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牛X症”和“社交恐懼症”……可能源自同一個原因?

2021年09月17日17:20

原標題:“社交牛X症”和“社交恐懼症”……可能源自同一個原因?

“社交牛X症”和“社交恐懼症”……可能源自同一個原因? 原創 白鹿&張昕 果壳

編者按:

最近冒出一個新單詞:“社交牛X症”。

好像不久之前,大家更有共鳴的話題還是“社恐”呢,突然就開始熱議“社牛”了。之前的熱搜還是討論“各自的社恐表現”,現在則動輒是“某某某不會是社交牛X症吧”……

心理學家會如何打量“社交牛X症”呢?

果壳特別邀請了北京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張昕老師和媒體人白鹿老師,一起聊聊關於“社交牛X症”的話題。

前幾天,我剛和鹿老師聊過“社交牛x症”,果壳編輯就來問我:“老師,能不能給我們講講社交牛x症是怎麼回事啊?”

圖丨giphy.com

關於“社牛”和“社恐”,已有一些總結:比起社恐人的不願與人交際、不敢公開發表意見、不想引人注目等特徵,社牛們則在社交方面開朗大膽,和陌生人也能自來熟,願意表現自我,敢於在公共場合做一些吸引關注的行為,毫不擔心別人異樣的眼神。

舉例來說,在海底撈過生日時,總會有一群熱情洋溢的員工舉著燈牌圍著你唱“和所有的煩惱說拜拜”,這一幕簡直是社恐人的噩夢;但是社牛人則反其道而行之,他們會主動加入派對,熱忱地與員工相互鞠躬,主動引路,招呼員工一起入座吃飯,自信滿滿地指導現場調度……反客為主地成為了海底撈員工的噩夢……

一開始,我對“社交牛x症”尚停留在理解定義,未形成感性認知。

這不巧了嘛,週末逛街時正好看到一個年輕人,一路扭著貓步轉著圈向我們走來,用誇張的肢體動作和語言與周圍人交流,並不時挑選一名幸運路人與他互動,全程無懼路人目光。開始我以為他在表演節目,但找了半天,並沒有發現附近有攝像機位——

我恍然大悟:“難道,這就是你們老來問我的那個‘社交牛x症’?”

閑話少敘,書歸正傳,現在我就從心理學的角度,和大家聊一聊產生“社交牛x症”的幾種可能性。

社恐與社牛

可能都源於“不自信”

社交牛x症和社交恐懼症,看起來擁有截然相反的表現,但我認為,它們是一根藤上結出的兩顆瓜:由於一個人內心的不自信,從而導致的兩種不同狀態。

社恐的不自信,會導致自己生怕別人發現自己做得不好,做得不對,或者留下什麼把柄被人掌握,所以就希望別人儘量不要關注到自己。

而社牛的不自信,帶來的結果就是:生怕別人不認可自己,所以就使勁展現,以圖引起周圍人的關注。

圖丨giphy.com

其實,在某些條件下,社恐和社牛也可能相互轉化。

有些人,小的時候可能是“社牛”,跟誰都自來熟,聊個十分鐘就能家底子都給人交代乾淨,但是由於太過真誠熱情地展現自己,很可能會受到一些傷害,遭到社會的毒打多了,就學會了自我包裹,變成了“社恐”。

也有一些人,一開始可能是社恐,將自己保護得很嚴實,但是可能隨著自己經濟能力、社會地位上升,沒有了以前那麼多的顧慮,於是開始放飛自我,盡情展現。

網絡上熱傳過一張梁朝偉和劉嘉玲參加走秀活動的動圖,特別生動地詮釋了什麼叫“當社恐遇上社交牛x症”:梁朝偉滿臉寫著“好想回家”,而劉嘉玲則是“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本芒。

身邊00後的小朋友們都表示笑瘋了——但他們可能不知道,年輕時的劉嘉玲並不是這樣的!早期的梁朝偉也不是這樣的!

有點年紀的朋友們可能還記得,梁朝偉出道之初,個性特色是“鬼馬”、“耍寶”,而當年的劉嘉玲初到香港,則是謹小慎微、膽怯內向的樣子,反而是梁朝偉來更多地應付各種場面話。

1993年,兩人一同參加費玉清主持的訪談節目,主持人問劉嘉玲,你有沒有想過,像梁朝偉一樣演戲唱歌雙管齊下?

劉嘉玲的回答是:本來有這個打算,但是見到他當了歌星後,非常非常忙,很多很多應酬;還有我覺得做一名歌星要有很大勇氣,要站在觀眾面前,直接接觸觀眾……(就打退堂鼓了)。

後來的故事我們都看到了,劉嘉玲不但做了歌手,也在紅毯和秀場上走得風生水起。20多年後,接受媒體採訪時,兩人的形像已和1993年大不同:梁朝偉成了喜歡獨處的藝術家,那些需要與各種人打交道的事務(比如籌辦婚禮、家裡裝修),都由劉嘉玲一手包辦。

這兩位可以算是“社恐”和“社牛”相互轉化比較典型的例子了(但不管他們處於社恐狀態還是社牛狀態,兩人都曾經多次在媒體採訪中表達過自己的自卑)。

另一種可能:

未完成的“去自我中心化”

除了內心不自信、渴望得到關注,我推測有些人的社交牛x症還有一個可能原因:在成長過程中沒能很好地跨越過“自我中心期”。

發展心理學家皮亞傑(Jean Piaget)曾提到過,學齡前(4-6歲)的孩子都會有一個“自我中心期”, 認為這個世界應該按照自己的需求去運轉;另一位心理學家大衛·埃爾金德(David Elkind)認為青春期(13-17歲)的孩子則會經曆一個“個人神化期”,認為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會被別人特別關注和特別在意。

這兩個時期的共同點就是:都覺得自己就是整個世界的焦點和中心。

這就很容易解釋,為什麼很多小孩子都是自帶“社交牛x症”屬性,比如逢年過節在親戚面前背詩唱歌連表演小品《賣拐》都不帶打怵的;而青春期的孩子也常常會有類似的“社牛”屬性,比如在人越多的地方越願意“人來瘋”式盡情耍寶,所以才有“人不中二枉少年”的說法。但成年之後,大多數人不會繼續如此(除非工作需要),因為大多數成年人已經完成了“去自我中心化”這個發展任務,意識到:自己並不是世界的焦點和中心。

如果一個人在學齡前沒能很好地度過“自我中心期”,或者在青春期沒能跨越好“個人神化期”(比如,那些在青春期出現自我認同危機的青少年,更容易出現這個問題),沒能達成這個階段該達成的成長目標“去自我中心化”,那最後結果可能就差不多,都會進入這樣一種心理狀態:想成為世界中心,渴望讓大家都關注“我”,在之後的生活中,無論是在社交還是其他方面,都希望自己仍然是萬眾矚目的焦點。一旦感受到別人不關注自己,就會開始產生種種“社交牛x症”的行為,來引起別人的關注。

圖丨giphy.com

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就是,在成年早期,也就是青年的時候,很多人既想“社交牛x”又不好意思,所以會發明出很多類似“真心話大冒險”之類的遊戲,來光明正大地展現“社交牛x症”。因為這個時期的年輕人,正在完成“去自我中心化”的進程當中——去了,又沒完全去掉——所以他們需要一個合理化的藉口,來滿足自己“引起關注”和“成為焦點”的小願望。

“社交牛x症”

到底好還是不好?

“社交牛x症”到底好不好,也得分情況來討論。

首先,如果是正常範圍內的、不影響自己和其他人的“社牛”,不僅無可厚非,甚至在很多場景和很多職業中是被需要的,比如在演員、銷售等等一些非常需要自我展現,或者社交性比較強的工作中,社交牛x症是一種很有優勢的技能。

再比如,朋友們一起出去玩,如果當中有一個扮演“開心果”、充當氣氛組的人,那麼聚會可能就不會冷場,多年後大家回想起來還是令人開懷大笑的記憶。所以說,很多生活場景中需要這樣的人。(畫外音:本文作者“叨叨昕”就屬於那種完全沒有存在感的反例,經常有朋友回憶往事的時候問我“那次聚會有你”)

但是,如果這種“社交牛x症”的症狀,呈現一種病理性的狀態,嚴重到影響到了周圍人和自己的交往,那就要引起重視了——

因為,有時候,一些心理功能不健全的人也會表現出類似“社交牛x症”的症狀,但外人也許並不知道這是一種精神疾病的症狀、是需要治療的,只是以“社交牛x症”來戲稱,或者一笑了之:

比如,一些具備表演型人格的人,他們往往表現高度自我中心,喜歡以高度飽滿的情緒及做作誇張的行為做自我表演,言行舉止過分戲劇化地引人注意,特別是在一些不恰當的場合自我放任,不為他人考慮,表現高度自我中心,彷彿隨處都是舞台,隨時都能開始表演,好像永遠有一束聚光燈追著自己……

圖丨giphy.com

又比如,一些雙相情感障礙的患者(或者是輕躁狂的患者),當他們處於躁狂發作時,就可能出現心境高漲、表達欲提高、思維奔逸、精力充沛、莫名自信,感覺自己非常牛x、交際廣泛、社會活動哪兒哪兒都少不了自己……等等“社交牛x症”的表現。

總之,如果是類似上面提到的“呈現一種病理性狀態,嚴重到影響到了社交”的程度,那就要引起重視,最好儘早求助專業人士,比如精神科醫生,再配合以藥物治療、心理諮詢師輔導等等。

可能有人會問:“啊,我是社恐/我是社牛,我是不是有什麼毛病?我xx期沒度過好,我該怎麼辦?”

其實呢,這個世界本來就不是完美的,能有幾個人真正做到“什麼xx期都是按照教科書那樣去度過的”呢?還是那句話,只要不對自己/他人/社會造成不好的影響,就沒毛病。

最後,不管是社恐還是社牛,希望大家都能接納自己的性格,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

作者:白鹿、張昕

編輯:麥芽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