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潮“一帶一路”,春城“顏值”更高

2021年09月24日08:12

原標題:弄潮“一帶一路”,春城“顏值”更高

  弄潮“一帶一路”,春城“顏值”更高

  解碼“開放新高地”昆明

  一座城市的發展,固然離不開先天的資源稟賦。與此同時,城市實現跨越發展,也考驗著城市破局與創新的能力。

  “加快建設立足西南、面向全國、輻射南亞東南亞的區域性國際中心城市。”2016年,當雲南省會昆明錨定這一奮鬥目標時,這座偏居西南一隅的城市便走上了一條煥然一新的發展道路。

  被譽為“春城”的昆明,在大家的心目中一直是座美麗的文化旅遊城市。要成為區域性國際中心城市,底氣從何而來?

  從中國地圖上看,地處我國西南邊陲的昆明,無疑與“中心”這一稱謂相去甚遠;但打開世界地圖,把目光放大到整個亞洲,則不難發現,昆明正處在我國面向南亞東南亞開放的前沿。

  思路一變天地寬。乘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東風,曆史悠久的“春城”正以全新的顏值、奮鬥的姿態,主動融入和服務國家戰略,實現華麗轉身。

  互聯互通:面向南亞東南亞綜合樞紐初步成型

  8月25日,一輛輛滿載機械設備、聚乙烯管材等老撾急需產品的貨運班車,從昆明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中鐵集裝箱昆明中心站出發,直達老撾萬象……當日,中老國際物流通道貨運班車在昆明正式開通。就在同一天,滿載鐵礦石、木薯粉、橡膠等老撾特色商品的貨運班車從萬象出發抵達雲南磨憨口岸,在集中運抵昆明後將分散發往全國各地。

  中老國際物流通道貨運班車的開通,是昆明近年來加快建設區域性國際中心城市、打造面向南亞東南亞綜合樞紐的一個縮影。雲南與越南、老撾、緬甸三國接壤,但交通基礎設施建設長期滯後,是長久以來製約雲南及昆明對外開放的“卡脖子”問題。

  “從曆史上看,所有的交通樞紐都會發展為各項要素聚集的中心,進而為整座城市衍生出諸多競爭優勢。”雲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書記程連元說,近年來,在“一帶一路”建設等國家戰略推動下,曾地處國內交通網絡末梢的昆明快馬加鞭,在公路、鐵路、航空等基礎設施建設上實現快速趕超。

  中老鐵路將於今年底建成開通,屆時從昆明至萬象將實現朝發夕至;昆明長水國際機場2020年旅客吞吐量近3300萬人次,貨郵吞吐量達32.5萬噸。目前,長水國際機場已開通國際航線92條,特別是至南亞東南亞通航點達45個,基本實現南亞東南亞國家首都和重點旅遊城市全覆蓋……

  “昆明打造的不僅是傳統意義上的交通樞紐,還包括信息時代的電信樞紐。”程連元說。近日,昆明市國際互聯網數據專用通道建設工作啟動,這是雲南省首次獲批國際互聯網數據專用通道,通道建成後昆明將成為全國第四大國際通信業務出入口局。

  一條條國際鐵路、公路、航線陸續開通運行。如今的昆明,地處中國西南泛亞鐵路、公路的“米”字形樞紐核心節點,正成為面向南亞東南亞和環印度洋周邊經濟圈的國際物流新通道中心和國際物流樞紐承載城市。

  “昆明有邊境口岸地區無法相比的優勢。”從事保稅天然橡膠代理報關、倉儲業務的雲南善運供應鏈管理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李昊陽說。記者前不久在該公司位於昆明保稅區的保稅倉庫看到,倉庫里存放著客戶從老撾運來的數千噸保稅天然橡膠。

  李昊陽介紹,把貨物先存放到昆明綜合保稅區,縮短了貨物集中檢驗檢疫的時間。與此同時,昆明的倉儲條件也優於邊境口岸地區,客戶不用擔心橡膠受潮變質。“客戶把保稅天然橡膠放在這裏,存儲、銷售、運輸都很方便。”

  近年來,昆明綜合保稅區、中國(雲南)自由貿易試驗區先後在昆明落地,為像李昊陽這樣的創業者提供了機會。中國(雲南)自貿試驗區昆明片區(昆明經開區)管委會主任李河流介紹,自2019年8月30日掛牌以來,昆明片區新增註冊企業28160戶,世界500強及分支機構增加到58家,2020年片區完成主營業務收入2218億元。

  程連元說,隨著“一帶一路”建設、長江經濟帶髮展等國家戰略的交彙實施,昆明已從對外開放的“末梢”變成“前沿”。

  產業聚集:現代化產業集群輻射海外

  昆明市石林縣花農李鴻雲沒去過泰國,但他家種的十多畝玫瑰卻是曼穀花店裡的搶手貨。經由昆曼公路,最快只需30多個小時,玫瑰花就能從李鴻雲家的花田擺進曼穀花店。

  四季如春的昆明是世界上最適宜種植花卉的地區之一。憑藉得天獨厚的氣候條件,30多年來,昆明花卉產業從無到有,已發展為一個集科研、種植、包裝、冷鏈物流等於一體的現代花卉產業集群,鮮切花生產面積、產量和出口額連續24年保持全國第一。位於滇池東岸的鬥南花卉市場,是亞洲最大、全球第二的鮮切花交易市場,鮮切花出口到50多個國家和地區。但對打造區域性國際中心城市的昆明來說,這座城市並不滿足於僅憑藉資源氣候優勢“靠天吃飯”。

  昆明市發展改革委主任李紹俊介紹,昆明聚集了雲南省18%的人口、90%的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70%的高新技術企業、70%的科研人員,在雲南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地位特殊,也理應承擔起更大的責任。

  據介紹,昆明市委、市政府對全市經濟進行深度剖析後認為,與其他省會城市相比,昆明在產業發展過程中,存在過快過早“去工業化”、主城區產業“空心化”、產業發展“低端化”等突出問題。

  “打造區域性國際中心城市,必須要有與之相匹配的現代化產業集群,對周邊國家地區形成強大的輻射作用。”程連元說,近年來,昆明市聚焦新材料、大健康、數字化三個重點領域,千方百計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抓緊培育支撐未來30年發展的支柱產業,努力把昆明打造成為在全國乃至南亞東南亞地區具有區域影響力的現代化產業基地。

  在昆明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馬金鋪片區內,近年來異軍突起的生物醫藥、智能製造、稀貴金屬等高精尖產業集群讓人們感受到了這座城市的發展脈搏。

  昆明是我國老牌的疫苗研發生產基地。位於昆明市高新區的中國醫學科學院醫學生物學研究所曾在20世紀60年代研發出鼎鼎大名的“糖丸”,為我國消滅脊髓灰質炎作出了重大貢獻。今年6月,由該所自主研發的新冠肺炎滅活疫苗上市,並計劃在年內生產8000萬劑。

  先進製造業也是昆明近年來著力打造的新興支柱產業。2020年12月,聞泰5G智能製造產業園在昆明市高新區開工建設。僅僅半年多後,該產業園便於今年7月正式投產。昆明聞泰通訊有限公司公共事務部負責人宋宸介紹,該產業園主要生產手機、平板、筆記本電腦等智能終端產品,一期年產能2000萬台,二期年產能3000萬台。

  宋宸介紹,聞泰5G智能製造產業園按照行業領先的智能化工廠標準建設,在各個生產環節大規模應用自動化設備和機器人,建成後將成為全球重要的5G終端智能製造高地之一。“南亞東南亞是我國智能手機的重要市場,我們將依託昆明的區位優勢,把園區打造成面向南亞東南亞的國際產業總部。”

  產業升級帶來了城市經濟發展的突飛猛進。近年來,昆明市GDP連續突破5000億元、6000億元大關。2020年,全市GDP達6733.79億元,在全國省會城市中排名從第17位躍升至第12位,人均GDP達到1.36萬美元。

  友誼升溫:文化教育交流推動民心相通

  近年來,不少國產劇受到南亞東南亞許多國家觀眾青睞,但很多人並不知道,其中多部電視劇的譯製工作就是在昆明完成的。

  2013年,在昆明一家媒體工作的皇甫波從朋友口中得知,老撾國家電視台很缺內容,於是便萌生了譯製國產電視劇出口的想法。在昆明市五華區金鼎科技園創辦公司後,皇甫波開始著手譯製第一部電視劇——老撾語版《木府風雲》。

  “昆明的高校聚集了大批南亞東南亞國家小語種人才,為我們譯製國產劇提供了人才支持。”皇甫波說,自成立以來,這家以譯製國產電視劇為主業的公司累計譯製了超過2000集電視劇,涵蓋老撾語、越南語等多種語言。

  “文化交流是友誼的橋樑。”皇甫波說,許多曾幫助他譯製電視劇的外國留學生在畢業回國後,仍然和他保持密切合作,繼續在本國從事中國電視劇的譯製工作。“目前我們已在泰國、老撾等國建立了譯製中心,把業務拓展到了海外。”

  近年來,昆明與南亞東南亞國家的文化、教育交流日漸升溫。統計數據顯示,昆明是我國留學生最多的城市之一。雲南民族大學國際合作交流處處長耿毅介紹,2016年至2018年,該校每年分別招收培養國際學生為3846人次、4369人次、5718人次(包含非學曆生),“近兩年受疫情影響,留學生人數有所減少,但相信疫情過後會迅速恢復。”

  耿毅介紹,雲南民族大學留學生生源國從2016年的約20個國家增加到了目前的近50個國家,其中以“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居多。

  24歲的楚麗是泰國大學生,大二時通過學校合作項目,她來到雲南民族大學交換學習兩年時間。她自小對中國傳統文化很感興趣,高中時就在網上看了中國的電視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我覺得中泰文化很相近,比如我們都很強調孝順,要聽父母的話。”

  “中泰之間的貿易往來十分頻繁。對我來說,學漢語比學英語更重要,畢業工作後會更有用。”楚麗目前正在讀大三,畢業後打算留在昆明從事中泰貿易工作。“這邊的生活、氣候和環境很好。”

  文化、教育與青年之間的交流,推動著昆明與周邊國家地區的友誼加深。昆明市政府外事辦公室副主任何雲屏介紹,“十三五”期間,昆明共對外締結國際友好城市(友好交流城市)10座,目前總數已達45座,友好城市遍佈五大洲,基本實現南亞東南亞國家重要城市國際友城全覆蓋。

  中國春城、曆史文化名城、國際大健康名城、區域性國際中心城市……大踏步前進的昆明已經找準了城市的坐標與定位。李紹俊介紹,昆明市已提出,到2025年全市經濟總量要突破1萬億元;到2035年全市經濟總量將在2020年基礎上翻兩番,達2.7萬億元。

  程連元說,建設面向南亞東南亞的輻射中心是黨中央交給雲南的重大戰略任務,作為省會城市,昆明必須要主動融入與服務國家戰略。“昆明已經瞄準發展方向,將努力在2035年建成區域性國際中心城市。”(記者王長山、龐明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