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豪華市場,理想回港背後的圈錢擴張計劃

2021年07月28日08:06

原標題:進擊豪華市場,理想回港背後的圈錢擴張計劃

距離“水銀門”事件風波過後的一星期,理想終於坐不住了。

7月26日,據港交所文件,理想通過了港交所聆訊,將以 雙重上市的方式回歸港股。

這是在半個月之後,作為國內造車“三傻”的小鵬汽車敲響赴港上市下,又一造車新勢力完成對回國的衝擊,時至今日,曾經的“造車三傑”僅剩蔚來遲遲沒有成功上市的消息。

有消息稱,蔚來遲遲沒有獲批的主要原因或許於蔚來汽車自身的問題有關係。

回過頭來看,這是距離理想與小鵬赴美上市僅過去一年時間,國內造車新勢力已經呈現出另一番景象。現在“造車三傻”已經統一口徑赴港上市,作為其中之一的理想,又是揣著何種心思回港。

理想離不開“增程式”

5月26日,理想發佈了今年一季度財報, 就數據而言,截止3月底,理想經營現金流達到9.26億元,與去年同期的-6300.7萬相比,實現超15倍的增長,更為健康的現金流或許也是理想快速實現產能的關鍵所在。

不同於蔚來、小鵬,目前理想在售的車型僅有“理想ONE”一款,今年一季度,理想汽車累計交付達到12579輛,同比增長334.4%。

深究其背後的原因,就在於理想從設計到生產都走了與其他品牌不同的路線,這也是區別於純電技術的增程技術。

通俗的來講,不同於混合動力,增程技術就是通過增程器,將動能轉化為電能驅動電機,實現增長續航里程的一種技術手段,也可以形容為,純電車型都是需要靠充電來補能的,一旦沒有了充電樁,那車輛就失去了動力,而通過內部搭載發電機,在電池電量不足的時候,通過發電機實現電池充能,從而延長車輛的里程行駛。

這種技術的最大優勢,就是解決了車型續航里程的焦慮,續航作為新能源汽車的關鍵所在,也是市場一直以來為人詬病,在增程技術下這個問題得到一定程度的解決,這或許也是理想實現快速突圍的原因。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在我國北方地區以及部分高寒城市,由於純電動汽車存在電池續航、動力銳減等不適應性,增程式電動車具有較強的競爭力。

著名車評人“猴哥說車”,曾用理想ONE在拉薩上做了一期車輛測試,理想在動力輸出、續航里程上一如既往,用理想的話說,就是“一輛里程更自由的電動車”。

另一方面,財政部等部門聯合發佈了2021年新能源補貼政策,新能源汽車補貼幅度縮減,降低了政策對新能源市場的“干預”,這也加速了增程式技術路線的市場熱度,廣汽、吉利、東風等對增程式電動車均有技術儲備,嵐圖汽車、金康賽力斯等新品牌也今年推出相應的增程式電動車。

“其實,理想所採用的增程式混動路線可以說是劍走偏鋒。”業內人士表示,尤其是在北京這樣的大城市,完全放棄了雞肋般的純電動指標,反而在很多不限購城市,成功的搶奪了很多純燃油車的市場。

理想的“諾曼底登陸”

但事實上,交付量的提升,對於理想來講並沒有實質性的提升。

最新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理想核心數據出現一定程度下滑,毛利率一季度為16.9%,而去年四季度為17.1%,特別是在淨利方面,一季度淨虧損額為3.6億元,同比擴大了366.9%,但上一季度還實現了盈利。

由盈轉虧難題的背後,也是理想高投入的研發費用、以及各種運營費用,今年一季度,理想汽車的營運開支同比增長283.6%,達到10.2億元,佔比營收的28.49%,而這於理想當前的戰略脫不開關係。

2018年10月,理想ONE發佈時,理想創始人李想曾說過,未來3年只賣這一款車。不過,這也帶來了不可避免的體量劣勢,一旦銷量不及預期,就會造成大量產品滯銷。對此,理想也在改變策略,“當效率和規模發生衝突時,我們肯定選規模。” 理想汽車總裁沈亞楠說。可見,在淘汰賽的認知下,以效率著稱的理想,現在也開始把重心移向速度與規模。

另外,理想還在通過增加研發投入、以及研發人員數量的方式彌補此前在智能化方面的短缺。今年一季度,理想的研發支出同比增長72.2% ,達到5.15億元。

理想創始人李想對此表示,IPO之前,理想往研發上投資會非常謹慎,為數不多的現金儲備還要保證企業正常的流轉和運轉,而IPO後現金儲備增加,最重要的目的是為了把研發拉上來。

據悉,今年理想汽車整體研發費用預計30億元起步,但這也意味著,大量研發費用投入的背後需要持續資金支援。

不僅如此,聯想正在開發X平台,並計劃在2022、2023年推出新平台上三款全新豪華增程式電動SUV,這對於理想也是一筆不小的資金開支,從此前小米造車以及恒大造車就能感受到,兩年半的時間,恒大在造車上的費用投入就已經超過440億元,這對於現狀的理想來講,回港上市增加自己的資金,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今年上半年以來,港股市場籌融資金額創歷史新高,根據安永最新統計數據,2021年上半年預計共有45家公司在香港首發上市,籌資額2108億港元,相比去年同期,籌資額大增127%。

普華永道預計,2021年將有170家企業赴香港上市,全年融資總額介於4200億至4600億港元之間。香港IPO融資總額有望創下新高,重新奪回IPO總融資額全球冠軍。

李想的理想很“理想”,但現實的骨感也不得不迫使理想回港籌資。

劍走偏鋒指向高端,理想就能拒絕“內卷”嗎?

進入7月以來,理想在美股市場接連遇冷,截止7月26日美東收盤,理想累計股價跌幅達11.93%。不過,回港消息的曝出,受資本看好,7月26日,理想一度漲幅超4%。

此前,有投行機構給出預測,美國銀行分析師Ming Hsun Lee預計,基於更高的收入規模和更好的經營杠杆,理想汽車的淨虧損將在2021-2022年收窄,維持該股“買入”評級,目標價39美元。

理想這次回港上市,似乎揣著更大的“抱負”,與通過港交所聆訊一起曝出還有理想計劃2022年在X平台上推出首款全尺寸豪華增程式電動SUV,並於2023年在X平台上推出另外兩款SUV。

熟悉理想的都知道,不同於小鵬、Tesla、蔚來,理想從一開始就通過“增程式技術”主打高端SUV車型,此次推出豪華SUV車型,或是理想對當前中國豪華汽車市場衝擊的延續。

7月12日,中汽數據顯示,2021款理想ONE 6月上險量達到7827輛,在6月份豪華品牌銷量排名中,理想首次殺入前十,超越蔚來、路虎、林肯等品牌。

但回過頭來看,理想之所以加緊對豪華市場車型的推出,也是源於理想無力應對衝擊豪華市場的帶來風險,5月份理想汽車交付量達到4323輛,較4月份環比下降了22%,另外,從“造車三傻”的交付量來看,今年5月,小鵬交付量達到5686輛,環比增長10.47%;蔚來達到6711輛,在三家車企中排第一。

值得注意的是,理想5月份交付量被哪吒反超,更是加重了理想掉隊第一陣營的聲音。哪吒以4508台交付量首次超越理想,入圍新勢力前三甲。

另外,隨著新能源汽車關注度不斷提升,滿足消費者需求多樣化和差異化的趨勢愈發明顯,在“造車三傻”中,蔚來目前量產車型已經達到3款;年初小鵬P5的出現,使得小鵬汽車量產車型同樣達到3款,二線勢力哪吒的量產車型同樣達到3款。

反觀理想,量產的車型僅有“理想ONE”,隨著其餘玩家車型的不斷推出,理想ONE難免會出現“雙拳難敵四手”的局面。

繼續衝擊豪華市場,一方面能夠消除理想汽車獨木難支的局面,另一方面則是加深理想在豪華市場的品牌定位。不過,從發佈的這次計劃來看,“增程式”仍會是理想衝擊豪華市場的核心路線。

“增程式技術”作為理想的核心技術,實際上更像是一把“雙刃劍”,在研發上,理想吃過增程式的好處,費用大幅低於競爭對手,通過增程式繼續發力豪華市場,無疑能將成本控制的路線進行到底。今年一季度,在“造車三傻”費用支出上,理想以5.15億元的費用繼續走低。

但過分依賴“增程式”的背後,也給理想的豪華車型帶來了隱患,增程式未來被淘汰的風險不斷增加,不僅美國已經停止為增程式技術新車發放補貼,上海也明確在2023年起停為插電式混合動力車發放免費牌照,增程電動汽車被包括在內。這也意味著2022年,理想推出的豪華增程式SUV將面臨沒有補貼,或者部分地區無法上牌的情景,這會大大降低理想豪華車型的交付量。

另外,在目前的發展趨勢中,純電汽車才是未來方向,出於對未來多種可能性的佈局,理想大概率也要推進純電項目,李想本人曾在2020年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公司在加快純電平台的研發和車型的推出,預計2023年推出純電車型。這也意味著理想要實現核心技術轉型,屆時,理想在豪華市場中,能否保持獨有的成本優勢,以及如何平衡成本和盈利,都將成為難題。

而在純電市場,又會面臨Tesla、小鵬、蔚來、比亞迪這些玩家的競爭,到時候理想同這些玩家比拚什麼,會成為一個疑問。

目前來看,理想這次趕在蔚來前面回港上市,是對擴張戰略資金補充的最好選擇,未來兩年,接連推出三款豪華車型,或是對豪華汽車市場的進一步推進,但未來新能源汽車風向的轉變,仍會是擺在李想與理想之間的一道難題。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