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劍“女神”孫一文:我的人生也有AB面

2021年08月08日09:30

  原標題:獨家專訪|擊劍“女神”孫一文:我的人生也有AB面

孫一文圓夢東京。
孫一文圓夢東京。

  每一屆奧運會,這片賽場上都會誕生一些觀眾心中的“男神”和“女神”,東京奧運會亦是如此。在這屆奧運“女神”中,中國重劍“一姐”孫一文是最亮眼的一位。

  在東京奧運會之前,孫一文就已經火遍了社交網絡,不僅是因為她的靚麗外形,也是因為她的活潑個性。

  直到孫一文在東京賽場“一劍封喉”,為中國女子重劍曆史性地奪下首枚個人金牌——那枚沉甸甸的金牌更證明了,她不止有顏值,更有實力。

孫一文重劍奪金。
孫一文重劍奪金。

  “如果說到‘網紅’,我覺得我不是,我是一名運動員。我願意更多地展現我自己,但我的生活仍然要走擊劍這條路。”

  就如孫一文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專訪時所說的那樣,她在場上場下也有著截然不同的處事方式和性格個性。

  很多人或許只關注到了孫一文的其中一面,但如果瞭解了孫一文的另一面,或許能從她的故事里讀出那些平凡人站上不平凡的賽場時,所創造的偉大。

“女神”孫一文。
“女神”孫一文。

  受傷急哭的“一姐”

  VS

  不爭不搶的女孩

  東京幕張展覽中心裡,孫一文的兩次落淚,都令人動容。其中一次就是在女子重劍團體半決賽的賽場上。

  彼時,孫一文在第二局中意外受傷,儘管她在短暫接受治療後堅持打完了這局比賽,但她第四局再度登場時,她還是沒能“打敗”傷痛。

  坐在場邊,因為落後心情焦急的孫一文難掩失望,流下了眼淚。

  “雖然雨歌教練原本就打算要換人,但是我的受傷確實打亂計劃,最大的改變就是許安琪沒有把林聲替換下去,而是換了我。”

孫一文在場邊接受治療,眼裡飽含淚水。
孫一文在場邊接受治療,眼裡飽含淚水。

  比賽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星期,當孫一文和澎湃新聞記者回憶起那場比賽的“意外”,她的語氣中還是透著一些失望。

  從半決賽到銅牌戰,作為女子重劍隊主力的孫一文就像個助教,不僅幫助隊友分析比賽時的各種問題,當隊友需要換劍的時候,她還主動一瘸一拐地拿著新劍交給隊友,然後送上激勵……

  “團體賽關係到了所有人,是一整個團隊在戰鬥,我希望能夠幫助到大家,帶著大家衝擊我們的目標。”孫一文不止一次說過,她和她的隊友們在東京的目標就是奪下女子重劍團體賽的金牌,也正因如此,孫一文一直在拚。

孫一文被攙扶出場。
孫一文被攙扶出場。

  然而,當澎湃新聞記者問起她平時是否都是這樣要強時,孫一文卻說:

  “我其實從小就是那種不喜歡爭搶的個性,沒有一定要達到什麼目的,或者非要給自己定下什麼目標。”

  孫一文說,“我的個性可能真的不大適合練競技體育。”

  按她的說法,正是她這種“不爭不搶”的性格,在很多場個人比賽里,她其實可以發揮得更好,或者取得更好的成績,然而,“我就是一個無所謂和隨便來的性格”。

  不過這種性格所帶來的“享受過程”的心態,也成為了孫一文能夠最終站上東京奧運會女重個人最高領獎台的“基石”。

  “最後的決一劍其實已經和水平沒有太大關繫了,我想賭一次和拚一下,也算是一種享受比賽的過程。”

  隊友眼中的“年輕猛將”

  VS

  網友眼中的“溫柔禦姐”

  儘管在東京奧運會的前半段就結束了征程,但孫一文的奪金錶現至今還被媒體一遍遍提及,而她在場上場下的故事也被網友們津津樂道。

  當孫一文回到國內之後,她很快在社交網絡上更新了一段跳舞的視頻,並配上文字,“回國啦,結束戰鬥”。

  脫下了厚重比賽服的孫一文,也搖身一變,變成了“女神”形象。在那段視頻下面,不少網友都留言,“這才是可愛的人。”

  和大多數女孩一樣,孫一文也喜歡在社交網絡上發佈各種視頻,而那些關注她的網友則喜歡把她叫做“溫柔禦姐”。

孫一文微博曬照。
孫一文微博曬照。

  “我在生活中確實比較文靜,但我在場上場下角色變化蠻大的。”孫一文對澎湃新聞記者說,她只要走上賽場,就會完全放下生活中的那一面。

  更重要的是,這位別人眼中29歲的“禦姐”,在隊友和對手眼裡,常常生猛得像個年輕小將。

  “我的體能和打法,都屬於一個很年輕的狀態,就跟自己的年齡完全不符。”

  孫一文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正是因為在賽場上的這種衝勁和颯氣,大家都相信她還可以在擊劍的舞台上活躍很長時間,

  “很多人到了30歲可能體力就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了,但是大家都說我還在一直走上坡路。”

外教扛起孫一文慶祝勝利。
外教扛起孫一文慶祝勝利。

  在過去5年帶領孫一文備戰東京奧運會的法國籍教練雨歌,就堅信孫一文還有很長的競技生涯,甚至連巔峰都沒有到達。

  “孫一文是我訓練過最好的擊劍運動員。當然如果她想要結婚生孩子,然後再回來比賽,我也會尊重她。我覺得她完全可以做到。”雨歌說。

  事實上,孫一文對自己如今的狀態和能力也頗有信心,加上過去5年備戰週期在角色上的轉變讓她“心態更穩,閱曆更多,信心更足,技術更全面”,她也期待著把這種“年輕生猛”的狀態延續更長時間。

  “如果祖國需要我的話,我肯定很願意繼續站出來,為擊劍事業做貢獻。因為畢竟也練了這麼多年,對於擊劍還是有一份割捨不下的感情的。”

孫一文陽光美麗。
孫一文陽光美麗。

  東征西戰的劍客

  VS

  想多陪家人的女兒

  就是這份孫一文口中“對於擊劍的感情”和另一份她對於家人的惦念,讓她在東京又一次流淚,也讓她在過去幾年為競技體育所作出的付出和犧牲,得到了更多人的欽佩。

  在孫一文贏下女子重劍金牌的那一夜,當一位國內記者在賽後發佈會里提及她父親的身體狀況時,她突然收起了笑容,沉默了許久,“這個問題太敏感了,我可能回答不了。”

  在沉默中,孫一文先是小聲哽咽,然後那雙手遮住了臉。那一刻,在她身旁不知發生了什麼的奧運銅牌得主卡特里娜趕緊伸手拍了拍孫一文的背,試圖安慰她。

  “其實我是知道我父親病重的,他在北京接受治療,目前狀況還不錯。”孫一文調整了片刻,講述了東京奧運前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就是前一個月,醫院已經下病危通知書了。”

  一邊是對父親的愛,一邊是對國家榮譽的責任,孫一文難以選擇。

  “醫生當時說,快的話可能10天就走了,慢的話也就幾個月。”說到這裏,孫一文再次哽咽,“因為我打完比賽需要隔離,我就很害怕,害怕回去看不到他,但我有我的使命。”

  這些年,孫一文一直要在“大家”和“小家”之間做平衡。

  “這些年,回家的時間很少,都是待在隊里,只有每年打完世錦賽的時候,會放一個差不多一個月的長假。”

  孫一文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比賽多的時候,她們幾乎一個月就要出國比賽一次,然後有可能在國外一待就是一個半月到兩個月。

  “由於聖誕在12月,歐洲會把比賽放在一二月份,剛好遇上中國的新年,就沒法在家陪著家人過年,甚至除夕夜都還在打比賽。”

  有時候,孫一文也想多留在家裡,但為了國家榮譽,她還是義無反顧,當然這也得到了家人的支持和理解。

  如今,一個奧運週期結束了,孫一文也打算在全運會之後給自己放個假,多陪陪家人。

  說起自己沒能陪在家人身邊,孫一文的話頗令人動容,

  “畢竟年少的時候出門,回家的時候父母頭髮都白了。”

  家庭和國家隊,孫一文都想要扛起責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