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權貸款”再觀察: 建行在深圳簽了1000家認股權

2021年09月16日00:10

原標題:“選擇權貸款”再觀察: 建行在深圳簽了1000家認股權

自2019年,建行在深圳以國有大行身份,通過選擇權貸款等方式,以債權+股權的方式落地投貸聯動。

選擇權貸款逐漸獲得市場關注,規模亦穩步擴大。兩年多時間,到今年7月末,建行創業者港灣在深圳累計服務企業2000多家,信貸餘額140億元,簽署認股權協議企業近1000家。

業內人士表示,選擇權貸款的難點,一是需要“算大賬”,即突破銀行原有的信貸文化,不以簡單的信貸規模和資產質量考核;二是退出需要由銀行委託投資子公司或第三方與企業履行。

目前,銀行發展投行業務仍相對較少,在商業銀行傳統架構內的“投貸聯動”面臨較高資本金消耗等困難,但包括選擇權貸款在內的更廣義的投貸聯動正在逐步發展。

“選擇權貸款”漸興

國有大行中,推動選擇權貸款較為積極的是建設銀行,工商銀行、農業銀行等未有相關信息發佈。

選擇權貸款是投貸聯動的一部分,操作模式是銀行向企業放貸時,附加一定數額的股權認購期權,在約定的行權期限內,可指定第三方按約定價格認購公司股權。此前自2016年起,原銀監會、各地政府陸續發佈了鼓勵銀行等金融機構通過投貸聯動推動科創型企業發展的相關文件。商業銀行投貸聯動試點早已開始,但一直缺乏落地案例。

2019年,建設銀行深圳市分行相關人士表示,該行在深圳試點落地“投貸聯動”,前期通過選擇權貸款等方式投資初創型科技企業,後期將與建行其它子公司合作開展股權投資等。“提到銀行助力實體經濟,大家總會想到信貸。通過大量調研發現,單純給企業做一筆融資貸款,已經不能滿足深圳本地中小科創企業的需求。而中小科創企業未來將成銀行新的增長點,配合國家普惠金融戰略,建行建立起綜合孵化生態‘創業者港灣’。”建行深圳市分行相關負責人說。

根據中行官網,該行亦在“中銀助業通寶”中提供選擇權貸款。根據中行分行發佈信息,該行選擇權貸款定位初創期、成長期、成熟期的非上市科創類企業,額度不超過1億元,期限1-3年。認股選擇權份額由各方當事人協商,一般持股份額應不低於2%。目標企業選取要求上一年度銷售收入不低於1000萬元(不含關聯交易);優先考慮已完成A輪融資,有1-2家國內知名的VC或PE作為其入資股東或已與此類VC或PE企業簽署入資協議,並明確入資安排的企業。

部分股份製銀行、城商行亦發佈選擇權貸款相關產品。例如,早在2010年6月,招商銀行已推出“千鷹展翼”計劃,通過與PE、VC等機構合作,為處於創業期和成長期企業提供債權和股權等綜合性融資服務。

此外,中信銀行選擇權貸款為企業提供融資或融資安排等金融服務後,可在約定的期限內指定第三方合格投資者行使一定的企業股權認購權。選擇權貸款是指該行在向目標客戶提供傳統授信業務的基礎上,額外獲得一定的選擇權。

廣發銀行稱,該行選擇權貸款具體可細分為“可轉換權”(針對目標客戶股權)和“可交換權”(針對目標客戶持有其他公司股權)。城商行中,杭州銀行針對選擇權業務收益後置的特點,選擇權業務貸款利率可適度下調。選擇權業務因其兼具股權和債權的特性,目前僅由杭州銀行科技文創金融專營機構開展。

上述金融機構中,建行選擇權貸款有所不同。該行通過名為創業者港灣的模式可對所投企業以“入駐園區+信貸支援+股權投資+投後賦能”全場景支援,通過為中小科創企業提供信用類貸款,前移金融服務,利用“四位一體”指標評價體系,分析其未來成長邏輯,不再依賴財務指標,與之簽訂認股權協議。

建行深圳分行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7月31日,創業者港灣在深圳累計服務企業2000多家,信貸餘額140億元,簽署認股權協議企業近1000家,其中,首次獲得銀行貸款的企業三成;獲得創投機構投資的企業三成;以信用方式定貸的企業超過五成。

銀行為何鍾情選擇權貸款?

選擇權貸款仍處於試點階段。今年7月,湖北銀保監局發佈消息,當地國開行、中行、漢口銀行3家投貸聯動試點銀行探索實施“我投我貸”“他投我貸”“選擇權貸款”“認股期權”等業務模式。截至2021年6月末,試點銀行機構與40家投資公司開展合作,支援科創企業215戶,投貸聯動貸款餘額31.28億元,同比增長42.9%,對應投資總額57.47億元,同比增長26.41%。

選擇權貸款模式來自美國矽谷銀行。其操作模式一般為,銀行貸款給科創企業,約定到期後還本付息,同時通過簽訂附加協議獲得企業總股本一定比例(一般為2%或以上)的認股權或期權。

國信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王劍分析認為,認股權協議根據內容不同可分為期權、股權、收益權三種協議,協定中銀行的貸款能夠按照一定的比例轉換成企業股權、期權,共享目標企業股權溢價。當被投資的企業通過上市或者併購、股權轉讓等方式實現股權的價值增值時,代理PE/VC可以代表銀行拋售或者轉讓所持有的認股權份額,並按照約定的協議把所獲得的收益分配給銀行,由此銀行實現對股權溢價的分成。

業內人士表示,選擇權貸款的難點,一是需要“算大賬”,即突破銀行原有的信貸文化,不以簡單的信貸規模和資產質量考核;二是退出需要由銀行委託投資子公司或第三方與企業履行。

對於前者,商業銀行需要規模、收益、風險之間的平衡。既要堅持投資收益抵補信貸風險損失,又要擴大初創期科創企業融資覆蓋,還要避免追求PE/VC超額收益而冒進。

對於後者,按照《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商業銀行“對工商企業其他股權投資風險權重為1250%”,資本消耗顯著高於其對科創小微企業授信的資本消耗,需要承擔巨大的資本壓力。

建行在深圳首家實施投貸聯動安排的企業是主攻人工智能領域的雲天勵飛,該行在企業發展初期,為其提供了數千萬元信用貸款,並通過子公司建銀國際完成Pre-IPO股權投資。

今年5月,建行通過建銀國際完成對從事投影及激光電視領域的國內龍頭企業——深圳火樂科技2200萬元的股權投資。火樂科技由A輪投資者達晨創投推薦。火樂科技於2019年9月獲得建行科技創業貸2000萬元,同時為該行上線了商城消費分期業務,洽談數字貨幣場景潛在合作。

王劍認為,從實際情況來看,當前我國不少銀行早已經通過子公司等方式獲得多種金融牌照,成為以商業銀行為主的銀行控股集團。截至2020年末,已有包括國有銀行、股份製銀行和城市商業銀行在內9家銀行控制或投資了證券公司,13家銀行機構出資參與設立或控股了基金管理公司,7家銀行機構出資設立保險公司,4家銀行機構投資信託公司。但在業務品種上,銀行發展投行業務仍相對較少,主要包括債券承銷、財務顧問和結構化融資三個領域,但整體定位仍然在於輔助傳統商業銀行存貸款業務的發展。

從長遠來看,更廣義的商投聯動正在我國逐步發展。無論是近年來各銀行不斷推出的選擇權貸款,還是銀證合作創新的持續發展,商業銀行正在逐步推進實現商業銀行業務和投行業務的整合、聯動和協同,“以顧促融”全面獲取商業銀行的投行服務收益、實現綜合化經營的時代正在到來。

(作者:辛繼召 編輯:曾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