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被政治毒化的“溯源”計劃,註定是一場鬧劇

2021年07月28日21:29

原標題:中國網:被政治毒化的“溯源”計劃,註定是一場鬧劇

中國網評論員 唐華

近日,世界衛生組織提出了新冠病毒溯源第二階段計劃,令人震驚的是,其將“中國違反實驗室規程造成病毒泄漏”這一假設作為研究重點之一。

病毒溯源,這項原本用來查清疫情源頭和傳播路徑,以期更好防範下一次傳染病大流行的工作,卻在美國的政治毒化下誤入歧途。世衛組織第二階段病毒溯源計劃已經嚴重偏離求真務實的正軌,註定成為一場鬧劇。

資料圖:瑞士日內瓦,世界衛生組織(WHO)總部(圖/視覺中國)
資料圖:瑞士日內瓦,世界衛生組織(WHO)總部(圖/視覺中國)

正如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強調的,中國一直以開放的態度參與國際溯源合作。迄今為止,中國已兩次邀請世衛組織專家來華開展溯源聯合研究。包括美國等西方科學家在內的專家組成員一致表示,去了所有想去的地方,見到了所有希望見到的人。中方配合世衛組織溯源工作的態度是坦然且積極的,所得出的初步結論為世衛組織開展多點、多方位、立體溯源工作提供了重要的理論依據。

特別是第二次考察報告指出,新冠病毒可能是通過其他中間宿主從蝙蝠傳染給人類的,該假說被認為“從可能至非常可能”,有關病毒為實驗室泄漏的假說被認為“極不可能”,並提出“在全球範圍內搜尋可能的早期病例”“研究冷鏈傳播病毒的可能性”等重要建議,與第73屆世界衛生大會決議中“要求查找新冠病毒的動物源頭和向人類的傳播途徑,包括中間宿主的可能作用,以減少今後發生類似事件的風險”的表述相呼應。

此外,新的科研成果也表明,全球多國多地開展溯源勢在必行。英國《每日電訊報》7月20日報導稱,對血液樣本的重新檢測結果顯示,新冠病毒可能早在2019年10月就已在意大利傳播,比武漢報告首例新冠確診病例早了2個月。這意味著,武漢或許不是最早出現新冠疫情的地方,新冠病毒或其更早期的病毒版本,早已在沒被察覺的情況下悄悄傳播。

然而,在前有調查結論指引,後有科研成果支撐的情況下,世衛組織第二階段計劃卻放棄了全球多點溯源的既定方略,轉而配合美國等少數國家出於政治操弄的訴求,炒作“武漢病毒實驗室泄漏說”這樣的謬論,顯然是對科學精神的背棄。

世衛組織調查方向突然180度轉彎,背後自然少不了美國等國家的影子。有媒體報導稱,日前西方一些科學家因反對將溯源工作政治化、反對抹黑攻擊中國,而遭到前所未有的政治打壓。

如美國政府首席新冠顧問安東尼•福奇曾明確表示,新冠病毒並非起源於人為製造或蓄意操縱,它是自然進化而來,然後傳染給人類。然而,在2021年美國掀起新一輪“病毒溯源調查”背景下,一貫以反華著稱的美國參議員——湯姆•科頓、馬可•盧比奧和瑪莎•布萊克本等人聯合呼籲福奇辭職,並讓他為美國的新冠疫情負責。

重壓之下,福奇的態度出現搖擺,5月一次表態中聲稱“並不確信”新冠病毒是否來自大自然;6月21日又在《紐約時報》播客節目中表示,不認為新冠病毒可能是從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泄漏。

資料圖:美傳染病學專家福奇(圖/人民視覺、視覺中國)
資料圖:美傳染病學專家福奇(圖/人民視覺、視覺中國)

曾隨中國—世衛組織聯合專家組赴武漢考察的美國科學家達紮克也未能倖免。由於堅持科學精神,公開回擊美國媒體的“中國阻礙世衛在武漢的溯源研究”抹黑論調,他遭到美國政壇的威脅,不得不退出新冠病毒溯源研究項目。

澳州雪梨大學傳染病與生物安全研究所教授愛德華•霍爾姆斯曾發佈聲明稱,沒有證據表明新冠病毒起源於武漢的實驗室。隨後,霍爾姆斯被污衊“研究項目由中國政府和軍隊資助”而受到澳州政府調查,還收到多封裝有真實子彈的匿名恐嚇信,導致其壓力過大而接受心理治療,無法進行正常的科研工作。

試想,美澳本國科學家尚且被如此打壓,曾被美國政客污衊為“中國幫兇”的世衛組織和其總幹事譚德塞又會面臨怎樣的境遇?世衛組織的突然“變臉”也就不難理解了。

當然,這也意味著世衛組織第二階段溯源已被美國等西方國家綁架,其所謂的調查不過是一場指鹿為馬、羅織罪名的栽贓之旅。只不過,中國沒有興趣、也斷然不會配合美國出演這樣一出鬧劇!

原創文章,版權歸中國網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原標題:《中國網評丨被政治毒化的“溯源”計劃,註定是一場鬧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