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WAIC | 亞信科技CTO歐陽曄博士:從定義、方法論到實踐,推進網絡智能化

2021年07月20日11:43

近日,由國家發改委、工業和信息化部、科學技術部、國家網信辦、上海市政府等聯合主辦的2021 WAIC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亞信科技首席技術官、高級副總裁歐陽曄博士受邀出席“數智賦能 驅動未來”創新論壇,並就“5G+人工智能聯合創新、通信網絡智能化進程”等議題發表演講。

圖:2021 WAIC世界人工智能大會現場
圖:2021 WAIC世界人工智能大會現場

論壇圍繞5G、人工智能、新基建等熱門話題,邀請主管部門領導、院士、領軍企業代表交流分享5G+AI融合創新的方法與案例,探討如何構建智慧5G網絡和智能化信息基礎設施。

圖:”數智賦能 驅動未來”論壇現場
圖:”數智賦能 驅動未來”論壇現場
圖:歐陽曄博士在”數智賦能 驅動未來”論壇現場發表演講
圖:歐陽曄博士在”數智賦能 驅動未來”論壇現場發表演講

談及網絡智能化的發展與國內外發展進程,歐陽曄博士提出三點建議:第一,明晰網絡智能化概念與定義;第二,確定網絡智能化路徑及方法論;第三,推進網絡智能化工作要堅持一個核心方法主旨。

明晰網絡智能化的概念與定義

網絡智能化是一個廣義概念,從通信網絡生態體系可劃分為“網絡基礎設施的智能化”和“網絡管理與運營的智能化”。

歐陽曄博士表示,在“網絡基礎設施智能化”方面,中國與國外運營商差異不大,5G網絡基礎架構均沿著3GPP定義的路線進行,其中有2個區別:第一點是網絡AI網元NWDAF,國外運營商可能傾向於構建獨立的NWDAF網元,而中國運營商傾向由OSS系統的質量管理中心或性能管理中心來承擔相應的功能。目前亞信科技與中國移動研究院針對網絡AI網元和應用案例也正在做試驗與測試。第二點是無線網絡智能化,因為開放性等問題,一部分歐美運營商今後將越來越傾向走ORAN路線,其中很重要的無線AI網元RIC是無線側的第一個網絡智能化網元。中國運營商的5G無線網絡目前繼續沿襲3GPP路線,無線側的實時智能優化是以無線廠家內置的優化策略為主,輔以運營商網絡優化系統中的SON功能實現。

“網絡管理與運營的智能化”簡單說就是運營商的OSS系統與網絡管理運營方法向自動化與智能化方向演進。中國運營商趨向於構建中台體系,這是管理方法的變化,即把數據中台與AI中台的能力輸出給OSS系統的每個中心。例如中國移動最新的OSS體系致力於構建通用技術平台,並基於此平台明確了45個注智場景進行智能化能力提升,這些都是智能化工作非常有益的嚐試。因國外運營商對運維人力成本較為敏感,更關注人力資源密集型網絡運維工作的自動化與智能化,例如無線側SON與客戶旅程中的360度體驗管理提升。

確定網絡智能化的路徑與方法論

TMF、GSMA、ETSI等國際標準組織對網絡智能化都做了各自的定義與設定分級,關於網絡智能化的關鍵字也層出不窮,諸如自動駕駛網絡、自治網絡、隨願網絡、意圖網絡等。但真正實現自動駕駛網絡分級目標的路徑與方法論是什麼?是不是堆砌了足夠的網絡智能化硬件與軟件產品,通信運營商的網絡智能化就達到某個層次和級別?顯然不是。

亞信科技聯合中國電信、中國移動、Verizon、AT&T、清華大學在“通信人工智能的下一個十年”文章中給出了網絡智能化的實現路徑與方法論。文章定義並介紹了通信人工智能及其方法主旨、路徑與框架,逐步實現運營商網絡智能化分級目標,並針對通信生態系統中核心網、無線接入網、傳輸網、網管OSS系統、IT業務支撐BSS系統等,給出了實現智能化的路徑與方法。

推進網絡智能化的核心主旨是“通信+AI”,而非“AI+通信”

為實現並不斷提升網絡智能化水平,需堅持一個核心方法主旨,即通信領域知識+AI專業知識,而不是反向的AI+通信。

COST和Walfish等經典無線仿真模型在2/3/4G時代就已寫入了3GPP的Proposal,5G Massive MIMO之後,業界預設沿用貝爾實驗室和紐約大學的RayTracing仿真模型。但近些年出現了一些為了用AI而AI的網絡智能化方法,即徹底摒棄通信仿真原理,而單純用AI算法進行輸入端到輸出端的計算,導致數學推理過程和結果缺乏通信的物理可解釋性。正確的無線網絡智能優化方法應該是以有物理意義的通信模型做基礎,再加入AI算法進行模型的收斂與優化,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的形而上學。

亞信科技正在攜手通信行業客戶、合作夥伴,以通信人工智能為基礎,助力5G網絡實現智能化。同時,為政府和行業客戶提供5G智能化的專網服務,助力百行千業數字化轉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