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岡16歲男孩全身赤裸從10樓墜落 事故原因未明

2021年07月27日15:41

  16歲的陳新(化名)是黃岡市黃梅縣人,今年6月,即將讀高三的他和同齡朋友周平(化名)來武漢打工。

  6月初,陳新和周平經人介紹,來到武昌和平大道武漢工人文化宮里的illusion pro酒吧(以下簡稱ip酒吧)從事銷售工作。沒想到1個月後,陳新在公司租下的宿舍樓洗手間墜樓,從10樓墜下,身上多處骨折,腦部受傷,後期仍需多次手術。 然而, 酒吧卻矢口否認陳新曾在他們那裡工作過,對陳新家人也是避而不見。

  16歲男孩全身赤裸從10樓墜落

  7月2日中午12時許,陳新的爸爸陳雨奇在黃梅老家接到武漢警方打來的電話,得知孩子從打工的公司10樓宿舍墜樓。 陳雨奇告訴極目新聞《幫到底》記者,當天下午4時,他和妻子雷女士、小女兒急匆匆趕到武漢後,先到武昌徐家棚派出所瞭解情況。出警的警官告訴他們,當天早上9時許,陳新被人發現躺在徐家棚名邸公館小區3棟樓下的泥地上, 警方趕到現場後,發現陳新全身赤裸,渾身是血已經昏迷。警方通知救護車趕到現場急救,隨後將陳新送到中南醫院。因陳新當時狀況危急,警方向醫院申請開通了綠色通道,醫生為他緊急手術。 警方介紹,7月2日,陳新是從單位租下的員工宿舍廁所窗戶墜樓的,幸運的是陳新墜落的下方正好有一片竹林,竹子起到了一定的緩衝作用,保住了一條命。 7月23日,極目新聞《幫到底》記者在醫院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陳新,臉色蠟黃的他正打著點滴,右側肩部骨折部位綁著紗布,家人介紹,他骨折的左腳必須保持固定,不能隨意移動。 記者問他是否在ip酒吧上過班,陳新發出細微的聲音:是。但問及墜樓經過,他只是輕微地搖了一下頭。 “現在他說話都很睏難。”雷女士說。7月9日下午,陳新才從ICU里轉出來,之後能斷斷續續回答一些問題,基本上都是他在酒吧工作的一些事。 孩子宿舍內物品為何全部消失 孩子為何突然墜樓?為瞭解情況,雷女士聯繫上和孩子一起打工的周平。周平說,他和陳新從6月初開始就在ip酒吧打工,從事酒水推銷工作。7月1日,他和陳新一起正常上班,到2日淩晨4時左右,兩人一起下班回到公司宿舍。 周平告訴極目新聞《幫到底》記者,“當晚陳新喝了一點酒,回來後就直接躺在床上睡覺了。” 他回憶,他和陳新及另外一名同事睡一間房,“陳新入睡很快,一會就發出了呼嚕聲,沒多久我也睡著了。後來我是被警察敲門聲叫醒的,警察上門說有人從我們房間墜樓了,我才知道陳新出了事。” 周平透露,陳新出事當天下午,當初為他和陳新辦理入職的酒吧經理陳超通知他,讓他當天離職並搬出宿舍,工資在7月26日之前會結清。 7月23日晚,陳雨奇和妻子來到兒子出事的名邸公館小區,在陳新墜樓的10樓1003房間,他們尋遍所有房間,都沒有找到孩子的任何物品。 “孩子當天早上墜樓時,渾身上下赤裸,只有一雙拖鞋掉在腳邊。雖然過了20天,但他的行李、身份證件這些個人物品應該還在這裏,怎麼都不見了?”帶著疑問,雷女士向住在房間里的幾名年輕男子打聽兒子的信息,得到的回答如出一轍:“不知道,我們都是7月5日才來的,之前的事和人都不清楚。” 根據雷女士提供的錄音,在她反複追問下,才有人對她說,他和陳新、周平是同事,出事後公司不讓大家對外透露兩人的相關信息。 7月24日晚9時許,極目新聞《幫到底》記者來到該棟樓1003房間,只見大門敞開,走入室內,房間是一個小5室1廳2衛的結構,5間房均不大,裡面各擺著1張床。幾名年輕男子躺在床上休息,見到記者後問:你幹什麼的。得知記者身份後,便不再說話。 記者反複詢問裡屋的男子是否知曉陳新墜樓的事情,兩人均回答:“我們是7月5日才搬進來的,之前的事不知道。” 在房間的最里端有一間廁所,記者看到,廁所牆上的窗戶離地面約1米高、半米寬,呈半打開狀態,記者試著站在窗戶邊往外看了一下,俯身就能輕易地將半個身體探出窗外。 酒吧堅稱少年不曾在此打工

  由於找不到孩子在宿舍里的物品,陳雨奇和妻子來到ip酒吧,試圖聯繫當初為陳新和周平辦理入職手續的經理陳超,但他們被告知“陳超不在酒吧,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來上班”。在陳雨奇再三要求下,酒吧前台給了他一個陳超的電話號碼,但陳雨奇多次撥打,接聽電話的人均稱“不認識陳超”。

  “孩子出事後,我們僅在7月2日和3日見過他們酒吧的人。”陳雨奇說,7月2日下午,他和妻子趕到中南醫院時,一名自稱宿舍管理員的殷姓男子告訴他們,陳新正在ICU搶救。“房子是我們公司租的,所以警方打電話通知了我。”殷姓男子稱,他從徐家棚派出所趕到醫院後,交了2900元急診費用以及轉到重症監護室後的4.5萬元醫療費,並在手術告知單上籤了名。

  陳雨奇說,7月3日10時左右,殷姓男子和另一名自稱陳新領導的男子到醫院來,“打了個招呼,站了一會就走了”。 極目新聞《幫到底》記者從陳雨奇提供的醫院發票上看到,陳新已做了3次手術,他們已交了超過20萬元的費用,“醫生跟我們說,陳新後期還要做多次手術,後續醫療費用不是個小數目。” 陳雨奇說,他和妻子在黃梅做點小生意,陳新出事後,已花光了家裡所有積蓄,目前正四處借錢給孩子治療。 “我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希望陳新曾工作的酒吧能出面和我們溝通。”陳雨奇說,但最近,ip酒吧無人與他們溝通。 7月24日,極目新聞《幫到底》記者來到ip酒吧,3名自稱經理的男子出現,均稱沒有聽說過陳超這個人。一名陳姓經理表示,酒吧不可能讓未成年人進入或招未成年人打工,“可以很肯定地告訴你,你說的這兩個人百分之百沒有和公司簽訂過合同、也沒入職過。”極目新聞《幫到底》記者將持續關注該事件。

  作者 貴陽晚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