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報記者直擊鶴壁衛河保衛戰:最後4米決口成為“最長的距離”

2021年07月25日12:20

原標題:新民晚報記者直擊鶴壁衛河保衛戰:最後4米決口成為“最長的距離”

連日來,暴雨、上遊水庫泄洪等原因導致衛河水位暴漲,河南省新鄉市、鶴壁市相繼發生河堤決口險情。洶湧的河水衝入農田、村舍、城鎮,致使上百萬人受災。昨天下午,記者來到鶴壁市浚縣新鎮衛河決口段,此時搶險人員已經在河堤上奮戰數十個小時,決口已經被封堵過半。原本以為這場衛河保衛戰勝利在望,可不曾想搶險過程異常艱難,這場生死鏖戰的激烈程度遠超出之前的預判。今天上午,決口縮短到4米,而這一寬度是反複拉鋸了5個小時的結果,決戰的號角已然吹響,鶴壁衛河保衛戰進入了最激烈的關鍵時刻。

圖說:潰堤缺口。搶險力量從兩頭施工填埋,加速堵漏 新民晚報記者 蕭君瑋/攝(下同)
圖說:潰堤缺口。搶險力量從兩頭施工填埋,加速堵漏 新民晚報記者 蕭君瑋/攝(下同)

河堤決口,八輛卡車“精衛填海”

沿著位於鶴壁市浚縣新鎮S219省道一路向北,就能直抵衛河沿岸。這一片水系曆來缺水,在枯水季河道里甚至被種了莊稼,河堤上附近村民每天往返,沒人會想到在今年夏季,一場災難突然降臨在此處。22日深夜,暴漲的河水衝垮河堤,從決口湧入鶴壁,附近頓時一片澤國。眼看缺口越來越大,悲壯的一幕發生了。情急之下,多位本地卡車司機,自發將滿載石塊的重型卡車,用石頭壓住油門衝下河堤堵住決口。

鶴壁市浩軒渣土清運有限公司老闆劉廣寧表示,因為缺口過大,他們不得不用渣土車拉著石頭,連車帶石頭直接投進河裡填補,一共填進去8輛,其中1輛來自他們公司,其餘7輛來自其他公司,全都是新車,“沒有別的辦法,只有渣土車有幾十噸,還重一點,其他的車哪有這麼重?”據視頻顯示,衛河決口,一輛大型渣土車裝載著石料緩緩駛向河岸。“跳車!”在現場一位搶險人員的指揮下,渣土車司機打開車門,從駕駛座上跳下,幾乎在同一瞬間,渣土車從河岸上滑落,掉入河中。此時,決口處已經被投進兩三輛渣土車,堆積在河岸下方。

圖說:滿載石塊的土方車一字排開,等待進場
圖說:滿載石塊的土方車一字排開,等待進場

搶險的渣土車司機有多年駕駛經驗,他們驅車投入河中,當車靠近河岸時提前冒險跳車。8輛重型卡車,在岸上巨大無比,但落入決口中,猶如一葉孤舟,似乎“精衛填海”,並未阻止堵住缺口。但搶險人員表示,司機們的努力和犧牲沒有白費,落水的卡車相當於在決口處打下地基,為後續的搶險工作打下了基礎。

與此同時,後來者鶴壁眾鑫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經理賈連寶通過微信群,號召公司司機駕駛115輛渣土車,每輛車裝載35噸渣土,奔赴浚縣填堵決口。接到通知後,公司全體司機自願參與此次行動。23日11時30分,115名司機在鶴壁市淇濱區南海路集合,前往礦山裝填砂石料後,共同驅車奔赴浚縣填堵決口。

情況危急,各路精銳集結修堤

24日下午,記者沿S219省道向決口處進發。整整2公里左右的省道,路面水深可沒及小腿,水流湍急猶如瀑布。而道路兩側的田地均已成為澤國,受災面積難以估計,放眼望去視線所及之處都是洶湧的洪水。行走在積水嚴重的道路上,只見一輛輛重型卡車滿載著石塊向決口方向駛去,激起的浪花讓人感覺猶如行走在海邊。繼續向前行進,就能見到一個集結地,幾十輛重型卡車排隊等待著向決口卸石,挖掘機、推土機在轟鳴聲中施工。此時,由解放軍、武警官兵以及中國安能工程救援人員組成的搶險隊,正緊張地開展搶險工作,將石塊裝入袋中,再由卡車拋填入決口。

圖說:救援力量從潰口兩邊分頭作業,土方石料被投入缺口中填埋
圖說:救援力量從潰口兩邊分頭作業,土方石料被投入缺口中填埋

走到發生決堤的河堤上,就能明白為何搶險工作如此艱難。河堤是自然形成的原始土堤,平時主要是附近村名日常通行和小型農用車輛通過,堤岸道路非常狹窄,只能容下一輛卡車通過。且路面都是爛泥,經過幾車碾壓後必定塌陷,因此三輛挖掘機被部署在壩河堤上,一邊夯實通道泥土一邊為卡車開闢出迴旋空間,可以勉強讓多輛卡車依次倒車進入缺口處拋填,但速度還是比較緩慢。

中國安能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因為水流過於湍急,石料填下去多少就會被衝走多少。於是專家組迅速製定了“搶築裹頭、單向進占、快速合龍、防滲閉氣”的處置方法。在河面上,被稱作“救援航母”的應急動力舟橋將裝備、鋼筋石籠運載至決口處進行拋填,極大提高了決口封堵速度。無人船進行滑坡體水下部分及河底衝刷數據採集,探測地形地物和水深,快速計算水下堆體數據、模型及體積。船頭還配置了高清攝像頭,可實時將現場影像回傳到控製中心,為現場決策提供基礎數據。金剛6(KK-6)無人機執行航拍任務,全程對水流變化和現場進行偵查。一大批高科技裝備在這次決口封堵中運用,提高封堵效率。在戧堤合龍後,還將在迎水面拋填反濾料,再拋填黏土料,形成可靠的防滲體實現防滲閉氣,確保堤壩安全穩固。

圖說:被稱作“救援航母”的應急動力舟橋將裝備、鋼筋石籠運載至決口處進行拋填
圖說:被稱作“救援航母”的應急動力舟橋將裝備、鋼筋石籠運載至決口處進行拋填

最後四米,激烈鏖戰反複拉鋸

經過搶險人員不眠不休的奮戰,以及在一系列高科技裝備的輔助下,截至24日16時,搶險隊拋填土石方2200餘方,原本40米長的決口已封堵了25米,剩餘隻有15米。但隨著決口越來越小,水流也是越來越快。今天淩晨1時,最短距離已經被縮短到5米,眼看就要勝利合龍了,對岸卻再次發生垮塌,已經縮小的龍口一次次被強勁的水流衝開,剛卸載的填滿石塊的鋼筋籠,一入水就被衝刷到幾米外。“從來沒見過難度這麼大的封堵!”曾參加過湖北黃梅考田河、老觀湖決口封堵的中國安能推土機操作手蔡向峰說。

“速度快一點!把裹頭保護好!”現場指揮的中國安能武漢救援基地指揮長李貴平聲音嘶啞,他昨天才從新鄉動力舟橋轉移群眾現場趕來鶴壁指揮決口封堵,30多個小時幾乎未闔眼。現場機械轟鳴,大型挖掘機與鋼筋石塊碰撞聲,在一片嘈雜的蛙叫蟬鳴聲中顯得清晰可辨。

中國安能集團安全總監王永平介紹說:“土堤十分鬆軟,右岸完全被淹沒,運料車無法到達,原來專家組製定的雙向進占方案只好改為從左岸單向進占,這就大大增加了進占難度。”中國安能操作手駕駛大型自卸車,在狹窄的土堤上緩慢倒車,將裝滿石塊的鋼筋籠傾倒在左岸龍口處。鋼筋籠入水激起巨大浪花,隨即被衝至下遊幾米遠。據現場觀測數據,龍口處即時水流速度4米每秒。

“現在最大的難題是右岸不斷垮塌,左岸進占越快,龍口越窄水流速越大,右岸就垮塌得越快。”右岸指揮員、中國安能唐山救援基地指揮長劉其森一臉疲憊,由於右岸裹頭不停垮塌,截至6時,龍口仍有4米寬,忙了5個小時幾乎又回到了原點。

在左岸一處避讓點,中國安能一局黨委書記郭建和正焦急地同鶴壁、浚縣兩級主要領導協商緊急應對措施。他們都全程堅守在大堤上一夜未闔眼。現場,“雙管齊下”處理流速衝刷決口影響進度的問題,昨天上午,搶險人員又向決口處投入一輛公交車、三輛卡車、二十餘棵大樹,緩減水流速度。另一方面,採用三層鋼筋籠、將12個1立方鋼筋籠一起串起來進行護角。截至發稿,搶險工作仍在持續中。

新民晚報特派記者 李一能 陳炅瑋 蕭君瑋(本報鶴壁今日電)

我要爆料

聯繫電話:021-22899999

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