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網購迷藥、製造車禍殺妻騙保!保額高達2900萬,丈夫曾欠款600萬...警方發現:這已是第二次

2021年08月22日22:17

原標題:男子網購迷藥、製造車禍殺妻騙保!保額高達2900萬,丈夫曾欠款600萬...警方發現:這已是第二次

男子網購迷藥,製造車禍殺妻騙保,總計保費達2900多萬!

“一點不誇張。

找戶口本沒找著,找出這麼一大摞各個公司的保險單......”

而警方通過調查發現,這已經是第二次了……

近期,CCTV 今日說法講述的這一案件引起熱議,話題#今日說法#衝上熱搜第一!截至目前,話題閱讀近24億。

2018年1月27日晚,遼寧省錦州市重觀路環島發生了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輛北京牌照的車撞上了路邊的擋牆。

車幾乎報廢,車上的一對夫妻,妻子死亡丈夫受傷。

事故發生的環島位置非常偏僻,周圍沒有村莊,僅一公裡外有一家殯儀館,環島距離遼寧錦州市中心足有十公里。

偏僻的環島,深夜驅車來到此地的夫妻,沒有遺留任何刹車痕跡的現場,這場沒有目擊者的事故疑點重重。

2021年7月,遼寧省錦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在車禍中倖存的丈夫死刑。

這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一個抱枕,救了丈夫一命

事故的遇難者是妻子嚴坤,事發時她坐在後排,不幸當場死亡。駕駛車輛的是丈夫周進,他傷勢嚴重,雙腿骨折。

事發當天,夫妻倆已在周進老家遼寧錦州待了十多天,準備返回兩人在北京的家。

事故發生地是一個三岔口的環島,事發時,肇事車以幾乎垂直的角度撞上環島外側的擋牆。交警現場勘驗後,確認撞擊速度在80公里/小時以上,且現場沒有刹車痕跡。

通過對周進進行血液檢測,警方排除了駕駛人酒駕的可能。

以這麼快的速度在環島內行駛,並不符合常理,針對這個結果,警方做了大量試驗。

試驗結果表明,車撞上擋牆,極有可能是人為操控。

通過再次對車輛進行勘驗,警方又發現許多匪夷所思的地方。最值得注意的,是擋在周進和方向盤中間的一個抱枕。按照常理,抱枕不該被放在這個位置,但正是這個抱枕,救了周進一命。

2000多萬巨額保單浮出水面

由於案件疑竇眾多,交警無法出具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此時家屬提出,想盡快讓嚴坤入土為安。按照相關規定,警方要求家屬提供戶口本、結婚證等證件。

在尋找證件的過程中,家人意外地在嚴坤家中找出大量的人身意外傷害保險單,單子整整裝滿了一個20寸的行李箱。

保險單數量多、保費數目大、保額也高,且丈夫周進和妻子嚴坤互為受益人,如果妻子嚴坤意外死亡,丈夫周進能獲得2000多萬元的保險賠償。

巨額的賠償金加重了交警的懷疑,交警來到醫院,向丈夫周進瞭解車禍現場情況。

病床前的周進表情自然,語言通順,沒有表現出異常。

可交警把他的話與偵查線索對比後,卻發現不少端倪。

比如周進說,當時妻子嚴坤把熱水灑到了他腿上,他一慌神才造成車禍,但交警在周進車里發現的水杯,蓋子都蓋得嚴嚴實實的。周進還說,當天曾和妻子一起在高速路的服務區吃晚飯,但服務區的公共視頻顯示,下車的只有周進一人,妻子嚴坤並未跟隨。很明顯,周進對警方說謊了。

撞車前,丈夫一直猛踩油門

家裡的巨額保單、倖存丈夫的謊言,一切都昭示著這場事故並不簡單。

妻子嚴坤的屍檢結果顯示,嚴坤之死符合交通事故致多發組織器官損傷死亡,但是從體表來看,事故發生前,嚴坤很可能處於不清醒或昏迷狀態。

法醫又採集了死者的血液和胃容物,果然檢測出兩種神經抑製類藥物:卡馬西平和氯氮平。這兩種藥物,人服用一定劑量就會陷入昏迷。

大量的保單、昏迷的妻子,調查至此,警方已有理由懷疑,周進為獲取保險賠償金製造了這起車禍。

因此,交警把案件移交公安局的刑偵部門。移交案件時,交警還提到一個細節,就是關於汽車的黑匣子。

這個黑匣子學名叫作氣囊控製模塊,當車輛發生碰撞的時候,氣囊控製模塊能夠對碰撞的猛烈程度進行分析,來判斷是否需要打開安全氣囊。如果需要,氣囊控製模塊會打開安全氣囊並記錄相關數據。

有關部門對黑匣子的數據進行了讀取,數據顯示,事發前4.2秒,汽車車速從82公里/小時加速到88公里/小時,發動機轉速則由2400rpm直接飆到了4000rpm。

這些數據指向一個事實——撞車前,周進一直在猛踩油門。

開車的丈夫周進猛踩油門撞到牆上,坐在后座的妻子嚴坤體內的藥物又是從何而來?家人曾告訴警方,嚴坤患過癲癇病,曾服用卡馬西平治療,她的體內有卡馬西平不足為奇。

但是,氯氮平和卡馬西平是兩種相反的藥,前者能夠誘導癲癇病的產生,可以說是嚴坤的禁藥。它如何進入嚴坤體內?這個問題在周進的手機里找到了答案。

丈夫網購迷藥迷暈妻子

根據已掌握的證據,警方懷疑丈夫周進涉嫌故意殺人和保險詐騙。

在案發後的兩年里,周進因為在車禍中受傷嚴重,前後做了十次手術,從未離開過醫院。2019年10月,警方對嫌疑人周進進行抓捕,在他手機里發現了一條可疑的微信轉賬記錄。

記錄顯示,案發的幾個月前,周進給一個叫“情趣小妞”的人從微信上轉了530元。他承認,自己轉賬是為購買“情趣小妞”售賣的藥物三唑侖。

通過層層追查,警方找到三唑侖的供應鏈源頭侯某。侯某說,由於國家對三唑侖管理嚴格,他根本拿不到三唑侖,所以一直用氯氮平冒充三唑侖高價賣出。正因如此,2019年1月,侯某被江蘇省南京市秦淮區人民法院以銷售假藥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

同時,警方查找到的快遞信息顯示,周進確實從侯某手裡買過氯氮平假冒的三唑侖,而氯氮平就是導致妻子嚴坤昏迷的藥物。

這並不是第一次

但事實上,這並不是周進第一次試圖謀害自己妻子嚴坤。

早在2017年,周進就曾在遠離遼寧錦州市中心的濱海路,試圖以撞電線杆的方式殺害嚴坤。

當時的嚴坤同樣在藥物作用下處於昏迷狀態,但好在電線杆是空心的,坐在副駕的嚴坤又繫了安全帶,並未出什麼大事。

四處欠債終致家破人亡

第一次沒有得手,周進就一直在尋找第二次機會。

幾個月後,同樣是在深夜,在偏僻的公路,他親手製造一場車禍,殺害了自己的妻子。

嚴坤和周進是二婚,在外人看來,兩人十分恩愛。周進經常帶嚴坤和兩人的家人一起出國旅遊,歐洲、美洲、東南亞,兩人足跡曾遍佈世界各地,生活看似非常美滿富足。

但實際上,2017年,周進股票賠了300萬元,生意也十分慘淡,根本負擔不了這些開銷,經常接到銀行的催債電話。巨額保費加上旅遊花費,周進的欠款曾達到600萬元之巨。於是,他萌生了殺妻騙保的想法。

2018年1月27日晚上,周進為獲取高額的保險賠償金,彌補高額保費和股票虧空,騙嚴坤吃下提前準備好的所謂三唑侖,把車開到漆黑的環島,踩下油門,朝著牆撞了上去。

2021年7月16日,遼寧省錦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以故意殺人罪、保險詐騙罪,判處周進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周進提起上訴。

泰國“殺妻騙保案”曾轟動一時,保額共2676萬,被告改判死刑

提到殺人騙保,2018年天津男子泰國的“殺妻騙保案”曾轟動一時。

2018年10月27日,天津男子張某凡與妻子及一歲多的女兒去泰國普吉島遊玩。2018年10月29日,張某凡涉嫌在酒店裡將妻子殺害。

犯案後張某凡對女方父母謊稱小潔是溺亡。後被女方父母發現可疑之處,併發現其偽造妻子簽名購買千萬保險並將自己列為受益人的情況。

泰國時間2018年11月1日下午,張某凡被泰國警局扣留,11月2日淩晨0點40分左右,張某凡招供承認殺妻,理由是“不想過了”。

該案件引發輿論大討論的地方在於,在殺害妻子之前,張某凡陸續為妻子購買多份保險。

根據天津市公安局出具的“張某凡涉嫌保險詐騙案(涉案保單)”明細目錄顯示,張某曾以自己和妻子的名義,在11家不同保險公司購買大額保單,投保額274649元,保險額總價值2676萬元,被保人顯示均為受害人,而受益人均指向張某本人,險種涉及11種。

最新:被告改判死刑

2021年4月27日,國內多家媒體援引被害方代理律師消息稱,天津男子張某凡涉嫌在泰騙保殺妻一案,近日泰國中級法院改判被告人死刑。

法院認為,根據警方、檢方和受害人代表律師提供的證據證明,事發後被告企圖掩蓋殺人事實,不構成減刑條件。

此前的一審判決中,被告張某凡被判處無期徒刑,2020年3月23日,該案被害人家屬委託律師向泰國第八區中級法院提起上訴,2021年1月7日,中級法院改判張某凡死刑,目前張某凡正在向第八區中級法院申請,請求中級法院給他機會向最高法院繼續上訴。

圖/圖蟲

改判死刑四大理由

媒體報導稱,由於疫情原因,普吉法院於2021年3月2日採用視頻方式,向被關押在監獄的被告張某凡宣讀了中級法院的判決書。死者親屬的代理律師、泰國尼采國際律師事務所主任方文川律師沒有收到普吉法院宣讀判決通知,因最近收到被告請求高級法院上訴的文件才知情,方律師馬上委託該案檢方向法院申請判決書,於2021年4月26日收到判決書原件。

據律師披露,判決書總共有32頁,中級法院改判死刑的依據主要基於四點:

首先針對被告所述其並非故意殺死妻子的說法,中級法院法官認為,被告身上傷痕不多,酒店房間也只有翻找東西的痕跡,酒店工作人員出庭作證時,證明被告聲稱受害人死亡的泳池只有1.30-1.40米深,受害人完全可以在泳池中站立,而且受害人家屬證明受害人從小就會游泳。基於泳池深度和受害人的游泳技能,中級法院法官判定,受害人很難死於泳池。

第二,針對被告在初級法院辯護自己為激情殺人的觀點,中級法院法官認為,根據警方、檢方和受害人代表律師提供的證據證明,事發後被告企圖掩蓋殺人事實,一直在說謊和隱瞞,等警方出示事實證據後,被告才不得不承認激情殺人。被告聲稱被告受不了受害人的不斷抱怨,雙方發生激烈爭吵,被告才發怒失去理智動手在泳池傷害到受害人。

中級法院法官認為被告自己承認其從受害人背後卡住受害人脖子,多次把受害人的頭按在水裡,最後一次按在水裡時間長達約3分鍾,等受害人昏迷了,自己回到房間,任由受害人淹在泳池20多分鍾後,被告才把受害人從泳池拖出來放在泳池邊。被告的種種行為和跡象讓法官更相信檢方及受害人家屬代表律師的控告理由,中級法院法官判定,被告與受害人之間沒有發生激烈爭吵,受害人是在毫無意識的情況下被害死的,不存在激情殺人的事實。

第三,針對被告在初級法院辯護沒有想殺害妻子騙取保險的觀點,中級法院法官認為,被告在出事前不久,在短時間內連續多次購買大金額人壽保險,總金額達人民幣2049萬元,受益人均為被告自己,而受害人是有父母的,但是受害人父母對此一無所知。每年保險費相當高,金額達人民幣202,902元,遠遠超出被告和受害人的總收入,這是違背常理的,正常人沒有必要購買如此大量大金額的人壽保險。儘管被告辯護自己年收入達20萬人民幣,但是沒有出具相關證明。為了成功獲得保險,被告還偽造收入證明,偽造受害人簽名,受害人簽名肉眼就能識破是偽簽,故中級法院法官判定被告殺害妻子,目的是為了騙取巨額保險金。

第四,針對被告在初級法院否認彙款給網紅30萬的觀點,中級法院法官認為,被告沒有否認彙款事實,只是聲稱彙款30萬元人民幣是宣傳自己的費用,法官認為這種解釋沒有事實依據,沒有可信的理由。中級法院法官判定,被告對妻子不忠,開銷遠遠超過其收入,故計劃殺死妻子,圖謀巨額保險金。

基於上述主要因素,第八區中級法院認同初級法院依據刑法289(4)有預謀有計劃蓄意殺害他人,判決被告死刑。

一審未判決死刑

2019年1月24日,泰國檢方以泰國刑法289條中的蓄意謀殺罪向泰國法院起訴嫌疑犯張某凡,但在最終量刑時,初級法院為張某凡減刑了1/3,故沒有判決死刑。宣判後,被害人家屬委託律師上訴請求中級法院重新評估初級法院給予被告減刑是否合理。

中級法院審理認為,被告為了謀取巨額保險金,有計劃、有預謀地殘忍殺害死者,被告和死者是夫妻,而且二人已經育有1個孩子,被告的行為滅絕人性。案發後被告始終否認蓄意殺人事實,被告給警方的供詞和庭審證詞對本案調查和審理均沒有起到任何幫助,所有案件事實依據均來自泰國和中國警方及受害人家屬提供的證據材料和偵訊調查結果。被告沒有認罪悔罪的態度,反而採取隱瞞事實、說謊作假的態度。

因此,中級法院不認同初級法院給予被告減刑的判決,同意受害人家屬代表律師的上訴請求,不予以被告減刑,改判被告死刑。

曾引發全國保險機構大排查

泰國“殺妻騙保”案轟動一時,保險公司也加緊風控排查。

隨後,在保險公司的排查中,一人投保多份保險大額意外險合同的案例,還真有被牽出來的人。

今年2月份,一家壽險公司的核保負責人將李明(化名)列入了投保關注名單,同時列入關注名單的還有李明的妻子。

1969年出生的李明,自2018年12月底起,短短2個月在26家保險公司連續投保超26份保險,除了少數幾份定期壽險,其餘多為高額意外險、駕乘險,單人累計保額超6000萬元。

券商中國記者採訪瞭解,李明的投保行為已經被多家保險公司發現,多位保險行業人士向記者表示確有排查一事。由於是夫妻共同投保,李明夫妻合計意外險保額約1億元。投保人短期在多家保險公司突擊投保如此高額意外險相當罕見,該行為引起了保險行業高度重視。

上了關注名單之後,李明開始被一些公司拒保。

這種行為並非第一次。

2018年,也曾有投保人在短短兩個月投保了4000萬元保額的意外險,保險期間三個月,被投保的保險公司當時非常緊張,但所幸後來並沒有出險。

互聯網保險成欺詐高發區

一個普通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如何被買千萬額度的保險?

隨著高保額保險產品的出現、互聯網網保險的普及,“謀財害命”在保險理賠的幌子下變得更加容易。

根據《保險法》,以死亡為給付保險金條件的合同,未經被保險人同意並認可保險金額的,合同視為無效。

但是,在投保操作中,券商中國記者發現,如果有人存心想繞過被保人投保,上網購買保險就可以。

有保險公司人士告訴記者,一年期以內的短期險種一般不會通過電話回訪,超過一年期的保險則一般需要進行被保險人電話回訪。

實際上,近年來曝出的惡性傷人騙保案,也出現過犯罪分子惡意繞過被保人告知環節投保的情形。

高額保險的風險防範問題,在全世界都是難題。

一位資深保險人建議,行業要建立反欺詐信息-共享機製,例如個人短時間內購買的保險累計保額達到一定額度就自動增加核保條件。此外,保險公司將風險管理前置,更加關注承保時的道德風險問題。

如何減少道德風險,廣東連越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周慶元律師建議:

首先,要從源頭抓起,實行嚴格的入口管理,比如完善投保告知義務相關規定,把目前單純的詢問告知模式更改為特定情形下的詢問告知與無限告知相結合投保前告知模式。

其次,加強保險公司內部經營管理,規範保險銷售行為,增強對非正常手段獲取業務佣金行為的懲罰力度,消除隱患。

第三,構建反保險欺詐業內信息共享機製,提升行業整體反保險欺詐的工作效率。

第四,加大對保險欺詐者的懲罰力度和保險欺詐人員違法成本。

周慶元律師表示,應該通過製度的構建,讓犯罪分子 “不能”、“不敢”、“不願”進行保險欺詐。

小貼士:個人名下保單怎麼查?

中國保險業協會推出的中國保險萬事通已經實現個人保單查詢工功能。

可以通過微信添加“中國保險萬事通”公眾號查詢。

來源 | CCTV《今日說法》、央視新聞、21世紀經濟報導(jjbd21;李玉敏)、券商中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