,他的妹妹和幺弟也無能為力。

  他們現在很矛盾,既希望追究魯蘭的刑事責任,還弟弟一個公道,又希望司法機關為幾個未成年孩子考慮,給予魯蘭緩刑或監外執行,免得幾個孩子淪為孤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