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爾齒科要流血上市,可未消腫的牙齦難拔“智齒”

2021年08月06日11:08

原標題:瑞爾齒科要流血上市,可未消腫的牙齦難拔“智齒”

最近青少年牙齒問題屢屢刷屏,令不少家長開始關注牙科。根據《第三次全國口腔健康流行病學抽樣調查結果》顯示,我國5歲兒童乳牙齲病的患病率為66.0%,也就是說,5歲以下的兒童里,每三個孩子中就有兩人患齲齒。

所謂“牙疼不是病,但疼起來要人命”,看似小小的一顆牙齒動則幾百數千,高則數萬的價格也令人咋舌,讓越來越多的年輕用戶開始關注牙齒健康。在這股熱浪之中,民營口腔醫療服務提供商瑞爾集團有限公司近日向港交所遞交IPO申請,意圖在這牙齒經濟中走向上市。

根據Frost & Sullivan數據顯示,瑞爾集團2020年的收入規模在民營口腔醫療機構中排名第三。這樣一家名列前茅的企業IPO本該順理成章,但一方面頂著高虧損,另一方面背負著嚴苛的對賭協議,令不少人開始審視瑞爾集團IPO背後的真正價值。

高營收與高虧損並存:繞不開的鋪開能力與密度範圍

在近三個財年中,瑞爾集團的綜合毛利率分別為15.2%、10.1%及24.1%;策醫療的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43.14%、45.93%及45.05%。

但是與之相隨的是在這三個財年中,經營利潤分別為-8404.3萬元、-1.33億元及1.24億元,累計經營虧損為9302萬元;淨虧損分別為3.04億元、3.26億元及5.98億元。

一邊是有著不錯的毛利率,另一邊則持續虧損,這意味著瑞爾集團確實有著不錯的盈利能力,牙科領域發展也具有一定的優勢,但在瑞爾眼科發展的同時,還存在大量的“吸金”項目。

這其中最直觀的就是開店,牙科本身就是具有“趨近效應”的,其實醫療類行業本身都具有趨近性,一般除了較為危險的重大疾病,用戶總是會選擇較近的醫療場所進行診治。

在如今國內牙科醫院市場滲透率不高的情況下,開店式的“跑馬圈地”就具有很大的必要性,這種鋪開能力是該類行業的核心競爭力之一。而且瑞爾集團也有收購的杭口、寧口等大型口腔醫院的案例,雖然牙科有著不錯的利潤,但這種投入也是持續高漲的。

根據招股書數據顯示,截至今年3月瑞爾齒科在一線城市運營50家口腔診所,瑞泰口腔在一線及核心二線城市運營7家口腔醫院及50家口腔診所。也即是說如今瑞爾集團在全國的一線及二線城市總共運營著107家口腔醫療機構。

以目前口腔牙科市場而言,這個開店數量並不少,但對於瑞爾集團的“千店計劃”還相去甚遠,也能看出瑞爾集團對於開店的迫切投入。

比如說關於資金用途上,瑞爾集團計劃投入約50%的募資,在現有一線及新一線城市開設新的醫院及診所;計劃投入約15%的募資,在二線城市自建醫院及診所。計劃投入約15%的募資,用於建設及優化信息技術基礎設施;擬投入約10%的募資,用於戰略併購能與其平台產生協同效應的醫院及診所;擬投入10%的募資,用於補充營運資金。

所幸對於如今的口腔醫療領域,融資並不算一件難事,根據中商情報網統計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口腔一級市場一共發生33起融資事件,融資總金額逾50億人民幣,達到了有史以來之最。其中,1億美金以上的大額融資共有3起,6家企業在半年內獲得兩次及以上融資。

這意味著如今的資本市場很看好整個口腔行業,口腔牙科的額滲透率低、需求強烈讓這個市場並不去缺乏資金注入,對於瑞爾集團而言也算是一件好事,有一定的憑靠可以支撐。

畢竟資本市場並不是只在乎虧損,更多資本的投資時除了講究實際盈利的股權投資外,更多眼光長遠,視角清晰的產權投資者,往往更看重一個企業的長線發展能力。而向他們展現能力的核心關鍵,就是持續不斷地保持增長,保持進步。

就比如說當初的亞馬遜連續虧了20年,在2012和2014年分別實現了0.39、2.41億美元的虧損,但也在這兩年中分別帶來了610、889億美元銷售額。還有像國內的京東,直到最近幾年才開始完全的實現盈利。

原因在於無論是亞馬遜還是京東在虧損的原因並不是經營不利,而是要進行一系列的基礎建設,像京東虧損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其要鋪蓋物流倉儲體系。相對應的,在如今資本普遍看好口腔牙科行業的時候,瑞爾集團此時的虧損並算不得什麼,真正讓其頭疼的是對賭協議以及繞不開的口腔牙科行業問題。

墨菲定律的檸檬市場下,醫愁病,患愁價

對於像口腔牙科這種看起來很“小”的行業,在年輕人群體能夠廣受關注的原因就在於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就如同墨菲定律說的那樣:如果事情有變壞的可能,不管這種可能性有多小,它總會發生。

防微杜漸、積極消除小的隱患是如今很多人年輕人的行事準則,口腔中有著這麼幾顆牙齒發育不好或者存在畸形,一時之間可能沒有什麼影響,但長遠發育則容易引起不適,自然要提前處理一面不測。

這是如今很多年輕人樂意去做口腔檢查、主動接觸口腔牙科的部分原因,也是最近幾年口腔牙科發展迅速的助推器。但這部分群體畢竟在少數,對於每個人都有可能出現的健康問題,口腔牙科的滲透率還是太低,原因就在於口腔牙科病痛的概念很多人並不瞭解,這是一個典型信息不對稱的檸檬市場。

舉個例子,除了一些常見的齲齒、四環素牙、氟斑牙、釉質發育不全等牙科疾病外,可能如今年輕人接觸到牙科最多的就是智齒了。而有關智齒,就是很典型的一個醫患之間信息不對等的案例。

關於以前人為什麼不拔智齒的原因眾說紛紜,有的說因為飲食差異,以前大多是粗糧而現在的食物大多很軟,牙齒發育情況不同,有的說物質不豐富年代根本沒有資源考慮智齒問題等,但無論是哪種情況,都反映了以前用戶對於牙齒問題的信息匱乏。

秉著“牙疼不是病”的觀念,很多家長對於牙齒方面的疾病無論從認知還是重視程度上都不高,甚至於當年輕人去向長輩們訊問智齒該不該拔的問題時,他們有的表示腫了吃點消炎藥就沒事,有的甚至表示就不知道這個概念。

這就是很多牙科醫生和牙科創業者較為頭痛的一環,難以在用戶群體中建立起危機意識,讓用戶意識到這是一個需要嚴肅對待的疾病概念。而且受製於這種信息的不對稱,更多地用戶在選擇牙科時對價格極度敏感。

牙科問題收費各異,同樣一顆智齒,阻生的和順生的價格可能相差近10倍,雖然這其中的原因與定價準則醫生可以解釋,但這部分信息很多時候用戶是沒有概念的,他們直觀的感受還是價格差距。

這種信息的不對稱會是未來口腔牙科發展路上的攔路虎,也是瑞爾集團等一眾牙科從業者必須要思考、解決的重要問題。

佈局線上、發力教育:信息戰的統一“度量衡”

對於如今的口腔牙科而言,發力線上會是不錯的選擇之一。

一方面,如今用戶對於線上互聯網醫療接受度高,根據《2020中國互聯網醫療行業研究報告》顯示,目前,互聯網醫院月接診人數超過3億人次,已上線互聯網醫院數量超600家、持牌網上藥店數為693家,互聯網醫療月活用戶規模超過5400萬。

另一方面佈局互聯網牙科的問診,不僅能夠打破檸檬市場,將牙科類疾病的信息與危害進一步向用戶普及,同時也能夠進一步將價格信息進行一系列的整合,確立一個正確的牙科收費“度量衡”。

將牙科營銷、宣傳的重心從線下轉移到線上,進一步擴大口腔牙科醫院的生態戰場,從地域性的私域流量池結構邁入整個移動互聯網生態的公域流量信息戰,進一步整頓行業風氣。

除此之外,想要長遠的紮根於口腔牙科領域,進行更專業的口腔牙科人才培養、積極開展專業牙科教育機構的建立與合作是長線思路。

如今的國內牙科教育方面不足,牙醫數量十分匱乏,而根據中國衛生統計年鑒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口腔執業醫師僅有19.5萬,占執業醫師總數6.1%,口腔執業助理醫師有5萬,占助理醫師總數7.6%,註冊牙醫總數低於公立及民營口腔醫療服務機構的需求。

而且這個分佈據口腔牙科發達國家相去甚遠,根據艾媒數據中心數據顯示,在2016年—2019年全球主要國家牙醫密度分佈調查中,美國的牙醫密度分佈最高為63名/10萬人;其次是澳州為57名/10萬人。而我國在這些主要國家中,牙醫分佈密度最低,僅為16.7名/10萬人。

專業牙科從業者數量低一方面增大醫生招募成本,使得未來的口腔牙科競爭中不僅要有鋪開能力的較量更有人才戰,率先佈局雖然生效時間在數年之後,但對未來競爭大有裨益。

另一方面也會使得市場上存在不少的“無證”牙醫,在市場尚未成熟之前,這種不正規的牙科機構以及牙醫的存在,只會進一步拉低整個,讓本身信息匱乏的用戶群體滋生對口腔牙科的牴觸,不利益整個行業的向前邁步。

前麥肯錫資深合夥人理查德·福斯特在《進攻者的優勢》一書中提到:企業界向來都有進攻者和防守者,只有不斷的進攻,懂得運用新方法,去挑戰極限才可能有新的轉變,進攻者的關鍵可能在於技術優勢,不斷擴展自己的思路。

對於瑞爾齒科而言,受製於對賭協議,如今IPO勢在必行,可IPO之後瑞爾集團面臨的持久戰更不能一味的防守,主動進攻,尋找更多的資源淘金地,會是未來口腔牙科邁向更高一層的拐點。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