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窗青年苦讀考入大學

2021年08月30日03:00
■明仔感激母親不離不棄,當日訪問結束後,明仔搭着母親肩膀一同離開懲教院所,迎接未來美好生活。

【星島日報報道】(星島日報報道)一念之差,或許恨錯難返;一念之善,猶有錦繡前程。年少無知的青年「明仔」,昔日被損友利誘販毒「搵快錢」,青葱歲月鋃鐺入獄,正當對前路不抱希望之際,幸獲中學文憑試取得佳績的囚友分享鐵窗苦讀的經驗,隨即下定決心,努力增進知識改變人生。歷經兩次考試洗禮,他終於獲得大學取錄,近日亦已刑滿出獄,現對未來重拾期盼,「很想快些體驗大學生活,讓我再青春一次!」

二十二歲的「明仔」,就讀中學期間因誤交損友走上歪路。他憶述,當時因無心向學輟學,其後協助朋友販運毒品「搵快錢」,終在一五年五月被捕,當年十六歲的他被判囚逾九年,入獄初期經常怨天尤人,「那麼多人運毒,為何是我被捕?」面對日復一日的課堂和職業訓練,枯燥乏味的鐵窗生涯令他對前路感到迷惘,直至一七年某天參加院所的學業證書頒發典禮,看着在中學文憑試取得最佳成績的囚友分享,其家人臉上充滿自豪和喜悅,當下找到前進目標,希望有日成為台上「主角」。

為求圓夢,「明仔」說一八年中報讀院所的文憑試班,十個月內苦讀中文、英文、數學、通識、經濟及旅遊與款待六科,「臨考前半年一日讀書十二小時,更經常通宵操試卷!」通過一年努力,他在一九年文憑試取得二十三分佳績,惟因英文只有二級,以一分之差無緣入讀大學,但他未有氣餒,決定繼續苦讀,隔年重考,慶幸努力獲得回報,去年文憑試英文科取得第三級成績,符合報考本地大學資格。

「明仔」笑稱,他一直希望成為社工,期望與迷失青年同行,引導他們走回正路,可惜未獲有關學系取錄,繼而選擇了平日亦感興趣的藝術相關科系,終獲本港一所大學錄取,期待在大學正式學習繪畫,「我很喜歡繪畫,不時請母親代購指定漫畫,從中獲取作品題材!」他高興地向記者展示多幅形態逼真的素描畫,表示會努力完成大學課程之餘,但願繼續進修成為社工,「希望透過藝術治療,幫助青少年或有需要人士。」

據了解,「明仔」去年八月從壁屋懲教所轉移至壁屋監獄,今年三月透過懲教署「釋前就業計畫」,轉往中途宿舍豐力樓居住,並可在日間出外工作。他苦笑稱,多年入獄令他與外界脫節,例如不懂如何使用智能電話,包括查看巴士公司的應用程式(APP),加上部分巴士站不再張貼行車路線圖,令他經常為乘車而煩惱,幸好吃苦頭一段時日後,已逐漸適應社會脈搏,及至上月一個雨天終於獲釋,正式告別五年多的院所生活,當日母親徹夜準備菜餚歡迎他回家,一家度過了久違的溫馨時光。

「明仔」現時仍處於為期一年的監管令下,定期有懲教人員上門進行家訪或校訪等。回顧年少輕狂的歲月,他不諱言輟學期間與親人關係疏離,只顧出外與「兄弟」鬼混,直至入獄後發覺「手足」之情不再,所謂好友紛紛切斷聯繫,只有家人不離不棄,更不忍每天辛勞工作的母親,堅持利用每周一天的假期前往偏遠院所探望他,「只因我犯事,害了她受罪。」

不堪回首的憾事,還有親人離世未能道別。「明仔」透露,平日對他照顧有加的外婆於一九年初離世,當時他正積極備戰文憑試,家人為免其擔心,隱瞞至考試結束後才告知,「當刻很氣憤,因為自己行差踏錯,無法見親人最後一面!」其實,外婆死前一刻仍不知道「明仔」身處牢獄,家人紛紛謊稱他前往外國留學,「明白自己讓親人失望,所以想做得更好!」將愧疚化為動力的「明仔」,希望學有所成,將來好好報答家人。

聽罷「明仔」肺腑之言,其母親首先答謝懲教署職員和教師用心教導兒子,讓他痛改前非,又指自從兒子犯事以來失眠多年,尚幸近年母子關係大為改善,兒子會在母親節繪畫相贈,出獄返家後幫忙處理家務,更主動下廚,讓她感到欣慰,「希望他好好讀書,生活開心,奉公守法。這便足夠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