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如何縮小中非差距

2021年10月20日17:12

  原標題:新一代如何縮小中非差距

  張亞瓊

  在非洲待了六個月之後,我才鼓起勇氣,告訴父母我身處何地。那是2016年,當時我大學畢業未滿一年,為一家專注於非洲市場的中國手機公司工作,公司派我去非洲出差三個月。起初,我不敢和家人說起這件事。許多中國人認為非洲是一個遙遠而危險的地方,特別是對年輕女性來說,這裏並非是一個開始職業生涯的理想之地。我的父母也不例外。

  就此而言,我曾也有所顧慮。在出差之前,我常聽到關於非洲的各種傳言:危險的工作環境,閑散的當地員工,艱辛的適應期。然而,實地經曆的一切完全顛覆了我的成見。在過去五年里,非洲智能手機市場迅速發展,許多在地的中國公司都開始重新思考做法。推動這一轉變的正是新一代員工,其中許多人是像我一樣的中國年輕女性,也包括敏銳強幹的當地員工,共同幫助公司贏得了新一代的手機用戶。

  大約十年前,在非洲開展業務的少數中國手機製造商或者擁有中國背景的手機公司主要專注於提供適合當地市場的性價比高的手機。例如,我所在的公司設計了帶有雙卡雙待功能和長續航電池的手機。後來,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互聯網的普及以及資費的下降,非洲中高端智能手機市場日益壯大,年輕用戶的增長速度尤其顯著。根據GSM協會預測,到2025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智能手機用戶比例預計將達到67%,同期人均數據消費量將增長8.5倍。其中許多用戶都開始選擇了質價比更高的手機,價格在100美元至200美元之間的手機市場在2021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長逾8個百分點。

  在第一次前往非洲之前,我對這個市場知之甚少。我所聽到的都是負面的評價。然而,在我抵達尼日利亞後,我所經曆的一切完全顛覆了我對非洲和在非洲工作的認知。不管是本地同事,還是我們的本地合作夥伴,大家都有很多非常好的想法來提升我們在非洲市場的品牌影響力,反而是我們從總部來的(由於遠離前端市場)會有一些比較固化的思維方式,讓他們沒有太大的認同感。在那三個月裡,我和本地員工還有我們在尼日利亞的中國同事一起頭腦風暴,夜以繼日地調整細化方案,大家齊心協力,碰撞出很多很好的想法。這段期間,我對於在非洲工作的看法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所以在當時的市場推廣部經理推薦我一個長期職位之時,我決定留下來。

  張亞瓊(右三)和朋友於 2019 年在尼日利亞拉各斯參加聖誕復古派對。本文圖片均由作者提供

  隨著越來越多的非洲年輕人選擇智能手機,在非洲開展業務的大多數中國公司已經意識到,他們需要轉變思路,營造更年輕化的品牌形象。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幫助公司實現這一點。因此,我經常與當地年輕人交流,以便更深入地瞭解他們的生活方式和偏好。我們定期在當地大學校園開展活動,並密切留意潛在的合作夥伴關係,希望能夠與當地趨勢、冉冉升起的新秀和當下火熱的新節目保持同步。例如,隨著性別不平等和家庭暴力等社會問題在尼日利亞國內成為越來越受重視的議題,我們一直努力以確保我們的公司被視為具有強烈社會責任的企業、推動社會發展的積極參與者。

  在此過程中,我注意到在非洲工作的“Z世代”中國人,無論是在我的公司還是在其他公司,往往比我們的父輩更容易與當地人溝通交流。以前,彼此都存在一些成見——比如覺得本地員工不敬業,而中國員工被認為盛氣淩人——很大程度上,源於溝通不順暢。

  現在,我們年輕一代,有了更好的語言技能、流暢的網絡和日益全球化的思維方式,雙方都變得越來越願意溝通,也有能力進行溝通。我和同事經常談論文化和生活方式方面的話題,他們時常邀請我參加他們的婚禮以及他們生活中的其他重要時刻。我們甚至專門建了一個群,方便組織中國員工和當地同事一起玩手機遊戲。找到共同愛好,這讓我們更加容易溝通,求同存異。實際上,跟我交流過的當地人對中國企業的看法相對正面,他們認為中國企業至少在一定程度上為當地人創造了就業機會。我還發現,在從中國來的新員工當中,很少有人像我以前那樣對非洲或非洲人抱有先入為主的偏見。

  與2016年相比,我們也有了更多的女性員工。過去,幾乎沒有女性擔任核心職位,部分原因在於公司領導認為她們只在非洲工作一兩年就會回國。但是,在過去的幾年里,越來越多的女性——其中許多是Z世代——成功地擔任了分銷渠道、零售和市場營銷領域的核心崗位。

  但對於我們行業本地人才發展來說,並非所有的變化都一定是好的。近兩年,湧入非洲市場的中國品牌,開啟了又一輪的競爭。一方面,我們的員工出色也代表了我們的優勢;另一方面,如果員工表現出色,他們很可能很快就會被其他公司以高薪挖走。

  與此同時,我也發現了在中國影響著都市白領的“內卷”問題也同樣存在於尼日利亞,特別是在受新冠疫情影響之後,我們的本地員工越來越努力工作,而他們的通勤時間仍然很長,房租很高,日用品物價飛漲。

  跨國企業對員工的高要求也是一種壓力。許多在跨國公司工作的當地員工,有的擁有留學經曆,有的畢業於尼日利亞的頂尖學府。隨著應聘者之間的競爭日趨激烈,我們的一些員工也努力提升自我,有的正在就讀美國或歐洲大學的在線研究生課程或者是工作技能相關的證書課程,以保持自己在行業里的就業競爭力。

  值得一提的是,不同於部分中國年輕群體的“佛系躺平”亞文化論調,非洲年輕人依然樂觀,積極突破,勇於挑戰,實現夢想。

  越來越多中國的科技公司和互聯網公司挺進非洲市場,對我而言,這是一個令人振奮的趨勢。我希望,如果有一天,我真的離開非洲,那些為了實現這一目標而努力工作的本地同事們,能夠享受他們的勞動成果。如果說我在過去五年里學到了什麼,那就是我們所有人——中國外派人員和非洲本地人——一起,追求卓越永不止步。

  (作者張亞瓊系TECNO西非一區市場經理。本文英文版首發於第六聲,中文版由任職於TECNO的傅旦妮翻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