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丈夫因新冠進了ICU,但我安然無恙,甚至可能永遠不會被感染

2021年09月22日09:40

  ▎藥明康德內容團隊編輯

  去年六月的一天,Erik Soares de Araujo從巴西聖保羅家中的樓梯上滑落。他的妻子Thais Andrade急忙趕到丈夫身邊,掏出一個便攜式血氧儀。

  當時的巴西正經曆著新冠疫情的衝擊。Thais知道,從樓梯上滑落不是什麼好徵兆,而血氧水平低可以解釋一切。儀器上顯示的數字證實了她的擔憂。和早上剛測量的數據相比,Erik的血氧水平一下子低了8個百分點!看著發燒的丈夫,Thais沒有猶豫,直接呼叫了救護車……

  醫院的檢測結果顯示,Erik的肺部已經出現了多處損傷,說明肺部已經遭受了新冠病毒的嚴重感染。醫生推測Erik應該是在一週前感染上了新冠病毒。

  隨後,Erik還被送進了ICU病房,在裡面接受了數週的治療。但在Erik感染到入院這段時間,與他共處一室,睡在一張床上的Thais似乎完全沒有遭受病毒侵襲的跡象,血液檢測也顯示她沒有感染過新冠病毒。

  更引人好奇的是,Thais曾參加過一次學術會議,而會議上也曾發生過群體感染事件。即便暴露在病毒環境中,Thais同樣逃過一劫。

  這些事實都指向一個不可思議方向:Thais對新冠病毒天然免疫,她身體內部的某種機制保護她不受感染。聖保羅大學遺傳學教授Mayana Zatz給這種情況作出了一種特殊的定義,即Thais和Erik是一對“不協調夫妻”(discordant couples),他們一方會感染新冠,一方則完全免疫。

  他們並不是特例。早在今年2月,Zatz教授就已經發現了差不多100對“不協調夫妻”。她覺得這不是一件小事,這些夫妻中的超級免疫者可能帶有一些共有的遺傳特徵。

  疾病抵抗基因

  Zatz教授認為,這些人之所以這麼幸運,或許是擁有了天然的疾病抵抗基因(disease-resistance gene)。這並不是一個全新的概念。1905年,劍橋大學的植物學家Rowland Biffen發現一種隱性基因可以保護小麥免受條形柄鏽菌的感染,首次提出了疾病抵抗基因。

  而對於人類影響更重大的是Δ-32基因突變的發現,它讓一小部分人對HIV具有天然的免疫力。

  故事還要追溯到1978年。當時,一名叫做Stephen Crohn的年輕人驚恐地發現,自己身邊的朋友一個個死於不明原因的疾病,連他的伴侶也不幸中招。不過,上天似乎特別眷顧他——朋友和家人身上出現的奇怪病症從來沒發生在他身上。

  但這不能簡單靠幸運來解釋了。科學家們不久後發現,Stephen身邊的人感染的病原體是HIV病毒。照當時的理解,他絕無倖免的可能。

  但Stephen的確擁有抵抗HIV病毒的魔力。即便科學家們想在體外用HIV感染他的細胞,也一直無法成功。後續的遺傳學分析發現,他的確擁有一個罕見的基因突變——CCR5基因上少了32個堿基,Δ-32突變也因此得名。

  CCR5位於細胞表面,是HIV入侵細胞的輔助受體之一。在那些CCR5發生Δ-32突變的人里,HIV無法順利結合白細胞表面,所以無法感染這些免疫細胞。這類人非常罕見,在人群中的比例只有1%。

  新冠超級免疫者

  Zatz教授認為,新冠“不協調夫妻”的情況表明新冠抵抗基因的存在。她招募了很多“不協調夫妻”誌願者,一共收到了約3000封郵件回覆。根據來信者的情況,她挑選出了100位進行基因測序。

  今年4月,她發表了初步研究結果,發現和免疫調控相關的基因可能在新冠超級免疫者中起到了重要作用。有意思的是,新冠超級免疫者大多數是女性。

  其中,和自然殺傷細胞(NK細胞)激活相關的基因的變化非常引人矚目。在夫妻中,感染新冠一方的MICA基因表達量會升高,MICB基因表達水平會降低,NK細胞活性會更弱。而免疫者的基因水平則呈相反的趨勢——由於一些突變,他們體內的關鍵基因表達量會出現不同,使得NK細胞活性更強,這也許幫助他們抵抗新冠病毒的感染。

  另外一些研究團隊也用自己的方式在尋找新冠免疫基因。地球的另一邊,西奈山伊坎醫學院的Benjamin tenOever教授團隊就曾使用CRISPR技術挨個敲除細胞里的基因,觀察哪些基因被敲除後,細胞能夠抵抗新冠病毒的感染。那些能夠存活下來的細胞,顯然被敲除了對病毒感染很重要的基因。

  這項研究在今年初的《細胞》雜誌上發表。研究人員們發現了一個叫做RAB7A的基因,它在細胞內的運輸上有重要作用。阻止RAB7A的表達,新冠病毒結合細胞所需的ACE2受體就沒有被運輸到細胞表面,從而減少病毒感染細胞的概率。

  非凡的意義

  對Thais來說,是不是超級免疫者並沒那麼重要。如果共處一室的丈夫對病毒特別易感,那成為超級免疫者,也沒有什麼值得高興。

  但對科學家們來說,這些超級免疫者的意義非凡。這些研究結果清楚地說明,就像HIV中發生的情況一樣,一些基因突變的共同作用,可能造就了新冠病毒的超級免疫。更重要的是,在瞭解哪些基因突變能影響新冠病毒感染過程之後,科學家便有希望開發出針對性的新冠療法。

  本文來自藥明康德內容微信團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