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參考報調查:邯鄲建投集團涉嫌違規使用“紓困債”遭質疑

2021年08月10日07:27

原標題:經濟參考報調查:邯鄲建投集團涉嫌違規使用“紓困債”遭質疑

2020年度伊始,突如其來的疫情衝擊我國經濟,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至關重要。為落實好中央的助企紓困政策,各地各部門千方百計保市場主體,更大力度幫助企業渡難關,進而創造更多就業崗位。

記者在河北省邯鄲市採訪發現,邯鄲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邯鄲建投集團”)發行的15億元紓困專項公司債券,本是該市響應中央“六穩”“六保”政策,為解決民企融資困境而募集的資金,應當用於幫助民企紓困。但是,邯鄲建投集團卻將此紓困債券中的4.55億元,用於收購邯鄲一民企的債權,此後開始推動法院對民企核心資產進行拍賣,幾近將該民企置於破產境地。該民企董事長感慨:是“紓困”還是“打劫”?

記者調查發現,邯鄲建投集團在此交易中涉嫌違規使用“紓困債”,將上述民企逼得幾近破產,這與監管部門支援“紓困債”的發行初衷相背離。在這個交易幕後,該集團被指或存在向另一家民企進行利益輸送的行為。

用“紓困債”收購民企債權

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為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於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的決策部署,解決民企融資難問題,證監會支援各類符合條件的機構通過發行專項公司債券募集資金,專門用於紓解民企融資困境及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質押風險。

邯鄲建投集團由市國資委全資控股,主要承擔政策性項目的融資、投資等任務。2019年10月17日,該集團在市場非公開發行了總額為15億元的紓困專項公司債券(邯鄲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2019年非公開發行紓困專項公司債券【第一期】,即“19邯紓01”),2019年10月30日,“19邯紓01”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

邯鄲市中道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道公司”)系邯鄲市一家知名民企,其開發並引進的紅星美凱龍、沃爾瑪等知名品牌項目,成為邯鄲市招商引資的典型範例,僅紅星美凱龍世博家居廣場一期12萬餘平方米的商場評估價值就為14.98億元,解決了約1000人就業。

受市場環境影響,中道公司及其關聯方不能及時償還金融機構的各類貸款,總計數額達30餘億元。其中,中道公司及其關聯方在工商銀行邯鄲分行的多筆貸款合計9.2879億元(本金),剝離到中國東方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分公司(以下簡稱“東方資產河北公司”),並被起訴到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法院作出兩份判決書,已經生效。為維護邯鄲市金融秩序、統籌其他金融債權,河北省高院變更了該兩起案件的執行法院,由石家莊鐵路法院指定到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

邯鄲建投集團瞭解這一情況後,在2019年下半年開始籌劃收購該債權。2019年12月中旬,邯鄲建投集團向東方資產河北公司支付收購債權保證金2億元。2019年12月27日,邯鄲建投集團控股企業——邯鄲市楷澤企業管理諮詢中心(有限合夥)(以下簡稱“楷澤中心”)以4.6735億元的價格,競買了東方資產河北公司持有中道公司的債權9.2億元。2020年1月2日,東方資產河北公司與楷澤中心簽訂《資產轉讓協議》。

2020年7月13日,楷澤中心將全部轉讓款支付給東方資產河北公司。2020年8月10日,東方資產河北公司和楷澤中心聯合發佈公告,楷澤中心受讓中道公司及其相關關聯方的債權。

記者從東興證券一知情人士處瞭解到,邯鄲建投集團收購上述債權的資金來自其發行的紓困專項公司債券“19邯紓01”,將紓困債中的4.55億元成立“紓困基金”,並由楷澤中心運營,隨後以楷澤中心的名義收購了“東方資產河北公司對中道公司及其相關關聯方的9.2億元債權”。

“紓困債”被指違規使用

盼來了“紓困資金”的介入,中道公司的員工們都認為企業迎來了生機。誰料到收購債權後,邯鄲建投集團開始逼債中道公司,並且以其中的6.23億元債權(本金),要求法院拍賣中道公司的紅星美凱龍世博家居廣場一期商場。

“邯鄲建投集團最初跟我們談的時候,說等買了債權後,目的是跟我們合作,幫企業走出困境;在他們買完債權後,卻不斷地給法院施壓,強行拍賣我們的資產。如果強行拍賣公司的核心資產,公司就必然被逼破產,公司及關聯公司的幾百名員工將被迫下崗。這是‘紓困’還是‘打劫’?” 中道公司董事長王喜堂對記者表示。

中道公司及其關聯方目前欠付邯鄲其他銀行、農信社等金融機構貸款30餘億元,擔保物品也均是“紅星美凱龍世博家居廣場一期房產、紅星美凱龍世博家居廣場二期土地”的第二、第三順位抵押。“我們和銀行等金融機構在談重組,如果法院啟動拍賣程式,我們房產很可能被低價拍走,使得邯鄲建投集團一家債務得到全額清償,邯鄲其他金融機構的債權將可能化為泡影,不利於邯鄲金融秩序的穩定。”王喜堂說。

記者調查發現,邯鄲建投集團在“19邯紓01”紓困債的使用上,涉嫌存在違規使用行為。“19邯紓01”的債券募集說明書或發行公告等資料均表明:本期紓困債券募集資金不低於70%的部分用於支援民營上市公司及其股東融資,緩解民營上市公司及其股東流動性壓力,剩餘部分用於償還公司債務或補充流動資金。

記者查閱《邯鄲建投集團公司債券2020年度報告》發現,總額為15億元的“19邯紓01”流向為:4.5億元(15億元總額的30%)用於償債補流(補充流動資金),5.5億元用於紓困民營上市公司及股東,4.55億元用於紓困基金,0.45億元用於臨時補流(補充流動資金)。

東興證券對此認為,公司債券存續期內,東興證券對募集資金管理運用情況等進行了持續跟蹤,並督促公司履行公司債券募集說明書中所約定義務。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譚秋桂認為,邯鄲建投集團在“19邯紓01”使用上存在違規行為,總額15億元的紓困債只有5.5億元用於紓困民營上市公司及股東,紓困民營上市公司及股東的資金僅為36.67%,遠低於規定的70%,另外的4.55億元成立了紓困基金,用於收購中道公司在東方資產河北公司的債權,中道公司既不是上市公司也非上市公司股東;在操作中,邯鄲建投集團的做法不像是紓困,而更像是“以逼死民企獲得巨額利潤”,這更是與監管部門支援發行紓困債的初衷相違背。

在此交易中,邯鄲建投集團對紓困債的使用是否合規?是否與監管部門支援該集團發行紓困債的初衷相違背?

邯鄲市財政局局長宋進民對記者回應:“企業行為,此類事情政府不參與。”

記者多次聯繫邯鄲建投集團董事長邢海平,但其未直接回應記者的採訪請求。

出資5%獲利50%?

記者獲取的資料顯示,在邯鄲建投集團此交易的背後,其控股企業楷澤中心的一個合作方——“北京航豐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航豐公司”)浮出水面。工商註冊登記系統顯示,航豐公司股東分別為蘇晨光(持股35%)、何鎮良(持股30%)、郭建釗(持股30%)、張曉光(持股5%)。記者從工商登記機關查詢獲悉,蘇晨光和何鎮良都是邯鄲本地人,郭建釗是楷澤中心在該案中的主要代理律師。

據知情人士透露,楷澤中心在準備收購中道公司債權之初,就與航豐公司關聯方達成協議,由楷澤中心出資約5億元,航豐公司關聯方出資2000萬元共同收購上述債權,此交易的利潤分配是楷澤中心和航豐公司關聯方各占50%。在此後的具體交易中,購買債權交易額合計是4.67億元,楷澤中心出資4.55億元,航豐公司關聯方出資2000萬元,儘管可獲得50%的利潤,但是航豐公司關聯方在此交易中的出資卻只有總出資數額的5%。

隨後,航豐公司關聯方深度介入此交易,在邯鄲建投集團沒有付清全部收購價款且尚未辦理完畢資產轉讓相關手續的情況下,2020年3月12日,航豐公司股東、河北宣威律師事務所律師郭建釗以東方資產河北公司代理人的名義,向石家莊鐵路法院提出《查封、評估、拍賣申請書》,啟動對中道公司資產進行查封、評估、拍賣的程式。

2020年9月29日,航豐公司股東何鎮良向石家莊鐵路法院遞交拍賣中道公司一期、二期全部資產的申請書。當年10月19日,楷澤中心負責人當面向石家莊鐵路法院認可何鎮良代表楷澤中心遞交的申請書。

2020年11月10日,楷澤中心向石家莊鐵路法院遞交兩份申請書,要求法院立即拍賣中道公司資產,立即凍結中道公司的所有租金收入。

2021年4月,石家莊鐵路法院將兩個執行案件移送到邯鄲市中院,楷澤中心委託邯鄲本地律師代理執行案件,要求邯鄲市中院立即拍賣中道公司資產。6月22日,楷澤中心再次委託郭建釗律師代理執行案件。

“邯鄲建投集團的合作方航豐公司只出5%的資金,就獲得這個交易50%的利潤,這是否合理?這背後是否存在巨大的利益輸送?”當地一知情人士對此提出疑問。

對此,航豐公司股東何鎮良反問記者:“你去法院問問是否合理?你去瞭解一下市場行情是否合理?”

邯鄲建投股權服務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娜曾與記者聯繫,記者發去採訪短信,截至發稿時未得到回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