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每天耗資三億美元,換來一個更動盪的阿富汗

2021年08月21日00:08

原標題:美國每天耗資三億美元,換來一個更動盪的阿富汗

中新網8月21日電 (劉丹憶 管娜)“戰爭已經結束”。幾天前,阿富汗塔利班兵不血刃進入首都喀布爾,宣佈接管政權,成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大赦政府官員,尋求和平交接權力。

當地時間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塔利班相關人員在街頭巡邏。

  美國在阿富汗的軍事存在,猝然落幕,持續20年的戰亂,突現轉折。但阿富汗的重建之路,還很艱難、漫長。

資料圖:當地時間2002年5月17日,一群美國士兵前往阿富汗南部坎大哈基地的。
資料圖:當地時間2002年5月17日,一群美國士兵前往阿富汗南部坎大哈基地的。

  反複被爭奪與統治,是阿富汗命運的寫照。位於歐亞大陸心腹,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其曆來為兵家必爭之地。大國們一次次貿然前來,又一次次铩羽而歸,由此,阿富汗獲名“帝國墳場”。

資料圖:當地時間2018年4月30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發生連環爆炸襲擊。
資料圖:當地時間2018年4月30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發生連環爆炸襲擊。

  2001年,美軍以“反恐”之名,不請自來。美國在阿富汗每日“燒錢”數億美元,但巨額支出換來的,卻是一個,比2001年更加動盪、分裂、貧困的阿富汗。20年中,400萬阿富汗人流離失所,270萬阿富汗人逃往海外。

資料圖:在土耳其東部鄉村的阿富汗難民。
資料圖:在土耳其東部鄉村的阿富汗難民。

  如今的阿富汗,人均GDP居世界第213位;平均壽命53.25歲,居世界倒數第一;1400萬人面臨嚴重饑餓;全國半數人口處於貧困線以下;長期位列最不發達國家行列。

  貧困,滋長了阿富汗的毒品種植,這背後,還有美國的推波助瀾。

  美中情局曾以毒養戰,資助反蘇武裝,甚至製作手冊指導,手把手讓當地人種下罌粟。鴉片年產量激增至2000噸,阿富汗很快成為“毒品金新月”的核心。

資料圖:美軍與阿富汗當地村民交談。
資料圖:美軍與阿富汗當地村民交談。

  2000年,塔利班一度禁止罌粟種植,但美軍次年入侵後,毒品貿易應聲反彈。

  為防止阿富汗塔利班得勢,美國發起過“禁毒戰”,試圖抹滅自己親手種下的惡果,收效甚微;20年來,禁毒又販毒的阿富汗塔利班,也依靠這顆罪惡種子,獲取資金。

當地時間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進入總統府。

  20年後的今天,阿富汗塔利班似乎“變了”。他們承諾,將依靠自然資源重建國家,阿富汗“將不再是鴉片種植和毒品交易的中心”。然而,在毒品經濟的摧殘下,最受傷的,是一代又一代平民。

  美國給世界留下的爛攤子,又何止阿富汗。回顧美利堅240多年的建國史,沒有發動或參與戰爭的時間,不足20年。

  是美國,在越南戰爭中,投放炭疽病毒生化武器,兩到三代人之後,仍會引發不良反應;是美國,以莫須有罪名,發動伊拉克戰爭,導致超過20萬伊拉克平民死於非命;也是美國,通過“代理人戰爭”,在敘利亞持續製造戰亂,直到如今,三分之一敘利亞人仍缺衣少食,87%的人因為戰亂儲蓄耗盡。

當地時間2021年8月16日,等待撤離的人群聚集在阿富汗機場。

  而今,“西貢時刻”在喀布爾重演,拚命爬上飛機起落架的民眾,因為不懂如何自保,在飛機出航後從高空墜亡,上演了更大的悲劇。

  人們似乎很難想像,這樣的阿富汗,曾經穩定繁榮。現代化的電車系統在城市中穿行,璀璨的燈火點亮夜空,聳入雲霄的山上,積雪終年不化, 那片土地,曾獲稱“東方小瑞士”。

資料圖:1961年11月,阿富汗喀布爾的人們。
資料圖:1961年11月,阿富汗喀布爾的人們。

  作為“絲綢之路”上的重要樞紐,喀布爾的曆史遺蹟燦爛輝煌。古老墓碑、城堡遺址,伊斯蘭教的宣禮塔、清真寺,擁有上萬件珍貴藏品的國家博物館……如果沒有連綿的炮火,阿富汗的文明,應該會更好地傳承和延續下去。

  阿富汗小說《追風箏的人》作者卡勒德·胡賽尼曾說,“哪怕幾天,甚至一天發生的事情,都足以徹底改變一個人的全部人生”。阿富汗人民已遭受太多苦難,隨著外國軍隊的離去,這片飽經滄桑的土地,將面臨新的複雜挑戰。(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