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災最嚴重的村”:23人失蹤死亡,5公裡外找到6具遺體

2021年07月28日16:40

作者丨陳龍

編輯丨柯南

“4個月大女嬰被救出!”“被埋女嬰母親遇難時保持托舉姿勢”。

幾天來,這兩條新聞和相關視頻被大量報導。但外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新聞背後是此次河南南部水災中一個災情極為嚴重的村子。

位於鄭州西邊的滎陽市崔廟鎮王宗店村,在7月20日上午的極端暴雨中,兩座堤壩先後崩塌,引發超強水量的洪水。洪水一度“2分鍾內漲到三米”,不僅摧毀了數十座房屋,還導致至少23人失蹤——他們或被倒塌的房屋壓埋,或被洪水、泥石流衝走。

由於道路中斷,最初兩天,只有少量藍天救援人員進到村里。救援隊耗時兩天,挖出了那對被高度關注的嬰兒母女。然而,此後一週,王宗店村幾乎“沒有足夠的救援隊”。村民們只能自發僱用挖掘機,在房屋廢墟、河道、農田中尋人。

7月20日,洪水襲擊王宗店村的情景。受訪者供圖

除了極端暴雨因素外,村民們認為,此次王宗店村的嚴重災情,與當地一個水泥廠在村內10多年開採山體,改變了脆弱的地貌生態,有著莫大關係。

在河道下遊5公里以外,最近幾天,王宗店村村民陸續找到了部分親人的遺體。

“洪水2分鍾漲三米”,5公裡外找到親人遺體

人們是沿著公路、河道一路找過來的。7月25日傍晚,40歲的唐華遠的遺體被發現。這裏距離王宗店村已經有5公里。

村民們在5公裡外的下遊尋找親人遺體。受訪者供圖
村民們在5公裡外的下遊尋找親人遺體。受訪者供圖

村民們在5公裡外的下遊尋找親人遺體。受訪者供圖

7月20日上午10:40的暴雨中,水越過河道湧進院子,唐華遠和婆婆白榮仙拿鋼管去頂鐵門。她們試圖擋住洪水,但迅猛的水流很快衝倒鐵門、衝垮院子,將兩人裹挾而去。

那一刻,翟海理正在深圳。大雨從19日就開始下了,20日早上,看到家人發的暴雨視頻,翟海理給家裡打電話,信號太差,話音刺啦作響。直到下午他才知道,當時被衝走的,除了母親、嫂子,還有88歲的姥姥順菊。

家裡當時除了父親翟金章、母親白榮仙、姥姥順菊、嫂子唐華遠,還有哥哥的兩個兒子,一個10歲,一個5歲。

崔廟鎮王宗店村位於滎陽市最南部的山區,這裏是滎陽市主要河流索河的上遊和源頭。東、西、南三面山溝的水流,經過河西、堂堖、大紅、二紅等方向彙流,向南邊流去。232省道又稱滎密公路,連接滎陽市與新密市,與河道並行向北。王宗店村就位於河道兩側。河道有2至4米高的河堤。

洪水開始只到腳背,但很快淹至小腿。大人叫喊著讓孩子上樓,10歲的大侄子先跑上二樓。一瞬間,洪水衝進來,卷倒了母親、嫂子。

父親翟金章趕緊跑進屋,抱起5歲的小孫子,又伸手去攙扶88歲的嶽母,準備上二樓。

此次洪災中,王宗店村“腹背受敵”,後有山體滑坡,前有巨大洪水。攝影王紅斌

但洪水太迅猛。“2分鍾左右,就漲到三米,淹沒一樓,水直接到天花板了。”翟海理說,父親嗆了一口水,“在他捂嘴、自救的時候,手一鬆,我姥姥順水就漂走了。”

翟金章身高只有1.55米。在激流中,他仰著臉,努力抓著牆上的鋼絲,打算往外移動。這時,屋裡半張沒被衝走的床墊浮了起來。他把小孫子放上去,讓小孩趴在床墊上,並推往樓梯處。

二樓窗戶安裝了鋼筋網,翟金章在水裡泡了兩三個小時,到下午兩點才把孩子送入房間。此後,祖孫三人被困五六個小時。晚上8點,翟海理的哥哥翻山回到家,4人借助繩子,在鄰居的接應下,從水中遊到四五米外的鄰居家二樓。

河道兩側的房屋,在這次暴雨中“腹背受敵”。後面靠山的普遍遭受山體塌方,前面靠河的則直接承受洪水的衝擊。鄰居家比翟海理家靠後一點,因此受損較小。

洪水到晚上11點才退去。村民們紛紛到村外的幾處高地躲避。21日,受到驚嚇的村民蹚過河水,穿過被衝垮的公路,到滎陽城里投親靠友。

翟海理後來知道,叔叔翟根柱一家四口也遇難了。

20日上午,翟根柱的兒子翟誌斌開麵包車送妻子的姥爺回新密市,車上還有妻子王豔豔、2歲的女兒翟鈺婷。返程途中,暴雨如注,河水暴漲。行至溫莊村時,車輛被洪水困住了。王豔豔最後和家人打電話說,她已經打電話叫救援了。12:43,王豔豔在家族群發了最後一個短視頻。視頻中是異常湍急的水流,“來送俺姥爺,困在路上。現在只有等救援了,沒有救援是走不了了。沒事就別出門了,山上亂掉(石頭)。”畫面下方還晃動著翟鈺婷高高立起的小辮兒。

下午1點,家人再打電話,已經打不通。王豔豔的妹妹說,“可能那時候王宗店村的信號塔已經倒了。”一家三口連人帶車被洪水衝走。待在家裡的翟根柱也被洪水衝走,25日,他的遺體在下遊被發現。但其他三人仍然失蹤。

翟誌斌(30歲)王豔豔(28歲)翟鈺婷(2歲)在滎陽與新密交界的溫莊村二紅山附近失蹤。受訪者供圖
翟誌斌(30歲)王豔豔(28歲)翟鈺婷(2歲)在滎陽與新密交界的溫莊村二紅山附近失蹤。受訪者供圖

翟誌斌(30歲)王豔豔(28歲)翟鈺婷(2歲)在滎陽與新密交界的溫莊村二紅山附近失蹤。受訪者供圖

6歲小女孩被壓後骨折,因救援不及時而死去

王宗店村是一個行政村,下面還分十幾個村民小組。此次洪災中,比翟海理家所在小組受災更嚴重的,是南頭組。

範海林、範國恩、範建林是不出五服的堂兄弟。三兄弟在這次洪災中失去了5位親人。

7月20日的房屋搖晃中,範海林和妻子、兒子範世奇逃了出來,抱著4個月大女兒的兒媳,以及一位來避雨的60歲鄰居,卻被壓在下面。女嬰在廢墟中還發出隱約的哭聲。21日,僅有4人的藍天救援隊缺乏重型設備,效率不高,範世奇的姐姐在網上連續發佈“被埋母女”的求助信息,引起網絡關注。

21日,廢墟下的女嬰被救出。得救時,女嬰發出了富有生機的哭聲,隨後被送往醫院。22日,女嬰母親的遺體也被挖出來,新聞報導說,她在廢墟中“保持著托舉的姿勢”。

村民範瑞清也是一位母親,她說,嬰兒吃母乳,比較耐餓,“但大人的意誌力不支撐的話,就會放棄。沒辦法。”

母親之所以比女嬰晚一天被發現,是因為她被埋得更深。範瑞清說,洪水衝擊下,房屋、山體都垮塌了,塌方的一瞬間,母親把女嬰往上扔到了樓梯處,“她自己在泥土裡就定格了”,女嬰埋得較淺,因此得救。

50多歲的範國恩,家裡房子也塌了,妻子孫桂紅、兒子範宇博都被壓在廢墟下,直到22日,家人找來了挖掘機,才把遺體找到。

受災嚴重的王宗店村,村民回村搜救失蹤親人。攝影王紅斌

範建林是南頭組的隊長,兒媳是村幹部。20日下午4點多,房子倒塌的一瞬間,範建林的兒子喊妻子,“趕緊抱著孩子走”,結果沒來得及,6歲的女孩嘉懿被埋在廢墟下面。

“他叔叔跑出來之後,就繞著塌了的房子喊。”範瑞清說,範嘉懿在廢墟下哭著回應:“叔叔,疼”。

雨下得很大,沒有外力救援。大人們都上前用手刨磚石。範瑞清的父親趴在廢墟上很久,事後胸口疼痛。下午5點,範嘉懿被救了出來,小腿骨折,“骨頭都露出來了。孩子也沒哭。哭不出來了。”

家人打了119、120。119一直打不通,120回應:“我們也接到別的急救電話了。但是王宗店村的橋塌了,我們過不去。你們能不能把人往外邊送送?”範瑞清說,路被衝斷了,人都出不來,怎麼過去?

對面是衝毀的公路,他們過不了河。範嘉懿在奶奶懷裡躺著,臉色蒼白。一兩個小時後,村民們自救過河,救護車也到了。晚上,範嘉懿被送到醫院,但沒有搶救過來。

這期間,範瑞清在鎮上心急如焚。第二天淩晨,參加救援的丈夫耿軍曉回到家說了一句,“那孩子沒了,孩子是生生疼死的。”範瑞清忍不住哭了。她的大兒子和範嘉懿同歲。

7月23日,村里搜救被埋人員,村民們神情凝重。攝影 王紅斌

家人認為,孩子的骨折原本不至於危及生命,但120來得太晚了。範瑞清認為,醫護人員如果早點到來,孩子也許就得救了,“或者在現場隔著河指導一下包紮,讓他們緊急處理一下(就好了)。他們都是農村人,沒有經驗。”

直到7月27日,範嘉懿的遺體還沒有火化。她的父親希望討個說法。

一家7口被衝走,全村23人失蹤

然而,南頭村死亡、失蹤的人口卻遠不止於此。南頭村的張金立一家7口,張金立本人、妻子、大嫂、兒媳、一歲的孫女、外孫女,以及大姨子家的孫女,都被洪水衝走了。

無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最後時刻,兒媳在群裡發了兩個短視頻。第一個視頻里,水湧進院子、屋子,兒媳說,“都上樓,先避一避”。第二個視頻里,兒媳驚恐地喊道:“大媽被水衝走了”。張金立的大嫂癱瘓,坐在大門口。

張金立一家7口被衝走。最後發出的視頻中,兒媳大喊“大媽漂走了”。視頻截圖
張金立一家7口被衝走。最後發出的視頻中,兒媳大喊“大媽漂走了”。視頻截圖

張金立一家7口被衝走。最後發出的視頻中,兒媳大喊“大媽漂走了”。視頻截圖

之所以有3個小孩,翟海理說,因為現在正值暑假,山裡涼快,孩子們都回到鄉下來避暑。沒想到,她們卻被突如其來的洪水吞噬。

張金立的兒子在國外當廚師,前不久回國,先在深圳隔離,回河南後又在鄭州隔離。當天他不在家,躲過一劫。此後幾天,村民找到了7人中的兩具遺體。

洪水來襲時,楚建民和父母在家。父親“在水裡衝得翻了幾個圈”。情急之下,楚建民只把母親背了出來。事後提到父親,他只遺憾地說,當時“救不了了”。

張延召20多歲,他家位於王宗店村最南端,也是村里河道的最上遊。兇猛的洪水衝走了他60多歲的父親,還把他家的房屋衝毀,“徹底成廢墟了,夷為平地”。幾天后,村民們一起沿著河道尋找,在下遊找到了他父親的遺體。

王宗店村有2000多人。張金立是翟海理的三姨父,僅在翟海理的親人里,就失蹤、死亡了14人。加上範家兄弟和其他幾家的失蹤人口,截至7月27日,村民統計王宗店村共有23人失蹤。

回到王宗店村尋找親人、物品的村民們滿身泥土。攝影王紅斌

最近,一些外來救援物資送進了村里,但村民們無心領取。

近些天來,家裡有人失蹤的村民每天早出晚歸,到處尋找親人。232省道以北陳河村的一片農田和工廠區,陸續發現了五六具遺體。那裡的楊樹、玉米都被洪水衝刷得貼在泥中。紙箱廠、養雞場、攪拌站的廠房鐵皮也都沒了蹤影,只剩下鋼架。

發現的幾具遺體,伴隨著樹枝、木頭、雜草、垃圾,掩埋在廠房牆根下。“如果不是這些廠房,可能還要衝到更遠的地方。”

後來,幾位村民僱用了挖掘機,在靠近崔廟鎮的陳河工廠區刨泥清淤。許多村民一整天都眼巴巴地守在旁邊,一旦挖出新的遺體,他們就上前去辨認。

近幾日,村民們在下遊5公里的陳河廠區附近發現多具遺體。受訪者供圖
近幾日,村民們在下遊5公里的陳河廠區附近發現多具遺體。受訪者供圖

近幾日,村民們在下遊5公里的陳河廠區附近發現多具遺體。受訪者供圖

悲痛像塊巨石壓在人們的心上,他們不想說一句話。

“很多人都不願意去提這個事。”已經七八天過去了,大部分失蹤的人仍然不知所蹤。

期待足夠的救援力量

直到今天,王宗店村的人都不明白:為什麼受災如此嚴重,卻沒有足夠的外部救援力量第一時間進來?

兩位村民說,20日夜晚,村里進來了一支救援隊,但經驗不足,所帶設備不夠。21日,4名身穿藍色衣服的鶴壁市藍天救援隊隊員來到王宗店村,開始搜救被壓在房屋廢墟中的村民。他們之所以到來,是因為其中一名隊員史曉東就是王宗店村南頭組的人。

史曉東也失去了兩位親人。當天,史曉東弟弟的女兒住在這裏,由爺爺奶奶帶著。洪水到來時,爺爺奶奶把孫女高高舉起。不幸的是,史曉東的媽媽、爺爺都被水衝走了,至今沒找到遺體。

受災嚴重的王宗店村。一棟民房的整面牆壁,都被洪水“削去”。攝影王紅斌

當天深夜,史曉東父親抱著孫女來到村民集合處,“腿受傷了,都走不成路”。

幾天時間里,這支小小的藍天救援隊在王宗店村安全轉移了200多位村民。攝影師王紅斌說,一位汜水的隊員帶著自己的船,在汜水災區以一己之力,救出300餘名群眾,“而自己因為水流湍急,船翻落水,情急之下抱著一棵樹,在水中堅持幾個小時,才被戰友搜尋到”。

“不是說沒有救援,”翟海理強調,“是救援太少,後面幾乎沒有救援隊注意這裏。”

加上史曉東所在的4人小隊,這幾乎是一次不得已的村民自救。

20日下午,範瑞清的丈夫耿軍曉開車回村,在衝毀路段棄車蹚水,到達了王宗店村。對岸是幾十名被困村民,中間河流湍急。耿軍曉會游泳,他借助20多米高的水泥廠高空傳送帶和欄杆,爬到對岸,遊了一段,到達房子下面,又翻過倒塌的房屋廢墟,跟村民彙合。

7·20洪災後,王宗店村村民向外界發出求救。受訪者供圖

耿軍曉和村民一起,等了兩三個小時,“那麼多人,還有孩子老人,有一個都90多歲了,不救的話,萬一山體再滑坡,晚點人都沒了”。晚上8點多,救援隊到達後,也束手無策。

耿軍曉用一根棍子撐著,遊到河中間,接過救援隊扔來的安全繩,再遊回去,把繩子綁在牢固的石柱上。順著這條安全繩,耿軍曉和救援隊員一起,把二三十位村民背到對岸。第一位背過河的,是6歲的範嘉懿。第二位,是一位90多歲的老人。

對於被水衝走的親人,村民們已經沒有樂觀態度。“肯定沒有生還的希望了。”

王豔豔一家三口被衝走的當天下午,母親、叔叔、70多歲的爺爺,三人走路趕回王宗店村,但“村幹部攔著,就是不讓進,說‘只救活人,不救死人’。”

當時,他們只知道姐姐三人被困,覺得還有生還希望,必須盡快去救人。他們翻過周圍的山,在王宗店村的山溝裡尋找。王豔豔的妹妹王豔紅說,“母親、叔叔、爺爺也被睏了,找了個避難的地方,待了一夜。”第二天早上8點多,三人又走回崔廟鎮。

此後三四天,舅舅、姥爺在南邊的溫莊村尋找,家人在北邊陳河附近打探搜尋情況,“哪裡有消息,我們趕緊跑去看。”他們還問遍了溫莊村附近村民,瞭解到當時車子搖晃不穩,姐姐三人棄車,“可能是想就近找人家避險”。但他們很快就被洪水捲走。家人只找到他們的麵包車。

王宗店村已經一片破敗,無法居住。24日、25日,村幹部在村口設卡,開始對全村進行消毒作業,同時禁止村民進村。

25日晚,下遊10里處,翟海理嫂子唐華遠的遺體被找到。由於面目模糊,她被送到殯儀館,等待和孩子做DNA比對。

26日,村民僱用的挖掘機還在作業。就在翟海理打電話時,又有一具遺體從破敗的廠方牆根被發現,是張金立的外孫。同日,河南省通報,全省因洪災遇難69人、失蹤5人。27日,通報死亡人數增至71人。村民們不知道,這組數字是否也包括王宗店村。

王宗店村洪災失蹤(死亡)人員名單不完全統計

晚上8點多,翟海理和家人還是沒有找到母親、姥姥。他們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村里。

已經八天過去了,姐姐一家三人仍然杳無音信。王豔紅憂心如焚。

“憑我們單薄的力量,到現在還沒找到,沒人幫助。一家三口真是快要了我媽的命。我撐著家裡,還要在外頭找屍體。”王豔紅期待,“這事還得政府幫我們。不然我們可能找到什麼時候都找不到。”

7月28日,王宗店村的消殺工作仍在繼續。村外,許多村民拿著鐵鍁,沿著河道挖泥尋人。“(外出打工的)年輕人都在往回趕。這都是憑自己良心吧。”範瑞青說。

(文中翟金章為化名)

【版權聲明】本作品著作權歸鳳凰星獨家所有,授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獨家享有信息網絡傳播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