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波士頓諮詢吳新藝:雙碳目標下中國企業已有行動,但準備仍嫌不足

2021年07月29日19:31

原標題:專訪波士頓諮詢吳新藝:雙碳目標下中國企業已有行動,但準備仍嫌不足

中國“雙碳目標”的確立,無疑是對各行各業的一次大考。如何儘早實現低碳轉型,成為擺在所有企業面前的一道必答題。

近日,由波士頓諮詢公司(BCG)與聯合國契約組織(UNGC)共同撰寫的研究報告《企業碳中和路徑圖——落實巴黎協定和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之路》在北京正式發佈。通過對標業內近50家領先企業的最佳實踐,報告針對六大行業提出脫碳舉措建議,並剖析了7家行業代表企業的實踐案例。

波士頓諮詢全球資深合夥人兼董事總經理吳新藝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專訪時表示,在這場綠色浪潮下,中國企業已經開始行動,以中國石油、國家電網為代表的眾多國企央企都帶頭製定了目標和舉措,但整體來說,中國企業的準備是存在不足的。

舉例來說,吳新藝指出,在碳盤查方面,不清楚如何拆解企業活動,並分別劃入範圍一、二、三;在碳中和目標和時間線設定方面,缺乏對於企業碳中和目標針對範圍的認知;對目標以及時間點的設定也往往缺乏科學依據;對於關鍵舉措的可行性及其產生的減排效果缺乏清晰認知。

為此,報告提出,企業在製定碳中和路線圖過程中有三大關鍵環節——碳基線盤查、減排目標設定和減排舉措設計。

其中,開展碳盤查、確定碳排基線是企業實現碳中和轉型的第一步。排放係數法由於更具操作性獲得廣泛使用,是大多數標準廣泛採用的評估方法。在依據溫室氣體核算體系使用排放係數法進行盤查時,企業應考慮從四大維度著手開展行動,即界定組織邊界、明確盤查溫室氣體種類、梳理相關活動及評估活動層面的排放量。

設置溫室氣體減排目標是碳中和路線圖的另一重要步驟。在製定自身切實可行的碳中和目標時,企業需要將四大維度納入考量:明確減排目標的雄心水平、明確選取目標類型、確定目標涉及範圍、製定詳細減排時間表。在各類目標製定參考標準中,科學碳目標行動(SBTi)憑藉良好的適用性和廣泛的覆蓋面,已迅速成為最受認可的將企業減排目標與《巴黎協定》對齊的方法。

設計脫碳舉措也是企業規劃碳中和路線圖的關鍵一環。本次報告主要覆蓋交通運輸、農業食品、工業製造、建築、數字信息、金融服務六大基礎設施行業。據測算,這六大行業占全球排放總量約70%,同時在人類社會中扮演著極為關鍵的角色,在淨零轉型進程中將對人類社會的方方面面產生舉足輕重的影響。

報告指出,在執行碳中和路線圖的同時,高瞻遠矚的企業還應提前佈局、投資氣候科技,為更長遠的人類命運造福。九大潛在氣候技術投資方向包括:自動駕駛技術,碳捕捉、利用和存儲技術,電動車技術,儲能技術,氫能與燃料電池技術,絕熱材料,高效光伏發電材料,海上風電技術,超導技術。

吳新藝表示,碳中和並不一定會帶來“企業成本增加、電價上漲、物價水平上升”,綠色轉型對企業經營業績的影響需要考慮多項因素,企業需要對短期利益和長期利益作出理性判斷。應該看到,碳減排舉措相較碳稅是成本更低的選擇。

“前期的節能改造、可再生能源投資可能確實會增加企業的成本,但長期來看,用電量的降低和電費的下降都將推動企業運營成本下降。同時,良好的氣候表現可提升企業ESG排名,從而大幅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吳新藝說。

《21世紀》:在你看來,中國要實現“雙碳目標”,最大的難點是什麼?據你的瞭解,在“雙碳目標”下,中國企業已經開始採取行動了嗎?總體而言,企業對綠色轉型有充分準備嗎?

吳新藝:中國實現“雙碳目標”最大的難點在於平衡經濟發展與節能減排之間的關係,發展“減碳”舉措不應本末倒置。中國企業已經開始行動,以中國石油、國家電網為代表的眾多國企央企都帶頭製定了目標和舉措。但整體來說,中國企業的準備是存在不足的。

我們在和企業的溝通過程中觀察到他們通常遇到以下問題:在碳盤查方面,不清楚如何拆解企業活動,並分別劃入範圍一、二、三;在碳中和目標和時間線設定方面,缺乏對於企業碳中和目標針對範圍的認知(是僅覆蓋範圍一、二,還是囊括範圍一二三);對目標的設定往往缺乏科學依據,缺乏對於碳中和定義的理解;時間點設定缺乏科學依據,對於關鍵舉措的可行性及其產生的減排效果缺乏清晰認知。

另外,在關鍵減碳舉措及行動計劃製定上也存在核心痛點。比如,採購綠電(風能、太陽能)是最有效的減碳舉措,但在中國尚未有成熟機製支撐企業直接採購綠電;很多企業不清楚可以通過哪些舉措降低碳排(工藝流程改善,建築節能設計等);很多企業雖然在做各項節能舉措,但不清楚如何將這些舉措有效轉化成碳減排量,從而服務企業的碳中和路線設定。

《21世紀》:在“碳中和”大潮下,人們也有一些顧慮,比如,企業成本增加、電價上漲、物價水平上升。怎麼看這些潛在的挑戰和風險?

吳新藝:碳中和其實並不一定會帶來“企業成本增加、電價上漲、物價水平上升”。綠色轉型對企業經營業績的影響需要考慮多項因素,企業需要對短期利益和長期利益作出理性判斷。

應該看到,碳減排舉措相較碳稅是成本更低的選擇。減排舉措投入確實會於短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企業成本。但世界各國在遠期很有可能將針對碳排放推出碳稅。碳稅對於企業而言將是更大一筆成本。因此,從長遠成本節降的角度來看,企業儘早採取節能減碳舉措將有利於其有效應對碳稅實施。

實際上,碳減排舉措通常和降本增效息息相關。前期的節能改造、可再生能源投資可能確實會增加企業的成本,但長期來看,用電量的降低和電費的下降都將推動企業運營成本下降。同時,良好的氣候表現可提升企業ESG排名,從而大幅降低企業融資成本。

另外,碳減排對公司的正面作用顯著,綠色轉型有利於提升企業社會形象,提升終端消費者對於品牌認知,從而促進企業銷售額上漲,幫助提前佈局的企業實現彎道超車。

《21世紀》:如何評價在經過10年試點之後正式啟動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怎麼看中國的碳價的增長空間?中國碳排放交易體系的建立將對各個經濟部門帶來怎樣的挑戰和機遇?

吳新藝:碳排放交易市場的正式啟動是中國碳中和道路上的一個裡程碑事件,是切實鼓勵碳中和先進單位、鞭策後進單位的有效工具。目前,全國碳交易市場主要針對的是電力企業,其它關鍵控排行業的企業(鋼鐵、石化、化工、水泥、造紙、航空、有色)需要對交易平台保持緊密關注,預計短期內碳交易市場將覆蓋這些行業,八大控排行業之外的企業也應當積極關注碳交易平台的覆蓋範圍變化。

關於碳價,當前碳價水平較低的核心原因是配額供給過多,配額需求不足。按照生態環境部《2019-2020年全國碳排放交易配額總量設定與分配實施方案(發電行業)》,重點控排企業2019和2020年的配額是完全免費分配的,且當重點排放單位配額缺口量占其經核查排放量比例超過 20%時,其配額清繳義務最高為其獲得的免費配額量加20%的經核查排放量。由此可見,在全國碳排放交易體系建設初期,碳配額寬鬆甚至盈餘,減排企業對於碳配額需求不足。參考歐盟排放體系的改革進程,中國很可能在未來由初期以免費方式進行配額分配過渡到拍賣分配,並縮緊配額供給。這將有效提升控排企業的配額需求,從而提升碳價。

《21世紀》:7月14日,歐盟委員會正式公佈碳邊境關稅(CBAM)政策立法提案,正式啟動立法進程。這將對中國產生怎樣的影響?很多企業擔心,這會推高出口成本,你有怎樣的建議?

吳新藝: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7月14日警告,稱歐盟碳邊界調整機製可能會改變貿易模式,有利於資源效率高、工業生產碳排放較低的國家,但對發展中國家的出口可能產生不利影響,與此同時,對緩解氣候變化作用不大。

歐盟碳邊境調節機製(CBAM)覆蓋行業為水泥、鋼鐵、鋁、化肥、電力等,因此,對排放密集產品徵稅將帶來中歐貿易“碳障礙”。短期來看,CBAM將增加我國出口成本,若企業積極採取行動,長期影響將逐步弱化。

短期看,歐盟碳邊境調節機製將增加我國出口成本,削弱我國產品在歐洲市場的競爭力。但長期看,若企業(尤其是碳密度高的企業)積極採取行動,加速低碳轉型發展,碳邊境調節機製對我國影響將會逐步弱化。

(作者:鄭青亭 編輯:陳慶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