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足一球小負日本之後 無奈中還能看到一絲希望

2021年09月08日03:19

  原標題:國足一球小負日本之後 無奈中還能看到一絲希望

  0:1小負日本,北京時間7日晚再次踏上哈里法國際體育場的國足,吃下12強賽的第二場敗仗。

  和上一場國足0:3輸給澳州的失望相比,這場輸給日本更多是無奈中帶有一絲希望。

  無奈在於國足雖然使盡渾身解數,但依然無法踰越與日本隊之間的差距。

  而希望在於,能看出在經曆了首戰0:3完敗澳州後,國足將士更為適應了12強賽的強度和節奏,也更加能夠找到自身的特點和優勢。

  未來的8場世預賽12強賽到底該怎麼踢?相信思路已經變得明晰起來,這場比賽有很大的參考意義。

  一球小負日本,對於這支國足來說盡力了。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總的來說,國足1球小負日本隊,無論是結果還是過程,都是一個能夠接受的結果,這或許也是目前這支國足,所能取得的最好結果。

  畢竟日本隊目前排名亞洲第一,世界排名第24位,代表著亞洲足球頂級水平。國足位列亞洲第9,世界排名第71位。

  全隊身價方面,日本隊為1.186億歐元,國足僅有2293萬歐元,對手前鋒鐮田大地身價2500萬歐元,僅這一人就抵得上國足全隊身價。

  留洋球員方面,國足陣中只有武磊一人,日本隊則有多達17人。

  這些,都是很難踰越的鴻溝。

  所以在進入21世紀以來的12場交鋒中,國足5平7負未嚐勝績,上一次戰勝日本,還要追溯到1998年。

  至於這個巨大的鴻溝是怎麼產生的,已是老生常談,無需贅述。

國足對陣日本隊的連續不勝場次延續至12場。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國足對陣日本隊的連續不勝場次延續至12場。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主帥李鐵賽前曾表示:“要把這場比賽當成決賽來踢。”

  在球隊實力不如對手之時,也確實只能在精神屬性上多加強調,爭取縮小一些差距。比賽中,國足將士們也確實做到了這一點。

  上一次國足與日本隊在國際大賽上“真刀真槍”的比拚,恰好是在決賽上,2004年亞洲盃的決戰中,身為東道主的國足1:3不敵對手。

  17年過去,那場比賽至今還被人津津樂道,哪怕是日本隊第二個進球有著極大手球爭議,回頭來看,那也是中國足球留下的最近一次“美好回憶”。

  從那之後,中日足球走上不同的軌跡。

  日本隊代表著亞洲足球頂尖水平,實力與日俱增。

  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1/8決賽,常規時間里日本隊在2球領先的情況下被比利時隊逼平,在加時賽中遭遇逆轉。

  這場失利,讓全世界看到了日本足球所擁有的硬實力。

  而中國足球,在4年又4年的衝擊世界盃夢碎的輪迴中沉淪,在亞洲盃賽場上也僅能徘徊在8強左右。

中後衛蔣光太(右)在本場比賽中發揮關鍵。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中後衛蔣光太(右)在本場比賽中發揮關鍵。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本屆世預賽12強賽,軌跡完全不同的兩隊久違地相遇了,而且在之前的首戰中,日本隊同樣失利,在主場0:1爆冷不敵阿曼,受到了極大的輿論壓力。此役面對國足,可謂來勢洶洶。

  由於首輪3球完敗給澳州,國足此役做出了一定調整,李鐵選擇改打5後衛,王剛回歸首發,擔任右翼衛,李昂出任中後衛,中場方面則是尹鴻博代替張稀哲出任首發,從一開場就展開穩守的態勢。

  但即使是這樣,還是抵擋不住對手的進球。先是久保健英在第22分鍾擊中立柱,第40分鍾,伊東純也助攻大迫勇也頭球破門。

  值得一提的是,在日本隊進球之前,國足剛剛將陣型稍有前壓,中衛蔣光太斷球後持球上前尋求反擊,在反擊無果後,日本隊抓住國足稍有擴大的防守空隙取得了進球。

  不得不說,這就是亞洲頂級球隊的效率和能力。

武磊在這場比賽中獲得的反擊機會有限。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武磊在這場比賽中獲得的反擊機會有限。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下半場進行了15分鍾,主帥李鐵改變戰術,用蒿俊閔、阿蘭、洛國富換下尹鴻博、金敬道和李昂,回歸到4後衛。

  此舉用意十分明顯,既然“死守”計劃破滅,那倒不如利用剩下的半個小時更加主動的與對手較量,獲得更多進攻機會。

  也正是這半個小時,讓人看到國足征戰未來8場12強賽的些許希望。

  在攻守更加平衡之下,即使是面對亞洲第一球隊,國足也能製造出一定的威脅,甚至讓日本隊在比賽末段被迫放緩節奏。

  後備登場的阿蘭、洛國富鬥志十足,展現出一定的作用,包括老將蒿俊閔,狀態相比之前有所恢復,他在中場的穩定持球,恰是目前國足所需要的。

  因為張琳芃受傷,第5分鍾臨危受命的小將朱辰傑,在經曆過里皮時期40強賽上半程的曆練下,發揮也比較沉穩。

  這些都讓李鐵在人員組合和針對性戰術上,有著優化的空間,也讓外界看到國足在12強賽中還是有希望的。

金敬道(左)與對手爭頂。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金敬道(左)與對手爭頂。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而且客觀來說,前2輪輸給小組內實力排在前兩名的日本隊和澳州,並非不可接受,關鍵在於之後與直接競爭對手沙特、阿曼以及越南的比賽。

  爭奪小組第三,獲得一個附加賽名額,對於目前這支國足來說是最現實的目標。

  10月7日,國足將在阿聯酋沙迦“主場”對陣越南隊。

  有消息稱,之前與國足同樣被迫在海外進行主場比賽的澳州隊,將在10月份的世預賽中回到真正意義上的主場作戰。

  與組內其他球隊相比,這已經成了國足在客觀條件上的最大劣勢。

洛國富(左)與對手爭頂。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洛國富(左)與對手爭頂。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如果11月份國足主場與阿曼的關鍵之戰依舊不能在國內主場進行,那麼這份劣勢還將進一步擴大。長時間的海外作戰,對於國足將士將是極大的考驗。

  而在一定意義上說,從對陣越南開始,國足在比賽中的容錯率將進一步降低,每一場都是“輸不起”的比賽。

  未來一個月,國足將在阿聯酋沙迦進行備戰,希望10月份對陣越南和沙特這兩場比賽,國足能取得一個好結果。(作者 卞立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