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深度|一波三折的沃爾沃IPO

2021年07月26日21:49

原標題:21深度|一波三折的沃爾沃IPO

沃爾沃的電動化轉型並不成功,甚至可以說是“雷聲大雨點小”。

7月21日,沃爾沃汽車集團宣佈與其母公司吉利控股集團簽署協議,收購雙方中國合資公司大慶沃爾沃汽車製造有限公司和上海沃爾沃汽車研發有限公司中吉利控股所持有的50%的股權,從而全面整合沃爾沃汽車在中國的製造、研發和銷售業務。

此次交易預計從2022年中國取消乘用車外資股比限製開始,將於2023年正式完成。交易須經監管部門批準,雙方將不會披露交易細節,相關公司的員工和合作夥伴不會受到影響。

如果這項協議最終順利通過,沃爾沃汽車將成為第一家完全整合中國業務的跨國汽車公司,也極有可能成為繼Tesla之後第二家在華獨資生產汽車的外國乘用車汽車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這項交易是沃爾沃汽車推動IPO計劃的又一步重要舉措。雖然兩家合資公司已在沃爾沃汽車集團實現財務並表,但在全資控股後,沃爾沃汽車將在淨收入和資產上獲得更大的份額。

“此次交易將在吉利控股集團和沃爾沃汽車之間建立更加清晰的股權結構,確保雙方實現最大化的協同效應。”吉利控股集團CEO李東輝表示。

對於吉利控股而言,在港股上市公司吉利汽車(0175.HK)科創板IPO計劃終止之後,沃爾沃汽車的獨立IPO是其“降杠杆”的重要一環。如何做高沃爾沃汽車的估值,是擺在吉利控股及沃爾沃汽車面前的現實問題。

面對資本市場風向的變化,近兩年來,以Tesla、蔚來造車等為代表的造車新勢力更受熱捧,市值超過一眾汽車業的百年老店。

電動化和科技轉型成為衡量車企估值的重要依據,轉型將是沃爾沃汽車IPO之路的關鍵。旗下各個子公司的轉型,也將是吉利控股能不能在資本市場講好故事的核心。當然,所有的傳統車企,都是如此。

一波三折的IPO計劃

2010年8月,浙江吉利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正式完成對沃爾沃汽車集團的股權收購。併購之後的沃爾沃銷量規模逐漸成長,盈利能力也得以恢復,沃爾沃汽車的上市計劃也被提上日程。

不過,在過去的五年間,沃爾沃汽車的IPO規劃遭遇了一次又一次的變化。

事實上,早在2016年,就已經流傳出沃爾沃汽車準備IPO的消息,當時沃爾沃汽車也曾對IPO進行過市場評估。

2018年,沃爾沃汽車聘請了花旗、高盛以及摩根士丹利在內的機構為沃爾沃進行上市輔導。但是,當時相關機構對沃爾沃僅作出了120-180億美元的估值。這與其目標估值存在較大差距,沃爾沃的上市計劃也因此擱置。

2020年2月,吉利汽車發佈公告稱正在籌劃與沃爾沃汽車進行業務重組。根據當初的計劃,重組後沃爾沃汽車的資產將納入吉利汽車香港上市公司,並考慮未來在斯德哥爾摩上市。

也就是說,最初的計劃是,將沃爾沃汽車與吉利汽車打包上市,該上市公司將容納吉利控股旗下絕大部分的乘用車業務。

不過,2020年6月,吉利汽車又發佈公告稱,經公司董事會批準計劃在科創板上市。當年9月,吉利汽車科創板上市申請獲得上交所受理。因此,吉利汽車與沃爾沃的合併計劃暫停。

但是,吉利汽車回歸科創板並沒有想像中順利,吉利汽車和沃爾沃汽車的合併談判也發生了新的變化。

這個“合併”計劃,最後只變成了部分業務的重組,而未涉及到股權及資產。

今年2月,吉利汽車發佈消息,稱其與沃爾沃汽車業務合併重組一事已經達成“最佳”方案。根據新的方案,雙方在保持各自現有獨立公司結構的基礎上,將進行一系列的業務合併及合作。具體包括動力總成業務的合併以及電動化、智能網聯及自動駕駛等相關技術合作。

不久後,沃爾沃汽車方面對外透露了於今年年底在瑞典斯德哥爾摩IPO的計劃。

此外,今年6月25日,吉利汽車也宣佈了撤回科創板上市申請。

今年7月1日,沃爾沃汽車總裁兼CEO漢肯·塞繆爾森對外表示,公司年底前完成首次IPO的計劃目前進展良好,且正在研究今年年底前是否有可能在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

此前,為了推動沃爾沃汽車在中國的本土化,沃爾沃汽車旗下的全資子公司沃爾沃(中國)與吉利控股分別以50:50的股份成立了大慶沃爾沃汽車製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慶沃爾沃”)和上海沃爾沃汽車研發有限公司。

而沃爾沃汽車又是吉利控股的全資子公司,也就是說,上述兩家公司的股權“穿透”歸根溯源,即吉利控股與其孫公司之間成立合資公司。

此次沃爾沃汽車從吉利控股手中收購合資公司股權的舉措,釐清了沃爾沃汽車在華業務的股權線,將這兩家公司變成了沃爾沃汽車的全資子公司。

中國是沃爾沃汽車全球最大的市場。2020年,沃爾沃的全球銷量為66.17萬輛,受疫情衝擊同比下跌了6%。其中,沃爾沃汽車在中國大陸年銷量突破16.63萬輛,絕大多數是國產車型,而大慶工廠也是沃爾沃汽車重要的出口地。中國的合資公司,為沃爾沃汽車提供了豐厚的營收和利潤。

隨著合資公司變成沃爾沃汽車的獨資公司,沃爾沃汽車因其獲得的淨收入和資產將翻倍,沃爾沃汽車的財務報表也會變得更好看。

沃爾沃如何抬高估值?

造成沃爾沃汽車IPO計劃一波三折的關鍵因素,就是公司估值未能達到理想預期。那麼,問題來了,現在是沃爾沃汽車上市的最佳時機嗎?

作為一家高端豪華品牌汽車車企,沃爾沃汽車具有較好的盈利性,且近年來營收和淨利潤也呈現了逐年增長的態勢。財報顯示,2020年,沃爾沃汽車營業收入達2628億瑞典克朗,營業利潤達85億瑞典克朗。

但是,這並不證明其在資本市場就能獲得追捧。從整個汽車行業的上市公司來看,傳統的跨國車企市值普遍不是很高。但是,新能源汽車和智能汽車正在成為資本競逐的風口。

提升新能源和科技屬性,是沃爾沃汽車抬高自身估值的主要思路。有行業人士表示,對於一家傳統車企而言,資本對於估值的判斷是市盈率,而對於一家新能源汽車公司,資本會更加看中未來的發展潛力。

“以一家傳統的車企去上市,如果市盈率不高,投資者不會追捧你。現在沃爾沃獨立上市,以後就專注於新能源公司,那麼它就和現在的新造車公司一樣了。雖然,它是一個傳統車企,但有了互聯網思維,做了新能源汽車,它就是一個完整的新能源汽車。把所有的傳統部分剝離出來,以一個新能源科技公司去上市。”7月23日,有熟悉吉利汽車的業內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事實上,在今年2月公佈的吉利沃爾沃業務重組計劃中提到,雙方將以股權合併的形式進行動力總成業務合併,以向雙方提供動力總成產品,並為雙方開發動力總成產品與下一代雙電機混合動力系統。合併後的動力總成公司計劃在今年投入運營,還將為其他汽車公司提供產品和服務。

也就是說,通過這一計劃,沃爾沃的傳統燃油車中的發動機、變速器、動力總成等業務,將歸吉利和沃爾沃汽車成立的獨立合資公司所有,而不再是直接歸屬於沃爾沃汽車。這一舉措,將降低沃爾沃汽車的“傳統車企”屬性。

的確,沃爾沃汽車也是全球電動化轉型最為積極的車企之一,也是第一個提出全面放棄燃油車轉型為一家電動汽車公司的跨國車企。沃爾沃汽車於2017年宣佈全面電氣化戰略,自2019年起所有新上市的車型都將配備電動機,承諾到2025年累計交付100萬輛新能源汽車,成為首個宣佈全面電氣化戰略的豪華汽車製造商。2018年北京國際車展上,沃爾沃汽車正式宣佈,到2025年純電動汽車將占公司總銷量的50%。

今年3月2日,沃爾沃進一步表示計劃在2025年實現全面電氣化,屆時純電車型佔比將達到50%,其餘為混動車型;2030年成為純電豪華車企。與此同時,沃爾沃汽車也將對現有的銷售模式進行調整,積極推動線上直售模式。

但是,沃爾沃的電動化轉型並不成功,甚至可以說是“雷聲大雨點小”。沃爾沃汽車曾表示,2020年,沃爾沃RECHARGE系列(包括純電動和插電式混合動力車)全球銷量增長一倍以上,占其整體銷量的17%。但是沃爾沃目前國內在售的唯一一款純電動車型是XC40 RECHARGE,作為一款“油改電”車型,該車市場反響平平。

沃爾沃旗下的純電品牌極星Polestar的表現更是堪憂,該品牌已經推出兩款純電動汽車,其中的Polestar2對標的對手是TeslaModel 3,但是,據中汽中心數據資源中心發佈的 2020 年豪華品牌上險數據顯示,2020 年極星累計上險數僅為 365 輛。

顯然,沃爾沃激進電動化的宏大目標,並沒有讓獲得相匹配的市場領導者地位。

“其實電動化之時一個階段性必須經曆的過程,真正形成差異的是智能屬性,這是沃爾沃在與Tesla、蔚來、理想、小鵬的競爭中並不占優勢的原因,因對對於這個細分市場的消費者來說,沃爾沃沒有創造新的價值。”一位熟悉沃爾沃汽車業內人士表示,Polestar的失敗同樣如此,“產品力和營銷的缺失是根本原因,產品的科技感不夠,續航沒有優勢,沒有創造新的品類優勢,無法與Tesla形成真正意義上的競爭;營銷方面,在沒有品牌知名度和產品優勢的情況下,溢價能力不強,緊緊依靠增加銷售觸點並不能提升產品銷量,通過降價勉強維持,再加上服務跟不上,結果並不意外。”

上述人士進一步表示,沃爾沃純電XC40銷量平平的另外一個原因其實暴露了沃爾沃一直以來的問題,價格體系混亂。“實際上,沃爾沃本來有機會此前借助XC60的上市重塑混亂的價格體系,但是事與願違,XC60上市之後依然需要進行價格下調,從而積壓了XC40燃油版和電動版的定價空間,這對XC40的挑戰是非常大的。”

傳統車企通過轉型,真的就能將自己搖身一變成為一家“新公司”嗎?資本市場就會因此將沃爾沃汽車當作一家新造車公司,而非傳統汽車公司嗎?

“那就要看沃爾沃資產轉型、產品轉型了之後,運營思路、管理理念、客戶關係是不是真正能達到和新造車勢力比肩的模式,自我改革徹底不徹底。產品、營銷、客戶關係、生態,全轉過來,資本市場就有可能認可。”上述業內人士表示。

某種程度來看,沃爾沃IPO將是一個考驗,資本市場到底如何評價轉型中的傳統車企。

吉利的資本故事

面對全行業的轉型,吉利需要更多的資金尋求變革,降杠杆的壓力也在增加。而資本市場對於車企估值的全面重新判斷,吉利需要在資本市場講新的故事。

從“沃爾沃併入吉利汽車港股公司合併上市”到變為“沃爾沃單獨IPO”,以及吉利汽車汽車撤回科創板上市,吉利控股在資本市場的佈局進入新的階段,思路也在發生變化。

吉利汽車是中國銷量最高的自主車企,但市值卻遠遠低於另外兩家第一梯隊的民營車企比亞迪(002594.SZ)及長城汽車(601633.SH)。截至7月26日,吉利汽車的市值為2298.0億港元(約合人民幣1915.8億元),而比亞迪和長城汽車的市值分別為7111.4億人民幣和5009.1億人民幣。

這背後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吉利汽車在新能源汽車領域的不足。儘管吉利汽車早就推出了電動車,並推出了獨立電動品牌幾何,但基於“油改電”打造的車型未能在市場上獲得認可,幾何品牌的發展沒有達到預期。

電動化轉型未能取得如期的效果,但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對於轉型的決心很堅定,吉利內部高層也承認吉利的轉型是階段性失敗,並且承諾“從什麼地方跌倒,就從什麼地方爬起來。”

今年2月,李書福在一場內部演講中發佈了全新的藍色吉利行動計劃,提出了主攻節能與新能源汽車和組建全新智能純電動汽車公司的兩項計劃。

一個月後,吉利很快組建了新公司極氪。極氪由吉利汽車、吉利控股集團(含員工跟投平台和用戶權益平台)共同投資,其中吉利汽車持股51%,吉利控股集團持股49%。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親自掛帥出任極氪公司董事長,安聰慧出任極氪公司CEO。

極氪,不僅是吉利電動化轉型的重要依託,也極有可能成為吉利控股在資本市場一個新的的重要載體。

今年6月25日,吉利汽車在宣佈取消科創板IPO的同時,還發佈了另一條通告:為極氪探索不同的外部融資方案。

“原來想把極氪放到吉利汽車中,但吉利汽車既有傳統部分有新能源部分,傳統部分是主營業務,別人就會按傳統車企來估值,全獨立出來之後,就會按照新造車公司估值。現在把極氪拿出來,將來在A股或者科創板上市,能夠得到更好的效果。”有吉利內部人士表示。

有分析人士指出,與吉利汽車相比,獨立的純電動品牌極氪對標的是蔚來、小鵬汽車、理想汽車等造車新勢力,從行業的發展趨勢來看,智能電動汽車是大勢所趨,也比傳統汽車業務更易受到投資人的青睞。

“極氪成立了單獨的品牌、全新的產品、團隊、組織架構以及全新的商業模式,按照互聯網科技型公司的運作方式方法運營,以智能電動時代用戶的需求為核心,重新構建了產業鏈佈局;和新晉造車企業相比,我們也有更成熟和更全面的優質資源做支援,這是任何新晉造車品牌在短時間無法具備的。”安聰慧曾經對於極氪的發展預期非常自信。

理想是美好的,但現實卻往往並沒有想像中那邊順利,傳統的車企轉型註定充滿挑戰。

吉利內部對於極氪保有很高的期望,極氪汽車的首款車型極氪001一經推出也在業內受到好評。但是,近期以來,極氪出現延期交付、變相漲價、減配等一系列風波,引發眾多消費者不滿退訂,也將這個年輕的品牌推向風口浪尖。

安聰慧先是在極氪官方社區中向用戶發致歉信,他坦言,“作為一個年輕的品牌,極氪是不完美的,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極氪汽車面臨的問題,是一家大型傳統車企轉型之艱辛的縮影。

事實上,隨著吉利銷量和規模的增長,以及吉利一系列併購、成立新公司等舉措,吉利控股正在變得愈加龐大,大型公司機構僵化、決策緩慢等問題也隨之暴露。

值得注意的是,在頻繁佈局新能源的同時,吉利經曆了重大的人事調整——今年3月,李書福卸任吉利汽車集團董事長,親自掛帥極氪公司董事長,吉利汽車集團原CEO兼總裁安聰慧出任吉利汽車集團董事長、極氪公司CEO,吉利汽車集團原副總裁兼採購公司總經理淦家閱出任吉利汽車集團CEO。

從吉利收購沃爾沃之前的“野蠻生長階段”,到收購沃爾沃之後的“反哺吉利階段”,再到現在的全面擁抱智能電動化時代,大象轉身,新的故事已經開始。

(作者:左茂軒 編輯:何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