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美國為鄰,從不是件易事

2021年07月22日19:06

原標題:同美國為鄰,從不是件易事

今年6月23日,聯大再次通過了呼籲美國結束對古巴經濟封鎖的決議。可就和拉丁美洲許多議題一樣,這位強鄰何時會對古巴放手,國際社會始終無可奈何。相反,就在幾週後的7月中旬,事態趨向了更為嚴重的方向。

奪人衣袍,笑人赤裸

7月17日,包括古巴現任領導人迪亞斯·卡內爾以及前領導人勞爾·卡斯特羅在內的超過十萬古巴人舉行集會,支持古巴革命、反對美國封鎖。這一集會,是為回應7月11日因疫情之下物資嚴重匱乏而引發的反政府遊行。

圖說:古巴遊行。圖源:GJ
圖說:古巴遊行。圖源:GJ

在疫情壓力之下,古巴經濟和民生確實面臨著進入新世紀以來的最大壓力。但談到11日的反政府遊行,無論直接或間接,都與一個強大的鄰國有頗多聯繫。

就在11日遊行前不久,原本散佈於社交媒體的相關貼文,被集中於“#SOSCUBA”(拯救古巴)的標籤下進行整合、組織,將對現狀的不滿孵化成線下的反政府遊行。創設該標籤的公司註冊於美國佛州,並獲得過美國政府性機構的資金支持。

若將視角拉遠至近百年來的美古關係,弔詭更加明顯。這場示威活動的根本原因是經濟民生危機引起的不滿,而政治訴求則是副產品。然而,古巴經濟困境的最直接原因,正是這位強鄰的“努力”。自上世紀60年代初直接軍事幹預失敗後,美國開始了對古巴超過半世紀的經濟封鎖。到了特朗普時期,對古巴的製裁更是變本加厲。

封鎖和禁運給古巴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疫情期間變本加厲的製裁更是對古巴造成了實質性傷害。相關設備與物資的缺乏嚴重影響了新冠疫苗的生產與注射,給公共衛生帶來重大隱患。

合利則用,不合則棄

在古巴反政府遊行爆發前4天,另一個加勒比國家海地總統若弗內爾·莫伊茲在家中遇刺身亡,行兇者“使用英語和西班牙語”。這個加勒比地區最為貧窮的國家,又一次面臨巨大的政治危機。

圖說:海地總統若弗內爾·莫伊茲。圖源:GJ
圖說:海地總統若弗內爾·莫伊茲。圖源:GJ

這場悲劇甫一開始,就和美國糾纏在了一起。針對行兇者自稱美國禁毒局特工,美方第一時間闢謠。但隨著嫌疑人不斷落網,目前可以確認行兇者中存在美聯邦執法部門線人,而被認定為刺殺策劃者的克里斯蒂安·薩農亦為海地裔美國人。

海地是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第一個獨立的國家,如今卻只會讓人聯想到“貧窮”和“動盪”。加勒比地區被曆史學家卡麗·吉布森喻為“帝國的十字路口”,而海地在該地區也佔據要衝地位。為掌握對這個島嶼國家的主導權,削弱歐洲國家的實際影響,美國於1915年出兵海地,對其實際占領長達20年。依靠經濟援助、軍事合作等手段,美國百年來在海地從未退場。

《華盛頓郵報》日前刊文對比了幾十年來美國對古巴和海地移民的不同:對古巴人是“張開的雙臂”,而對海地人則是“回程機票”。這種不同的態度,大抵是由於兩國與美國不同的關係,也由於其移民在美國國內政治影響力的差距造成的。

美式慷慨,必有代價

由於美國的實力和無出其右的地區影響力,如何與其相處,如何面對美國提出的要求,成為拉美地區中每個國家的“課業”。

今年3月初,墨西哥政府開始試圖向美國借用一批疫苗,以解國內燃眉之急。然而,美方卻以拜登政府的首要任務是“保證每個美國人都能獲得疫苗”為由予以拒絕。

3月19日,美國奇蹟般地同意向墨西哥出借270萬劑阿斯利康新冠肺炎疫苗。而幾乎同時,墨西哥政府宣佈將在其南北邊境限製人員流動。此舉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墨西哥此前的移民政策,在事實上阻斷了中美洲移民北上赴美的道路。

然而,當媒體分別向美墨政府問及這兩者是否存在聯繫時,得到的回覆是一致的:這是兩個單獨的議題,不存在任何聯繫。

在6月23日聯大投票當天,面對國際社會有關呼籲,美方將對古製裁描述成“推動古巴進步的工具”。這不禁令人想起從美國第五任總統詹姆斯·門羅的時代開始,拉美國家不得不開始的一門艱難課程:學習做一個“可愛”的鄰居。

中國拉美學會理事拉美問題學者 萬戴

我要爆料

聯繫電話:021-22899999

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