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參與鄭州地鐵5號線救援消防員:湍流中組人牆保護被困者

2021年07月27日23:01

原標題:對話參與鄭州地鐵5號線救援消防員:湍流中組人牆保護被困者

鄭州市消防救援支隊金水大隊南陽路站政治指導員殷全銘和該隊14名消防員,是7月20日晚首批到達地鐵5號線列車被困現場的消防救援力量。

近日,殷全銘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說,他們接到通知後緊急趕往現場,但途經的涵洞被淹,最終只能翻越2米高的鐵絲網,涉水到達。

殷全銘說,他們到沙口路地鐵站後看到,站台處隧道里的水已經沒到胸口。從站台到被困列車,有200多米。隧道是傾斜的,越往里水越深。已有部分被困者從隧道內的疏散平台疏散出來。當時救援隊伍分成兩隊,第一隊在疏散平台疏散被困人員,在站台緊急通道和疏散平台之間固定了繩索,讓大家拉著往前走,還在外側用身軀組成一道人牆阻擋湍流。第二隊救援隊員遊至列車內部救人。

“(當時)想的最急、最多的,是把大家都救出去。”殷全銘說。

救援現場受訪者提供
救援現場受訪者提供

7月20日,鄭州持續遭遇極端特大暴雨。據鄭州發佈官微通報,當日18時許,積水衝垮出入場線擋水牆進入正線區間,造成鄭州地鐵5號線一列列車在海灘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車停運。鄭州地鐵下達全線網停運指令,組織力量,疏散群眾,共疏散群眾500餘人。據媒體報導,其中,從7月20日21時13分到次日淩晨2時10分,在5小時的緊急營救里,前往救援的鄭州市消防救援支隊的“三股力量”,共營救疏散被困群眾300餘人。

據鄭州發佈7月27日消息,記者從鄭州市防汛抗旱指揮部獲悉,在地鐵5號線“7.20事件”中,有14人不幸遇難。

“隧道是傾斜的,越往里水越深”

澎湃新聞:救援隊何時接到命令的?殷全銘:

那天太忙,只顧著救援了,沒有注意時間。當天(7月20日)在趕往另外一個現場途中,我接到鄭州市消防支隊指揮中心通知,說地鐵5號線被困群眾比較多,情況緊急。那晚,我們涉水才到達地鐵站。沙口路地鐵站位置特殊,通往該站的道路全都要經過涵洞。當時,積水已經與涵洞最上沿齊平。問現場管製交通的交警,說積水最深的地方有10米,我們過不去,只能繞道。

後來,我們從涵洞上面京廣鐵路近2米高的鐵絲圍牆網翻過去,涉水約500米,才到達沙口路地鐵站點。有消防員被鐵絲劃傷皮膚、擦破衣服,但都全力保護救援裝備。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澎湃新聞:你們去了多少人,帶了什麼裝備?趕到時,現場是什麼情況?

殷全銘:

我和隊員共15人,帶了破拆器材、照明器材、游泳圈、救生衣,還有擔架。當時地鐵站周邊全是水,我們從東北角的口進去,還有水從站口往里流,地鐵那邊也採取了一些措施,水流速度不大。進了站,我們第一時間就往里衝,就想著要第一時間進去,把裡面的真實情況告訴指揮中心,第一時間把被困人員救出來。

澎湃新聞:地鐵隧道里情況如何?殷全銘:

我們到後,站台處隧道里的水,已經沒到胸口。不過,救援過程中,水位有下降。從站台到被困列車,有兩百多米。隧道是傾斜的,越往里水越深。當時,列車前部已經脫軌,歪向另一邊,但傾斜得不厲害。隧道右手邊,有條寬不足一米的疏散平台。有很少一部分被困人員,已經通過這個平台逃了出來。

澎湃新聞:有疏散平台,為什麼乘客還會被困?殷全銘:

被困乘客從列車里,可以跨到疏散平台上。但是疏散平台快到站台時,人要涉水,再通過台階才能到達站台緊急出口。這個距離有三四米。因為水流很急,沒有著力點會被衝走。

澎湃新聞:少數乘客是從站台門逃出去的嗎?殷全銘:

不是平時出入地鐵的門,像緊急出口。

澎湃新聞:網傳視頻可以看到乘客站在車廂里等待救援,水已經淹到胸口。

殷全銘:

在地鐵列車門打開前,列車內部是一個封閉空間,水位相對較低。從列車內部透過玻璃往外看,可以看到隧道里的水位比列車內部要高。門打開後,水就灌進列車了,列車內水位迅速上漲。我們到現場時,司機已經打開駕駛室車門,轉移到站台上的群眾只有很少一部分,大部分還在(疏散平台)往外移動,看上去很緊張。等我們到列車里,列車里的水位,已經和隧道持平了。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組成人牆保護被困乘客離開

澎湃新聞:是如何展開救援的?殷全銘:

我把救援隊伍分成兩隊。第一隊把已經站在疏散平台上的人往外疏散,用人牆把他們扶出去。第二隊救援隊員遊至列車內部救人。

澎湃新聞:如何保障群眾不被衝走?殷全銘:

我們在站台緊急通道和疏散平台之間,固定了繩索,讓大家拉著往前走。還在外側用身軀組成一道人牆,扶著被困人員迅速撤離。

澎湃新聞:另一隊如何做的?殷全銘:

另一隊扶著疏散平台往列車處遊。列車里大約有二三十人,集中在第二第三節車廂,車里的水已經到脖子處。救援人員從列車駕駛室門進去,通過拉車門應急把手,就近打開被困人員所在車廂的門,將被困人員疏散至疏散平台。

澎湃新聞:救援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細節?殷全銘:

救援的時候,中間有一個轉變。當時昏迷的人都在疏散平台,不多。最初,救援人員先把前面的昏迷人員、精力不足人員抬到站台搶救,也讓出疏散平台。因為現場空氣不流通,怕耽誤時間會造成更大傷亡。在救援中後期,我們就讓有行動能力的先走,昏迷的人留在平台上。當時,有兩個昏迷人員是在中後段,比較重,兩個救援人員都抬不動。平台太窄,哪怕只有一個人昏迷,也會嚴重影響疏散速度。我們就讓未昏迷的有行動能力的人員抓緊時間走。後續增援力量到場,再利用擔架轉移昏迷人員。

澎湃新聞:是如何救援昏迷人員的?殷全銘:

用擔架抬。在救援中後期,我們又從列車里找了一個手推車,類似高鐵上賣貨那種手推車,把人放在上面往外推。這個時候,有行動能力的人都出去了。

拚盡全力救人

澎湃新聞:為什麼有些被困人員會昏迷?

殷全銘:

我們分析,疏散平台上昏迷的人是因為長期缺氧,長期在水裡失溫,情緒緊張而導致昏迷,應該不是因為溺水。我聽記者說,列車停後,駕駛員曾嚐試倒回去,沒成功,大家就想在車里等待救援。列車里水越來越深,司機把門打開,就有乘客出去,但到站台那個地方,水越來越急,很難過去,就返回了。門打開後,水一直往車里灌,後來就把門關了。因為水不斷往車里進,通風系統也早已失效,所以空氣越來越少。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澎湃新聞:被困人員有沒有什麼舉動讓你印象深刻?

指導員:

當時我扶著疏散平台往里走,要去列車里和被困群眾彙合,走到後面時,平台上有群眾讓我上去,不要從水裡面走,從平台上走。我說不用不用,有一個男同誌還是把我拉了上來。當時離列車還有大概50米。當時隧道的水位,腳能墊到底,但基本是漂著的。

澎湃新聞:水流很急嗎?殷全銘:

急。掛在脖子上的繩子被掛斷了,被水流衝走了。當時沒有發覺,與手機相連的防水手錶提示斷開連接,才發現手機被衝走了。水流衝擊力很大,我180斤也站不住。

澎湃新聞:當時在現場身體有什麼感覺嗎?殷全銘:

當時沒有顧及太多,基本上都是在吼:“不要著急,我們已經過來了,有序撤離”,喊得最多的是“不要著急、不要著急”。

澎湃新聞:你們什麼時候撤離現場的?救援用了多長時間?殷全銘:

因為把人都疏散完後,還要進去搜救,大概淩晨三點撤離的。總共疏散了有兩三百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