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53年前刺殺羅伯特·甘迺迪的兇手要假釋出獄了?

2021年09月09日10:13

  原標題:53年前刺殺羅伯特·甘迺迪的兇手要假釋出獄了? | 京釀館

  在押罪犯是否能獲得假釋,假釋委員會通過申請後,還有120天審查期與州長決定權。

▲1997年6月18日,兇手索罕(左)申請假釋被拒的檔案照片。圖/美聯社
▲1997年6月18日,兇手索罕(左)申請假釋被拒的檔案照片。圖/美聯社

  美國加州假釋委員會日前通過的一次假釋申請,讓53年前的一次驚天刺殺案再次浮現在世人面前。

  據美國媒體報導,1968年刺殺美國第35任總統約翰·甘迺迪的弟弟——羅伯特·甘迺迪的兇手索罕的假釋申請,獲得通過。現年77歲的索罕,已經被關在監獄超過50年。

  羅伯特·甘迺迪的遺孀、現年93歲的埃塞爾·甘迺迪9月7日發表聲明表示:“兇手不應該被假釋。”她的子女也分成了兩派:兩個兒子支持假釋,其他7個子女中的6個則表示反對,其中包括前眾議員、甘迺迪家族現在的頂樑柱約瑟夫·甘迺迪二世。

  支持以色列

  羅伯特·甘迺迪因此被盯上

  1968年是個動盪的年份。羅伯特·甘迺迪刺殺案發生於1968年6月5日淩晨。兩個月前的4月4日,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剛剛被種族主義分子刺殺,終年39歲。羅伯特·甘迺迪曾擔任美國司法部長,遇刺時是聯邦參議員,也不過42歲。

  刺殺案發生當天,羅伯特·甘迺迪剛結束在加利福尼亞州的大選民主黨初選,而且獲得了勝利。當時,他在民主黨內的支持率排在第二位,有望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與後來獲勝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尼克遜進行最後角逐。

  在加州初選獲勝後已是深夜,羅伯特·甘迺迪在洛杉磯大使酒店的一個舞廳內對支持者們發表演說。當時美國特勤局還不負責保衛總統候選人,因此羅伯特·甘迺迪的保鏢只有3個人:一位前聯邦調查局探員、一位前橄欖球運動員、一位前十項全能運動員。

  演說結束後,羅伯特·甘迺迪陷入支持者包圍中,索罕走上前來,用左輪手槍朝其連續開槍射擊打光了子彈。羅伯特·甘迺迪中3槍,其中一槍在頭部與脖子之間。這導致他送醫後26小時離世。

  兇手索罕,是出生在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羅伯特·甘迺迪因支持以色列的立場而被他盯上。選擇6月5日行刺,是因為1968年6月5日是第三次中東戰爭一週年紀念日。第三次中東戰爭,阿拉伯聯軍慘敗。而當天羅伯特·甘迺迪正好又有公眾活動。

  羅伯特·甘迺迪遇刺,距他哥哥約翰·甘迺迪遇刺身亡還不到5年。

  兇手運氣好

  趕上加州大幅減少死刑

  索罕被捕,經過近1 年的訴訟後被判死刑。訴訟期間,索罕的律師試圖證明索罕精神失常,索罕也曾聲稱只記得帶槍進了酒店,細節不記得了。不過之後,索罕多次承認是他刺殺了羅伯特·甘迺迪。

  索罕的律師還曾改變策略,試圖證明導致羅伯特·甘迺迪死亡的關鍵一發子彈不是索罕的槍發射的,現場還有第二支槍開火。索罕的律師認定,作為證據的子彈被調換了。

  甘迺迪兄弟的命運,真是如出一轍。當然,約翰·甘迺迪刺殺案的陰謀論更多。在甘迺迪遇刺後的3年內,18名關鍵證人相繼死亡就令人難以置信。

  兩度普利策獎得主、《紐約時報》記者蒂姆·韋納在其著作《中情局罪與罰:CIA60年秘史存灰》中認為,刺殺約翰·甘迺迪的兇手奧斯瓦爾德與蘇聯克格勃13處有關聯。奧斯瓦爾德在刺殺行動前一個月,曾打電話給蘇聯駐墨西哥大使館,尋問申辦去蘇聯旅遊簽證的結果。

  中情局還發現,奧斯瓦爾德曾是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娶了蘇聯女子,在蘇聯居住過,後來被遣返。中情局得到的這些信息不知道為何被忽略了。美國許多情報人員認為,要麼是蘇聯,要麼是奧斯瓦爾德為了報復中情局對卡斯特羅的刺殺行動,刺殺了甘迺迪。

  約翰·甘迺迪遇刺後,中情局自己對內部進行了清理,對每個斯拉夫血統的員工進行了調查。

  索罕的背景沒這麼複雜,他被判死刑,但趕上了1972年加州大幅減少死刑,他也因此被改判終身監禁。

  入獄50多年來,索罕先後16次申請假釋。前15次均未通過。這有點像電影《肖申克的救贖》里的老瑞德。但今年申請被通過了。主要是因為洛杉磯縣檢察長賈斯康推出了改革措施,當年起訴索罕的洛縣地檢辦公室沒有派代表參與假釋聽證會。

  還須過兩關

  兇手距離自由尚有點遠

  其實,在押罪犯是否能獲得假釋,僅假釋委員會通過假釋申請並不作數,只是建議。之後還須經過120天的審查期這一關,再之後州長有權決定要 “維持、拒絕或修改”假釋建議。

  而加州州長紐瑟姆目前正心煩。他現在正遭遇共和黨人對他發起的罷免投票,結果9月14日左右揭曉。如果紐瑟姆渡過難關還好說,渡不過,索罕的假釋就得換人管。

  所以,索罕距離獲得自由還遠。但人生的大部分階段都在監獄度過,出去真的是好選擇嗎?

  老瑞德在《肖申克的救贖》里說:監獄里和監獄外沒有本質區別。你按部就班,安心成為社會的一個零件,既沒有過多的期許,也不過分消極,該給你的,經由命運之手自然會給你,該剝奪的,經由時間之手自然會奪走。

  不知道索罕對這段話有沒有共鳴。

  徐立凡(專欄作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