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花了3.8億歐元終於確認,法國人對日本漫畫愛得多瘋狂

2021年08月10日19:50

  如果一次性給你兩千多塊錢隨便花,只是限定購買文化商品:歌劇、音樂劇、博物館門票、電影票、書籍、漫畫、視頻網站會員,或者也可以給遊戲氪金……

  你會買什麼?

  法郎圖樣

  你可能首先會覺得,除了爹媽,誰會這麼大方。甚至爹媽都不一定這麼大手筆——你要說買教輔他們或許能同意。

  還真有人這麼大方。法國總統馬克龍就這麼幹了,直接給年輕人派錢。

  他希望法國年輕人能拿這些錢去聽聽歌劇、追憶下“似水年華”,然後成為全球最有文化的年輕人。

  然而,現實還是讓他大跌眼鏡。

  你猜,法國年輕人拿著這些錢去買了什麼?

  日本政府很開心

  馬克龍決定直接派錢,和一款APP有關。

  今年5月,法國政府正式推出了一款名為“文化通”(pass Culture)的手機應用程序,所有年滿18週歲、還不到19週歲的法國年輕人都可以使用。只需下載註冊,你就可以在該應用上獲得300歐元(約合2287元人民幣)的補助。

  喜歡日本漫畫的法國二次元宅

  圖源:nippon

  拉一個用戶,要花兩千多塊錢,這應該是世界上獲客成本最高的APP了。

  拿到這些錢,你可以通過這款APP來買書、訂雜誌、買電影票、戲劇票、音樂會或博物館的門票,報名參加音樂、舞蹈、繪畫或其他藝術培訓班,當然也可以在音樂網站買會員。

  補助有效期兩年,超過8000家企業和機構已經在該應用上列出了他們的產品和服務。

  法國的小年輕們覺得這項福利簡直太讚了,讚到難以複加。

  “這真的是一個棒極了的倡議,”朱麗葉·世嘉(Juliette Sega)對《紐約時報》說(沒錯,這位被採訪者就叫“世嘉”,和日本著名遊戲廠商同名)。

  世嘉住在法國東南部的一個小鎮上,她剛用“文化通”上的40歐元買了一摞日本漫畫書,以及一本科幻小說《移動迷宮》。“我狂愛小說和漫畫,這回可以好好補補番了。”

  《移動迷宮》

  圖源:網絡

  這可能是本屆法國政府迄今為止最得民心的舉措之一了,至少在年輕人眼裡是這樣。

  該應用運營組織的負責人達米安·庫爾告訴《費加羅報》,“文化通”上線不到三週,就有近30萬人註冊使用;頭兩個月,使用者人數突破了60萬。

  到8月初,已有近83萬名法國年輕人拿著這款應用,四處尋覓他們感興趣的文化產品了。

  不過他們感興趣的東西,和項目推動者的構想好像差得有點遠。

  《紐約時報》稱,截至7月底,在通過“文化通”進行的所有購買中,書籍占了75%以上,而這些書中,大約三分之二是日本漫畫。

  也就是說,整整一半的“文化基金”,本該拿去看普魯斯特和莫里哀的錢,都被拿去買《咒術回戰》和《電鋸人》了?

  《咒術回戰》

  圖源:網絡

  “‘文化通’導致了日漫熱潮”,《費加羅報》毫不留情地嘲諷道。“書商們目睹這一奇景,已經快三個星期了。年輕人離開他們的店時,手裡拎著10本、20本甚至50本漫畫。

  巴黎一家書店說,有的孩子整套整套地買,一買就是200歐元。一個小女孩上週二一口氣買了43本漫畫。

  一位書商說,他在一週之內接到了195條來自高中生的漫畫預訂……與新冠肺炎疫情之前的2020年年初相比,日本漫畫在今年第二季度的銷量增長了80%。”

  “‘文化通’變成了‘漫畫通’”,另一家法國大報《世界報》打出了這樣的標題。“日漫占到了所有圖書預訂量的三分之二……書店裡的漫畫書架被搶購一空,前所未有地斷了貨。

  《咒術回戰》《進擊的巨人》《海賊王》和《鬼滅之刃》是最暢銷的。一名18歲的少年告訴《世界報》,他買下了全套的《JOJO的奇妙冒險:石之海》,一共17卷,沒花自己的一分錢。”

  《鬼滅之刃》

  圖源:網絡

  說起來,日本政府應該很開心。畢竟算是法國政府花錢,為日本軟實力輸出助力。

  也許是因為也有悠久的漫畫傳統,法國對日本漫畫愛得深沉。

  2010年,法國成為世界第二大日漫消費國——僅次於日本,比美國還高;2013年,日漫在該國的市場占有率接近四成,首次超過了法國-比利時漫畫位居第一。在漫畫領域,法國的傳統藝能再次發動了。

  馬克龍的一項舉動,親自證明了日漫在法國的影響力。

  今年7月東京奧運會開幕前,馬克龍旋風般訪問日本,短短48個小時的緊張安排中,法國總統居然專門會見了4位日本藝術家:《阿基拉》導演大友克洋、《妖精的尾巴》作者真島浩、魂系列製作人宮崎英高和日本著名女導演、作家河瀨直美。沒能到場的漫畫家尾田榮一郎,也向他送去了寫有法語祝福的《海賊王》原畫彩頁。

  馬克龍與多位日本知名創作者見面

  圖源:網絡

  “阿基拉,妖精的尾巴,黑暗之魂,Vers la lumière……很高興能與這些藝術家分享這一時刻。它們在日本是神話,在法國也是!”馬克龍在Instagram上最後寫道“文化使我們團結在一起。”

  不知道當他得知他的“文化通”全被拿來買了這幾部“神話”時,馬克龍會不會改變他的評價。

  總統的“旗艦項目”

  “文化通”是馬克龍的旗艦項目。

  在2017年競選總統時,他就承諾要推動一項計劃,以實現 “文化的民主化”。2018年1月,“文化通”閃亮登場。

  負責該項目的法國文化部官員諾埃爾·郝爾賓對《紐約時報》說,該應用好似文化版的交友軟件Tinder,具有地理定位和推薦功能,為法國青少年提供一種查詢附近文化產品的渠道,鼓勵他們“沉浸在自己的文化熱情之中”。

  同時,它還具備激勵手段,將青年人推向新的、更具挑戰性的藝術形式,“引導年輕人探索文化生活的可能性領域”。

  法國青年在書店使用文化卡

  圖源:網絡

  具體來說,這些手段包括由“文化通”工作人員、受歡迎的藝術家和名人共同策劃的推薦名單,以及參加各種VIP活動的機會,比如參加在法國南部的蘇拉吉博物館舉行的直播音樂會,以及探訪阿維尼翁戲劇節的幕後活動。

  法國總統府——愛麗舍宮的官方網站,將“文化通”描述為“通往文化可能性領域的‘芝麻開門’”。

  馬克龍親自在社交平台上為之鼓呼:“我要佔用你30秒的時間,”他說,“無論你是喜歡電影、博物館、小說、電子遊戲、搖滾音樂還是其他什麼,‘文化通’都能給你,你想怎麼花就怎麼花。”

  2018年夏天,“文化通”在法國5個地區進行了測試,並於當年10月擴展到了14個地區。

  喜歡日本漫畫的法國二次元宅

  圖源:nippon

  測試結果頗令人鼓舞:近四分之三的青少年使用它進行了“新的文化活動”,三分之一的用戶第一次走進了博物館,預訂書籍的人數超過了預訂電子遊戲的人數。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該項目又多了“助力疫情後文化複興”的大義名分。

  直到兩年後,今年5月21日,法國政府才宣佈“文化通”正式啟動。在啟動儀式的演講中,這位還不到44歲的總統表示,當年輕人不再說“這部文學作品、這部電影不適合我”時,法國將贏得一個“巨大的勝利”。

  正式發佈的應用較內測時做出了不少改進,或者說限製:算法進行了優化,會優先向用戶推送公共劇院和博物館;用戶最多隻能花100歐元購買電子書和在線媒體訂閱等服務,而且僅限於法國公司,這意味著人們可以訂閱法國音樂平台Deezer和付費電視頻道Canal+,但不能訂閱瑞典的Spotify,也不能訂閱Netflix或迪士尼;他們可以在實體書店買書,但不能在亞馬遜上買。

  法國巴黎歌劇院

  圖源:網絡

  雖然“文化通”可以用來買遊戲,但遊戲的發行商必須是法國人,而且遊戲不能帶有暴力元素——這意味著絕大多數流行遊戲都與之無緣了。

  但不管怎麼說,白給的總歸是好的。“文化通”的官網上循環展示著若干用戶好評:“‘文化通’讓我能夠做一些平時不會做的事情,比如去看馬丁·齊默爾曼的先鋒話劇《艾恩斯·魏德里》(Eins Zwei Drei)”,一位用戶說。“我有幸和一些通過‘文化通’認識的朋友一起去看了《胡桃夾子》。重新發現柴可夫斯基對我來說是一種真正的樂趣,音樂甜美而令人陶醉。”有人買了尤克裡裡琴和鋼琴,還有人訂閱了6個月的免費電影。

  法國文化部說,下一步它將把“文化通”的覆蓋範圍擴展到中學生,他們將每人獲得200歐元,不過是以班級為形式發放的,這樣他們的老師就可以把預算集中起來,帶全班同學出去進行文化體驗。

  該部沒有回應法國年輕人搶購漫畫書的報導。

  3.8億歐元,買了個寂寞

  批評人士認為,讓青少年拿著300歐元的“現金”為所欲為,指望他們離開家門口的電影院、轉而走進藝術影院或劇場,是對納稅人稅金的一種浪費。這種行為至多隻能評價為“天真”。

  “你不用逼孩子們去看最新的漫威電影……你也沒法逼他們參觀盧浮宮,”專門研究文化經濟學的巴黎第一大學副教授讓·米歇爾·托貝倫表示,“文化通”只是在“賄賂年輕人”。

  盧浮宮

  圖源:網絡

  “我完全無法想像,一個孩子會用這筆錢去聽巴洛克歌劇。”法國共產黨參議員皮埃爾·烏祖利亞斯直截了當地說。

  “絕大多數”法國文化界人士都反對“文化通”。

  《世界報》總編輯米歇爾·圭爾林在其專欄中寫道,許多人擔心,這款應用只會讓已經勢不可擋的娛樂業更加如虎添翼,並加深城市中產階級和其他階層年輕人之間的文化鴻溝。

  作為論據,圭爾林寫道,“文化通”在布列塔尼青少年中的使用率為80%,但在東南部的沃克呂茲地區只有45%;充當學徒工或完全失業的年輕人占法國年輕人總數的31%,但只占“文化通”使用者的8%。

  另一些人指責,該計劃成本太高、過於商業化,在經濟上難以為繼。根據法國文化部的數字,“文化通”第一年的預算為8000萬歐元(有專家聲稱實際成本高達2.5至3.8億歐元——畢竟現在這個用戶已經有百萬人),其中80%由政府支付。

  喜歡日本漫畫的法國二次元宅

  圖源:nippon

  文化部最初聲稱的目標是讓“文化通”的資金有80%來自“經銷商和科技公司”、20%來自國家,但它的融資計劃最終一無所獲。

  “文化通”的預算預計明年將翻一番,沒人知道之後怎麼辦。

  法國當局已經承諾,該應用的用戶數據不會被出售,機構和公司也不會為在該應用中被提及而付費,但這在未來也許會改變。

  鑒於這些資金不成比例地流向了漫畫,幾乎沒有享受到多少福利的表演藝術家們尤其牢騷滿腹。

  法國藝術家和表演者聯盟的代表露西·索林說:“‘文化通’的成本約占文化部用於民主化和教育的預算的四分之一,占比太大了,也是有問題的,因為涉及到私企。”她說,雖然該應用中有不少公共機構,但很多,比如Deezer或Canal+,是商業機構,這意味著大量的公共資金流入了私人的腰包。

  “除了這種公關噱頭,我們對政府沒有別的期待。不出所料,該計劃恰好在總統選舉之前公佈。”索林說。

  下一輪法國大選將於2022年4月舉行。

  根據法國公共輿論研究所的民意調查,今年5月份,馬克龍在18至24歲人群中的支持率上升了8%,在該年齡段人群中的好評率達到了51%。

  2017年法國大選

  圖源:網絡

  雖然批評之聲一浪高過一浪,但“文化通”確實還是造福了一些人的。

  娜紮·奇弗特在巴黎經營著兩家獨立書店,她說“總統的小玩意”已經給她的生意帶來了積極影響。“讓那些更喜歡亞馬遜或大賣場的年輕人來找我們並不容易,”她對《世界報》說,但現在她的店裡每天都有青少年光顧。

  他們不碰嚴肅文學,但也不是只買漫畫。有時候,這些孩子也會買些講商務或者個人發展的書,比如朗達·拜恩的《力量》,或者羅伯特·格林的《權力48法則》。

  《權力48法則》

  圖源:網絡

  年輕人們還會訂購女權主義的書,書商們奇怪,這些孩子是從什麼渠道獲知這些在法國幾乎不為人知的書的。

  “不要為他們沉迷漫畫而難過,”巴黎一家書店的店員對《世界報》說。“我們必須記住,以前,在這個年齡,他們壓根就不看書了。”

  確實如此。總是有一些批評者,或許會覺得,漫畫、遊戲不夠登大雅之堂。

  可是,對年輕人來說,他們本來就沒想著整天把大雅之堂掛在嘴邊。

  在年輕一代眼裡,漫畫、遊戲、電影等等,依然是重要的文化符號,有著豐富的世界觀和價值觀。

  一些擁有話語權的中老年人,總是希望能掌握何為文化,何為格調的定義權。

  不過,年輕人不管那些,喜歡才更重要。

  千金難買我樂意。

  給我兩千元,我可能也會去買一套正版《海賊王》,

  和蘇菲·瑪索的簽名海報。

  來源:Vista世界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