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現存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中世紀古堡

2021年09月02日10:39

我前幾天和一個曾在法國留學工作過的女生聊天,和她說起我都去過法國哪些地方旅遊,她感歎我去了不少小眾目的地。其中提到“卡爾卡鬆”的時候,連她這個在法國住了好幾年的人都愣了一下,說“啊,你連這裏都去了啊”。我說:我特別喜歡那裡,雖然已經是好些年前去的了,但它的宏偉與壯麗,一直印在我腦海中。

歐洲從不缺少大大小小的城堡,每一座城堡都承載著一個家族或一座城市的故事。法國城堡最集中的地方是盧瓦爾河穀,作為法國王室每年消夏避暑之地,數百座城堡處處凸顯著法式的精緻與優雅,因為那些城堡都是王室的居所,卡爾卡鬆則和歐洲大多數城堡一樣,為了防禦而建。在漫長而黑暗的中世紀,家族、邦國之間經常發生戰爭,不得不建起軍事堡壘,又曆經千百年的發展,堡壘一點點擴大,形成了一座中小型城市,卡爾卡鬆城堡(Cité de Carcassonne)就是最典型的代表。

卡爾卡鬆(Carcassonne)是法國西南部朗格多克-魯西永大區(Languedoc-Roussillon)奧德省(Aude)的首府,市鎮扼守住大西洋和地中海之間的咽喉要道,南通伊比利亞半島。重要的地理位置使其自古就是兵家必爭之地,其歷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世紀古羅馬商人活動的城市。城堡最早見諸於史籍是在公元前333年4月的一篇朝聖者的文章中,到了公元2世紀,古羅馬人在50米高的山丘上修建起城牆,就是城市的雛形。此後曆經哥特人、撒拉遜人、法蘭克人的統治,城堡也就融合了多種時代的痕跡。11世紀起城堡開始大規模增建,到13世紀教皇英諾森三世為討伐法國南部宗教異端發動過一次“十字軍南征”,卡爾卡鬆開城投降,被併入法王領地。法王菲利普以城堡為中心,在其周圍修建了教堂、市場等一系列公共設施,奠定了今天看到的格局。

卡爾卡鬆的位置↑

隨著冷兵器時代的結束,城堡也失去了防禦的意義,城堡經過很多次圍困、擴建、破壞,城牆內外甚至到處搭起了窮人的窩棚。到了19世紀,命運多舛的城堡因年久失修,1849年法國人甚至開始討論要不要將其拆除!多虧了當時著名的考古學家、歷史學家讓-皮埃爾·克羅斯-梅勒維耶(Jean-Pierre cross-mayrevieille)的堅持和奔走,1853年拿破崙三世批準了修復計劃,90%的資金由國家提供,10%由市政府和奧德總理事會提供,到了19世紀末形成了我們今天看到的模樣:內層羅馬式城牆與外層哥特式城牆各有26座箭樓,共計52座,與3公里的城牆一起坐落在50米高的山丘上,俯瞰著奧德山穀,易守難攻。在近2米厚的城牆後面,是由教堂、核心城堡、廣場、市集和房屋、街道共同組成的功能完善的公共城市。這樣的結構使其完全可以自給自足,一旦戰爭爆發,兵臨城下,圍困個把月也不懼怕。

我抵達城堡山腳下的時候,不由得感歎:多虧了歷史學家的堅持,才有了這座歐洲現存的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中世紀古堡。199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就將其列為了世界文化遺產,從此,城堡華麗轉身,歐洲少了一座閱盡世間滄桑的古堡,多了個遊客夢想中的旅遊勝地。人口僅4萬的小城,每年要接待三百多萬的遊客。

卡爾卡鬆城市和城堡分列奧德河兩岸,城市里基本上沒有什麼值得玩的地方,從火車站至河邊步行約15分鐘。河上的石橋命名簡單粗暴,就叫“老橋(Pont Vieux)”,始建於14世紀,19世紀和城堡一起重修,是卡爾卡鬆除城堡外最著名的景觀,也是拍攝城堡遠景最佳的地點。

城堡有兩個大門,分別是“奧德門(Ported'Aude)”和建於1280年的“納博內斯門(Porte Narbonnaise)”。我從城區來先看到的是後者,看著城牆與塔樓,不禁感歎:這才是我夢中的歐洲城堡!

進入城門,看到的是一組防禦設施,包括兩道柵欄吊起來的閘門,兩扇鐵門,一條護城河和一座升降吊橋。這座吊橋學名叫“利維斯橋(Levis)”,也是19世紀修復的,但因修復的過於“新”而飽受爭議。

公元8世紀,卡爾卡鬆被撒拉遜人所佔據,查理曼大帝兵臨城下,圍城五年,再能自給自足的城市也扛不住了,幾乎彈盡糧絕。查理曼大帝準備發動最後的總攻,但城里的人們不願意就此投降,一位名叫“卡爾卡(Carcas)”的夫人率軍嚴防抵抗,她想出一條妙計,將城里僅剩的糧食喂給了一頭小豬,然後把豬從塔樓上扔了出去。小豬摔得肚破腸出,糧食滾了一地。查理曼大帝大驚失色,以為城里糧草充足,草草下令撤兵。卡爾卡夫人下令奏鳴軍號歡慶勝利,大家高呼“Carcas sonne”,“sonner”意為喇叭等鳴響,被查理曼大帝聽到,以為是城市的名字,從此流傳至今。卡爾卡夫人也成了城市的守護神,其形象至今雕刻在城門上。

進了上面的大門,只是第一道城牆內,可以順著左邊的街道繞城,也可以進第二道大門。兩道城牆間的路寬闊平坦,便於馬車高速行進。每隔一段路便起一座城樓,氣勢逼人。

走進拱形城門,通過木板吊橋跨越護城河,就進入了古城的內部。城堡里並不寬闊的石板路高低不平,每條街道和房屋都配有原始的圖片和照片,讓遊客感受歷史的變遷。​

進入卡爾卡鬆才會覺得,其他的城堡都只能稱為“堡壘”,只有這裏真正當的起“城”這個字的含義。值得一提的是,雖然貴為世界文化遺產,從大門走到城堡里這一大段都是不要門票的,城堡里至今還有當地居民居住。

城堡不僅僅有兩層城牆,還有兩層堡壘,核心部分是另一座小型的城堡——伯爵堡(Chateau Comtal),建於1150年特朗卡維爾(Trencavel)王朝,隨後幾個世紀不斷增建。既是城堡的核心要塞,也是作戰時指揮的大本營,只有進入這裏需要購買門票。

塔樓上的尖帽子是19世紀修復城堡時加的,庭院里可以看到連接塔樓的木質走廊。

伯爵堡內部目前是一座小型博物館,展示有機械如何控制城門、城堡的建造變遷過程等。還有騎士的石棺等文物。

卡爾卡夫人雕塑原件,經過漫長歲月的侵蝕早已風化,外面看到的是複製品。

內外兩層城牆的頂端,都有可供遊客步行的步道,攀爬上去,四周的景緻盡收眼底。

城堡南側有一座巴西利卡風格的聖納澤爾教堂(Basilique St-Nazaire),建於12世紀,我幸運地碰到了唱詩班的吟唱,聲音穿透天籟。

我從城堡的另一個城門出來,下山的路很陡,可以想像冷兵器時代攻城一定很睏難。或許是古羅馬人打下的基礎太過於堅實,說它是歐洲最難攻破的城堡一點也不為過,即便是英法百年戰爭期間,英國最成功的將領之一——黑王子愛德華(Edward the Black Prince)也只能望城興歎,撤回了波爾多。

法國著名的劇作家普羅斯佩·梅里美(Prosper mermee)在其著作《法國的南方》中這樣稱讚:“法國有個叫做卡爾卡鬆的城市,壁壘,塔樓,棱堡,城垛,碉樓,還有成片的葡萄園,舒緩的河流和蔭翳的道路。真是奇異無比,浪漫到家了……”

Tips:

1、開放時間:整個城堡因為有居民居住是24小時開放,但伯爵堡有開放時間:4月至9月:9:30-18:30,10月至3月:9:30-17:00,關門之前一小時不能入內城堡。

2、門票:卡爾卡鬆城堡免費,參觀內城和內城牆需要單獨購票9歐元,自動講解機加4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