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原院長蘇格:把握中美關係的四個關鍵詞

2021年07月27日09:14

  原標題:【獨家對話】蘇格:把握中美關係的四個關鍵詞

  來源:玉淵潭天

  譚主說:

  7月26日下午,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在天津會見美國常務副國務卿舍曼。此前,外交部副部長謝鋒同舍曼舉行會談。此次會談,是自3月份在阿拉斯加舉行的中美高層會晤之後,中美雙方的又一次線下會面。中美關係,是當今世界最重要的雙邊關係,當前,中美關係陷入僵局。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背景之下,我們該如何看待中美關係?中美關係未來走向如何?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原院長蘇格,從更高視野與譚主分享了把握中美關係的四個關鍵詞。

  蘇格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原院長、黨委書記,外交部公共外交諮詢委員會委員

  譚主:美國新任政府上台已經半年有餘,在您看來,中美關係的大趨勢發生變化了麼?

  蘇格:特朗普時期對外推行“美國第一”與“退群”。拜登入主白宮,“建製派回歸”的對外政策顯現“鍾擺效應”,自詡對外政策有“三大支柱”:一是加強美國經濟和民主;二是重建在特朗普執政期間一度緊張的盟友關係;三是界定與中國對抗與合作的領域。

  拜登要推進這“三大支柱”也絕非易事。他的對華政策一定程度上延續了特朗普時期以對抗為主的政策。3月,布林肯國務卿首次外交政策講話,稱美中關係是“21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挑戰”。美國“需要以強有力的姿態應對中國”。布林肯對美中關係的定位:“應競爭則競爭、能合作則合作、須對抗則對抗”。

  譚主:對於這種三分法,中方已經認識到,對抗遏製是本質,合作是權宜之計,競爭是話語陷阱。如何理解中方的這一判斷?

  蘇格:關鍵是要聽其言,觀其行。拜登政府上台後動作頻頻 ,具體行動大體包括以下五個:

  (1)藉口香港問題對中國多名官員實施製裁。選擇在安克雷奇戰略對話前夕宣佈。

  (2)誹謗中國新疆棉花生產,聯合歐盟、英國、加拿大等國對中國進行圍攻。

  (3)在台灣問題上挑戰一個中國的底線。

  (4)在南海進行軍事挑釁。美航母戰鬥群屢屢闖入南海活動。

  (5)拉幫結派,“質疑”世界衛生組織公佈的新冠病毒起源調查報告。

  6月上中旬,拜登出訪歐洲,出席西方七國集團G7首腦會議、北約首腦會議和歐美首腦會議。繼構築“印太四國聯盟”之後,美國加緊“結盟外交”恢復歐美關係,並試圖將北約矛頭轉向中國。在合作遏製中國議題上,歐美並不完全同步。但美國“重返更好世界倡議”(B3W)的全球性基礎設施建設計劃,得到G7峰會成員承諾。對此,須密切關注,準確研判,未雨綢繆。

  譚主:這次中美會談,中方態度清晰明確。會前,中國也首次對美國啟用了《反外國製裁法》,中方是不是在用美國的做法回應美國?

  蘇格:既然美國已經先發起製裁了,那麼我們中國方面採取的種種措施也是完全符合國際慣例的,中國會堅定地維護我們自己的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在涉台、涉疆、涉藏、涉港等事關中國核心利益的內政問題上,任何人都不要指望中國會吞下苦果。如果美國一些人想依靠自己的所謂“實力”,拉幫結派打壓中國,是太高估自己了。

  譚主:此次會談,中國明確向美方提出了兩個清單。您認為,美國對華戰略會有調整和變化的空間麼?

  蘇格:美國對華戰略調整,是美國自身發展與其實力變化的產物。加之美國國內政治極化與社會分裂,政策調整空間有限,對其“轉圜”的期望值不能過高。但可推動某些交流平台得以恢復或重建,通過雙方努力爭取“機會窗口”,使中美關係重回正常或停止斷崖式下跌趨勢。

  譚主:中美關係惡化的主要責任在美國。未來,健康穩定的中美關係,不僅符合雙方的利益,也是國際社會的共同期盼,如何才能把握“機會窗口”,改善雙邊關係呢?

  蘇格:我認為關鍵就是四點。

  第一:相向而行。中美關係須把握方向,共塑未來。將什麼樣的中美關係推進到21世紀中期和後半期,是一個重大命題。當今世界最需要團結合作、同舟共濟。中國人民愛好和平,積極推動構建相互尊重、公平正義、合作共贏的新型國際關係,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一個健康穩定的中美關係不僅符合雙方利益,也是國際社會的共同期盼。有些人想方設法遏製中國的發展,不擇手段阻礙中美之間的聯繫。我們必須登高望遠、堅決鬥爭、力排干擾,確保中美關係這艘已經航行了四十多年的巨輪保持正確的前行方向。

  第二:相互尊重。須和平共處,求同存異。意識形態問題上,不應尋求改造對方,不把自己的意誌和模式強加給對方,而應共同探索不同製度和文明和平共存之道。要相互尊重各自選擇的政治製度和發展道路,彼此尊重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須避免經貿問題政治化,製裁或貿易戰無益於任何一方。還要爭取恢復和保持交流,逐漸厚植兩國關係發展的人文和社會基礎,“脫鉤”無益於任何一方。

  第三:公平競爭。須務實合作,先易後難。競爭不可避免,但可合作之處還須合作。著眼形勢變化,不斷拓展共同利益。中美宜展現應有的大國擔當,協商應對氣候變化、疫病防控、公共安全、網絡安全、反恐等各種全球性挑戰;地區問題方面,可考慮加強在朝鮮核、伊朗核、阿富汗等地區問題上的溝通;世界兩大經濟體,亦可探討包括疫後供應鏈重構、金融穩定、WTO改革或CPTPP合作等。此外,還可逐步探討兩軍、執法、能源等領域的務實合作。

  第四:和平共處。“合則兩利,鬥則俱傷”。須管控分歧,避免對抗。必須堅決反對任何“新冷戰”的圖謀,和平發展的中國不應被視為美國的威脅。“智者求同”,須擇寬處行。矛盾解決不了,可設法降低敵意。通過危機管理機製,嚴防擦槍走火。 雙邊關係中,須避免戰略誤判,摒棄“零和”遊戲和“冷戰”思維。

  “不衝突、不對抗”是雙方應守住的底線,“相互尊重”是雙邊關係基礎,而“合作共贏”則是共同目標。

  我們須登高望遠,腳踏實地,先易後難,循序漸進,爭取中美關係重回健康發展的正軌。“協調、合作、穩定”符合中美的根本利益,也符合和平、發展、進步的時代潮流。希美方同中方相向而行。

  當前中美關係正處在關鍵時刻,雙方要按照兩國元首除夕通話精神,堅守原則、相互尊重、求同存異,尊重彼此主權安全發展利益,通過對話協商妥善處理分歧摩擦,平衡解決彼此關切;與時俱進,不斷拓展共同利益;持續加強人文交流,夯實兩國民心基礎。美對華戰略要避免戰略誤判:美國最大的挑戰不是中國,而在美國自身。按照全人類“命運與共”的理念,中美兩國之間的問題就不會根本對立、不可調和,就有可能尋求一條“相向而行,相互尊重,公平競爭,和平共處”之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