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漩渦中的京廣隧道,我們找到了十年前的一篇論文

2021年07月27日20:39

  原標題:關於漩渦中的京廣隧道,我們找到了十年前的一篇論文

  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留意到,隧道內積水已經抽出,隧道內遺留著拖鞋和頭盔等。路邊的部分下水道水箅子被衝開,部分路段的下水道填塞進了雜物。

  7月26日下午, 經過五天日夜不停的作業,隧道已經完成積水抽排。 新京報剝洋蔥出品

  文 | 新京報記者 聶輝 李照 實習生 韓夢 楊潤苗

  編輯 | 袁國禮 校對丨翟永軍

  編導丨戚厚磊 攝影丨聶輝

  剪輯 丨戚厚磊

  ►本文6255字 閱讀11分鍾

  7月26日下午,京廣北路隧道內。經過五天日夜不停的作業,隧道已經完成積水抽排。清洗吸汙車進入隧道,抽出排水溝內的淤泥。現場清洗吸汙的工作人員表示,路面清潔有望在27日完成。

  7月16日以來,河南多地遭遇曆史罕見持續性強降雨。17日8時至21日14時,鄭州地區出現特大暴雨,平均降水量461.7毫米,20日16至17時鄭州本站降雨量達201.9毫米,超過我國陸地小時降雨量極值。

  根據河南省政府防汛救災新聞發佈會通報,截至26日12時,共從3處隧道內拖移安置各類車輛247輛,現場排查發現6名遇難者,5男1女。

  他們沒能走出這個“致命”的隧道。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早在十年前的一篇論文中,就針對隧道自身的結構,提出過水浸的預警。

  沒有充分發揮作用的排水泵,擁堵的出口,將整個隧道癱瘓。鄭州大暴雨當天,京廣北路隧道里到底發生了什麼?隧道的排水泵是否發揮了作用?隧道預警和應急是否到位?仍有很多疑問待解。

  7月26日下午,京廣北路隧道內積水已經被排完,隧道邊的下水道內堆積著塑料袋、樹枝和滅火器。新京報記者 聶輝 攝

  排水泵未起到作用

  7月26日下午3點,新京報記者進入京廣北路隧道。曾被雨水淹沒的隧道,電源已經切斷,隧道內陰冷潮濕,一片漆黑,雙向車道之間的逃生門敞開著。環衛清汙車輛不停進出隧道,行車燈照亮隧道內五十米左右的距離。隧道行至隴海路高架橋下方,有一個小角度的轉向,站在陰暗的隧道內,看不到出口處的亮光。

  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留意到,隧道內積水已經抽出,隧道內遺留著拖鞋和頭盔等。路邊的部分下水道水箅子被衝開,部分路段的下水道填塞進了雜物。牆壁上兩米高的消防箱被衝開,滅火器不見蹤影。路面仍有淤泥,最深處可沒過腳踝。隧道內壁殘留著污水浸泡的水痕,隧道頂部不時有水珠滴落。隧道頂部懸掛著的塑料袋,在陰冷的微風中搖擺。

  65歲的京廣隧道道路清潔員褚文清(化名),手持消防水槍,衝刷著隧道邊緣的台階。台階上的淤泥約有十釐米深,水槍衝刷十幾秒才能衝下。台階上遺留的雜物混合著泥水流向路面,再被衝進下水道中。

  褚文清赤身套一件環衛工的反光馬甲,短褲也被打濕。他抱著水槍衝刷十幾分鍾就要休息一會兒,水槍丟在路面上,清理一遍堵塞的小水道水箅子,“水壓大,抱一天胳膊都抬不起來了。”

  據現場清汙車司機介紹,“龍吸水”抽完隧道內積水後,無法抽出淤泥。環衛車輛進入隧道後,行車困難,也無法承擔淤泥清理工作。只能先把淤泥衝進下水道,之後再用吸汙車把淤泥抽出轉運。

  每輛清汙車裝載4.9立方米,7輛清汙車在日夜不停清理淤泥。一輛清汙車因水箱過熱,停在隧道里,司機放出水箱里滾燙的熱水,重新加入冷水。“每天連軸轉,車都受不了。”

  積水已經過去多天,下水道內散發出腐爛的惡臭味。抽汙過程中,為避免堵塞抽汙管道,現場抽汙環衛工人趴在淤泥中,徒手掏出下水道中雜物。“習慣了,幹的都是髒活。”現場一位清汙司機說,他已經連續3天在隧道內抽汙,穿著高幫膠鞋仍有積水灌入,腳一直在水裡泡著,腳底已經腫起來。

  隧道內中間車道略高於兩邊,隧道內積水可以沿著路面排往兩邊的下水道。現場隧道養護中心的工作人員介紹,一般情況下,積水不會進入隧道內,下雨天氣,車輛攜帶少量雨水進入隧道後,積水也會快速流入兩邊的下水道。“即使外面下中雨,隧道里路都是乾的”。

  7月26日下午4點,京廣北路隧道的一個泵房內,仍有大量淤泥,泵房底部的電箱內也存有大量淤泥。隧道內未通電,泵房使用應急電源已經恢復使用,三根直徑50釐米的雨水排水管道發出轟鳴聲。現場清汙人員表示,按照排水管道和“龍吸水”水管直徑估算,一個泵房有三根排水管道,排水能力至少可以抵3台大型龍吸水設備。

  京廣北路隧道西側配備兩座排水泵站,採用地下附建式,每座泵站設3台水泵。

  7月23日上午,新京報記者在隧道抽排水現場看到,住建部一位領導前來瞭解隧道建設和救援情況。負責京廣北路隧道搶險救援的鄭州市城管局負責人彙報時表示,泵站具備自動控製功能,隧道積水池內積水達到一定深度時,泵站可自動啟動,單個水泵的流量可以達到每小時300立方米。但在此次隧道積水中,泵房並未起到排水作用。該負責人解釋稱,隧道內短時間進入大量積水,伴隨著雜物堵塞排水系統,導致排水不暢。

  褚文清在京廣隧道道路養護中心做清潔員,和其他7名清潔工一起負責京廣北路隧道內的日常養護和清理工作。

  褚文清告訴新京報記者,隧道內白天車流量大,靠近出口的位置早晚高峰容易堵車,垃圾也最多。清潔工白天很少到隧道內,晚上10點後才“上工”,清理路面和隧道旁水管內的垃圾,“隧道長,外面路上的垃圾一般進不來,偶爾有一些菸頭”。

  褚文清在隧道內工作了3年,每年夏天隧道內都有一兩次短時積水。每逢積水,下水道的水箅子經常掛上塑料袋或樹葉,隧道清潔需要用手扒才能取下。“偶爾有一點堵,不會影響排水。”

  7月20日下午,褚文清在家中休息,鄭州下了一天雨,褚文清就意識到晚上上工需要穿上高筒靴,但沒意料到隧道會嚴重積水,“淹成水庫了”。

  7月25日下午,京廣北路隧道仍在抽排積水,積水混雜著汙泥從隧道內抽出排到路邊。新京報記者 聶輝 攝

  隧道上坡處曾出現擁堵

  李向陽(化名)是在7月20日下午3點50分駕車駛入京廣北路隧道北段的。當天雨大,駛入隧道前,他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隧道里積水就立馬調頭”。但實際上北隧道地面沒有積水,一路上他暢通無阻,繼續往前行駛。

  京廣北路隧道全長1.8公里,分為北段和南段,北隧道出地面後再行駛一段距離才進入南隧道入口。李向陽原本打算通過隧道側面的隴海中路出口駛離隧道,但隴海中路岔道出口處被反光錐攔住,附近還有一名工作人員看守,無法通行,李向陽選擇向北隧道主出口處行駛。

  這原本是李向陽熟悉的隧道。京廣路隧道是貫穿鄭州南、北京廣路上的多條隧道統稱,由京廣北路隧道、京廣中路隧道和京廣南路隧道組成,全長4.3公里。隧道上方有高架橋,下方為南北雙向隧道,附近為鄭州站商圈,是大流量人群聚集地,也是諸多司機接送乘客的必經之路。

  在北隧道出口前的長坡上,李向陽最終還是被堵住了。坡道上的車輛已經排起了長隊,大概有兩三百米。

  下午四點多,鄭州的雨勢越來越大,據“鄭州發佈”官方微博消息,到了16時至17時,鄭州平均降雨量為每小時38.4毫米,雨量最大時達到每小時201.9毫米,已超過1975年8月5日河南林州1小時降雨量198.5毫米的記錄,超過全國陸地小時降雨量極值。

  李向陽在車上等了一會兒,就這一會兒的工夫,水流變得更大了。大約5點20分,他發現隧道兩邊坡道上的水開始倒灌,水位已經與半個輪胎齊平。

  李向陽警覺起來,決定棄車離開。此時推開車門已經有些費力。他棄車離開5分鍾後,回頭張望,車已經漂在了水中。越來越多人棄車而逃,人們紛紛爬上隧道中央的綠化帶,沿著綠化帶互相攙扶著走出隧道。

  下午6點,隧道內積水越發嚴重,除去坡道前50米的車輛,其餘車輛幾乎全部被水淹沒。李向陽後來與其他車主攀談得知,在自己駛入隧道半小時前,北隧道出口就已經堵塞。次日,他回到了北隧道出口見到了一個隔離帶,“也許就是這個隔離帶造成了堵塞,”李向陽並不確定,“也許是人為搬過去的,也許是受水流衝擊漂到了那裡。”

  56歲的閆全虎住在京廣北路隧道南口旁,他從另一個視角見證了整個隧道被淹的全程。

  7月20日下午兩點,閆全虎下樓經過隧道外路面時,路面積水已經開始沒過腳踝,有水正往隧道里流。隧道出口處,車輛仍在正常駛出,車頭推動積水形成的水波,打濕了他的褲腳。

  下午4點多,閆全虎再次走到陽台上查看外面的雨情。路面積水已經淹過行人的小腿,積水沿著道路從南向北流進隧道。仍不斷有車輛從隧道內開出,但車速明顯下降,激起的水花已經到了汽車發動機的位置。

  下午5點左右,閆全虎在陽台上看見,隧道口的積水已經達到腰間,隧道內已經不見有車出來,不斷有人從隧道內往外走。

  一直到20日晚上7點左右,隧道里才不見再有人往外走,當時隧道口的積水仍在腰間位置,隧道口還未被完全淹沒。

  《公路隧道設計規範》按照長度將公路隧道分為短隧道、中隧道、長隧道、特長隧道4類,除了對瀕臨水庫地區的高速公路、一級公路隧道規定“設計洪水頻率標準為百年一遇”,對隧道其他情況的防洪及排澇標準並未明確規定。鄭州的中、長距離城市交通隧道參照地鐵露天出入口排水設計的要求,重現期標準大多是50年一遇。

  顯然,京廣北路隧道的重現期設計標準遠遠無法抵禦這場極其罕見的強降雨。此次暴雨,隧道內部積水的相對高度達到13米,二百多輛車被水流衝得橫七豎八,洪水沒過車頂。

  7月26日,京廣北路隧道內泵房啟動,泵房內的電表箱上還有水浸過的痕跡。新京報社記者 聶輝 攝

  十年前的論文已有預警

  隱患或許在10年前就已經有了徵兆。

  2011年,鄭州市市政工程勘測設計研究院王紀軍、申國朝、王巨濤發表了《城市交通隧道防洪排澇問題初步探討》的論文,其中對京廣路隧道被淹已有“預警”。論文指出,京廣路隧道距離長(1305米)、深埋大(地面與隧道底板最大高差約9米), “一旦大量雨水進入隧道,將不僅像一般的下穿立交積水一樣,造成交通斷行,機動車輛熄火、被淹,給市民工作生活帶來不便,造成財產損失,而且有可能造成重大經濟損失,危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

  論文分析認為,鄭州京廣路隧道地勢低窪,積水點面積大以及附近河道洪水位高,極易形成隧道內澇。作者在論文中推算,一旦積水進入隧道,隧道內泵站抽升能力與地面道路雨水系統的排水能力相差近15倍,“隧道內雨水泵站將抽升不及”。

  論文還稱,京廣路與隴海路交叉口周邊區域及其東側隴海鐵路立交,是鄭州市多年積水最嚴重的地區之一。曆年資料顯示,積水範圍北至康複後街,南至淮河路,西至慶豐街,東至隴海鐵路立交,積水面積約30000㎡,積水深度約70cm,該積水區彙水面積大,積水範圍廣,積水較深,易造成交通斷行;隴海鐵路立交下穿箱涵積水深度最高可淹沒至鐵路橋,退水時間最長約24小時。

  據新京報記者瞭解,鄭州市西高東低,南高北低。由於京廣鐵路的天然阻隔,在隴海路與京廣路交叉口處東約200m(地面標高101.15m),形成該區域(不包括隴海鐵路立交)最低點,隴海路與京廣路交叉口地面標高也較低為101.24m。

  由於自然地形地勢及區域現狀雨水系統排放能力的原因,雨季時,西起金水河,東至隴海鐵路、熊耳河西支,南起航海路,北至康複後街總計約6.75km²範圍內雨水管渠收集不及的地面徑流向地勢最低點彙集,形成較大範圍積水。

  這些情況也在那些年的媒體報導中得到了佐證,幾乎每年都有京廣路隧道附近積水的新聞。2015年4月3日,鄭州晚報曾報導京廣快速路橋下積水1米多深,200餘輛車被淹;2016年7月19日,中新網報導鄭州市京廣北路,積水淹沒到行人大腿處;2017年8月18日,鄭州晚報報導,鄭州市區短時強降水、雷暴天氣導致京廣路西向東一馬路右側隧道,積水有30釐米;2019年8月2日,鄭州交通廣播報導,京廣南路隧道因積水暫時無法通行。2020年8月7日,鄭州晚報報導京廣北路隧道西匝道出口因路面積水封道,京廣隧道由南向北全線擁堵。

  論文顯示,若地面道路積水超過進出隧道出入口匝道反坡高度進入隧道,由於隧道內泵站抽升能力(按50年一遇標準設計的2座雨水泵站總規模為1.02m³/s) 與地面道路雨水系統的排水能力(總排水能力15m³/s)相差近15倍,隧道內雨水泵站將抽升不及,若隧道內積水,將嚴重威脅隧道安全運營。

  此外,河道洪水水位高也是一個不穩定因素。金水河、熊耳河距離京廣路隧道最近的直線距離僅一公里,雨水系統排入兩個河道,且兩河暴雨來時河道水位較高。更為不利的是,隧道出入口附近地勢高度均低於金水河、熊耳河西支50年一遇的洪水位。“暴雨時,一旦金水河、熊耳河西支水位超過隧道出入口附近地面標高,地面雨水系統排水能力將完全喪失,嚴重時河水還會倒灌,嚴重威脅隧道安全運營。”

  在論文中,作者給出瞭解決排澇的工程和非工程措施。主要包括完善周邊雨水設施,避免道路積水,複核金水河、熊耳河特別是熊耳河西支排澇能力及水位,必要時對河道斷面或阻水設施實施改造;增設地面雨水系統強排設施;優化相鄰區域地面豎向高程;加強道路沿線雨水設施的管理維護;製定汛期預報與搶險應急預案。

  論文作者同時呼籲,急需製定城市交通隧道防洪排澇標準、規範;推廣地下空間防汛影響評價製度;提高城市交通隧道防洪意識,使城市交通隧道防洪問題與防火、防爆等問題一樣, 成為保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7月26日,京廣北路隧道內,正在清理淤泥,路邊五十釐米高的台階上淤泥可以沒過腳面。新京報記者 聶輝 攝

  隧道內應設置應急廣播

  據中國氣象報報導,7月17日以來,河南省氣象部門發佈雷電、暴雨、大風等預警信息1427條,暴雨紅色預警信息162條;鄭州自19日夜間起發佈暴雨橙色、紅色預警信號共11條,短信接收總人次達1.2億,向2.25萬名應急責任人發送預警54萬條。

  根據中國氣象局發佈的《氣象災害預警信號發佈與傳播辦法》,暴雨預警信號分四級,紅色為最高級預警。對於暴雨紅色預警的防禦指南,其一是政府及相關部門按照職責做好防暴雨應急和搶險工作;其二是停止集會、停課、停業(除特殊行業外);此外,做好山洪、滑坡、泥石流等災害的防禦和搶險工作。

  而在2021年2月鄭州市人民政府印發的《鄭州市突發事件總體應急預案》中,提到了特殊情況下應該關閉相關場所。《預案》稱,在檢測預警方面應做到風險防控、風險監測、風險預警,其中預警措施中包括,“關閉或限製使用易受突發事件危害的場所和設施,控製或限製容易導致危害擴大的公共場所的活動。”

  但所有受訪的京廣路隧道親曆者均表示,他們並未提前收到隧道會被關閉的預警。一位親曆者楊田幀告訴新京報記者,出門前,地圖導航推薦了兩條路,一條通往連霍高速,一條經過京廣隧道,楊田幀重複導航了三次,選擇了一條事後被證明“最危險”的路,“當時看這邊(路況)是全綠,就走這邊了。”

  如果錯過預警發生危險之後,隧道內是否具備相應的應急救援措施?2012年,鄭州晚報曾報導,京廣北路隧道首次採用了“逃生門”。

  據鄭州交警部門負責人向媒體介紹,在隧道中央的隔離牆上,每隔幾百米會有一個逃生門,一旦隧道內發生火災或其他災害事故等緊急情況,車輛通過逃生門可行駛到對向車道逃生。

  在《鄭州市京廣北路隧道設計綜述》論文中也提到了京廣北路隧道的防災系統,據論文稱,京廣北路隧道的消防、排水、通風排煙等子系統可有效實現聯動,一旦隧道內有災情發生,可迅速實現控製風機、水泵、應急照明、報警、防火門(捲簾)、交通誘導等設備的自動啟停操作,便於災情發生時的營救組織。

  西南交通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蔣雅君告訴記者,前述“逃生門”嚴格意義上應該叫做“車行和人行橫通道”,在現在的隧道應用里已經非常常見了,包括前述論文提到的防災系統在內,主要都是用於火災情況下的車輛和人員疏散,但對於水災用處不大。

  蔣雅君說,地下工程中發生火災比水災更常見,以發動機自燃的情況居多,“火災通常可以控製在一條隧道里,但是水漫上來了,會通過逃生門進入相鄰隧道,所以情況是不一樣的。”他認為,對隧道防洪的關注度遠遠不夠。

  武漢理工大學中國應急管理中心教授宋華英告訴新京報記者,此次京廣北路隧道被淹暴露了隧道應急方面的缺陷,隧道內應設置應急廣播,“隧道進水即應通過廣播告知乘客,馬上棄車逃生,不能坐以待斃,必須要第一時間主動響應。”

  26日據央視新聞報導,國家發改委日前發佈《關於加強城市重要基礎設施安全防護工作的緊急通知》。通知明確,一旦出現極端天氣等非常情況,要堅決即時啟動最高等級響應,該停學的停學,該停工的停工,該停業的停業,該停運的停運。報導特別提到,對隧道、涵洞等易澇區段,要及時警戒並採取封路措施,有序疏散群眾。

  國家發改委還要求,加強重要風險點現場值守人員配備,配置必要的應急通訊等設備,確保通訊暢通,落實布控盯守要求,加密巡視檢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