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最牛上海大姨爆紅:我暴虐日本隊的時馬龍還沒出生

2021年07月28日09:04

來源:居里 InsDaily 公眾號 

  再見了,丘媽!

  25日,沒有觀眾的東京體育館,燈若星焰,人聲鼎沸。

  48歲的丘索維金娜,飛旋落地,張開雙臂,如逆光的雅典娜。

  八屆奧運,最後一躍,她沒能晉級決賽,但全場歡呼,已為她加冕。

  掌聲中,丘媽哭成了淚人,她笑著一揮手,告別一個時代。

  人生無決賽,她已是傳奇!

  而就在當天下午,另一段傳奇,也在悄悄上演。。。。。。

  14:30,女乒單打第二輪。

  一位“上海大姨”笑眯眯進場,身後跟著一位年輕少女。

  乍眼一看,還以為大姨領著孫女晨運。

  但這,是一場大戰。

  大姨叫倪夏蓮,今年58歲,代表盧森堡。

  而少女乃南韓天才種子申裕斌,剛滿17歲。

  年齡相差41歲,倪大姐用一口上海話嬌嗲抱怨:“哎喲,聽講伊(她)老凶額。”臉上堆滿了長輩的慈笑。

  可三分鍾後,倪夏蓮突然“變臉”。

  笑意全收,殺氣騰騰,她左手執直拍,目光如驚雷。

  一上來,倪姐直接把申裕斌殺懵逼了。

  7-1夢幻開局,11-2瘋狂暴虐,對方根本無還手之力。

  3分8秒,倪姐疾風掃落葉,先下一城。

  常言道“薑是老的辣”,但也聞“拳怕少壯”。

  17-19,11-5,7-11,8-11。

  第6局,11-8,倪夏蓮力挽狂瀾,三勝三負,打平!

  鏖戰51分鍾,拖進決勝局,但倪夏蓮的體力已經到了極限。

  7分鍾後,哨聲激鳴,倪姐輕輕一笑。

  5-11,她輸了。

  沒有記者,沒有掌聲,她背起包擦擦汗,像一個剛剛晨運完的大姐,悄然離場。

  無人知曉,38年前,日本東京,她是無人能敵的王。

  1983年4月,日本乒壇聞風喪膽的春天。

  代代木體育館,第37屆世乒賽,一個叫倪夏蓮的蘑菇頭女孩,殺瘋了!

  當時,日本隊時隔12年贏了南韓隊,抱著“玉碎”的殺心,要和中國死磕。

  但倪夏蓮,怎會給你這個機會?

  她搭配曹燕華,一上來就把東瀛名將星野美香斬於馬下。

  後者正是本屆奧運日本女乒的主教練。

  第二場,倪夏蓮和“乒乓王子”郭躍華混雙,摧枯拉朽。

  郭躍華快、猛、狠,“左撇仔”倪夏蓮怪、旋、扭,把對面打出了痛苦面具。

  女團冠軍、混雙冠軍,雙殺!

  那一年,倪夏蓮20歲,她的名字,震徹日本。

  你一定想問,如此神人,為何不代表中國隊參加奧運會呢?

  倪姐笑著感慨:“都是緣分。”

  世乒賽後,倪姐退出國家隊,報考了上海交通大學。

  “我一直愛讀書,換個角度,能看到更大的世界。”

  1986年,倪夏蓮坐上了飛往德國的航班,2年後,兵乓球才正式成為奧運比賽項目。

  雖有緣無分,但倪姐的下半場,更加精彩!

  人在他鄉,倪姐沒啥消遣,唯一的樂子,就是去球會打打球。

  這一打,德國人驚出了一身冷汗。

  眼前這個1.5m的中國女人,打一場贏一場,女單虐完,虐男單。

  人們偷偷給她取了一個名字——“東方乒乓女王”。

  一傳十,十傳百,隔壁盧森堡直接派了一個市長來找她:“你來我們這兒打球吧!”

  倪姐去了才發現,盧森堡環境好是好,但是沒對手啊!

  她心想:總不能天天虐菜吧?

  此時,一個男人闖入了她的世界——托米·丹尼爾遜。

  這位瑞典教練用一句話便點燃了她:

  “世界上只有一個倪夏蓮,你要讓全世界都看到你!”

  白天,二人對戰狂練,夜晚,師徒鑽研戰術,講到興起,穿著拖鞋直接開練。

  國乒功底+歐洲戰術,倪姐的世界排名從60直衝前十,勢如破竹。

  日久生情,倪夏蓮與托米愛意漸深,結為夫妻。

  1996年,倪姐接到盧森堡體育局的電話,問要不要參加奧運,她一口拒絕。

  “我顧著結婚生娃,哪有那心思。”

  誰知道1998年,盧森堡體育局又找上門,倪姐心動了。

  “我當時可是世界第4,反正沒去過奧運,玩玩咯。”

  2000年,37歲的倪夏蓮第一次打入了奧運會,衝入女單16強。

  回國後,倪姐宣佈不再參加奧運:“玩都玩過了,不去啦。”

  但8年後,她反悔了。

  因為,那屆奧運,在中國北京。

  “我是倪夏蓮,土生土長的上軒寧(人)。”這是倪姐最愛的自我介紹。

  北京奧運,倪姐看起來不像身負重命的運動員,更像一個回娘家的“上海大姐”。

  比賽時,她比以往都興奮,贏了球,馬上大喊一聲,跳起半米高。

  一休息,她就帶著老公出去吃好吃的:“我們天天吃烤鴨,太嗲啦~”

  那一年,倪姐沒有獲勝,但她一回憶,滿眼都是光。

  “家裡搞奧運的氛圍塔浩(太好)啦,咱們中國隊真的強!”

  她眉開眼笑,溜出的吳儂軟語,讓人想起上海小籠包。

  北京奧運後,倪姐打算掛拍退役,盧森堡一聽,急了。。。。。。

  “你不打,盧森堡人民不同意,全世界人民也不同意!”講得那叫一個誇張。

  倪姐笑說:“三天兩頭就來找我,搞到我都不好意思了,那就打唄!”

  這一打,就打到了現在。

  倪姐也夠實在,直接給盧森堡包圓了倫敦奧運、里約奧運、歐錦賽、世兵賽。。。。。。

  年齡漸長,體力下降,她自知不是年輕人的對手,但倪姐也不是吃素的。

  “我年紀是比較大,但我可不會讓你贏得太輕鬆哦。”

  倪姐大笑,左手卻握緊了球拍。

  2015年,52歲的倪姐4:3打贏了福原愛,技驚四座。

  2017年,54歲的倪姐對戰國乒隊頭號種子丁寧,窮追不捨,幾次拉成平手。

  2019年,56歲的倪姐混雙遇上了許昕和劉詩雯,實力懸殊。

  但倪姐卻笑得很開心:“哎喲,我那個球直接瞄準了許昕哈哈哈哈。”

  當時,她一球糊到了許昕臉上,捂著嘴笑到不行。

  在倪姐眼中,勝負不過兵家常事,快樂才是人生真理。

  “如果我整天考慮輸贏,身體和心理吃不消,硬拚沒意思;我就是享受的心態,就算參加奧運會也和丈夫、兒子在一起享受生活。”

  今年奧運,她和老公背個包就去了東京,遇上記者,還忍不住喂狗糧。

  “這老頭呀,就愛搞氣氛。”她笑眯了眼。

  倪姐任性,別人打比賽飲食都要嚴格控製,她偏偏喜歡喝可樂。

  中場休息,老公就從包里給她拿出來,喝一口,打個嗝,管你輸贏,爽了再說。

  離場時,倪姐看到中國記者,就像遇上老鄉,笑嘻嘻地跑過來。

  “是有遺憾啦。。。。。。我希望中國隊能拿金牌!”

  還忍不住嘮了會家常:“我三年多沒回上海了,想死小籠包和粢飯糕,你們記得幫我多吃點呀!”

  當問起她會不會參加下一屆奧運時,倪姐伸出手指,意味深長一笑:

  “Never Say Never!”

  “我身子可以,體育還是要搞的,順手參加個奧運會,也還行。”

  可談到是什麼支持她打下去時,倪夏蓮卻收起了笑容,一字一句地說:

  “因為,在盧登堡,倪夏蓮代表著中國人!”

  在倪姐盧森堡的家裡,種滿了香菜和薺菜,有空的時候,她會給家人包上海小餛飩。

  “不要忘了家鄉的味道,也別忘了自己從何而來。”

  角落里,那柄左手直拍,依然等著它的主人,再次登場。

  我知道,也許有一天,倪夏蓮年事已高,再也殺不進奧運會了。

  但我相信,不會是今天。

  也許有一天,乒壇更新換代,再也無人記起一位老將的傳奇了。

  但我肯定,也不會是今天。

  因為,有些勝利,無關金銀銅牌,無關年齡國界。

  只關乎絕不言敗的信仰。

  和燃命為燈的熱愛。

  衝啊!倪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