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電量只剩10%”:鄭州地鐵五號線被困者的最後消息

2021年07月27日11:13

  洪水來的時候,這趟五號線列車正在隧道內行駛。

  編號為0501的列車卡在了海灘寺和沙口路站隧道內。38歲的鄒德強和33歲的沙濤是其中的被困者。在後來傳播的視頻里,車廂內的水位幾乎到了乘客胸口,斷電的車廂里,求救信息正在向外發出。

  他們的身影消失在鄭州地鐵五號線隧道內,經過多方持續搜救,7月26日下午,鄒德強和沙濤的親屬證實,兩人已不幸遇難。

  7月20日,被困於地鐵內的乘客。

  最後的信息

  7月20日的雨從下午3點開始下大。網約車司機宮師傅記得,他當天下午在距離沙口路附近的黃河路隧道附近接上乘客,“跟倒水似的,連前面的車都看不清。”

  雨水快速漫過了馬路和附近的隧道,然後倒灌進了站內。

  在後來傳播的視頻里,車廂內的水位幾乎到了乘客胸口。38歲的鄒德強和同事在鄭州待了幾天,剛結束任務準備回旅館。同一節車廂的,還有鄭州人沙濤,他是一名銷售,五號線是從東邊回西邊家裡的必經之路。

  被困的最初幾個小時,兩人都曾發視頻給家人。

  18時06分,沙濤給妻子拍了視頻,說地鐵進水了,快報警,並提到手機電量只剩下10%。4分鍾後,鄒德強也給家人拍了視頻。

  7月22日,據“鄭州地鐵”通報,7月20日,鄭州市突降罕見特大暴雨,造成鄭州地鐵5號線五龍口停車場及其周邊區域發生嚴重積水現象,18時許,積水衝垮出入場線擋水牆進入正線區間,造成鄭州地鐵5號線一列車在沙口路站至海灘寺站區間內迫停,500餘名乘客被困。

  在地鐵員工、應急救援隊、公安幹警、解放軍指戰員、義務救援隊及熱心乘客共同努力下,共解救乘客500餘名,12名乘客經搶救無效不幸罹難,5名乘客送院觀察,生命體徵穩定。

  和鄒德強同行的同事逃了出來,鄒德強被隧道的水流衝走。另一邊,沙濤的家人在網傳的車內視頻角落,看到了身穿白衣的沙濤,這是失聯前他留給外界的最後影像。

  7月21日午後兩點,人在遼寧農村的洪紅在短視頻上看到在找她兒子的尋人啟事,打給兒子沒接,她撥通兒媳婦電話,兩個人在視頻電話裡哭成一團。

  那時,因暴雨去鄭州的不少火車已停運。老太太和妹妹、朋友三人趕到北京,在大連的侄兒搶到了火車票,三個人又從北京西站趕到鄭州。另一邊,鄒德強的嶽父母正在西安旅遊,聽說女婿失聯,連開了6小時車趕來。

  7月22日晚上,搜救再次啟動。

  據悉,地鐵五號線沙口路站共有三台抽水泵,分別在三個出入口抽水。救援人員透露,五號線是環線,沿線部分站點隧道水位仍較高,調整搜救方案後,先用沙袋將各個站點隧道內部截斷,各個站點分段抽水,以便盡快找到失聯人員。

  母子與父子

  1958年出生的洪紅,中年遭遇丈夫意外離世,她打著兩份工,每月掙100多元,拉扯兒子長大。在母親的回憶中,兒子總是非常懂事,在她下班前,提前做好了飯。

  “後來孩子在市里上高中,那時候吃飯一塊錢就可以,我給他一個星期帶10塊錢,就這10塊錢,他還要積攢下來買卷子。”節儉的習慣一直伴隨著鄒德強,到了大學,同班同學每月生活費1000元,他通常只花400、500元。

  比鄒德強小5歲的鄭州人沙濤,自己家和父親沙文的住所相隔半小時,沙濤在東區上班,地鐵五號線是他上下班通勤的必經路線。

  失聯者沙濤的親友曾發佈尋人啟事。

  這對父子平時常通過微信聊天,大雨倒灌地鐵前一晚,兒子教64歲的父親用電腦上傳文件,後者在上網絡培訓班,學習消防知識。

  “要上網課,人家給我發來二維碼和材料包,講題的材料沒法傳到電腦,他就教我,一個一個傳,弄到很晚。7月19日23時06分,我說你早點休息,他給我一個:你也早點睡。這就是我們最後一次聯繫。”沙文回憶。

  洪紅三月份曾到上海看病,在兒子家住了20多天。大學畢業至今,鄒德強已在上海打拚10多年,目前在一家數據公司工作。兒子很晚下班,又常常出差,年邁的母親起夜碰到兒子剛下班,也不敢多問,擔心影響兒子休息的每一分鍾。

  回老家後,母子的聯繫頻率說不上很高,“我倆的性格都是報喜不報憂。”電話問候的話很家常,鄒德強提醒母親注意吃藥調理身體、問“家裡還有沒有什麼需要買的”。他和妻子白惠經常往老家郵寄東西,洪紅貧血,小兩口就買了驢膠、血壓計寄回去。

  “像這樣都60多歲了,將來依靠孩子,我只有我兒子給我養老。”洪紅想。

  沙文非常自責。暴雨來的前一週,他曾經發微信提醒兒子。暴雨當天,他原本想讓兒子別出門。“誰也沒想到,想到了我一定千方百計阻止他上地鐵。”

  “如果再快一點,兒子下一站就能到家。”他眼眶發紅,雙手緊握強忍眼淚溢出。

  “我養你小,你養我老”

  7月24日,五號線沙口路站外抽水機器的轟鳴聲,持續著。地鐵站外,陸續有市民送來的菊花悼念。

  7月24日晚,沙口路地鐵站外,市民送花悼念。南都記者 黃馳波 攝

  從7月23日至7月24日,家屬整夜盯著現場抽水的設備。連續作業後,一條水管爆開,鄒德強的親友跑向救援人員,擔心影響隧道里的水被抽出。有等待的家屬被曬傷。

  等待中的家屬。南都記者 黃馳波 攝

  誌願者在沙口路站對面給洪紅找了間旅館住下,旅館聽說了洪紅的事情,免費提供住宿,找了一間視野朝向街面的房間,能看到正在抽水作業的地鐵口。

  傍晚時分,二樓的房間打開了一扇窗,沒有開燈。從這裏望出去,貨車將倒伏的樹木移走,高架橋上,不時有被拖走的汽車,城市的秩序在恢復。

  7月24日深夜,洪紅和白惠通過工作人員用大喇叭錄了一段音頻,喊話鄒德強:等他回家。搜救也在持續。

  但奇蹟沒有出現。7月25日,白惠接到電話,當天淩晨隧道內發現一具遺體,家屬們被通知采血。7月26日下午,鄒德強的家屬確認,經過DNA比對為鄒德強。當晚,沙濤的親屬亦證實其已遇難。

  “因為這陰雨天,我就想起小時候,我爸和我媽騎著自行車送我上學,爸媽真不容易。”

  ——那是在鄒德強出發去出差的前一天,鄭州已在下雨,應該是看到了出差地暴雨訊息,他突然在微信給母親發了一張雨水的圖片,附上了這行字。

  “我跟他說,我養你小,你養我老。我兒回了個大拇指。”洪紅沒多想。千里之外的兒子又提醒道,“媽,你該吃藥吃藥,該調理調理。別放鬆了。”洪紅回覆:知道了。

  沒到幾分鍾,鄒德強在微信里向母親告別,“媽,我收拾東西去了,明天我就上鄭州出差。你保重身體。”

  來源:南方都市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