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最近發生病例多為護士?國家衛健委專家蔣榮猛釋疑

2021年08月21日08:04

  原標題:為何最近發生病例多為護士?國家衛健委專家蔣榮猛釋疑

  德爾塔感染者臨床表現仍以發熱、乾咳、乏力、咽痛等症狀為主,跟以往比沒有發生大的變化。

  由南京傳播開來的本土疫情已持續一個月,不少省市波及其中。本輪疫情始於傳播力更強的德爾塔變異株,該變異株也曾引發廣州、深圳、瑞麗等多起本土疫情。

  德爾塔是否帶來了不一樣的臨床表現和重症傾向?新冠變異有何特點,傳播力是否會越來越快?新冠流行已一年半有餘,會流感化嗎?

  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北京地壇醫院副院長蔣榮猛昨日(8月20日)接受新京報專訪,就病毒變異、防控應對等問題進行解答。

  德爾塔感染者臨床表現無明顯差異

  新京報:德爾塔今年已經引發不少本土疫情,公眾對於變異株的疑惑有很多,譬如臨床表現是不是變了。你一直在一線救治新冠患者,看到的情況如何?

  蔣榮猛:我國感染病例相對來說很少,目前臨床表現仍以發熱、乾咳、乏力、咽痛等症狀為主,跟以往比沒有發生大的變化。德爾塔毒株廣泛流行,根據印度的研究,德爾塔的臨床表現也沒有明顯變化。

  新京報:南京、揚州的患者現在情況怎樣?重症相比之前有增加嗎?

  蔣榮猛:南京和揚州的絕大多數患者仍是輕型普通型,重症不到10%,其中主要是老年人和基礎病患者。疫情的重症率受患者年齡結構影響很大,譬如南京大多是青年人,重症就少,3%左右,8月上旬重症已經清零;揚州老人多一些,重症比例更大。這些和之前的疫情是一致的,如廣州疫情老年人多,重症就多,7月瑞麗疫情大多是青年人,重症比例也很低。

  新京報:臨床治療上有變化嗎?

  蔣榮猛:臨床管理策略基本不變。去年8月更新了第八版的診療方案,今年4月雖然出了修訂版,治療方面並沒有調整,即便是德爾塔變異株,目前的治療方法仍然是有效的。只是具體到個人,治療會更加個體化、更加精細。

  病毒變異,傳播力不一定越來越強

  新京報:德爾塔最大變化是什麼?

  蔣榮猛:傳染性更強、複製能力更強、病毒載量有明顯增加,因此核酸轉陰的時間也更長。以前平均2周左右可以出院,現在有一些患者3周多還沒有出院,雖然症狀已經消失,但核酸仍是陽性。根據國外的研究,德爾塔轉陰時間平均達18天,相比之前的毒株增加了5天,核酸CT值小於30的時間也可以長達18天。

  新京報:病毒載量增加,會不會加重病情?

  蔣榮猛:國外的一些研究顯示有這樣的情況,比如住院和住ICU的患者增多,死亡數也有所上升。但不同的是,國外輕症患者不住院治療,只收治重症危重症,不像我國,大部分感染者在感染早期、甚至處在潛伏期就被發現,只要確診就被收住院觀察和治療,通過早期干預,可以阻止向重症發展,對降低重症死亡很有效。

  新京報:除了德爾塔,前期阿爾法、貝塔、伽馬和近期的拉姆達變異株,表現出哪些異同點?

  蔣榮猛:拉姆達是近期在南美洲流行,相關研究較少。另外幾種變異株,在臨床表現上沒有明顯變化,更多是在傳播力、免疫機製、抗體逃逸等方面的變化,如病毒更容易感染、複製能力更強、傳播力加快、抗體中和效應下降等,當然,不同變異毒株之間會有區別。

  新京報:打疫苗還有用嗎?

  蔣榮猛:當然有用。從發表的數據看,疫苗對預防重症危重症是有效的。疫苗不光能產生中和抗體,還能建立免疫記憶,一旦病毒進入,激活免疫記憶,人體就能迅速調動免疫分子來進攻病毒。

  新京報:美國近期有研究稱德爾塔的傳染性已經超過天花,與水痘類似,這意味著什麼?

  蔣榮猛:這是一個動態變化的學術概念,不是絕對的,受很多因素影響,如是否同空間、通風情況、暴露時間、防護強弱等等,都會影響傳染性。在完全放開防控的環境,傳染性可能達到這個程度,但防控收緊,數值也會迅速下降。這隻能提示一個信息,疫情防控要更加謹慎。

  新京報:病毒的變異會呈現必然的傳播加速的趨勢嗎?

  蔣榮猛:不一定。

  天花很穩定,不怎麼變異,隨著醫療衛生條件水平和疫苗接種率的提高,逐漸消失了。麻疹病毒也相對穩定,但仍未消除,只要疫苗接種率不夠,便會出現暴發疫。霍亂有200多種血清型,但真正引起嚴重症狀的只有2種,隨著人類身體素質、醫療救治水平的提高,目前霍亂很少有重症出現,雖然在我國法定傳染病位列第二,也已不是很厲害了。流感病毒非常容易變異,且在自然界有廣泛的宿主,有發生基因重配的可能性,不過即使發生了大變異,也未必會引發大流行。

  新冠病毒有3萬多個堿基對,不是所有位點變異都影響病毒的親和力和致病力,即便變異發生在S蛋白,也得看具體的氨基酸變異是否會影響S蛋白和受體的結合力。

  總的來說,病毒變異的方向是什麼,變強還是變弱,具有偶然性和不確定性,人類無法預測。

  新京報:新冠會流感化嗎?人類能不能和新冠“共存”?

  蔣榮猛:從人類的預存免疫、監測體系、特效藥等幾個角度分析,目前新冠與流感幾乎沒有可比性。

  流感病毒變異比新冠更快,流感在人間流行的100多年中,人群已有預存免疫,小的變異不會造成大影響;全球建立了成熟的流感監測體系,人類基本掌握了流感病毒的長期規律,能及時發現病毒變異情況;我們也有成熟的、每年根據專業預測而調整組分的流感疫苗,有多種針對不同位點的特效抗病毒藥物。這些儲備是經過相當長一段時間積累起來的,而應對新冠,人類目前不具備這樣的條件。

  因此,我們必須以現有的成熟方法和適合自身情況的策略去防範,避免用我們不熟悉的方式應對。

  出現多起醫務人員感染,院感防控應嚴格執行國家標準

  新京報:今年已經發生了多起變異株引發的本土疫情,南京疫情到現在還在持續,疫情防控應該注意些什麼?

  蔣榮猛:德爾塔傳播力增強,提醒我們防控不能鬆懈,否則就可能發生大規模傳播。不同城市的情況不一樣,但在核酸檢測能力、物資儲備、信息化水平、院感防控等各個方面,國家都有相應的指南規定,一定要嚴格按照標準做好準備,否則疫情來了會措手不及。

  新京報:不少地方出現了醫務人員感染,院感防控的風險點有哪些?

  蔣榮猛:定點醫院是直接收治新冠感染者的地方。硬件建設是否符合標準,三區劃分是否合理,人員培訓是否到位,醫院感染管理是否科學,每個環節都很重要。

  譬如發熱門診,要有足夠的空間才能確保三區合理,患者來了有序就醫,不發生交叉感染。很多發熱門診有多科醫生輪換值班,尤其是對新人,如何正確進出三區、穿脫防護,需要嚴格的培訓和考核。

  另外,最近發生的醫務人員感染病例較多為護士,護士承擔了隔離區較多的體力工作,不僅要冒著極大的感染風險近距離護理病人,由於現在不安排保潔進“紅區”,擦地、處理醫療垃圾等工作也由護士負責,像低頭彎腰這些動作,會影響口罩的密合性。如何保護醫護人員的安全,是醫院管理者需要注意的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