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大考未過 低通脹難題待解 日本下半年經濟複蘇前景未明

2021年07月27日00:04

原標題:奧運大考未過 低通脹難題待解 日本下半年經濟複蘇前景未明

就在美聯儲部分官員已經開始為通脹飆升頭疼之際,日本仍然深陷低通脹泥潭。

儘管油價推高了能源成本,但是日本6月核心CPI僅上漲了0.2%。日本央行更是直言,通脹率在2024年前料難觸及2%的目標。

渣打中國財富管理部首席投資策略師王昕傑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日本的問題其實跟歐洲和美國差距比較大,今年上半年美國已經進入經濟複蘇階段,歐洲大概率下半年也會經濟複蘇,但日本的狀況相對較差。

疫情捲土重來經濟複蘇再推遲

新一輪疫情捲土重來之際,日本央行本月已經下調了2021財年經濟增長預估。日本央行預計2021財年(截至2022年3月)日本經濟將增長3.8%,低於4月份預測的4.0%,但將2022財年的經濟增長預期從2.4%上調至2.7%。

“東京地區進入緊急狀態,料將對消費造成相當大的影響,”一吉證券首席經濟分析師Nobuyasu Atago稱,“積壓需求釋放可能比預期更晚實現,原本期望7-9月的消費複蘇,現在正推遲到第四季。”

對於備受關注的通脹問題,日本央行預計2021財年核心CPI將上漲0.6%,而4月份時的預測為0.1%,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近期能源成本和大宗商品價格上漲;預計2022財年CPI漲幅仍將僅為0.9%。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表示,“由於緊急防疫措施,日本經濟活動暫時將保持在較低水平。但由於全球經濟複蘇,出口和產出正在穩步增長…… 隨著疫苗接種的進展和疫情的影響消退,日本經濟可能會逐漸恢復。”

需要注意的是,日本未來的經濟增長速度仍取決於疫苗和疫情,如果疫苗接種速度加快,經濟可能會加速反彈。

日本央行副行長雨宮正佳表示,“雖然(經濟)前景的風險暫時偏向下檔,但如果疫苗接種進度加速,經濟活動情況可能高於預期。隨著疫情的影響逐漸減弱,家庭收入增加,消費的上升趨勢將變得更加明顯。”

從另一個角度看,雖然當下防疫限製措施損害了消費,但強勁的出口將抵消這種損害,出口正在提振企業利潤,並支撐著日本的複蘇。雨宮正佳表示,“雖然最近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可能會增加成本,但在國內和海外需求改善的背景下,企業獲利有望改善。”

通脹達標遙遙無期收緊政策料“墊底”

在全球經濟逐步複蘇之際,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上漲的影響也在擴大,日本6月核心CPI(包括能源價格,但不包括新鮮食品價格)同比上漲0.2%,創下2020年3月以來最快同比增速,5月為增長0.1%。

但其實這樣的通脹率依舊很低,更重要的是,能源價格上漲在其中起到了決定作用,整個能源價格上漲了4.6%,而汽油價格則上漲了17.9%。

從另一個角度看,日本CPI的增幅其實遠小於其他主要經濟體。而且更關鍵的是,日本的消費依舊疲軟,這也增強了市場對日本央行繼續保持大規模刺激措施的預期。

由於通脹遠低於2%的目標,日本央行在撤回大規模貨幣政策支援的力度方面可能遠遠落後於其他經濟體,預計將是“墊底”的主要央行。

雨宮正佳表示,儘管美國和其他地方的通脹水平已經明顯上升,但是“日本依然疲軟,有鑒於此,央行有必要堅持不懈地繼續實施強有力的貨幣寬鬆政策。”

如今美聯儲已經開始談及減碼,而日本央行在未來數年仍將繼續實施大規模寬鬆政策,這也意味著日美貨幣政策路徑將日益背離。

這樣寬鬆的政策也讓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看好日本股市,貝萊德認為,隨著疫情改善,下半年股市回報仍將增長。

貝萊德投資策略師Thomas Taw表示,與奧運會相關的新冠病例“確實是一種風險”,但有利於日本市場的條件並不缺乏,奧運會出現的情況只是一個短暫的逆風期。Taw認為,日本這樣的市場估值比較有吸引力,日本央行將繼續保持寬鬆,看好日本企業的盈利增長。“在今年下半年,我預計一些資金將持續進入日本和歐洲這樣的市場。”

低通脹“日本病”何時能解?

從全球範圍來看,儘管美國已經開始為通脹飆升有些擔憂,但日本的情況卻截然相反,通脹過低多年來一直讓日本央行備受困擾。

從表面上來看,疫情的反複讓通脹維持在低位。但更深層次的力量起了更大的作用,在疫情之前,日本從未接近其長期設定的2%的通脹目標,除了波動較大的能源和食品行業之外,其物價多年來幾乎沒有變化。

對於消費者而言,通脹低迷似乎是一件好事,但從大多數經濟學家的角度來看,這卻是個問題。合適的通脹可以增加企業利潤和工資、刺激經濟增長,還可以減輕債務負擔、降低大學貸款和抵押貸款的相對成本。

對於低通脹困境,日本試圖用創新性政策解決危機,包括用負利率鼓勵消費、大規模收購資產、向經濟注入資金(量化寬鬆),但通脹還是始終未能達標。

“日本無力提升通脹,這是經濟學家尚未解決的最大挑戰之一,”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馬克·格特勒(Mark Gertler)如是表示。

對於持續趴在地上的物價,有觀點認為,消費者對低物價的期望已經根深蒂固,以至於企業基本沒有提高物價的可能。此外,日本的人口老齡化導致需求疲軟,全球化有效降低了發達國家消費成本,這些因素可能共同造成了日本的低通脹困境。

東京慶應義塾大學經濟學教授、日本央行前董事會成員白井早由里(Sayuri Shirai)表示,即使在疫情消退之後,日本的通脹率也可能保持在低位。

與此類似的是,瑞穗證券首席經濟學家Yasunari Ueno也表示,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推動日本通脹上漲,這是成本推動型通脹,難以持續下去,一旦全球能源價格回落,日本還將繼續重回低通脹水平。

王昕傑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日本其實現在還是偏向通縮,通脹率維持在零附近。儘管日本央行將通脹預期從0.1%上調至0.6%,但其實跟歐美相比差距很大,日本央行其實只能持續維持寬鬆政策,直到通脹抬升。

在老齡化等問題日益困擾日本之際,日本央行想要治好低通脹這個存在多年的“日本病”,未來的路恐怕依舊會很艱辛。

(作者:吳斌 編輯:陳慶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