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滄桑散文集《紙上》:描畫傳統風物之美

2021年09月24日19:10

原標題:蘇滄桑散文集《紙上》:描畫傳統風物之美

中新網北京9月24日電 (記者 高凱)以中國南方珍貴的非遺文化、手藝行當、風物人情等為基本元素,深入其生活現場,當代散文家蘇滄桑的散文集《紙上》走近民間藝術其人其事,以俊逸筆法記錄傳統風物之美,被認為為散文創作帶來了新的思考。

  《紙上》系中國作家協會定點深入生活扶持項目、浙江省“三個地”創優工程項目、浙江省文藝基金項目,由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出版,甫一問世,好評如潮,目前已四次印刷,榮登2021年7月中國好書等榜單。

  該散文集由七篇散文構成,以記錄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為宗旨,以中國南方珍貴的非遺文化、手藝行當、風物人情(桑蠶絲綢、傳統造紙、草台戲班、茶農生活、養蜂人家、古法陳釀、西湖船娘)等為基本元素,“我”深入“他們”的生活現場,親身體驗撈紙、唱戲、採茶、養蜂、育蠶、釀酒、搖船,截取鮮活的人生橫斷面,深度挖掘其間所蘊含的中華民族特有的精神價值、思維方式、文化意識、文化自信,抒寫新時代新精神,謳歌中華民族山水之美、風物之美、傳統之美、勞動之美、人民之美。

  日前,該書研討會在京舉辦,孟繁華、賀紹俊、白燁、陳福民、梁鴻鷹、徐可、陳東捷、何向陽、施戰軍、李舫、周曉楓、張莉、喬葉、劉大先、行超等十餘位專家與會研討。

  梁鴻鷹認為,蘇滄桑“在《紙上》不只是還原了勞動,她也還原了中國人對待自己的手藝、對待勞動、對於時間的一些思考。這些思考對於一個勞動者來講可能不是主動的,但是在他生活的勞動和技藝傳承的過程當中,她寫的是一種堅守,寫的是一種原生的至大的道。”

  對此白燁表示讚同,他認為,《紙上》無疑是蘇滄桑散文寫作的一個華麗轉身,“《紙上》寫的藝人或者匠人,其實都是普通老百姓,寫他們生活的面貌、樣態,寫他們的生活追求,其實這是另外一種中國故事,看起來是細流,但是又跟時代、文化有關係,寫出了普通人獨特的追求和情緒。”

  孟繁華評價《紙上》是走向民間的寫作,“這個發現不只是對民間生活的發現,同時也是對民間美學的新發現。《紙上》所有的作品,都來自作者的親曆。這不僅使作者與她的書寫對像有了同呼吸、共命運的情感聯繫,同時也發現了不一樣的江南。在文人墨客的眼裡,江南草長鶯飛、花團錦簇、詩意無限。蘇滄桑透過曆史構造的詩意江南,在民間和生活中看到另一個江南。這個江南同樣詩意無限,與曆史脈絡、風土人情和華夏文明息息相關。但是,維護、傳承、光大這一文明的人們,不可能在花前月下或茶肆酒樓中完成,而是要在生產實踐和勞動現場中完成。蘇滄桑的散文承繼了勞動這個偉大的主題。蘇滄桑通過筆墨讓這些默默勞作的人民躍然紙上時,我們才發現,自己與這樣的形像已經久違了。”“散文要求文學性,散文的文學性說不大清楚,但是你一讀《紙上》就能感知到什麼是散文的文學性。”

  何向陽認為,在《紙上》中,蘇滄桑自覺進入到整個文化的脈絡中去寫作,“什麼是宏大敘事?當然我們看到《紙上》不是宏大敘事,它就是一個一個篇章,但是這一個一個篇章組成的中華文化的長河、文化脈絡就是一種宏大敘事。真正把人民作為藝術家而去展現他們,而去深入地把他們的心靈寫出來的,把人民作為藝術家,把人民作為創造者來寫,這本書確實是非常高超的。蘇滄桑觀察自己筆下的人,與他們一起生活,並且能抓住一瞬間的那樣一種感覺然後寫出來,呈現一種典雅的漢語之美,我覺得這確實是向古典性致敬的一部書。”

  對於自己的此次創作,蘇滄桑表示,“《紙上》名為紙上之詞,卻是躬行之作。的確,《紙上》所有的文字都是沾著泥土、帶著露珠、冒著熱氣的躬行體驗,也是盤桓在我腦海中的天馬行空,是時時奔湧的創作衝動,也是突破自我的文字野心。我很欣慰,我完成了自己最想要的文學表達。就像我在序言和後記里所說,我的作品只是時代恢宏樂章里微不足道的鳥鳴聲,被你們聽到看到並賜予我如此珍貴的陽光雨露,對於《紙上》本身和我個人今後的文學創作都是極其神聖的加持。”

  蘇滄桑為當代散文名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理事、浙江省作家協會散文委員會主任、浙江省散文學會常務副會長。(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