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發現女兒非親生 男子向前妻追回撫養費、精神撫慰金

2021年07月20日17:28

  原標題:離婚後發現女兒非親生,男子向前妻追回撫養費、精神撫慰金

  “支持李平是小榮的生物學父親,排除李平是小惠的生物學父親。”拿著親子鑒定書,李平感覺晴天霹靂。

  李平和妻子半年前就離婚了,如今二女兒小惠6歲多。得知真相後,李平深感自己的人生被矇騙,難忍內心怒火,一紙訴狀把前妻陳婷告上法庭。

  7月20日,澎湃新聞記者從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上海一中院)獲悉,近日,該院審結了這起婚姻家庭糾紛案,二審維持一審判決,陳婷需返還李平支付的二女兒小惠撫養費18萬元,並賠償李平精神損害撫慰金3萬元。

  父親:養了6年,自己做了“冤大頭”

  上海一中院介紹,李平與陳婷於2010年4月結婚,大女兒小榮出生於2010年6月,二女兒小惠出生於2012年11月。小夫妻帶著女兒們一直與陳婷的父母一起在上海生活。

  2015年,陳婷前往澳州生活,並於2016年1月將女兒們也接至國外。2018年4月兩人感情破裂,終告離婚。

  在法院調解中,兩人簽訂了《離婚協議書》,協議中約定兩個女兒都由陳婷撫養,並由李平支付陳婷130萬元的房屋折價款;兩人名下的財產、債務歸各自所有;李平放棄陳婷在國外房產和其他財產的共有份額。另外兩人未對撫養費做明確規定,僅約定由李平視其經濟能力情況酌情支付。依據上述約定,女兒們隨陳婷繼續在澳州共同生活。

  然而,隨著小女兒慢慢長大,李平愈發覺得小女兒看起來和自己一點兒也不像。李平對前妻的忠誠產生了懷疑,於是趁著兩個女兒回國探親,便帶著孩子們去做了親子鑒定,也就出現了文中開篇的結果。

  李平不敢相信,陳婷竟然會拿孩子的事情騙自己,更加不敢相信自己養這麼大的小女兒竟不是自己親生的,覺得自己做了“冤大頭”。

  李平給陳婷發微信質問:“我被你蒙在鼓裡這麼多年,我的人生被你毀了……7年前剛懷老二時,你早可以和我離婚,或讓我知道真相……你給我的精神造成了嚴重傷害。”陳婷沒有正面回應李平。

  李平心情愈加難以平複,於是將陳婷告上法庭。

  一審:親子關係不成立,返還撫養費並賠償

  李平認為,陳婷在夫妻關係存續期間嚴重違反忠誠義務,與他人生育子女,並將這一情況一直隱瞞,嚴重侵害了自己的人身權益,也給自己造成了極大的精神損失和財產損失。

  李平主張,按照每年5.5萬元的撫養標準計算,請求法院判決陳婷返還自己對非親生女兒小惠從出生至2018年4月(兩人離婚之日)的撫養費30萬元,並要求賠償其精神損害撫慰金5萬元,以及支付親子鑒定所需費用。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陳婷雖堅稱小惠與李平系父女關係,卻未能提供相反證據,並當庭表示不願意重新作親子鑒定。據此,一審法院確認李平與小惠不存在親子關係,李平對小惠沒有法律上的撫養義務。

  因此,一審法院支持了李平要求陳婷返還撫養費的請求,並根據撫養時長、實際生活水平等情況,酌定返還撫養費18萬元。同時,陳婷的行為和做法勢必會給李平精神上造成嚴重傷害,故酌定陳婷賠償李平精神損害撫慰金3萬元。

  陳婷不服,向上海一中院提起上訴。

  二審:涉欺詐性撫養關係,二審維持原判

  二審中,陳婷認為,出國前小惠自出生就一直由外公外婆照顧,李平並未支付過任何費用;出國後,外公外婆也一同至澳州照顧小惠,其生活必需品開支很有限;返還18萬元撫養費無足夠證據支持。陳婷要求法院駁回李平的一審訴請。

  李平指出,雖然兩人婚後一直在陳婷父母家居住,但以此認為自己未承擔孩子的撫養費用,這種說法簡直荒謬。李平還表示,為了陳婷和女兒們能在澳州安家定居,其曾多次向陳婷的國外賬戶彙款。

  李平要求法院駁回陳婷的上訴請求,維持原判。

  對此,上海一中院認為,陳婷提出的上訴理由,假設是在正常的婚姻家庭糾紛案件中如是說,或許還可以成立,然而本案是比較罕見的特殊類型案件,涉及欺詐性撫養關係的認定與處理問題。陳婷在與李平婚姻關係存續期間,與他人有兩性關係,且育有一女,違反了婚姻法規定的夫妻應當互相忠實、互相尊重義務以及公序良俗,在婚姻家庭乃至社會上造成極壞影響。陳婷應當對自己的行為自省和負責。

  關於返還撫養費及賠償精神撫慰金數額的認定,上海一中院認為,原審根據李平撫養時間、小惠實際生活水平等情況綜合考慮,酌定陳婷返還李平在不知情的情況將小惠當作親生女兒對待和撫養的費用18萬元,及賠償精神撫慰金3萬元並無不當,上海一中院均予以認同。

  綜上所述,上海一中院判決駁回陳婷的上訴請求,維持原判。

  (文中所涉人名均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