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天路看變遷】我在雲端,守國守家

2021年07月24日15:22

原標題:【重走天路看變遷】我在雲端,守國守家

中新網格爾木7月24日電 (左宇坤)“那年我來到崑崙山下,當兵走上雲端的哨卡。不管是春秋還是冬夏,這裏永遠飄揚著雪花。”這首名為《雲端哨卡》的歌曲,是武警青海總隊執勤支隊執勤七中隊的隊歌。

  之所以得名“雲端哨卡”,是因為這支中隊位於可可西里無人區,兩個哨位海拔分別為4868米、4772米,是武警部隊海拔最高的兩個固定執勤目標哨位。

  在神話故事里,崑崙山是神仙居住的地方。但當真正走進這人跡罕至處你會發現,崑崙山上無神仙,雲端哨卡有尖兵。

需要步行爬上110階的“好漢坡”才能登上的雲端哨卡。 中新網 左宇坤 攝
需要步行爬上110階的“好漢坡”才能登上的雲端哨卡。 中新網 左宇坤 攝

“生命禁區”護天路

  武警青海總隊執勤支隊執勤七中隊的所在地,空氣含氧量僅有海平面的50%,稍微走急幾步,就會頭疼腦漲、胸悶氣喘;睡個好覺是種奢侈,常常一晚醒來十幾次;普通感冒都可能引發肺氣腫、腦水腫……是名副其實的“生命禁區”。

  這裏的天氣,更是被戰士們調侃“只有兩個季節——冬季和大約在冬季”。七月下旬的雲端哨卡,也時常會瞬間變天,狂風大作或是大雨和冰雹齊下;至於冬天,最冷的時候能達到-30℃到-40℃,還有刀割般的狂風。

站在海拔4868米的雲端哨卡上俯瞰。 中新網 左宇坤 攝
站在海拔4868米的雲端哨卡上俯瞰。 中新網 左宇坤 攝

  武警青海總隊執勤支隊執勤七中隊四級警士長武海龍是部隊里的“老班長”了。自2006年入伍以來,他已在這寒風肆虐、氧氣稀薄的崑崙山上度過了快15個年頭。他告訴中新網記者,很多戰士來到這裏後會臉色發青、嘴唇發紫,掉頭髮和指甲脫落也是常有的事。

  武海龍還記得之前部隊修建製氧廠的時候,拉設備的車因為突然之間下雪結冰無法前進,臨時決定把貨卸下來靠人工轉移,而車上的工人只走了一趟便缺氧暈倒了。

  工人醒過來後,說了一句話讓武海龍印象特別深——“我在這搬了一趟就缺氧快不行了,你們是怎麼長期生活的。”

  “當時他說這句話我也沒多想,倒是後來又想起了,我們在這裏靠的是什麼呢?因為我們有自己的職責和使命,靠的就是堅定的信仰和擔當。”武海龍說。

人人皆能“聽聲辨位”

  武海龍和戰友們的職責和使命是什麼?在這個位於青藏鐵路沿線崑崙山腹地的中隊,戰士們的職責是守護青藏鐵路線上1686米的崑崙山隧道。

  哨所中,我們見到了入伍十個月的戰士小範。一列火車從哨所前駛過,小範認真地數清了火車的節數並記錄下來:“這列火車一共42節火車,我們記錄下來是為了如果火車出現故障問題,能查清原因。”

  “數火車不無聊,感覺挺有意思的。”小範說。這樣的站崗工作,中隊的戰士們新老搭配,安排好白班夜班24小時不間斷,平均每人一天要進行四小時。

列車開過崑崙山隧道。 中新網 左宇坤 攝
列車開過崑崙山隧道。 中新網 左宇坤 攝

  2006年鐵路剛開通的時候,這裏每天只有3趟班列經過,現在每天能有超過30列。在年複一年的執勤中,官兵們人人都練就了“聽聲辨位”的硬功夫:只要聽聲音就能判斷出火車到達的概略時間、是貨車還是客車、是上山還是下山。

  據瞭解,青藏鐵路自2006年開通以來,承擔著75%進出藏旅客和物資的運輸保障任務。這超過七成的進出藏旅客和物資,正是在戰士們一絲不苟的每一班執勤中,被認真守護著。

十五年來安全零事故

  崑崙山氣候變化難測,沙塵、飛雪、冰雹往往不期而至,營區山下109國道交通事故時有發生。在無人區發生事故險情,若是處理不及時,後果不堪設想。

  駛過109國道的人,可以在路邊的醒目處見到寫有“有困難找武警”字樣的便民牌。當你撥打了牌子上的求助號碼,接起電話的便是執勤七中隊。淩厲的狂風常常會將便民牌吹倒,官兵們每次都會不厭其煩地加固維修,讓這希望之光始終屹立在苦寒之地中。

  最多的時候,執勤七中隊一天能接到兩、三個求助電話。最常見的事故是車禍,無人區行駛的車輛往往車速過快,若是再碰上雪天路滑,會車時常常會發生慘烈的車禍。每當意外發生,執勤七中隊永遠是第一批衝上的人,為傷者提供止血、包紮、補充氧氣等基礎救援並聯繫醫院。

武警青海總隊執勤支隊執勤七中隊的戰士們在鍛鍊身體。 中新網 左宇坤 攝
武警青海總隊執勤支隊執勤七中隊的戰士們在鍛鍊身體。 中新網 左宇坤 攝

  除了守護髮生事故的路人,執勤七中隊還需要處理高原動物們帶來的意外。

  武海龍向記者講述了自己的一次親身經曆:2015年的一天,有一頭受驚的野犛牛突然撞破鐵柵欄跳到了鐵軌上,監控設備顯示有一列火車還有十幾分鍾就要抵達此處。危急時分,官兵們英勇靈活地與野犛牛周旋,在野犛牛筋疲力盡時,幾名戰士箭步向前死死抓住牛角,其餘戰士一擁而上用警繩拴住牛脖子,合力將幾百公斤的野犛牛拉出了鐵軌。

  據統計,自2006年7月青藏鐵路崑崙山隧道上勤近15年來,中隊官兵武裝巡邏無人區鐵道6500多次,累計行程18萬餘公里,相當於在青藏鐵路全線走100遍,共排除鐵路落石、野生動物上道等險情490餘起。

“有國才有家”

  在和武海龍交流的過程中,除了談及自己的神聖使命,他最動情的時刻,是在說到自己四歲的小女兒時。

  這個在武海龍的手機中被日夜翻看的小女孩,有著白皙的皮膚和大大的眼睛。“她總是念叨著,想讓我陪她參加一次幼兒園組織的親子運動會,但我一次都沒去過。”

  節假日等普通人最休閑放鬆的時刻,也是戰士們最緊張的時刻——遊客們數量的大大增加,也會讓意外發生的概率提高。武海龍說,執勤七中隊的節假日也會特意設置“加強哨”。

  “放假旅遊是最近開心的時刻,你們放心地玩就行了,有我們呢!”一名戰士在一旁笑著插了句嘴。

武警青海總隊執勤支隊執勤七中隊官兵們的休閑區域。 中新網 左宇坤 攝
武警青海總隊執勤支隊執勤七中隊官兵們的休閑區域。 中新網 左宇坤 攝

  長時間封閉的集體生活讓執勤七中隊的氛圍非常緊密和諧。他們一起養了幾隻名叫“大黑”“翠花”等的大狗,是中隊的“編外巡邏兵”。

  時不時的,他們還要一起救助受傷的“高原精靈”——被狼咬傷的禿鷲、狐狸、旱獺等小動物。工作之餘,他們一起修建了高原溫室氧吧,裡面排列著各種綠色蔬菜,生機勃勃;氧吧里有一個流動的圖書館,甚至還有一個小型的KTV室。

  “作為一名軍人,選擇了這一身戎裝,就選擇了對崗位的堅守。與家人的分別讓我更懂得團圓的美好。從站上崗位的那一刻起,就要時刻保衛祖國的安寧與和平。因為我深深地知道,有國才有家。”武海龍說。(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