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 | 董耀會:萬里長城,何以成為世界語境的中國符號?

2021年09月17日22:31

原標題:獨家 | 董耀會:萬里長城,何以成為世界語境的中國符號?

@中國新聞網

長城所代表的價值觀念,即在多元利益平衡的基礎上找到整體利益最大化的路徑,是人類智慧和文明的體現。

中新社記者:杜燕 陳杭

全文字數:3259

預計閱讀時間:10分鍾

提到長城,人們便會想到中國。上下兩千年、縱橫數萬里的中國長城,凝聚了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的奮鬥精神和眾誌成城、堅韌不屈的愛國情懷,已經成為中華民族的代表性符號和中華文明的重要像征。

上世紀80年代,董耀會決心“在長城上留下人類的第一行完整足跡”。籌備兩年後,他和2名同伴於1984年從山海關出發,徒步至嘉峪關,508天的行程最終結集成以“華夏子”署名的《明長城考實》一書。時至今日,他仍未停下探索長城的腳步。現任中國長城學會副會長的他,近日接受中新社“東西問”獨家專訪,闡釋了長城緣何成為中國的代名詞,成為世界語境的中國符號。

資料圖:7月中旬,世界文化遺產——嘉峪關,它是中國明代萬里長城的西端起點。高展 攝
資料圖:7月中旬,世界文化遺產——嘉峪關,它是中國明代萬里長城的西端起點。高展 攝

為什麼付出巨大艱辛修建萬里長城?

“世界有一座中國的長城。”美國著名旅行家威廉·埃德加·蓋洛在1909年出版的《中國長城》一書中寫道:“建造長城時還沒有蒸汽機驅動的機械,但根據格蘭特將軍估算,其工程量相當於建設美國全部的鐵路、運河,以及幾乎所有的城市”,“我們對於中國的無知,幾乎與那塊國土同樣的龐大。”

那麼,古代中國為什麼要付出巨大艱辛修建長城這樣浩大的工程?行走長城30餘年的董耀會介紹,因為長城區域是農牧交錯區,長期以來這裏形成了一個邊疆社會,長城所保障的是該區域的安全。

曆史文獻記載,長城最早修建於公元前7世紀。考古證明,至少公元前5世紀的春秋末期和戰國初期就已有長城。春秋戰國時期的爭霸和兼併戰爭中,長城的修建滿足了各諸侯國自身安全和發展的需要。這個時期,諸侯國修築長城,借助高大的牆體互相防禦、尋求力量平衡或構建彼此間的交往秩序。春秋時期,只有楚國和齊國分別修建了長城;到戰國時期,戰國七雄均修建了互相防禦的長城,有些較小的諸侯國也修建長城,如中山國修建防禦趙國的長城。

公元前4世紀,燕、趙、秦等諸侯國開始在其北方農牧交錯地帶修建長城防禦遊牧民族。此後的秦、漢、隋、明等中原王朝及北魏、北齊、金等少數民族政權,為防禦北方遊牧政權,也均修築起規模不等的長城。在此期間,修建長城的目的,由諸侯國間的互相防禦,轉變為一項調整農耕政權與遊牧政權衝突、維護長城內外社會經濟秩序的措施。

“有了長城,戰爭數量、戰爭規模都大幅減少。”董耀會指出,嚴格地講,長城沿線絕大部分地方都沒有打過仗,即便是打過仗的地方,絕大部分時間也是不打仗的。長城是預防戰爭的手段。

隨著文明碰撞、戰爭紛生、民族遷徙和疆域改變,長城的軍事價值日漸式微。董耀會強調,長城作為一個軍事防禦工程,其更大的意義在於構建了農耕與遊牧兩種完全不同的經濟類型,構建了以這兩種經濟類型為生產生活手段的民族,以及在此民族基礎上建立起來的政權之間的秩序。

資料圖:不同的季節、時間、天氣和光照條件下,長城呈現出各不相同、超乎想像的視覺美感。圖為地椒峁長城。張瑉 攝
資料圖:不同的季節、時間、天氣和光照條件下,長城呈現出各不相同、超乎想像的視覺美感。圖為地椒峁長城。張瑉 攝

為什麼長城內外同是故鄉?

有人提出,作為一個封閉、保守的象徵,長城怎麼能是中華民族的象徵?每每碰到這樣的問題,董耀會總是“有問必答”。

在董耀會看來,長城是具有封閉性的事物,構建一條萬里長城就是要把長城內和長城外隔離開來。毫無疑問,這確是長城封閉性的體現。

但修建長城只是為把長城內外隔開嗎?董耀會給出了否定的答案。

他指出,形式上,長城似乎是一個封閉的系統,有一條有形的建築實體作為防禦線。但實際上,長城還有其開放性的一面,這就是長城內外的聯繫。作為一項防禦體系,長城的對內開放性體現在與周圍環境,如地形、耕地、水源及前方、後方構成聯繫;對外開放性則通過千萬座聯通長城內外的關隘體現,它將農耕和遊牧地區緊密聯繫起來。

長城是中華民族的象徵。這個象徵雖然是今人賦予長城的現代意義,卻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長城的曆史文化價值。董耀會談到,從古至今,中國始終有兩大特點,一是人口眾多,二是中華民族多元一體。“多元”指的是在中國統一多民族國家的形成過程中,各民族所具有並保持的個性和特色,包括各民族在地域、語言、經濟、文化、心理等方面的多樣性和表現形式上的特殊性。“一體”指的是各民族在共同發展過程中相互融合,形成統一的民族共同體。

董耀會指出,長城增加了遊牧民族對中原地區、華北地區的農耕民族進行南侵擄掠的戰爭成本,且在不打仗的日子,長城的關隘就成為農耕民族和遊牧民族互市貿易的通道。中原地區的百姓以絲綢、茶葉、鹽巴換取皮毛、牛羊,而北方民族也通過邊貿換取糧食、鐵器、珠寶,“茶馬互市”就成為兩個不同地域、不同生產生活方式的民族互利互助、共存發展的機制,實際上就是雙方在長城地區進行的貿易交流和文化融合,所以說長城是中華民族融合的紐帶,“長城內外是故鄉”。

資料圖:7月2日,雨後清晨,河北省承德市灤平縣金山嶺長城景區,出現壯觀雲海景觀。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資料圖:7月2日,雨後清晨,河北省承德市灤平縣金山嶺長城景區,出現壯觀雲海景觀。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為什麼對中國長城的修建持續千年?

在世界上,長城作為一項軍事防禦工事,中外皆有之。

中國秦漢修建和使用長城之後,歐洲也修建了長城,即羅馬帝國統治不列顛時所建造的“哈德良長城”。

中國秦漢長城氣勢宏偉,羅馬帝國的哈德良長城也頗具規模(約120公里)。1987年,中國長城和哈德良長城共同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隨後,英國的安東尼長城、德國的上日耳曼—雷蒂安邊牆相繼於2005、2008年被列入哈德良長城的擴增部分,三者共同組成羅馬帝國的邊界。

中國和羅馬帝國的長城有何異同?董耀會談到,公元2世紀,羅馬帝國與秦漢王朝都處於相對統一的政權強大時期,面對文化和種族衝突,兩者不約而同以修建長城的方式來加強邊疆地區防禦,體現了人類共同的智慧。

為什麼中國持續兩千多年不斷地修築長城?董耀會分析,這與中國古代經濟和社會基礎始終是穩定性很強的農耕經濟有關。從部族到諸侯,從諸侯到天下一統,中國社會形態始終在不斷分裂與統一的過程中交替進行。統一是中國曆史上強大政權的強烈追求,也是中國人曆來具有的獨特心理意識。而當時羅馬帝國對外省份的統治,主要是通過地方軍閥家族以及那些表示臣服的當地政治勢力來實現。這一點與中國王朝對疆域內的地方政權實行郡縣製的管理不一樣。羅馬帝國分裂成歐洲眾國,自然不再有修建長城的需要。而在不斷髮展中追求統一的中國王朝,則在實行較大範圍內的統一之後,仍有繼續修建和使用長城的需要,中華文明也就在這個過程中得以傳承和發展。

董耀會稱,在世界曆史中,雖然一些國家也修建了與長城類似的防禦工程,但其規模、質量、功能和系統性均無法與中國長城相比,作為一座曆史的實物豐碑,中國長城見證了中華民族幾千年的滄桑和變遷。

資料圖:2020年4月6日,清明小長假,北京八達嶺長城被“花海”環抱,春意濃。中新社記者 韓海丹 攝
資料圖:2020年4月6日,清明小長假,北京八達嶺長城被“花海”環抱,春意濃。中新社記者 韓海丹 攝

為什麼要把長城建得如此堅固?

位於北京的八達嶺長城,是萬里長城的精華之一,不僅是中國古代重要的軍事關隘,也是首都重要屏障。1954年以來,八達嶺長城先後接待了500多位各國元首、政府首腦以及世界名流,成為中國政府重要的國事禮賓場所。

董耀會曾陪同許多外國政要參觀、遊覽長城。當被問及為什麼要把長城建得如此堅固,董耀會總說:“這反映的是中國古代長城修建者世世代代都不想打仗的願望。和平,是長城內外各民族的共同追求。

“和平、和睦、和諧是中華民族5000多年一直追求和傳承的理念,中華民族的血液中沒有侵略他人、稱王稱霸的基因。”董耀會以中國的“中”字形容長城內外的關係:如果把“中”的中間一豎理解為長城,左邊為長城之外,右邊為長城之內,這反映出三層意思:第一層,長城內、外是相對獨立存在的;第二層,長城內、外緊密聯繫且相互依賴,這決定了需要通過構建秩序來規範彼此行為和維持和平狀態;第三層,長城內、外是一個整體。如今日世界,每個國家都是獨立個體,每一個體都有自己的利益。除此,還應有符合世界各國整體的共同利益,即構建秩序。

在董耀會看來,利益平衡過程中只講“和為貴”不行,還要講“有備無患”。長城的修建正是為“和為貴”而做的“有備無患”,正所謂“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

“穩定、和平的世界格局是人類共同的願望。”董耀會指出,在全球化深入發展的當今,世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各國之間相互聯繫、相互依存的程度比曆史上任何時期都更加緊密。各國之間相互合作,成為人類實現普遍安全和共同發展的追求。長城所代表的價值觀念,即在多元利益平衡的基礎上找到整體利益最大化的路徑,是人類智慧和文明的體現。

受訪者簡介:

董耀會現任中國長城學會副會長,著名長城專家。主持完成國家“十二五”項目——國家出版基金重點資助項目《中國長城誌》,這是國內關於長城的第一套大型文獻。主持完成長城國家文化公園文旅融合發展專項規化。著有《明長城考實》《長城:追問與共鳴》《長城文化經濟帶建設研究》等專著十餘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