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黑縣委書記的扭曲人生:被留置前還在請“大師”問卜

2021年09月12日06:25

  原標題:涉黑縣委書記的扭曲人生:被留置前還在請“大師”問卜

  吳川祝,1961年12月生,1983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85年7月參加工作。曾任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區委副書記、區政府區長,海口市秀英區委書記,海口市政府黨組成員、秘書長,海口市美蘭區委書記,海口市瓊山區委書記,海口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海口市委常委、秘書長,海口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海口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群眾工作部部長、黨校校長,樂東黎族自治縣委書記。

  2020年6月,經海南省委批準,海南省紀委監委對吳川祝立案審查調查,並採取留置措施。2020年12月,吳川祝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2021年2月,海南省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以吳川祝犯受賄罪向海南省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021年6月29日,吳川祝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並處罰金人民幣360萬元。吳川祝認罪認罰,不上訴。

  “我個子小,出門老挨打,從小到大都被黑惡勢力欺負,最痛恨的就是這些人,怎麼可能是黑惡勢力的‘保護傘’?”在鐵證面前,吳川祝仍痛哭流涕扮無辜,擠下幾滴眼淚後不忘偷瞄一眼,觀察辦案人員的表情。

  “善於‘表演’,反應快,表面配合,實際搞對抗。”這是吳川祝給辦案人員留下的深刻印象,“他剛到案的時候很不配合,一會兒擺架子、講自己的成績,一會兒又哭哭啼啼、裝委屈,給訊問工作帶來很多困難。”

  直至他的共同犯罪人到案後,預見到“大勢已去”的他才摒棄僥倖心理,主動配合審查調查。在專案組的家訪感化、批評教育、節日看望和重溫入黨誓詞等思想政治工作下,吳川祝的黨性終於被喚醒,並真誠悔過,懺悔反思。

  36歲進入省會城市區級領導班子,多次被組織委以重任,直至任縣里的“一把手”,獲評全國先進個人和省級勞模,吳川祝曾被同事稱讚“困難面前有川祝,川祝面前無困難”。

  然而,這樣一位曾經勵誌上進的黨員領導幹部,為何一步步走上違紀違法道路?又是如何收受和約定收受他人賄賂共計6000餘萬元?作為政法委書記、縣委書記的他何以淪為黑惡勢力“保護傘”?剖析該案,諸多教訓值得黨員幹部深思。

  1

  精神嚴重缺“鈣”

  被留置前

  還在請“大師”作法問卜

  “我出生在一個革命老區。父親從小就教育我,要感謝黨、相信黨、跟著黨,做一個純正樸素的人。”想起父親的教誨,吳川祝低下了頭,“我辜負了父親的期待,忘記了入黨誓詞,熱衷於求神拜佛、占卜問卦,是個理想信念極不堅定、精神嚴重缺‘鈣’的反面典型。”

  大學畢業後,吳川祝作為優秀畢業生被組織派到基層掛職鍛鍊。兩年後,由於工作出色,他被調到組織部工作,並很快得到組織的培養重用,從科員一路成長為區長。2001年,吳川祝擔任海口市秀英區委副書記、區長,之後十年,又先後擔任秀英區委書記、海口市政府秘書長、美蘭區委書記、瓊山區委書記等重要職務。

  然而,履職重要崗位的吳川祝卻逐漸自我膨脹,變得居功自傲、怨天尤人,“在這期間,我多次被列為副廳級領導幹部考察對象,但都得不到提拔。我很煩悶,有時候覺得組織不會用人,有時候又覺得是自己運氣不好。”

  為了“求運勢”,吳川祝在家中供奉起了佛像,逢年過節或有望仕途陞遷時,都會燒香拜佛祈求保佑,並長期與所謂的“風水大師”結交,新搬辦公室或在祖宅翻修、住房裝修時,他都會請“大師”指點“迷津”。

  2011年,吳川祝被提拔為海口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走上副廳級崗位。然而,理想信念迷失的他不僅沒有感謝組織的培養和信任,履職盡責擔當作為,反而更加迷信風水,甚至為了所謂“風水格局”,損害公共利益。

  2013年,海口市瓊山區舊州鎮政府修建吳川祝老家所在道群村的環村水泥路時,時任海口市委常委的吳川祝為按照“大師”所說打造風水格局,不顧公共工程項目的實用性、經濟性,動用公權力,要求鎮政府重新調整環村水泥路規劃,將道路修至其祖宅門口。路修成後,吳川祝又將其祖宅前的庭院圍成金元寶形狀。據瞭解,上述項目使用政府資金共計24萬餘元。

  2020年6月初,吳川祝因家犬在其祖宅的灶台里難產而亡,心覺不對勁,便請“大師”作法問卜,求化解之策。6月22日,吳川祝被留置。“這是凶兆未化解啊!”這位有著37年黨齡的縣委書記在被留置時,仍執迷不悟,令人啼笑皆非。

  在辦案人員的耐心引導下,重溫入黨誓詞,重讀黨章黨規的吳川祝終於明白自己行為的荒唐可笑,“我燒香拜佛,將封建迷信這樣的劇烈毒藥視為心靈雞湯,以緩解內心的焦灼和惶恐,在惴惴不安時我仍心存僥倖,認為只要能得大師相助、神靈庇佑,就能躲過紀法嚴懲,全身而退。三觀不正,終為所害,教訓極其深刻。”

  理想信念是方向、是燈塔、是幹事創業的不竭動力。吳川祝正是理想信念不堅定、精神上缺“鈣”、宗旨意識淡化的典型。他不以民為本,違反政治紀律,明奉馬列,暗信鬼神,職位一路陞遷,思想一路滑坡,直至滑入違紀違法的深淵。

  2

  渴望權力和金錢

  享受專業乒乓球運動員私人陪練

  受賄千萬約定退休後“分贓”

  “小時候太窮了,又窮又餓,還被人看不起,內心對金錢和權力一直是很渴望的。”吳川祝自我剖析道。隨著職位不斷陞遷,他的價值觀愈發扭曲,既想當官又想發財,與私企老闆親清不分,大搞權錢交易。

  吳川祝自詡人緣好、朋友多,他明知身邊圍繞的“朋友”看上的是他手中的權力,卻仍沉浸於他們帶來的金錢滿足和鞍前馬後的服務不能自拔,與他們勾勾搭搭,經常一起喝茶、吃飯、搓麻將。

  2005年的一天,某房地產公司老闆洪某約時任秀英區委副書記、區長的吳川祝在停車場見面彙報項目工作,臨走時將一個牛皮紙檔案袋遞給吳川祝,說是項目有關資料。“回家後我打開一看,裡面是十萬元現金,我覺得這樣不好,想退還這筆錢,但洪某說‘我跟你就如母子一般,別見外’,我感覺她很真誠,礙於情面,就收下了第一筆大額好處費。”吳川祝說。

  第一次踰越底線後,吳川祝覺得“這好像也沒什麼問題”,此後,他更加堅信自己與這些老闆們之間的“友情”,心安理得地收下各種好處費,並讓老闆們為其出資養金錢龜、買花梨木、裝修房屋等。

  貪慾的閥門一旦打開,別有用心的人就如洪水猛獸般一擁而上,吳川祝甘願成為“獵物”,沉迷享樂、忘乎所以。吳川祝愛打乒乓球,2017年他調任樂東縣委書記後,海口某俱樂部董事長特意為其提供“私人定製”服務,安排一位國家一級運動員長期住在樂東,充當吳川祝的乒乓球私人陪練。

  “吳川祝的受賄方式比較獨特,”辦案人員說,“他十分謹慎,很少直接打招呼,主要是通過其聯繫人代為出面或在有其下屬職能部門負責人參加的飯局上站台,為老闆承攬項目‘助攻’,並將老闆打造為自己的‘錢袋子’,用錢就找他們拿。”吳川祝認為,只要不把老闆的錢裝在自己兜里就不算受賄,於是,他與身邊相處十餘年的老闆吳某武、王某斌等人達成共識,即吳川祝負責幫他們承攬項目,倒賣賺錢後,將大部分錢款放在他們那裡,待他退休後再行分賬,以期逃避審查調查。

  以樂東縣城鄉環衛一體化項目運營服務項目為例,欲承攬該項目的某公司得知吳某武與吳川祝關係密切,便與吳某武以“共同投資”的方式組建公司,吳川祝幫助他們中標該項目,特許經營期9年,合同金額每年1.98億元,吳某武則按出資比例每年從該項目上分得40%的利潤。據介紹,待吳川祝退休後,二人僅從該項目的第一期3年特許經營中即可瓜分名為利潤、實為共同受賄的3099萬餘元。此外,吳某武這個“錢袋子”中還裝有其承諾送給吳川祝的某項目10%的利潤,某工程項目合同價款5%的好處費,共計1010餘萬元。

  2016年至2020年,吳川祝幫助王某斌順利拿下9個項目和2塊土地。王某斌全部倒賣出手,獲利1825萬元,二人約定待吳川祝退休後再“分贓”。

  據瞭解,在樂東任職的兩年多時間里,臨近退休的吳川祝為自己的“錢袋子”們大肆拿項目、土地,金額高達20餘億元,其中絕大部分都通過轉讓、倒賣獲取高額利潤,以致有資質、有實力的央企都需要通過這些“錢袋子”才能承攬到項目。

  經查,2005年至2020年,吳川祝在海口、樂東任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或職權上的影響,為吳某武等13人在建設工程項目承發包、土地使用權出讓、房地產開發經營、採礦廠規劃報建以及貸款審批、資金撥付等方面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賄賂和約定收受他人賄賂共計6295萬餘元(其中2186萬元既遂、4109萬餘元未遂)。

  當看到辦案人員列出的一組組觸目驚心的數字時,吳川祝才意識到自己給國家造成的經濟損失、對海南自由貿易港營商環境建設造成的惡劣影響有多麼巨大。他痛恨自己,但悔之晚矣!

  3

  為謀求政治資本不擇手段

  與黑惡勢力沆瀣一氣

  充當“保護傘”

  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海口市吳宗隆、吳宗謙兄弟招攬大量刑滿釋放和社會閑散人員,在海府地區打架鬥毆、逞強耍橫、開設賭場,形成黑社會性質組織。2020年4月27日,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海口市吳宗隆、吳宗謙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件。誰也沒有想到,順藤摸瓜,循黑找傘,竟找出了吳川祝。

  吳川祝為什麼會與黑社會有關係?原來,該涉黑組織為了更好“辦事”,想方設法拉攏腐蝕公職人員,長期在海口擔任領導職務的吳川祝,早被其列為重點拉攏對象。

  “我沒有任何背景,怎麼辦?我想只能靠‘票子’和‘政績’。因此,我無論在什麼崗位,都會想辦法幹出成績,謀求政治資本,甚至不擇手段。”在擔任區黨政主要領導後,吳川祝開始規劃自己的“仕途”,千方百計幹出成績,正缺“幫手”的他,與該涉黑組織一拍即合。

  2010年,該組織的重要成員李平被公安機關抓捕。“李平是該組織大量犯罪行為的具體實施者,他一旦泄露內幕,整個團夥都將覆滅。”辦案人員說道。於是,該組織頭目吳宗謙忙找到時任瓊山區委書記的吳川祝,請他保住李平。吳川祝接受請託後,以讓李平協助拆遷為由,幫助已被公安機關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非法買賣槍支罪立案的李平辦理了取保候審。

  之後,吳川祝默許李平借助該黑惡勢力採取暴力和軟暴力方式配合政府部門推動拆遷工作,在領導面前打造自己“救火隊長”形象,撈取政績。吳川祝為了政績不惜違反群眾紀律,用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為黑惡勢力高擎“保護傘”,喪失人民立場,犯下嚴重的政治錯誤。

  “回想起這些年來自己的所作所為,我並沒有做到權為民所用、嚴以用權,反而隨著職位的陞遷,用權越來越任性。”吳川祝懺悔道。只站台、不表態,拿項目、不留痕,讓部下揣摩、不直接開口,吳川祝將這種任性用權的行為,總結為“地方一把手權威效應”。他把這一效應或直接用在市政府分管領導、下轄區領導身上,或通過其聯繫人出面用在職能部門領導身上,屢試不爽。吳川祝任性用權,浪費國家資財、影響社會發展,對政治生態造成嚴重汙染,帶來極壞的示範效應,最終自食惡果。

  2017年11月,海南省委巡視樂東縣,2019年9月,又對樂東縣開展“回頭看”。對於巡視發現的問題,特別是工程項目和土地領域的腐敗問題,吳川祝知道自己深陷其中,他如坐針氈,卻又心存僥倖,“我覺得這些都是小事,不會很嚴重。”這之後,被迷信衝昏頭腦的他又多次請大師作法、擺陣,保佑自己全身而退。就這樣,他一次又一次錯失了向組織坦白的機會,最終東窗事發,悔之晚矣。

  留置期間,吳川祝時常想起自己參加警示教育的場景:“我多次參觀廉政教育基地,多次觀看警示教育片,多次參加廉政教育課等,一個個鮮活典型的案例,給我的觸動很大,但在工作和生活中,我總認為這種事離自己很遠,其實只一步之遙,一紙之隔。好人囚徒一念間,人生沒有第二次選擇,僥倖的最後一定是大不幸!以我為鑒,以我為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