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李邦琴:美國還是移民的“樂園”嗎?

2021年07月20日15:08

  原標題:方李邦琴:美國還是移民的“樂園”嗎?

  中新社北京7月20日電 題:方李邦琴:美國還是移民的“樂園”嗎?

  中新社記者 羅海兵

方李邦琴。受訪者供圖。
方李邦琴。受訪者供圖。

  自400年前“五月花”號載著首批移民抵達北美後,移民文化就已根深蒂固植於這片土壤之上,讓美國成長為一個移民大國。即便是在全球疫情暴發的2020年,美國仍是全球最大的移民目的地國。移民造就、發展和改變了美國。但在今天,有色人種尤其是華人移民,依然未能倖免成為暴力事件時有發生的“目標群體”。

  “美國原則上還是移民的樂園,但就是現在的發展方式有所褪色。一些時候連人身安全都無法保障,社會出現了病態,但是會過去。”美國知名僑領、英文傳媒大亨方李邦琴近日接受中新社“東西問”獨家專訪,結合自己在美國打拚的經曆,思考時至今日美國是否依然是移民的“樂園”。

  見過方李邦琴的人,總會因為她挺直的後背印象深刻,即使年過耄耋也不曾改變。美國媒體稱她為“鋼鐵的木蘭花”。在美國生活六十多年,東西方文化在其身上“交融”,讓她形成了今天這個獨特的自己。方李邦琴很早就有廣泛參加社會或者政治活動的意識,她一次次走進白宮,以期通過學習瞭解,更加融入美國社會。

方李邦琴。受訪者供圖。
方李邦琴。受訪者供圖。

  中新社記者:2000年,方氏家族(泛亞集團)成功收購擁有一百多年曆史的英文主流報紙——舊金山《觀察家》報,開創了華人首次在美國執掌英文主流媒體的曆史。您認為這是否意味著突破了一個行業的“天花板”?

  方李邦琴:那是第一次有華人(移民)收購美國著名主流英文日報,曾震動美國報業,前所未有。《華爾街日報》在頭版頭條報導了此事。收購當天的晚宴活動,我戴了一條老鷹圖案的項鏈,主要是因為《觀察家》報的報頭是一隻老鷹,而且老鷹也代表美國主流社會,覺得很符合當天的氛圍。但是外界對此有太多的解讀,因為他們太過好奇一個什麼樣的華人,能夠收購有著一百多年曆史的美國報紙。

  那次收購最大的意義在於給華裔創下一個範例,證明“天花板”是可以被打破的,也是一種“鼓勵”。

  在美國社會,各個行業都可能會有“天花板”,都需要“第一個人”去衝破。可是當只有少數華裔衝過“天花板”時,還是會覺得很孤獨,因為你面臨的是另外一個世界。在那裡,想要施展自己的能力,實現理想,是非常困難的。

  衝過“天花板”僅僅是一個開始,這有點像“攻城”和“守城”的過程,後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只有當所謂的“天花板”被徹底消除,才不會有那種孤獨感。

當地時間2021年2月3日,美國舊金山唐人街康年海鮮酒家已經為再次重啟的戶外就餐做好準備。中新社記者 劉關關 攝
當地時間2021年2月3日,美國舊金山唐人街康年海鮮酒家已經為再次重啟的戶外就餐做好準備。中新社記者 劉關關 攝

  中新社記者:您曾在此前的採訪中提到,“來到美國,沒有任何背景,今天我能夠站到這個舞台上,是赤手空拳打拚下來的。從一個街頭鬥士到登上舞台。”結合個人成長體會,您認為成功的“秘籍”中哪些經驗可以複製?

  方李邦琴:我沒有什麼成功的“秘籍”。雖然每個人的境遇各不相同,但是我相信每個移民都可以做到我這一點,就是“勇敢面對”。

  從一件小事來說,當電話響了,若是你非常不想接催促電話,且沒有想好如何處理,你也一定要接這個電話。你可以告訴對方,你還沒有準備好,但是不能不接或者不回覆。當你選擇面對時,事情可能不是你想的那麼糟糕。

  此外,“擔當”也非常重要。你的肩膀能擔多大的重量,你就能有多大的成功。我這一生就是這樣:從丈夫過世、事業遇到挑戰,到收購舊金山《觀察家》報……都需要我“擔當”。雖然我擔子壓得那麼重,但是我的背永遠挺得很直。

資料圖:美國華盛頓國家廣場。中新社記者 陳孟統 攝
資料圖:美國華盛頓國家廣場。中新社記者 陳孟統 攝

  中新社記者:您並不是官員,但卻積極參加美國各種社會和政治活動,您認為有必要嗎?對於華裔群體來說,這是能夠融入當地主流社會的必經之路嗎?

  方李邦琴:我認為華僑華人想要在美國社會立足,參加美國各種社會和政治活動是一條必經之路。參加政治活動不是讓你去競選,哪怕你只是行使了自己投票的權利,哪怕只是參加了一個座談會發表自己的觀點,也應該積極去做。多表達自己的觀點,也多聽取別人的意見。

  很多人到了美國奉公守法,認真做好本職工作,回到家裡過著“小富即安”的舒適生活。但是如果每一個人都在自己的“舒適圈”里,華裔群體永遠會被推著走或者遭到打壓。

  早在1991年,我曾作為舊金山的代表之一,前往白宮參加會議。我的想法是如果能有機會走進白宮,多學習一些,深入瞭解美國是什麼樣的,都是非常有益的。

  雖然我沒有很大的聲音,沒有很大的話語權,但當我坐在那裡,大家討論到中國的時候,討論到亞裔時候,總會有所顧忌。有一個華裔的面孔總是好的,我也相信,當華裔參政者多起來時,一定會發揮更大的作用。

  當你坐在白宮,也會順其自然發揮自己的作用。比如幾年前,美國政府曾發起“十萬強計劃”(100,000 Strong Initiative),招攬10萬名美國學生到中國留學,以加深美中交流。我出資支持了該計劃。現在網絡發達,各種聲音充斥其中,我相信只有讓美國的年輕一代真正有機會來到中國,親身體驗,他們才能更加瞭解中國。

資料圖:白宮羅斯福廳內部。
資料圖:白宮羅斯福廳內部。

  中新社記者:老布殊總統曾經為您的自傳寫下序言,提到“美國是一個移民的樂園,方李邦琴的故事,就是樂園中的一章”。您理解的移民樂園需要具備哪些元素?

  方李邦琴:在原則上講,美國還是移民的樂園,但就是現在的發展方式已經有所褪色。一些時候連人身安全都無法保障,社會出現了病態。但是會過去。

  “樂園”最重要的元素是你可以自由追尋你的夢想,追逐自己內心熱愛的事情,自由綻放和成長。

  中新社記者:現在針對華裔群體的暴力事件時有發生,您如何看待?您認為華裔應該如何應對?

  方李邦琴:自己警惕危險,社會立法保護,但這都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治本的方法,在於讓美國人都瞭解華人、亞裔群體。我希望從華裔群體較多的加州開始,推動將華裔來美國發展的曆史,尤其是對美國社會做出的貢獻收錄在教科書中,讓當地中小學生瞭解我們,尊重我們。

  中新社記者:作為移民,您認為應該如何找到自己內心的“歸屬感”?

  方李邦琴:從大陸跟隨家人到台灣,成為“外省人”,之後又跟隨丈夫移居到美國,成為“移民”,這是一個從漂泊到落地生根的過程。何處是兒家?兒的家就在內心咫尺之處。內心平靜滿足,就找到歸屬感。中國和美國都是我所愛,都是我所屬。

當地時間2021年2月27日,數百人在美國舊金山灣區聖馬特奧市參加反對歧視亞裔的集會。中新社記者 劉關關 攝
當地時間2021年2月27日,數百人在美國舊金山灣區聖馬特奧市參加反對歧視亞裔的集會。中新社記者 劉關關 攝

  中新社記者:您的經曆可以證明,中西文明交流互鑒和跨文化實踐是完全可能且有益的。您讚同這一說法嗎?

  方李邦琴:無論是“人類命運共同體”還是儒家所說的“大同社會”,都需要中西文明的交流和跨文化實踐。文明就是人類前進的一種表現,文明是可以成長的,如果“於我有利”,“於我適合”,就可以將它融合和消化,慢慢變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這些看似很學術的詞彙,融入生活之中,你就會發現它可以幫我們解決很多問題。

  我在美國已經生活六十多年,一定會被美國的文化、思維方式所影響。比如,很多中國人喜歡“訴苦”,對外講述自己“痛苦”,更喜歡探聽別人的“痛苦”,美國人不會這樣做,會認為那是很私人的事,我也吸收了這個經驗。可能中美文化中,對於“私人”事情的邊界認識有所不同,在不同文化的碰撞之下,我也慢慢形成了自己的風格。

  中國人講究“養兒防老”。在我看來孩子更像是樹上的蘋果,當他長大成熟,就會從樹上掉落,形成獨立個體。所以我非常尊重孩子們個人的生活,大家也彼此尊重。

  中西文明自然有所差異,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所以更加需要交流互鑒,彼此融合與發展。

  中西方文明和文化都影響著我,我享受兩邊的文明與文化。過中國傳統春節,給孩子們發紅包,我很快樂;同樣,過感恩節、聖誕節我也享受著歡樂的氛圍。

  中新社記者:在您與美國社會的交流中,您認為中華文化給您最大的啟發和受益處是什麼?

  方李邦琴:“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中華文化中“包容”理念對我影響很大,它教會我們“吸收”,而不是“排斥”。

  生活在一個多元文化交融的社會,身邊的助手、員工、家庭成員等來自各個國家,有著不同的文化背景,我們都需要有一顆“包容”的心,尊重對方的獨特性。(淩雲參與本文寫作)(完)

  方李邦琴,女,祖籍湖北,1935年4月4日出生,1960年隨夫移民美國舊金山。美國知名僑領、北京大學名譽校董。現任美國“泛亞公司”董事長,是美國著名的華人企業家和社會活動家。她還是美國知名英文傳媒大亨、方氏報業帝國掌門人,旗下有多個英文媒體:《亞洲人週刊》(《AsianWeek》)、《獨立報》報系《Independent》等。美國媒體稱她為“鋼鐵的木蘭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