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群收費萬元!95後大V混跡富途、雪球、微信,狂割韭菜 終因港股IPO泡沫破裂敗露!

2021年07月24日19:23

  原標題:震驚!入群收費萬元,95後大V混跡富途、雪球、微信,狂割韭菜,終因港股IPO泡沫破裂敗露!

  來源:證券市場紅週刊 記者 | 惠凱

  財經大V王開的“失聯”事件,讓國內從事港美股投資業務的互聯網券商的經營手法浮出水面,其普遍通過股票社區、微信公號,特別是通過與知名財經大V的合作來招徠客戶的做法,明顯缺乏監管製約,一旦風險出現,很可能讓投資者投訴無門。

  港美股市場近些年的日趨火爆,讓主打港美股業務的人員在與互聯網平台合作導流過程中,即賺了財氣也賺了人氣。但隨著今年港股市場的驟然轉淡、IPO破發頻繁,此前火熱的港股打新業務也變得無利可圖,這一變化讓很多與互聯網券商合作從事港美股的打新業務的人員很受傷,譬如活躍在雪球、富途等社區的港股大V@王開說就在近期突然“失聯”了。

  多位“王開說”的客戶透露,僅僅是指導參與港股打新,王開就收取了萬元的費用,而其同時還為富途等券商提供導流,也賺得盆滿缽滿。

  “王開的行為已經涉嫌違反國內的證券投顧業務監管法規了。”一位證券行業從業人士如是說。

  港股IPO驟然降溫

  奈雪的茶破發戳破高估值泡沫

  2020年以來,因美監管政策收緊,美股上市環境充滿了很多不確定性,多家在美上市的中概股開始選擇在港股市場二次上市,譬如阿里巴巴、百度、京東等。中概股的回歸,特別是新經濟龍頭的回歸,在一定程度上會優化港股行業結構、提振港股整體與相關行業估值、提高市場交易活躍度的。比如不久前京東物流的上市,投資者參與熱度就遠超預期,近140萬人參與申購、凍結資金5731億港元,公開認購超額715倍。

  對於收益率,有著豐富港股打新經驗的雷根基金總經理李金龍向《紅週刊》記者透露,“即便不加杠杆,雷根參與錨定打新的平均收益也能達12%~15%”。

  據中信證券預測,未來3年,將有約40家的中概股龍頭公司集中在港二次IPO。另據Wind數據,因中概股的加速回歸,僅2020年全年,港股IPO募資總額就達4010億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迄今,港股IPO的募資總額已達2443億港元,超過去年1~7月的IPO募資總額。一級市場供給的顯著增加,顯然也在考驗著二級市場投資者的承受能力。

  此外,今年在港上市的bilibili、百度集團、小鵬汽車等知名公司上市後表現普遍不佳,例如百度集團目前價格較發行價已跌去三成。特別是7月初上市的奈雪的茶,發行價19.8港元,但首日即破發,最新股價低於14港元,這讓參與打新的投資者大失所望。

  圖1 由於IPO估值太高,奈雪的茶上市首日就破發

  對此,李金龍評論稱,奈雪的茶破發,主要是因為定價過高,“本次上市發售價釐定為每股19.8港元,位於17.2~19.8港元指導價區間的高端。奈雪本次籌資主要用於未來3年的門店擴張。目前奈雪的茶擁有共626家店,就財務角度而言,單店盈利並不好,今年通過‘財務操作’才實現盈利,這也是本次破發的重要原因”。

  打新收益率的不樂觀讓投資者對IPO的追逐熱情也在明顯降溫,相比2020年香港市場上市的137家公司中近一半公司行使了超額配售權,今年新上市的公司超額配售的公司僅有3成左右。

  據騰訊新聞《潛望》援引券商人士的表述,目前的港股一級市場陷入了“發行人不滿意、投資者不賺錢、投行沒項目”的魔圈。

  港股打新大V@王開說“失聯”

  加群收費萬元,違規從事私募業務

  一級市場表現不如預期,讓投資者以及相關的從業者很受傷。據《紅週刊》記者瞭解,活躍在雪球、富途等社區的港股打新大V@王開說就在近期突然“失聯”了,不少支付了高昂費用的用戶已經報警。

  兩位受訪者透露,王開牟利的方式包括:向粉絲收取萬元費用,才能加入名為“開心果俱樂部”的打新微信/釘釘群;引導粉絲在多家互聯網券商開戶,向合作券商收取導流+返傭費,其中多為從事港美股交易的中小型券商,手續費高、返傭比例也高。

  圖2 有雪球用戶爆料王開的割韭菜套路

  不同於A股市場打新嚴格限製杠杆資金,港股市場的打新允許高杠杆,因此,王開也會引導付費用戶從合作券商處融資,即港股風行的“孖展”。比如螞蟻集團去年A/H股兩地上市(已經中止),某內資券商的港股分公司就對用戶提供了33倍的融資打新服務。“如果新股表現不好,那融資利息也會加重虧損。”採訪對象如是說。

  另外,從2020年下半年開始,參與港股打新的投資者明顯增多。李金龍以近期熱門標的快手IPO為例分析,招股參與人數超過140萬人,凍結資金1.3萬億,相當於公開發售額度的1210倍,如此情況下,打新中籤率必然下滑。無奈之下,王開也開始帶著用戶參與炒新股。但今年港股行情不佳,讓不少跟隨操作的投資者損失慘重,甚至遠大於打新的虧損。

  “申購本身就需付出手續費和融資利息,如果中籤、大概率會被套牢,虧損更大”。比如2020年11月上市的藥明巨諾,發行價近24港元,上市首日收跌於22港元。王開推薦用戶重倉參與打新,結果出現虧損;科濟藥業,發行價約33港元,上市首日開盤價27港元、收於30港元,打新參與者無奈割肉離場……

  受訪者提供的材料顯示,王開私下還通過私募基金來籌資,其曾成立了“吃貓鼠”系列私募基金,收款賬戶“WANG KAI”疑似王開個人在中國銀行香港開立的銀行賬戶。管理費高達2%/年。

  奇怪的是,“吃貓鼠”二號每個月才公佈一次淨值,而且公佈渠道並非私募公司官網,而是某財經公號。另外,《紅週刊》記者發現,中基協官網的查詢頁面也沒有“吃貓鼠”系列私募基金的備案信息。換言之,王開的行為存在違規發行私募基金,甚至不排除有非法集資嫌疑。

  幾位受訪者透露,王開會向有意加入打新群的粉絲收取1萬元/年的入群費用。而據《紅週刊》記者瞭解,類似這樣的付費性質的薦股群/打新群在近兩年是並不鮮見的,譬如在濟民製藥等個股身上出現的“殺豬盤”現象,背後就存在炒股交流群組織者要求付費加群情況,當然費用一般不算高,而像王開這種僅推薦粉絲參與港股打新就敢於收取高達萬元費用的情況,還是頗為罕見的。

  與富途、雪球等合作緊密,推薦買入多隻個股巨虧,涉違規從事投顧業務

  《紅週刊》記者瞭解到,王開的付費用戶數眾多(付費用戶數在千人以上)在一定程度上與其“大V”光環有關。就在其出事前一個月的5月底,王開還出席了雪球在杭州召開的一個線下論壇。資料顯示,當時一同出席的還有港交所市場發展科副總裁郭菲等人士。此舉被不少王開的粉絲解讀為“平台方給王開站台”。

  圖3 王開說的雪球頁面,曾獲了雪球實名認證(目前已被封號)

  或正是其收費較高,在王開於7月初解散微信群並“失聯”後,不少付費客戶深感被騙,向多家券商平台以及杭州公安反映情況。有受訪者透露,他們已經向杭州公安機關報警。

  “臨安經偵讓我們把材料寄過去,看是否符合立案條件。”田先生(化名)表示。

  據受訪者透露,這位讓很多粉絲很受傷的王開是1997年生人,即如今僅有24週歲!他的年齡小於大多數粉絲,而後者不乏有炒股多年的“老炮”。

  “都不好意思跟別人說,被一個97年的小夥子耍了。”一位資深股民坦言。

  幾位受訪者提供的材料顯示,王開還曾提供薦股、實盤交易指導。比如在一個“價投股票池”的長線股名單中,包括阿里巴巴、頤海國際、比亞迪等個股。除了比亞迪外,其他幾隻個股年內表現都為虧損,特別是頤海國際,年內股價甚至已經腰斬。

  關於上述諸多疑問,記者也試圖通過電話聯繫王開。一位女士接聽了電話,但表示“王開暫時不在”,就掛斷了電話。

  互聯網券商“輕資產”經紀業務模式惡果盡顯

  王開的主要合作券商有在美上市的富途(FUTU.O)和在港上市的捷利交易寶(8017.HK)等。依靠互聯網經紀和“兩融”業務的高增長,兩家公司的業績表現喜人。其中富途在港美股市場的經紀業務占有重要地位。公司創始人李華是騰訊的第18號員工,也是騰訊視頻創始人。

  富途公告顯示,今年一季度總營收接近19億元人民幣,其中經紀佣金+利息的收入接近17億元,相當於去年全年營收的2/3。一季度淨利潤更是從去年的1.1億元增至今年的9.8億元。捷利交易寶的最新公告也顯示,截至6月末,總的註冊用戶數為61.4萬戶,同比增8成,有近9萬用戶參與了打新,同比增長更是達4倍。受此利好影響,該公司去年收益也同比增長了25%。

  在用戶大量投訴後,富途證券公告稱發現王開“通過第三方平台向投資者提供有償但不受協議保障的投資諮詢服務”,而富途用戶社群“禁止收費投資諮詢行為”。富途相關員工向《紅週刊》記者表示,已把王開的賬號、以及相關社群永久封禁。

  雪球相關員工向《紅週刊》表示,雪球之前對於王開在雪球以外平台誘導粉絲、付費薦股的行為並不知情,也不同意其通過雪球為其他券商和平台導流。目前雪球已經將@王開說的賬號做了封號處理。

  圖4 目前富途、雪球等平台已對王開說採取了封號處理

  王開的收費薦股拉粉絲入群行為並不是孤立的,已滲透到國內互聯網的各個角落。有券商人士向記者表示,不同於境內券商,這些主要服務於港美股交易的新興互聯網券商,基本都沒有線下網點,加之互聯網攬客的成本較低,因此普遍通過股票社區、微信公號,特別是通過與知名財經大V的合作來招徠客戶。

  譬如財經自媒體中的頂流@招財大牛貓,就曾和利弗莫爾證券達成引流合作,引導粉絲參與港美股打新。而券商的客戶規模也因多渠道引流而快速增長。以在美上市的老虎證券為例,其開戶客戶數繼2020年10月突破百萬後,去年四季度末又突破了110萬。

  值得一提的是,境內上市券商中的新龍頭東方財富也特別擅長互聯網經紀業務。

  《紅週刊》記者也與一位從事互聯網開戶業務的人士做了溝通。據他透露,近兩年互聯網新開戶的流量成本上升也很快,以他提供的報價為例,如果自然人成功開戶,一般給導流方的費用大約是300元,開戶者如果資金量大的話,“可以給到數千元/戶”。此外,交易佣金中,也會給導流方返傭。

  另有券商經紀業務人士向《紅週刊》記者表示,自媒體開戶導流,粉絲數量只是一個基礎,關鍵還要看黏性,“因此公號內容最好能做到日更,然後吸粉、變現”。如公號粉絲開戶成功,給導流方的價格為:150元的開戶有效戶獎勵+50%的淨佣金提成。

  海外投顧環節仍存監管空白區

  這種經紀業務模式下,作為導流渠道的大V的身份真實性、是否具備專業素質,較難驗證。不少大V精通新媒體和個人形象的運營,但缺乏在正規金融機構的工作經驗,在合規、風控方面瑕疵不少,乃至於成名後頻“踩雷”。譬如在主要的引流平台雪球上,今年市場風格大幅震盪,知名大V@雲蒙、@一隻特立獨行的豬等豪賭金融地產股,管理的私募基金甚至被清盤,引發了投資者對草根基金經理的質疑。

  事實上,“殺豬盤”現像在A股早已有之,“王開事件”揭開了港美股市場也存在類似的“殺豬盤”產業鏈。幾位受訪者也認為,王開顯然已經涉及了投顧諮詢業務,只不過服務對象僅限於港股。

  對於證券、期貨投資諮詢業務,《證券、期貨投資諮詢管理暫行辦法》也規定:必須“取得中國證監會的業務許可”,未經中國證監會許可,任何機構和個人均不得從事本辦法第二條所列各種形式證券、期貨投資諮詢業務。但對於境內開展的港美股投顧工作,監管條例則尚未細化。

  不過在今年4月底,央行金融穩定局局長孫天琦在某論壇上指出,金融業作為特許行業、必須持牌經營,開展境內金融業務要取得我國金融管理部門的牌照。“未獲許可在異地展業是‘無照駕駛’”,屬於非法金融活動、必須嚴厲打擊。此番表態震動業內,有觀察者將其解讀為監管層將對互聯網券商境內執業加強監管的信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