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會過半,女性運動員打破偏見之路才剛剛開始

2021年08月02日07:31

原標題:東京奧運會過半,女性運動員打破偏見之路才剛剛開始

原創 蘊醬子 液態青年

作者|蘊醬子

被剝奪穿衣自由,還要面臨偷拍、性化問題的,往往只有女運動員。

7月25日,東京奧運體操資格賽上,落敗的德國女子體操隊獲得了全場矚目——她們全員都穿著全身體操服:衣服從肩膀一直覆蓋到腳踝。

一般情況下,除去宗教原因,傳統女性體操服並不會覆蓋大腿,但這也不是德國隊第一次打破傳統了。

今年4月,該隊成員薩拉·沃斯(Sarah Voss)就在歐洲藝術體操錦標賽上穿上了覆蓋到腳踝的體操服,來抵製體育賽事中針對運動員的“性化”。三個月後,她的隊友們在東京奧運資格賽上也做了同樣選擇。

沃斯在賽後接受採訪時表示,她們想告訴大家,每個人都能選擇自己最舒適的衣服,用最佳最自信的狀態參賽。

薩拉·沃斯在參加東京奧運體操資格賽 圖片:AFP

德國體操隊是幸運的,她們的兩次更換服裝都沒有引起主辦方反對。然而,在絕大多數體育賽事中,運動員們根本沒有“穿衣自由”,女性運動員服裝更是存在嚴格的標準和審查。

在呼籲公平與平等的體育場上,被剝奪穿衣自由,還要面臨由此引發的偷拍和性化問題的,往往只有女性運動員。

01

嚴苛的穿衣規定

在體育比賽中,決定運動員穿著的是各項的國際體育聯合會。但聯合會並不會公開製定標準的理由,且往往存在雙重標準,即對女運動員的著裝要求更嚴格。

7月18日,挪威女子沙灘手球隊在歐洲沙灘手球錦標賽上穿了短褲,歐洲手球聯合會由此判斷其“服裝不當”,並開出了1500歐元的罰單。

國際手球聯合會規定,女運動員必須身穿“貼身並以向上角度剪裁到腿部”、“側面寬度不超過10釐米”的比堅尼底褲。而男運動員的短褲只要求“膝蓋以上10釐米”,不“太寬鬆”即可。

挪威女子沙灘手球隊穿著短褲 圖片:Instagram

這一規定在比賽前就已遭到質疑。挪威隊幾年前就曾指出,沙灘手球需要經常跳入沙地,比堅尼底褲並不實用。更有人認為,這些著裝要求簡直是對女性的侮辱,是為了吸引觀眾的商業行為。

罰金一出,挪威手球聯合會主席Kare Geir Lio立即在Instagram上發文支援女隊,表示會支付罰款:“我們將繼續為改變國際著裝規定而奮鬥,以便球員們能夠穿著舒適服裝進行比賽"。

7月24日,美國歌手Pink更是在推特上宣佈,她願意替挪威隊支付這筆罰款,並為“挪威女子沙灘手球隊抵製性別歧視的穿著規則而感到驕傲。”

事實上,在穿著上遭遇性別歧視的遠不止挪威女子沙灘手球隊。

最近,英國殘奧會奧運跳遠冠軍奧利維亞·布林在推特上反映,自己參加17日的英國錦標賽時被指責“褲子太短,不合適”。

布林同樣質疑了雙重標準,因為當天非常炎熱,許多男性跳遠運動員脫掉了上衣,但沒有任何官員找他們談話:“多年來我一直穿著同樣款式的短褲,它們是專門為參加比賽設計的。我希望在東京殘奧會上也能穿。”

奧利維亞·布林當日所穿的“不合適的”褲子 圖片:網絡

布林還表示,既然是和比賽裝備有關的規定,就不應該讓女性在賽場上有穿衣“自覺”,而應讓她們感到舒適自在。她隨後向英格蘭田徑協會投訴了這一雙標行為,對方則表示會盡快進行調查。

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國際奧林匹克研究中心前主任Janice Forsyth表示,顯然,很多著裝規定是商業行為:“國際聯合會一直在試圖吸引男性觀眾,在提高他們觀看興趣後,就能吸引贊助商和電視合同。”

而這樣的規定,在過去也引來了不少女運動員們的抗議。

2012年倫敦奧運會之前,國際業餘拳擊協會試圖讓女拳擊手穿裙子而非短褲,理由是觀眾將能夠更容易辨別男女拳擊手。這一決定迅速引發選手憤怒,倫敦的業餘拳擊手伊麗莎白·普蘭克在網上發起請願,要求女性自由選擇穿著。在獲得了57,000多個簽名後,國際業餘拳擊協會修改該決議。

同年,國際排球聯合會(FIVB)也因公眾壓力公佈了新的著裝規定。在此之前,女運動員必須在比賽中穿比堅尼或緊身衣,後改為出於對一些參賽國家 "宗教和文化要求 "的尊重,允許女性穿短褲和有袖上衣。世界羽毛球聯合會也曾在倫敦奧運之前要求參加精英賽的女運動員必須穿裙子,理由是會更有“吸引力”,後也因選手反抗而取消。

男子沙灘排球穿著 圖片:CFP

02

被凝視的身體

除了在賽場上能更加舒適、自行地發揮,女運動員們抗議著裝,也是因為擔心賽場上以性為目的的偷拍。

今年5月,日本警方逮捕了一名男子,他曾以性為目的在網上傳播女運動員的比賽錄像。6月,警方又逮捕了一名涉嫌違反《版權法》的網站運營者,此人曾未經許可在成人網站上發佈了大量初中游泳女運動員的照片和視頻,並以此牟利。這也是日本整治偷拍問題以來的首次抓捕。

現在,雖然絕大多數奧運賽事都採取了無觀眾模式,但東京奧組委依舊加強了和警方的合作,保證場內巡邏與網絡監督。

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女性運動員被偷拍的案件在過去20年里一直層出不窮:從更衣室的紅外線相機到賽場上的長焦鏡頭,偷拍者們會特寫重點部位,隨後放到網上傳播。在去年,甚至還發生了偷拍者在社交網站上用照片和淫穢語言騷擾當事人的事情。

去年11月,本屆奧運的主辦方東京奧組委聯合7個體育組織發佈了一份聯合聲明,首次對偷拍採取措施:設立運動員商談窗口和舉報網站,一旦發現便通報警方。果然,該網站設立不到3個月,就接到了786起案件報告。3月,東京奧組委明確規定“禁止以性為目的拍攝運動員,工作人員有權檢查照片,不遵循者會被勒令退場,並訴諸法律”。

東京奧組委發佈的反偷拍海報 圖片:東京奧組委官網

此舉被認為是東京奧運會保護女運動員隱私的一項重要措施。奧運會藝術游泳銅牌得主、東京奧組委性別平等促進小組的體育總監小穀實可子也表示:“現在明令禁止偷拍是一個非常大的進步。”

偷拍雖然有所整治,但對於不少運動員而言,一套舒適的穿著能最直接地帶給她們安全感與自信。

身穿全身體操服參加錦標賽的沃斯就曾在Instagram上表示,“作為德國國家隊的一員,我們也是許多年輕女運動員的榜樣,希望向她們展示如何以不同形式的服裝展現自己的美感,而不會感到不舒服。”她的言論收穫了大量積極評價,德國體操協會(DTB)也對其讚美有加。

03

打破“普通女性”定義

雖然未能入選奧運,但德國女子體操隊的著裝更換讓人們再次把目光轉向了一直宣傳“性別平等”的東京奧運。

本次奧運女性參賽比例為48.8%,為史上最高。東京奧組委還增加了9個男女混合項目,規定入場式雙人舉旗,甚至設立了性別平等監督員一職,以展示“在性別平等上邁出的重要一步”。

7月23日,東京奧運開幕式,運動員入場時首次出現雙人舉旗 圖片:CFP

不過,在性別平等監督員、前日本游泳運動員井本直步子看來,東京奧運會在報導女性上就存在性別偏見。

7月25日,井本直步子在奧運每日簡報會上表示,日本媒體沒有歧視女運動員,但也沒有像對待男性那樣認真對待她們:“媒體將女運動員視為‘女生’、'妻子'或'母親',而不是真正的純粹運動員,她們經常被描述為‘太漂亮了’。”

在之前的採訪中,井本曾批評日本媒體對女高爾夫球員澀野日向子和男高爾夫球員鬆山英樹的報導存在偏差,“沒有人談論鬆山先生的個人生活和外表,但有關澀野喜歡吃甜食、美好笑容的報導卻很多。近年來,女性在奧運會上的金牌數量一直較多。我希望她們能得到平等對待,關注與比賽無關的事情很奇怪。”

井本直步子所說的問題並非只有日本存在,這其實是體育界常年累月的性別偏見。

印度體育雜誌《The Bridge》就指出,1896年,在第一屆現代奧運會上,現代奧林匹克之父顧拜旦將這場盛會的理念總結為“奧運會代表了男性體育的堅實時期,它以國際主義為基礎,以忠誠為手段,以藝術為背景,以女性的掌聲為回報。”

1896年,第一屆現代奧運會在雅典開幕,所有項目僅有男性運動員參加 圖片:CFP

而一百多年後的今天,當人們在搜索引擎里搜索任何著名女運動員,出現的依舊是“身體、年齡、丈夫、性感、愛情”等指標——都不太和她們的運動員身份相聯繫。這意味著,儘管人們高舉 “平等” 的標語牌,但物化女性仍然是日常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東京奧運會也沒能走出性別爭議。

今年2月,原東京奧組委主席森喜朗因其性別歧視言論而被迫辭職,他曾表示要限製女性在會上的發言時間,因為她們“競爭意識很強”。3月,奧運開幕式導演佐佐木宏被爆出曾提出過侮辱性提案:讓日本女星渡邊直美在開幕式上扮成豬,隨後他也立馬辭職。

高層負責人的兩次翻車,讓東京奧運在開幕前被冠上了“性別歧視”的標籤。為了挽回形象,東京奧組委在森喜朗辭職後任命了女性活躍擔當大臣橋本聖子為主席,又在3月新增了12名女性理事。還特別成立了性別平等宣傳小組,在比賽期間繼續宣傳性別平等、包容等議題。

不過,從現場情況來看,奧運會的性別政策只停留在了增加人數上:男女雙人舉旗、宣誓人員從原有的三人增加至三男三女,以及多個項目增設男女混合比賽等。而另一方面,國際奧委會(IOC)的執行委員里,女性依舊只占33%。

《華盛頓郵報》也指出,東京奧運遠沒有想像中那麼公平:奧運十項全能、50公里競走依舊將女性排除在外。而且撇開數據,男性比賽在電視直播檔期里都更具有優勢。

東京奧運會上,一名運動員身著傳統體操服 圖片:CFP

另外,奧組委對女性的招待也並不友好。西班牙花樣游泳運動員奧納·卡博內爾(Ona Carbonell)表示,她不得不把還在哺乳期的孩子放在家裡獨自前往東京比賽,因為奧組委拒絕讓她丈夫與孩子進入奧運村,這讓她感到“失望和幻滅”。

在Victoria大學的Clare Hanlon教授看來,作為知名度最高與形象最好的體育賽事,奧運會必須要為其他國際賽事和國家樹立的榜樣,從而打破體育界的性別偏見:“對於那些希望成為精英運動員的女性而言,她們看重的不僅是舒適的穿著,還有女性的待遇、作為運動員自我的舒適感,以及從組織角度看有沒有鼓勵她們的製度。”

不過,東京奧運會在這方面的進步並不明顯。Hanlon還表示,奧運已經召開,現在最重要的是要避免出現之前的性別爭議,再確定對待女性的基調,從而向全世界展現奧運的包容性與多樣性。

原標題:《東京奧運會過半,女性運動員的“自由”之路才剛剛開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