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婦”制度是日本戰時的國家犯罪 滬學者:“鬥爭和調查仍要繼續”

2021年09月18日21:32

原標題:“慰安婦”制度是日本戰時的國家犯罪 滬學者:“鬥爭和調查仍要繼續”

中新網上海9月18日電 題:“慰安婦”制度是日本戰時的國家犯罪 滬學者:“鬥爭和調查仍要繼續”

  記者 許婧

  18日,太陽的微光透過雲層,靜謐的上海師範大學校園內,中國“慰安婦”曆史博物館的誌願者正忙碌著。這兩天,他們的主要工作是將上師大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與“慰安婦”題材紀錄片《二十二》片方共同組織的義賣款項,轉奉給僅存的14位在世中國大陸“慰安婦”制度受害者,用作特別生活援助費。

中國“慰安婦”曆史博物館實景還原當年上海一處慰安所的場景。 上師大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 攝
中國“慰安婦”曆史博物館實景還原當年上海一處慰安所的場景。 上師大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 攝

  “前幾天,誌願者還給老人們寄去了月餅,她們和家人都十分高興。”1992年開始日軍“慰安婦”問題研究的上師大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主任蘇智良教授對記者說,近年來,研究中心調研團隊多次赴湖南、海南、山西等地調研,經確認,目前在世的中國大陸受害者人數為14位;日軍在中國設立1000多個慰安所,僅在上海,就超過170個,並且這些數字還在動態變化中。

  研究中心設立並使用“慰安婦研究與援助”項目基金,每位倖存受害者均有誌願者“一對一”聯繫,持續加大對受害者的生活、醫療和喪葬援助,並推動各項學術研究。

  蘇智良及其團隊30年來收集到的日軍慰安所遺址的各類遺物和受捐獻相關文物均存放在博物館內,有戰時日軍使用的安全套、星秘膏;受害倖存者赴日起訴時使用的護照;受害倖存者到海外出席聽證會的證件與向日本提出賠償的起訴書等。

  這座2016年10月22日開館的博物館也是中國大陸唯一一個以保存“慰安婦”悲慘境遇證據為主題的博物館。

2021年5月,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調研團隊成員陳麗菲訪問受害者小瑞奶奶和其家人。 上師大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 攝

  “博物館這幾年新增了500多件藏品,包括地圖,照片,慰安所用品和重要構件,有一些藏品頗為少見,如兩年前從東京收集到的2枚日本海軍使用的安全套,外包裝上有日本海軍印記”,蘇智良說,現在博物館共有約3000件藏品,大量史料、證物都證明了“慰安婦”制度是日本戰時的國家犯罪,是反人道行徑。

  博物館外,文苑樓前的草坪上靜靜矗立著一座代表二戰時期千千萬萬“慰安婦”制度受害者的中韓“慰安婦”和平少女像。陽光照耀下的少女像,她們靜靜地坐著,充滿力量。

  博物館誌願者朱嘉偉曾前往湖南等地探望受害者老人。3年的誌願者經曆,讓他對“慰安婦”制度的曆史、戰爭性暴力有了更多體悟。

  在朱嘉偉看來,誌願者工作中,擦拭少女像是心中的重頭戲。“水的溫度透過我的指尖,通過毛巾傳遞到少女像上,一瞬間這冰冷的雕像彷彿也擁有了生命的溫度,我常常覺得我並不是在擦拭銅像,而是在‘照顧’活生生的受害者奶奶們。”

  “‘慰安婦’制度的實質就是戰時日本的國家犯罪。”蘇智良說。

  今天是“九一八”事變90週年。時至今日,日本對“慰安婦”問題予以否認、辯解或淡化的行為依然普遍存在,包括把倖存者稱作“收錢賣身的賣淫女”,並攻擊證詞和其他證據的有效性。近日,日本文部科學省批準五家出版社修改或刪除教科書中“慰安婦”相關表述的申請,妄圖否認強徵“慰安婦”罪行,再次掀起否認軍國主義侵略罪行狂潮,令世界震驚。

1998年,蘇智良教授在山西盂縣調查倖存者楊時珍的受害情況。 上師大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 攝

  長期關注“慰安婦”研究的華東理工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朱憶天教授注意到,今年3月,日本最大執政黨自民黨的正式文件中赫然出現具有“直接衝突”色彩的“曆史戰”表述。

  朱憶天介紹,“曆史戰”2014年4月出爐,主要是攻擊《朝日新聞》有關“慰安婦”的報導,強調對抗中韓美等在“慰安婦”問題上對日本的“攻擊”,其本質是對“慰安婦”等曆史事實及戰爭責任等的刻意否定,並要求日本人不應保持“預設”的低姿態,而是應該勇於站出來,主動將中韓兩國納入論戰主要對象,以曆史為武器,積極接戰。

  他提醒,日本執政黨和右翼勢力聯手推進的“曆史戰”,是日本國內曆史修正主義氣焰囂張的明顯動向,也與其政治變化、外交戰略等有著極其密切的關係,世界應當警醒。

  蘇智良表示,“慰安婦”是人類文明史上的極大恥辱,中國的史學工作者有責任將日軍之暴行予以徹底揭露,為已死的和曾經受辱的女同胞們申冤昭雪,有責任與世界各國有正義感的人們共同努力。“倖存者越來越少,日本政府仍沒有就‘慰安婦’問題向世界和受害者進行深刻的反省和謝罪,更不用說賠償。所以,鬥爭仍在繼續,調查也仍要繼續。”(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