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真相!在你熟知「美C」背後 是萬千個他們

2021年08月30日08:44

巨星背後,更多的是這些人
巨星背後,更多的是這些人

  「他是一名從阿積士青訓學院中脫穎而出的,非常非常有天賦的年輕球員。」

  2006年,如今的李斯特城主教練布蘭丹-羅渣士Brendan Rodgers,還只是一名就職於車路士青訓學院的教練。那時的車路士被俄羅斯富豪艾巴莫域治接手不久,但已經開始了對青訓學院的大力建設,所以短短一兩年,布蘭丹-羅渣士已經見過了不少孩子。

  但是,他對其中一名來自丹麥的年輕球員,印象頗為深刻:

  「他是個翼鋒,但身體很強壯,所以能打很多個位置。既可以打一側的邊路,也可以擔任前鋒或10號位。他在控球方面很有天賦,速度也很快。」

  然而這名球員在去年10月,被發現死在了自己的公寓里。

  1988年,佩-維赫勞奇——被羅渣士賞識的這名年青人,出生於丹麥的沙維德夫。

  他曾是丹麥89年齡段的領軍人物之一,曾經幫助丹麥U17國家隊奪得北歐U17青年錦標賽的冠軍。憑藉在球會和青年國家隊的優異表現,他早早就得到了各大歐洲豪門球會的注意。

  2005年,他來到了阿積士青訓學院。在大部分優秀的丹麥年輕球員的職業生涯中,阿積士都是一個登陸歐洲五大聯賽的完美跳板,然而在一場巡迴賽中,維赫勞奇的腿筋出現了傷勢。

  受傷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尤其是對於有誌於征戰頂級聯賽的球員來說。

  然而,維赫勞奇的受傷並沒有那麼簡單。「有時真的很難,尤其是當你受傷的時候,一個人坐在一邊真的很無聊。」

  「你是來踢球的,但在受傷的時候,這是你唯一不能做的事情,健身房裡的白天似乎都變得特別漫長。」

  連續的受傷,讓阿積士做出了不再續約的決定,而這個結果給了車路士機會。2006年,同為丹麥人的車路士體育總監科蘭克-阿內森將維赫勞奇帶到了倫敦。在這裡,他只用一年就來到了羅渣士所執教的預備隊。

  正當維赫勞奇的職業生涯有了一絲曙光的時候,傷病再次找上了門。

  根據掃瞄結果顯示,他的腿筋上出現了鈣化點。醫生建議他立刻休息,待到鈣化點消除後,通過增強自己的腿部力量來減少腿筋的負擔。

  但是,這對於一名正在向一線隊努力的年輕球員來說,是不可能的。

  就像羅渣士所說:「有時候事情就是這麼不幸,身體不一定能負荷訓練和比賽強度。維赫勞奇本來可以成為一名真正的頂級球員,因為他有參加頂級比賽的實力,但他的身體沒辦法做到。」

  2008年,做完手術之後的維赫勞奇被迫退役,但在2009年,他在沙維德夫和哥本哈根的一家業餘球會都嘗試過重啟自己的職業生涯,但都未能成功延續下去,只好在當地的一家銀行的金融部門裡成為了一名普通的上班族。

  至於他的死因,家屬並沒有公開,但像維赫勞奇這樣因為傷病或其他原因,導致職業生涯並沒有達到應有高度的例子,還有很多很多。

  「我們沒辦法把他藏起來,因為他實在是太出色了。」

  說出這句話的人是時任比利時安德列治U15教練的揚尼克-費拉拿,而他所指的對象則是當時安德列治青訓學院的瑰寶——查理-梅桑達。

  在2010年的比利時,梅桑達是最令人興奮的名字。安德列治本想讓他在球會內逐漸適應成年隊的比賽,然而幾乎所有歐洲豪門都在嘗試著聯繫梅桑達的家長,最終勝出的依然是車路士。

  在車路士的頭三年,梅桑達不停跳級,在車路士各級青年隊都留下了自己耍花招的身影。

  但是,2015年的車路士前場不缺人手,更不缺優秀的比利時翼鋒——夏薩特Eden Hazard,所以梅桑達始終找不到為一線隊出場的機會,他只能開啟自己的租借生涯。

  四年間,他輾轉於三家不同的球會,出場數隻有可憐的39場,因為大部分時間,他都在治療自己的脛骨和膝蓋傷勢。

  尤其是2019年11月的這次膝蓋重傷,讓他直接傷停15個月。主治醫生甚至表示,梅桑達只有20%的可能性重返賽場。

  除了受傷以外,錯誤的職業生涯規劃和過多的讚譽表揚,也會毀掉天賦異稟的年青人的未來。

  除了大家熟知的保贊之外,其實在拉馬西亞,還有一位叫做阿蘇林的以色列年輕球員,曾經被媒體和球迷封上了「美斯接班人」的稱號。

  然而在遲遲無法獲得職業生涯的突破之後,他在2010年宣佈加盟曼城,這對於身體素質並不出色的阿蘇林來說,註定是一個極難跨越的門檻。

  而被媒體冠以「下一個比利Pele」的美國神童費爾迪-艾度,更是在這張合照之後,職業生涯一路走低,如今已經淡出了球員的舞台。

  至於曾經「天賦十倍於美斯Lionel Messi」的阿蘇林,則在今年2月加盟了意丁球會曼紮內塞。在意大利,意丁聯賽已經不屬於職業足球。

  對於羅渣士和安德列治青訓學院的教練來說,只要在這一行足夠長的時間,類似的故事就會經歷得越來越多。

  一個個懷揣夢想的年青人,卻因為各種各樣的問題而無緣實現自己的夢想,這可能就是足球的魅力:天賦很重要,但絕不是唯一的敲門磚。

  在安德列治,梅桑達已經成為了年輕球員的反面典型,「我告訴我們的年輕球員,看看梅桑達,是當時青年隊最好的球員之一,如果職業生涯的步子邁得太大,就會發生這種情況。」

  但這只是一個例子而已。時任安德列治青訓總監金德曼斯接受採訪時表示:「其實不只是梅桑達,在我的辦公室裡,我可以輕鬆地找到其他20個名字。」

  「這些人很早就離開了,現在要麼在一家普通球會,要麼已經不踢球了。」

  (牧子)

  

聲明:新浪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