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地鐵5號線事故調查:倒灌雨水衝垮擋水牆,錯失有效預警

2021年07月22日19:36

  原標題:21調查丨起底鄭州地鐵5號線事故:倒灌雨水衝垮擋水牆,錯失有效預警

  據鄭州地鐵官方通報,7月20日,河南省鄭州市突降罕見特大暴雨,造成鄭州地鐵5號線五龍口停車場及其周邊區域發生嚴重積水現象,18時許,積水衝垮出入場線擋水牆進入正線區間,造成鄭州地鐵5號線一列車在沙口路站~海灘寺站區間內迫停。12名乘客經搶救無效不幸罹難,5名乘客送院觀察,生命體徵穩定。

  鄭州地鐵5號線事故引發的質疑仍未獲得解答。其中主要問題包括兩方面:地鐵運營公司在當地氣象局發佈暴雨紅色預警後,是否採取應對措施;第二是在大量的積水衝破擋水牆、進入地鐵運營正線前,是否獲得了足夠的重視。

  7月22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就上述問題,依據多位當事乘客的回憶還原了5號線的運行軌跡,實地走訪了地鐵5號線沙口路站的多個出入口,並採訪了多位人士,其中包括參加過鄭州地鐵5號線施工的相關工程技術人員,亦包括地鐵運營人士。

  登上地鐵5號線的乘客

  為詳細瞭解鄭州地鐵5號線在7月20日下午的運行情況,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通過多種渠道,還原了不同時間搭乘地鐵5號線的3位乘客的經曆,他們登上或離開5號線的時間,分別為7月20日下午4點、4點30分和5點30分。

  4點,來鄭州出差的王女士從5號線隴海西路站出站,她發現地鐵站外正暴雨如注,“馬路上積水已經沒過車輪,打不到出租車,我在地鐵口滯留了一個小時,才成功訂到最近的酒店”。

  而在此時,王女士僅認為,自己來鄭州未趕上一個好時候,她並沒有預料到,由這場暴雨所引發的危機,正逐漸顯現。

  4點30分,陳風辦完事從5號線金水東路站上車,“當時馬路上積水已經沒過膝蓋,很多人在地鐵站避雨”,他說,“我當時並沒多想,覺得上地鐵就沒事了,認為地鐵設計時肯定考慮了防汛問題。”而為了不久後便捷換乘其他線路,陳風選擇了靠近車頭的第一車廂。

  此時,5號線正按每站2分鍾的速度平穩向前行駛,4點48分的時候,陳風所在的列車抵達黃河路站,開始臨時停車,十幾分鍾後,列車再次啟動,繼續往前行駛,“中間又出現了幾次臨時停車,我想大概是地鐵線路出問題了”,他回憶說。

  地鐵抵達海灘寺時又停了二十多分鍾,由於海灘寺站是換乘車站,陳風注意到,期間又有很多新的乘客上車。陳風所在的列車最後停在了海灘寺站和沙口路站之間,距離沙口路不足1公里的位置。

  陳風看見列車員神色慌張地從車頭往車尾跑,在這之前他幾次聽到類似列車嚐試啟動的聲音,他當時以為是列車出現了問題,“我當時特別注意了一下時間,是5點50分”。

  不久後,列車員同另一名工作人員回來了。一分鍾後,他們打開了地鐵第一節車廂左側的兩個門。6點16分,陳風和同車廂的乘客一起從地鐵中走出來,踩著固定在隧道壁上的板子往沙口路站走。陳風回憶,當時地鐵巷道里水流和緩,大約到一個成年男子膝蓋位置,地鐵尚無水淹風險。出了地鐵站,才發現馬路上的水已經有胸口高了。

  宗先生的妻子則沒有那麼幸運。她登上5號線列車的時間是5點30分。半小時後,

  宗先生妻子所在的列車在海灘寺站停車,等待20分鍾後地鐵繼續向前行駛,沒過多久又停了。

  過了一會兒,列車工作人員通知乘客往前面的車廂走,但乘客太多,行走速度慢。當他妻子走到第二車廂時,被要求往後退,她又退回第三車廂,這時車廂慢慢開始進水。一段時間後,水沒到胸口,乘客們站到車廂座位上等待救援。

  7點28分,地鐵里的水已經快上漫到宗先生妻子的脖子處,又過去一段時間,她開始缺氧。其後宗先生終於趕到沙口路地鐵站,趕緊和妻子視頻通話,此時車廂已經斷電,宗先生發現,妻子說話聲很虛弱。

  中間宗先生與妻子失聯了二三十分鍾,他終於到達負二層後,發現水位在下降,但站台的水至少有50釐米深。宗先生終於再次與妻子取得聯繫,得知此時車廂內的水位下降到宗先生妻子的胸口處。而在車內工作人員的指示下,乘客們開始砸玻璃。

  宗先生也進地鐵巷道救人,整個巷道是一個大下坡,水向著地鐵方向快速流動。宗先生在站台幫助救援了十幾個人後跳到水裡往車廂的方向跑,期間至少看到四五個沒有知覺的女乘客,在救援一個女乘客的過程中終於與妻子相遇。

  21:10:03,民間救援組織在騰訊文檔上進行救援信息收集的在線表格《待救援人員信息》里,出現了“地鐵5號線”、“5號線隧道”等求助信息,其中一條信息“地鐵5號線,海灘寺到沙路口中間,往沙路口反向”,提供了詳細的呼救定位。

  晚上10點左右,宗先生才和妻子從站台往地鐵口走,快到地鐵出口時,他注意到,看見大量帶著擔架的醫護人員已經抵達地鐵站,開始救援工作。

  而據次日官方消息,7月20日下午6時許,積水衝垮出入場線擋水牆進入正線區間,造成鄭州地鐵5號線一列車在沙口路站-海灘寺站區間內迫停,500餘名乘客被困,最終造成12死5傷的重大事故。

  事發五龍口停車場

  7月22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來到地鐵5號線沙口路站,進行實地走訪。

  沙口路站B3口毗鄰一片民居,據當地居民介紹,當日雨量最大的時候,積水與該出口齊平,並未漫過該出口。C口面向西方,其面前的南北方向道路上仍有30釐米左右的積水。附近居民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鄭州地勢西高東低,不排除當日積水沿黃河路自西向東流對C口帶來一定倒灌,但量不會太大。而最靠近東邊的A口、D口,以及路南的B1口站台距離道路都有60釐米的高度,發生倒灌的幾率並不高。而根據官方報導:強降雨造成鄭州地鐵5號線五龍口停車場及其周邊區域嚴重積水。7月20日晚6點多,積水衝垮出入場線擋水牆,進入正線區間,造成正在運行的5號線列車停運。

  若雨水並非從地鐵出入口倒灌,則五龍口停車場成為一個關鍵點。

  公開資料顯示,五龍口停車場,位於東風路以南,鄭北編組站、嵩山北路的西側,地面標高在103.70m~106.50m之間,地勢較為平坦。停車場規劃地塊總面積約18.3公頃,其中地鐵用地面積約為11.3公頃,預留物業開發用地面積約為2.7公頃。停車場工程的施工方為中國電建和水電十一局。

  按照住建部在2013年發佈的《地鐵設計規範》,停車場主要承擔列檢與停車作業,“所謂的停車場並未用於公眾停車,而是地鐵的列車停靠場所”,一位參與過5號線施工的工程技術人員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

  而車輛停車場與5號線進行旅客運送的正線之間,還修建有一條軌道副線連接,在夜晚停運後,列車就通過副線駛往停車場,進行日常的檢修和維護,“這條副線是一個斜坡,按照標準,在此會設置擋水牆,目的是防止雨水倒灌入正線內”,上述工程技術人員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鄭州地鐵5號線有一些特點,由於是環線運行,因此是鄭州最繁忙的線路之一,在日運送旅客量上,僅有1號線可與其爭高下”,上述人士稱,而5號線的列車車廂較更早前開通的1、2號線更大,使用的是A型車,最大載客量接近2600人,比1、2號線使用的B型車能多拉700多人。

  根據鄭州地鐵的消息,7月20日當日,5號線實際運送旅客37.42萬人次。而其中一部分旅客,則趕在那場超曆史極值的暴雨結束後,登上了該列車。

  “在暴雨來襲、地面交通擁堵之時,地鐵實際上成為了緩解交通壓力、以及晚高峰之時乘客的首選交通工具”,另一座城市的地鐵運營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以我所在的城市為例,暴雨時也會出現雨水進入地鐵軌道,但根據標準,我們安裝防災自動控製系統(BAS),一旦軌行區進水,就會自動報警。然後會根據進水量程度,安排列車停運或緩慢通過”。

  但7月20日的這場暴雨,超過了此前的預估值數倍,雨水在五龍口停車場內不斷聚集上升。下午6時左右,衝破了設置於停車場與地鐵正線之間的擋水牆,大量雨水瞬間衝入正線內,與一列從海灘寺站駛往沙口路站的列車相遇,據一名乘客回憶,“距離沙口路站約200米”。

  鄭州地鐵5號線全長約40.4km,32座車站的平均站間距約1.27km,這意味著,列車正處於進站前的降速階段。

  上述工程技術人員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稱,鄭州市整體呈現北低、南高的地理走勢。“比如我們在鄭州北部城區進行地鐵施工時,往下打十多米就能遇到地下水,而在鄭州的南四環外,要往下打100多米才能遇到地下水。”

  該人士說,五號線是鄭州中心城區的環線地鐵,其地下水非常豐富,一旦遭遇大暴雨,還要遭遇來自南部的雨水的倒灌。他回憶說,“20日下午4點到5點的那場暴雨,發生快、雨量大,我們在建的工地都無法反應,儘管安排了工程抽水泵,但大型基坑在一小時內就淹沒完”。

  “而地鐵的排水主要通過水泵向市政管道外排雨水,但當時地面積水已經齊腰的情況下,可以想像市政管道已經滿負荷,因此通過水泵無法向外排水,再加上當時列車停在了兩個站點中間,本身就處於軌道線路的低處,因此雨水會在此大量聚集”。

  他認為:按照當時的降雨量,以及瞬間倒灌的大量雨水,地鐵的防汛設施無法發揮作用。

  國內尚無地鐵明確防汛標準

  就鄭州地鐵的實際運營情況看,僅在7月20日下午,就有多個站點因降雨而臨時關閉,其中,地鐵4號線豐慶路站在下午5點作用暫停服務,5號線馮莊站也在幾乎同一時間關閉。但5號線的32個站點中,大部分仍處於運營狀態。

  事實上,國內並非僅有鄭州出現過雨水倒灌進地鐵正線的情況,且並非地鐵軌道出現積水,列車就必須停止運行。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獲得的國內某城市的《軌行區水淹應急預案》,其中規定:當軌行區積水導致信號障礙,積水面距軌面高度125px≤h≤450px,此時允許列車限速25km/h通過積水區段;當積水面距軌面高度h≤125px,原則上不允許列車通過,必須通過時限速15km/h.而當防災自動控製系統(BAS)出現高水位報警或列車司機發現軌行區積水,但積水面距軌面高度h≥450px,允許列車以正常速度通過積水區段,不影響列車正常行駛。

  但一個現實的問題是,已頒布的多個法規或國家標準中,並未對地鐵的防汛做出明確的標準規定。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查詢了2013年發佈的《地鐵設計規範》、2015年實施的《防洪標準》、2016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其中《地鐵設計規範》僅對車輛段與綜合基地、及區間橋樑的防洪標高標準有明確規定,對出入口、風井的防淹標準均沒有明確,如其中提及“車輛基地的排水工程與溢流設施的總排水能力不應低於50年重現期的雨水量”。

  “但根據鄭州在此次極端暴雨中的降雨量分析,短時的降雨量已經遠遠超出了50年的標準”,一位受訪的地鐵運營方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而《防洪標準》、《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則沒有提及地鐵的防洪標準。

  上述地鐵運營人士稱,即使未來相關法律法規或標準將進行修訂,也不能完全滿足現實情況。“每個城市的地下情況、河流情況、降水情況都不一致,因此一套標準無法適用於各個城市的實際情況”,該人士說,“以鄭州地鐵5號線為例,全長40多公里,車站共有32座,每一座車站所處的環境又不一致,有一個車站地勢高,排水性好,而如海灘寺街站和沙口路站則在相對低窪處,因此在設計的過程中,要考慮每一個車站的實際情況,正是由於地鐵前期設計和施工過程中,對可能出現的極端天氣而造成的防洪澇設計缺乏前瞻性,才導致國內很多地鐵在建成後屢遭雨水倒灌。”

  在沙口路地鐵站現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偶遇河南省質檢總局副局長與地鐵方、三菱電機等設備運營方的現場會議。這位副局長督促後者盡快完成排水與檢修工作,而後者表示,地鐵內多項設備受損,積水也尚未排出,完成這些工作需要時間。兩者未向質檢局提出完成的時間節點,但均表示會盡快推進相關工作。

  在積水衝垮擋水牆之前,鄭州地鐵運營方是否進行了預警?從停車場開始進水,到最後積水衝垮擋水牆有多少時間,這一切,仍是一個疑問。

  (作者:李果,夏旭田,李莎 編輯:周上祺,李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