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位媽媽選手都是一部傳奇

2021年07月26日04:41

原標題:每一位媽媽選手都是一部傳奇

7月24日,中國跆拳道選手吳靜鈺(左)在東京奧運會比賽中。中青報·中青網特派記者 劉占坤 攝

無法否認,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奧運會是屬於年輕人的舞台。在這裏,二十七八歲的運動員往往已被稱為老將,30歲以上的運動員通常被歸為“高齡”選手,如果運動員的年齡已經是35歲左右乃至40歲以上,尤其是生育過孩子的女性運動員,那麼她在奧運賽場上的每一刻都可以稱之為是在書寫傳奇了。

7月24日的東京幕張展覽館A廳,兩屆奧運會冠軍、34歲的吳靜鈺就在這裏書寫了一段屬於自己,也屬於中國跆拳道項目的傳奇。如果說,5年前的里約,吳靜鈺是在向成為歷史上首位奧運三連冠的跆拳道運動員發起衝擊,那麼這一次,她作為中國跆拳道歷史上第一位媽媽級選手征戰奧運會,無論比賽結果如何,這本身已是一個奇蹟。

晚上8點10分,在完成了本屆奧運會的最後一場比賽——女子跆拳道49公斤級復活賽之後,吳靜鈺來到了混合採訪區,她坦然地說起剛剛輸掉的這場比賽:“今天其實也想打好,但是(身體)確實有點頂不住了”。

5年前的里約,吳靜鈺在四分之一決賽上失利之後失聲痛哭,之後止步復活賽,失去了爭奪獎牌的機會,可以說是帶著滿滿的遺憾離開了里約。這一次在東京,比賽進程驚人的相似,四分之一決賽被淘汰,獲得復活賽機會後又遭失利,最終無緣四強。但與5年前不同的是,吳靜鈺的心境已經大有變化。

這一次,吳靜鈺絲毫不會再糾結於比賽的結果,“你的比賽可能沒有成功,但你還是會得到很多東西”,比如勇氣。

吳靜鈺說:“最難的就是能夠有勇氣再回到這個賽場。”

其實,東京奧運會已是吳靜鈺二度復出的目標。

在2008年和2012年兩屆奧運會上連奪冠軍之後,吳靜鈺早在2013年到2014年期間就已經退役、結婚。但那時本準備開啟新的人生的吳靜鈺,心中始終有一個召喚,那就是創造跆拳道項目奧運三連冠的歷史紀錄。於是她在2015年復出,備戰2016年里約奧運會。“但征戰里約的結果難以讓吳靜鈺釋懷。”吳靜鈺的丈夫、國際奧委會文化和奧林匹克遺產委員會委員侯琨近日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回憶。2016年里約奧運會之後,吳靜鈺第二次退役,並在2017年7月生下了女兒(小名:格洛麗亞)。雖然成為了母親,雖然奧運已成回憶,但吳靜鈺對里約失利的不甘心讓她很難真正決定結束自己的運動員生涯。侯琨知道,妻子第二次復出將是遲早的事情。

尤其是在吳靜鈺生了女兒之後,侯琨更能感受到吳靜鈺為了女兒也希望再復出一次,“讓格洛麗亞看到自己的媽媽是一個運動員,一個優秀運動員,升國旗、奏國歌,這不是為了吳靜鈺自己,而是為了讓女兒從小就在記憶里有這樣一個直觀的印記。”

等到女兒長大之後,當她回憶起自己幼年曾看過母親在賽場拚搏,她也許就能更加明白母親想要告訴她的一層人生意義。吳靜鈺在結束此次東京奧運會的比賽後說了這段想告訴女兒的話,“你的人生由自己去選擇,我希望你能夠勇敢地去做你想做的事情。無關乎別人,只在於挑戰自己。”

看到吳靜鈺此次在東京奧運會女子跆拳道49公斤級四分之一決賽和復活賽上先後輸給兩位比自己年輕十幾歲的年輕選手,中國跆拳道隊主教練管健民沒有去分析比賽失利的技術原因,他只想向這位老將表達尊敬,“她能站在這個賽場上,已經是最大的勝利。”

作為吳靜鈺的丈夫,侯琨最清楚吳靜鈺第二次復出所面臨的重重挑戰。

侯琨回憶,2018年2月,吳靜鈺在生下女兒半年後復出,在重新訓練一年後,2019年2月,吳靜鈺參加了第一項國際比賽,也正式開始了爭奪奧運積分、向奧運資格發起衝擊的征程。那個時候,吳靜鈺離開國際賽場已經長達兩年半的時間,國際排名早已掉到了42位,根據測算,吳靜鈺如果想要拿到奧運資格,每一站比賽都必須進入決賽,其中大概一半的比賽還必須奪冠。侯琨記得,當時國際跆拳道界都覺得這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但從2019年2月在阿聯酋舉行的富查伊拉公開賽開始,吳靜鈺連續打了10站比賽,其中2次亞軍、一次第三名,其餘7場比賽均奪冠,最終於2019年12月在莫斯科舉行的比賽上,拿到了奧運資格。當時侯琨在場,當比賽結束的那一瞬間,他看著妻子在賽台上不停地擦拭著淚水。10個月的時間里,32歲的吳靜鈺,以產後半年即復出的身體,高強度的訓練,克服傷病,並忍受著錯過了女兒一個個重要成長時刻的遺憾,終於完成走向奧運的第一步。

正如吳靜鈺這次在東京所說“身體確實頂不住了”,即便曾經在跆拳道賽場上創下奪取冠軍最多的世界紀錄,吳靜鈺依然無法躲過“年齡不饒人”的規律。她有點自嘲地說道:“以前都是我打別人,現在自己成了挨打的對象,從內心來說還是挺受折磨的。”

但是,吳靜鈺最想告訴女兒的正是這些為了追求夢想不放棄努力的過程,無論是比賽上的奪冠還是失利,你的努力最重要,“我不斷的挑戰,最後還是輸掉了比賽,很多人可能接受不了,說你吃了這麼多苦到底為了什麼?我最想告訴女兒的就是,如果這是你喜歡、你願意做的事情,你就去做,一定會有收穫。不要考慮別人怎麼說,也不要為了得到什麼而去做。”

從一位母親來說,總是希望自己能給予下一代更多的“營養”,在吳靜鈺這個下一代不僅是指自己的孩子,也包括年輕一代運動員。這種天然的使命感是吳靜鈺第四次征戰奧運會的另一個原因。

侯琨說,吳靜鈺目前也是中國跆拳道隊教練,還是中國跆拳道協會的副主席,肩負著為中國跆拳道運動下一步發展貢獻力量的責任。在這一次征戰奧運會的過程中,吳靜鈺與年輕運動員們並肩作戰,既可以傳幫帶,也可以更好地瞭解年輕運動員所想所需。從這個角度說,吳靜鈺參加這次奧運會也有很大一部分考慮是為了項目和隊伍。

雖然奧運賽場從來都是年輕人唱主角,但是每一位站上奧運賽場的母親都令人尊敬。

今天下午的東京奧運會有明體操館,另一位傳奇的媽媽級選手——第八次參加奧運會的烏茲別克斯坦46歲老將丘索維金娜亮相東京奧運會女子體操預賽。

丘索維金娜的故事,早已為人們熟知。

13歲奪得前蘇聯全國青年比賽冠軍,16歲代表獨聯體參加巴塞羅那奧運會,此後代表烏茲別克斯坦參加了1996亞特蘭大、2000雪梨和2004雅典三屆奧運會。為了給身患白血病的兒子籌集治療費用,在早該退役的年齡,丘索維金娜卻選擇繼續堅持訓練和比賽。從2002年開始,她儘可能地參加各項比賽。體操是丘索維金娜唯一的技能,奪取比賽獎金也是她唯一能夠更快籌集到資金的方式。

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丘索維金娜在33歲“高齡”奪取了女子跳馬銀牌,這已經是一個了不起的成績。但她真正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是2016年里約奧運會,那是她第七次參加奧運會,她刷新了女子體操運動員參加奧運會次數最多的世界紀錄。

這樣一位為了挽救孩子生命而創造了體操奇蹟的媽媽選手,讓全世界肅然起敬。有意思的是,2012年倫敦奧運會期間,丘索維金娜就曾透露,他兒子的白血病已經治癒,但她依然決定繼續留在賽場上。

丘索維金娜新的目標是為祖國烏茲別克斯坦爭奪一枚奧運獎牌。在丘索維金娜之前參加過的7屆奧運比賽上,她獲得過一金一銀,分別代表獨聯體和德國,從未為烏茲別克斯坦貢獻過奧運獎牌,這是她的一大遺憾。

為了備戰此次東京奧運會,丘索維金娜堅持每天訓練3個小時(除去週日)。此次來到東京,46歲的丘索維金娜創下了作為女子體操運動員參加第八次奧運會的世界紀錄,目前來看,這個紀錄可能也只有她本人才能繼續刷新。

本次奧運會之前,丘索維金娜表示這將是她的最後一屆奧運會,不過,總是在“最後一屆奧運會”的承諾上食言的丘索維金娜到底會不會出現在2024巴黎奧運會上,只能留給時間來回答。

其實,媽媽選手在世界體壇正越來越常見,此次中國代表團中除了吳靜鈺之外,競走名將劉虹也是一位媽媽選手,放眼世界,媽媽選手名單更長——丘索維金娜、小威廉姆斯、克里斯特爾斯……這些媽媽運動員出現在賽場上,以自己的故事告訴年輕運動員們,年齡永遠都不是追求夢想的阻礙。

本報東京7月25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特派記者 慈鑫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7月26日 04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