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大家丨亦師亦友亦同道:施一公眼中的楊振寧先生

2021年09月24日16:00

  9月22日,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中國科學院院士、清華大學高等研究院名譽院長、西湖大學董事會名譽主席楊振寧先生迎來百歲華誕。當天,楊振寧先生學術思想研討會在清華大學舉行。原國務委員、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陳至立,清華大學校長邱勇,中國物理學會理事長張傑,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清華大學原校長、高等研究院院長顧秉林,西湖大學校長施一公等在會上致辭。

  楊振寧1922年9月22日出生於安徽合肥,上世紀40年代赴美留學任教。1957年,因提出弱相互作用中宇稱不守恒原理與李政道一起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他提出的“楊-米爾斯規範場”論是20世紀物理學最為重要的成就之一。2003年起,楊振寧回國定居任教,在培養和延攬人才、促進中外學術交流等方面作出重要貢獻。2018年,楊振寧先生受聘為西湖大學董事會名譽主席。

  施一公校長與楊振寧先生相識於2007年。在楊先生百歲生日之際,施一公校長撰文回顧與楊先生近15年的交往。他說:“楊先生對於中國最重要的貢獻,不僅是幫助國人改變了覺得自己不如人的觀念,極大地增強了國人的自信心,而且一直理性務實地參與推動中國科學的發展。及至今日,他還在用他近一個世紀的經驗與閱曆,指引著中國科學界的未來。”

  亦師亦友亦同道

  ——我眼中的楊振寧先生

  一直以來,楊振寧先生在我的心目中都是一位極富傳奇色彩的科學泰鬥,可望而不可及。1957年,他和李政道先生因為發現弱相互作用中宇稱不守恒同獲諾貝爾物理學獎,這也是中國人第一次獲得諾獎,讓全世界的華人都振奮不已。他們的學術成就,激勵了一代又一代中國青年崇尚科學、發憤圖強,從中產生了一大批在基礎研究領域做出重要貢獻的科學家。我也算是其中一分子,從這個意義上說,我早已是楊先生的敬慕者和追隨者。

  1997年,我完成了博士後研究工作,即將開始在普林斯頓大學的獨立科研生涯。2004年,從新聞中得知楊先生回到了我的母校清華大學,並且為本科生開設了物理學的大課,我興奮不已。一方面羨慕清華的學弟學妹們有機會近距離接觸楊先生,有幸聽他親自授課,另一方面也憧憬著今後自己能在清華園與楊先生邂逅。

  2007年,我從美國回到清華大學,夢想中的機緣便很快來臨。夏日的一天,我收到一封來自cnyang的電子郵件,打開一看,分外驚喜,居然是來自楊先生的!自此,我與楊先生的交往逐漸密切起來。因為他不用手機,所以我們一直通過電子郵件保持聯繫。日前,我整理電子郵箱,發現和楊先生的郵件往來已經有兩百餘封,其中不乏對科學敏感話題的探討。過去14年,從求是基金會顧問委員會共事到日常聚會和討論,我有幸多次領略楊先生睿智的洞見和率真的品格。於我而言,楊先生亦師亦友亦同道!

  老師楊振寧

  2008年,國內的科學研究已經開始長足進步,但學術氛圍仍有很大改善空間,尚缺乏一種有濃厚底蘊的科學文化氛圍。楊先生對此應該是有更加深刻的感受,因此他提議由他本人代表清華、饒毅代表北大,組織一個小範圍的科學藝術論壇。2009年9月12日的第一講,他做了題為“物理學之美”的精彩講座,大約一小時。楊先生做了認真準備,幻燈片上一張張老照片、一句句經典評論……他以著名物理學家為線索,如數家珍地勾畫出19世紀末至20世紀中這一物理學大發展黃金年代的一個個重大歷史性突破。愛因斯坦、普朗克、狄拉克、玻爾、海森堡、費曼、薛定諤……楊先生繪聲繪色地描述了每個人的獨特個性和治學風格,一個個鮮活的學者形象躍然言語之間。他非常敬佩愛因斯坦,以一種近乎崇拜的語氣介紹了愛因斯坦卓越的貢獻,也講到了他與愛因斯坦在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短暫而難忘的交集。結尾之時,楊先生感歎到:物理學,真是世界上一門萬分精妙美麗的科學。毫無疑問,楊先生這次集科學、歷史、藝術、感想於短短60分鐘的講座,“觀古今於須臾,撫四海於一瞬”,是我三十多年科學生涯里最受震撼、最為享受的一次心靈和思維之旅!他就像一座博物館,通過娓娓道來的演繹跨越時空,把每一位物理學大師的貢獻和對整個物理學史的深刻洞察表達得淋漓盡致。

  這是我唯一一次聆聽楊先生系統介紹近代物理學歷史,也是我聽過楊先生時間最長的一次講座。此後,我又多次在不同場合聆聽楊先生的演講和分享,參加很多與他相關的重要活動。我特別喜歡聽楊先生講述歷史和人物,他思路清晰,反應敏捷,記憶力尤其驚人,哪怕是幾十年前的事情,細節都記得清清楚楚,絲毫不遜色於年輕人。自2012年我受邀擔任求是科技基金會顧問以來,每年的顧問委員會會議和年會頒獎典禮都會與他一起討論問題,令我欣喜和興奮的是,我與楊先生的很多觀點經常不謀而合。他每次的發言平實、深刻又充滿洞見,實事求是、當仁不讓是他的一貫風範,舉兩個例子。

  第一個例子,2015年,為了慶祝屠呦呦先生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求是基金會在中國科協舉辦了一次別開生面的求是之家研討會,邀請了往屆求是青年學者和求是大獎獲得者參加。楊先生以“救亡”為主題作了發言,闡述了他對中國科技發展的憂慮和建議,大意是改革開放37年來,中國科技已經取得巨大進步,但其現狀不足以支撐一個泱泱大國的科技安全,希望科學工作者們以“救亡”的態度時不我待、全力進取,幫助中國盡快取得全方位的科技自強自立。當時楊先生的發言極其震撼、勵誌!而現在回味一下,想想2018年以來中國美國之間的貿易摩擦和科技對立,不得不歎服楊先生的先見之明!第二個例子,2012年以來,關於是否應該建造超大型對撞機,引發了國內學術界爭論。楊先生對於這一計劃直抒己見,從美國以往的經驗教訓、資金的投入與回報、高能物理學的發展歷史和前景、大型對撞機的可能成果等各個方面陳述了不讚成的理由。楊先生知道這樣做容易引來諸多爭議,但他還是選擇堅持自己基於史實和邏輯的判斷,秉持公心、直言不諱。在曆次公開和私下的講話中,楊先生的視野常常不局限於物理學界,而是著眼整個科技界,及至整個國家和民族的現實需要和未來發展。應該說,他一直在理性務實地為國家建言獻策。這種至真至純的品格、無私無畏的情懷,令人感佩。

  楊先生也十分關心我個人的學術進展。日常交談中,他多次問我對結構生物學和生物物理學的看法,並分享自己的見解。2015年8月,我帶領團隊首次捕獲剪接體高解像度結構,他9月初發來郵件,邀請我到清華高研院作專題分享,由他親自主持。一個多小時的講座分享之後,楊先生也認真地問了不少問題。我時常感慨,自己何其幸運,能得到這樣一位大師級科學家的關愛和幫助;也許,他對我如此用心的支援,不僅僅是在提攜一位自己寄予厚望的後輩,更體現著一種對科學家精神傳承的期冀。

  楊先生對青年人格外關心。2012年,清華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第一屆學堂班畢業生學術年會,學生們特別希望能請到楊先生,他欣然應允,出席了整整一上午的活動,給學生們分享了他的科學品味,回答了學生們踴躍提出的問題,和大家一起合影留念,活動結束後還應學生之邀留言“今天是一個大時代,年青人應抓住機會。”還有一次,2017年,楊先生出席了由我主持的面向清華師生的一次巔峰論壇。主講人是DNA雙螺旋的發現者之一沃森(James Watson),我專門邀請楊先生作為嘉賓和沃森對話;可以說,這是近代科學史上,生物學和物理學兩大巨擘之間的一次巔峰對話。已是95歲高齡的楊先生提出的問題犀利而深刻,89歲的沃森回答起來也直截了當,精彩紛呈的對話令清華師生回味無窮。

  朋友楊振寧

  在日常交往中,楊先生也對我頗為關照,讓我受益匪淺。

  2012年6月底,清華大學為楊振寧先生舉辦九十壽宴,楊先生攜夫人翁帆出席,前來參加壽宴的有陳吉寧校長、胡和平書記,清華的一些老領導,鄧稼先遺孀許鹿希女士,還有楊先生的親屬、摯友和學生。讓我感到意外又驕傲的是,我被安排在了親友桌,與翁帆的父母、楊先生的表弟、親屬和多年的至交坐在一起。壽宴上,播放了楊先生的弟子張首晟組織拍攝的紀錄片,以楊先生1971年首次歸國之旅為起點,內容包括受毛主席、周總理等國家領導人接見的一些珍貴歷史影像資料,真實地記錄了楊先生多年來為祖國奔走獻策、默默奉獻的人生曆程,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期間,鄧稼先夫人許鹿希還講述了楊、鄧兩人的手足之情。在首次歸國之旅中,楊先生寫了一份他想見的人名單呈遞給周總理,其中排在第一位就是鄧稼先先生;在周總理的斡旋下,鄧稼先從西北荒漠里一個條件極為惡劣的勞動基地回到北京,得以繼續為國家核武器事業做貢獻。講到動情處許鹿希幾度哽咽,潸然淚下,在場眾人無不為之動容。

  2016年,楊先生夫婦邀請我和妻子仁濱一起參加在清華科技園全聚德餐廳舉行的晚宴,歡迎西蒙斯(James Simons)夫婦。在他的引見下,我結識了著名數學家、對衝基金傳奇人物西蒙斯。他與陳省身先生共同提出了陳-西蒙斯規範理論,在美國科教界、金融界都赫赫有名,被稱為“華爾街最偉大的投資者”。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楊先生知道創辦西湖大學需要募集社會捐贈,特意告訴我西蒙斯熱心公益捐贈,因此我也在晚餐中向他重點介紹了西湖大學的創辦理念。

  楊先生是個十足的樂天派,他興趣廣泛,熱愛藝術,喜歡美食,尤其對小籠包情有獨鍾,有空的時候喜歡去中關村當代商城的鼎泰豐品嚐蟹粉小籠包,我和仁濱也有幸受邀一起在那裡共進午餐;還有一次,學校領導在清華丙所招待楊先生夫婦和一些海歸教授,餐敘開始不久,服務員說鼎泰豐的小籠包到了……大家不約而同地開懷大笑。

  同道楊振寧

  自2015年起,我和一批誌同道合的朋友立足杭州創辦西湖大學。在此前很早的一次拜訪中,我就向楊振寧先生彙報了我們的辦學目標和理念。他表示支援,建議我們把困難預估充分,鼓勵我們團結一致向著目標前進。到了2018年初大學正式成立前夕,錢穎一和我專程到楊先生家裡,邀請他擔任學校顧問委員會委員、董事會名譽主席,他當即欣然應允,並不辭辛勞出席了當年10月20日在杭州舉行的西湖大學成立大會,為新生的西湖大學揭牌。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楊先生非常認真地在我們準備的60個首日封上一一親筆簽名,留下了珍貴的歷史紀念。

  我清楚地記得成立大會那一天,96歲的楊先生早早就來到會場,他身著深藍色條紋西裝,裡面穿著淺藍色襯衫搭配一條紅色領帶,整個人神采奕奕。儀式上,我與楊先生、韓啟德老師、當時的袁家軍省長和代表教育部出席大會的杜玉波副部長一起揭牌。但萬萬沒有想到,就在揭牌後,楊先生不小心被腳下的紅綢布一下絆倒在了主席台上!當時驚出我一身冷汗,趕忙上前把他扶起,慢慢步行到座位上,他執意堅持到儀式結束才回房間休息。下午,翁帆告訴我楊先生無大礙,休養恢復即可。我惴惴不安一整晚,沒想到,第二天的顧問委員會會議,他照常全程出席,跟大家一起討論問題,並對學校學術評價標準提出了中肯的建議,讓我非常感動。

  於我而言,楊振寧先生亦師、亦友、亦同道。作為老師,他過去十幾年一直對我悉心幫助,他的學術成就、家國情懷、科研品味,特別是對科學極致之美的追求,無一不是我仰望的榜樣;作為朋友,他對我許以信任和友誼,對我直抒己見,這份信任和友誼是永存我心底的一股暖流;作為同道,他對西湖大學特別地關心、關注和支援,為學校建言獻策,凝聚各方力量。他曾經告訴我:“如果年輕三十歲,我也會加入西湖大學的!”這真是對我們最好的鼓勵!我期待著2028年,與楊先生共同回顧西湖大學正式成立的十年曆程,希望屆時他會感到由衷的欣慰和驕傲。

  值楊先生百年壽辰之際,回顧與先生交往點滴,謹以此文表達敬仰之忱,祝願先生幸福安康、鬆柏常青!

   施一公

  2021年8月31日於西湖大學雲棲校區

  本文轉自西湖大學WestlakeUniversity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