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造簽名也過了關!廣西一農信聯社貸前不嚴 男子“被擔保”百萬

2021年09月22日16:21

  原標題:偽造簽名也過了關!廣西一農信聯社貸前不嚴,男子“被擔保”百萬

  “天外飛來”500萬貸款擔保,打亂了廣西陳先生夫婦去年初的買房計劃。

  近日,陳先生的妻子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透露,她的丈夫去年3月莫名接到一張法院傳票,自己被廣西合浦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下稱“合浦農信聯社”)告了。訴由是他2013年作為保證人替人擔保,借了一筆5年期490萬元的貸款,現金已逾期一年半,至合浦農信聯社起訴時,利息已高達267萬元。

  然而,陳先生對該筆貸款毫不知情。為證明借款材料和擔保合同上的簽名和指紋並非來自本人,陳先生自費進行了鑒定,結果顯示確實不是本人所為。不過勝訴一年,陳先生的徵信“汙點”仍未被刪除。

  對此,合浦農信聯社相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們沒有權限修改用戶個人徵信報告,已上報給上級單位,相關部門正在處理,可能還需要一些時間。

  現實生活中此類案件時有發生,陳先生的遭遇並非孤例,貝殼財經去年就曾報導,江西一男子也因“被擔保”2000餘萬起訴華夏銀行。該事件中,男子是被前老闆拿了身份證複印件去貸款並偽造簽名。

  在徵信業務管理越來越嚴格、規範的背景下,為何被貸款事件時有發生?在此類案件中,各方應該如何擔責?對於貸前審核不嚴帶來的糾紛,金融機構應如何強化管理?

  此外,就如何解決徵信報告填寫生成階段存在的“單向性”缺陷問題,對外經貿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員蘇培科建議,對於徵信報告的內容填寫需要建立一個“反饋機制”,比如當徵信者的徵信問題錄入時,央行的徵信系統給該用戶發送一條徵詢信息,問詢信息是否屬實。

  “天外飛來”數百萬貸款擔保,實際為男子堂兄偽造簽名

  去年3月,陳先生突然接到法院傳票,才知自己在合浦農信聯社有一筆490萬元擔保。

  事情要追溯回2007年。2007年至2015年期間,陳先生在堂兄夫妻經營的一家紡織公司務工,辦理入職資料時,曾提交過自己的身份證複印件等材料給堂兄。

  2013年9月、10月,陳先生的堂兄以公司資金周轉需要為由,分別冒用陳先生及自己妻子黃女士的名字,在合浦農信聯社提供的《借款保證承諾書》《共同借款聲明書》《保證擔保合同》上籤名、捺指印,並提供陳先生及黃女士的身份證複印件,以他們名義提供擔保。

  該筆貸款額為490萬元,期限自2013年10月26日至2018年9月23日,貸款執行利率7.048%,到期一次性歸還借款本息。對逾期借款,從逾期之日起在合同約定的借款執行利率基礎上上浮50%罰息。至去年初合浦農信聯社起訴三人時,利息已高達267萬元。

  “我們不知曉擔保合同,與堂兄也沒有任何委託手續。”陳先生的妻子告訴貝殼財經記者。經司法鑒定,《保證擔保合同》和《借款保證承諾書》上陳先生簽名和指印,均不是他本人所為。鑒定費3.9萬元由陳先生支付。

  法院認定,陳先生堂兄假冒陳先生和自己妻子黃女士兩人名義簽名、捺指印,構成了無權代理,該保證擔保合同對兩被告不發生法律效力,陳先生和黃女士不承擔保證擔保責任。去年9月,法院判決駁回合浦縣農信聯社對陳先生的訴訟請求。

  勝訴一年徵信汙點仍未消除,當事機構稱“無權限修改,已上報”

  雖然勝訴,但這個事件對陳先生夫妻的影響仍然沒有徹底消除。

  “去年沒收到傳票時,我們打算買房,已經交了訂金,出這事後趕緊退了,到現在一直沒再去看房,因為貸不了款。”其妻稱。一位相關業務負責人對此的回覆是,對信貸員的處罰還沒下來,區聯社也還沒批複系統解除擔保關係,會繼續(向上級)請示。

  記者9月13日至22日期間多次致電合浦農信聯社,一位相關人士也表示,他們沒有權限修改用戶個人徵信報告,已上報給上級單位,相關部門正在處理,可能還需要一些時間。

  據瞭解,陳先生也將此事投訴到了銀保監會北海監管分局,要求就“合浦縣農村信用合作社聯社違規放貸”一事進行調查,並要求信用社支付有關鑒定費用、恢復其良好徵信。

  北海銀保監分局去年8月已就此事給出意見,經調查,合浦農信聯社公館信用社於2013年10月向借款人陳某(陳先生堂兄)發放保證擔保貸款490萬元時,存在貸前調查不到位,未嚴格執行貸款面簽制度的問題。但因調查手段有限,未發現該信用社存在盜用陳先生身份證複印件的行為。

  針對男子提出鑒定費用和恢復徵信的要求,北海銀保監分局表示屬於消費糾紛,不屬於分局職責範圍,建議通過仲裁、調解或司法等途徑解決。

  對於貸前審核不嚴帶來的糾紛,以及如何強化管理等,前述合浦農信聯社人士稱需要問下相關業務部門,截至發稿未予回應。

  法院提醒身份證複印件要註明使用用途,業內建議徵信報告填寫設“反饋機制”

  貝殼財經去年曾報導,江西一男子也因“被擔保”2000餘萬起訴華夏銀行。該事件中,男子是被前老闆拿了身份證複印件去貸款並偽造簽名。

  法院提醒,日常生活中,廣大群眾要妥善保管身份證、戶口簿等重要證件,不要輕易交予他人。在使用身份證複印件時要有安全意識,在身份證複印件上註明給誰用、做什麼用,並且強調一下他用無效、再複印無效,最後簽名和簽日期,讓每一份身份證複印件都變得獨一無二,即使無關人員拿到該複印件也沒辦法用,不給違法犯罪分子可乘之機。

  尋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德怡對記者表示,這種借貸合同或擔保合同,現在很多銀行在內部程序上都要求客戶面簽,通過技術手段識別客戶身份,並且要求錄像錄音,保存客戶的簽約記錄。

  “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銀行業務員沒有遵守操作規定,從而產生了不該有的信貸不良記錄。這種情況下,銀行對客戶已經構成侵權,應當承擔消除影響、賠償損失的侵權責任。”王德怡稱,但這涉及到多個部門的信息聯通問題,需要由主管部門協調銀行、司法系統等多個部門,及時推送並更新相關數據。

  央行徵信中心官方公眾號也普及過相關知識,如果客戶認為信用報告中的記錄有錯誤、遺漏的,可以向金融機構或徵信中心提出異議申請。

  從流程看,金融機構受理異議申請後,對異議信息進行內部核查,若信息有誤則修改記錄。異議處理完畢後,根據《徵信業管理條例》,金融機構需在20天內向客戶回覆處理結果。實際情況中,目前異議處理平均只需要十幾天。“異議權是信息主體的權利,也是《徵信業管理條例》切實保障的信息主體的利益。”一位徵信從業人士對貝殼財經記者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5月晉商消金被爆在個人徵信報告上填寫侮辱信息一事後,業內對徵信報告填寫生成階段存在的“單向性”缺陷也曾有過討論。對外經貿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員蘇培科表示,目前,除了銀行、信貸以及相關的借貸機構可以主動填寫徵信信息外,很多情況個人是不知情的,當查詢個人徵信報告時,才能得知信用卡借貸、借款、還款等信息問題。

  他建議,對於徵信報告的內容填寫需要建立一個“反饋機制”,比如當徵信者的徵信問題錄入時,央行的徵信系統給該用戶發送一條徵詢信息,問詢信息是否屬實。

  在過往此類事件中,也有當事人就“被擔保”及徵信汙點帶來的損失申請賠償。王德怡認為,通常此類事件中客戶實際損失較難舉證,因此能索賠到金額在現行法律體系內或不會太多。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程維妙 編輯 陳莉 校對 柳寶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