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藐視國會”,“政治精算師”班農失算了

2021年10月21日01:40

  原標題:被指“藐視國會”,“政治精算師”班農失算了

  ■ 專欄

  隨著2022年中期選舉時間點將近,對國會騷亂案的追查,被捲進去的或許不只是班農。

  據央視報導,美國當地時間10月19日,負責調查“1月6日美國國會大廈暴亂事件”的美國眾議院特別委員會,一致投票讚成以刑事藐視法庭罪逮捕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高級戰略顧問斯蒂芬·班農。

  此前,美國眾議院特別委員會指控其“蔑視國會”,併發出傳票,要求斯蒂芬·班農等4名特朗普執政時期高級官員提供書面文件,並出庭作證。但班農違抗傳票拒絕出庭作證。被稱為白宮“師爺”的班農,曾是特朗普最親密的盟友之一,也因炮製對華“新冷戰”而臭名昭著。這一次他會因“藐視國會罪”被送進牢里嗎?

  官司太難打

  藐視國會罪屬於輕罪刑事犯罪,最高處罰是監禁一年罰款10萬美元。上一次遭到指控的也是特朗普時期的重要內閣成員、司法部長巴爾,他在2019年因拒絕向國會交出完整版的特別檢察官穆勒的報告而遭指控,不過巴爾沒被送進牢房或被罰款,一直到2020年底特朗普敗選後才與其翻臉,辭職走人。

  美國曆史上有關“藐視國會罪”的指控大多會不了了之,原因是官司太難打。按照相關程序,眾議院不用經過全員投票就可提出指控,但要不要採取法律行動就需經過投票。就算眾議院投票同意採取法律行動,把案件移交到檢察官辦公室,檢察官通常也很謹慎。

  最典型的案子發生在1983年。當時美國眾議院結果裁定環保署官員麗塔·拉威爾藐視國會、作偽證,隨後該案被提起訴訟。最終法院只認定她犯偽證罪,但“藐視國會罪”不成立。

  一張更大的網

  大概就是因為“藐視國會”不算什麼,所以班農敢不搭理國會。不過,這一次班農這位“政治精算師”有可能失算。因為發生在今年1月的國會騷亂事件牽扯的不只是藐視國會那麼簡單。“藐視國會罪”說到底就是維護國會尊嚴的刑名,一定程度上是美國府院相爭的結果。有政治上的紛爭在裡面,就給“藐視國會罪”在司法上帶來了很多彈性空間。

  而國會騷亂被民主黨方面定義為叛國性質,而且牽扯到人命,至少造成4名警察死亡。也就是說,“藐視國會罪”後面還有更大的網在等班農。比如,調查委員會就認定,班農事先知道騷亂事件的“大量信息”。另一方面,班農雖名聲響亮,但現在其實就是政治上的一枚“棄子”。“國會騷亂調查委員會”中包括兩名共和黨議員,也投票讚成提出指控,已證明了這一點。

  案件牽扯特朗普

  班農的案件還牽扯到特朗普。調查委員會副主席利茲·切尼說,對參加襲擊的人來說,那一天的暴力是直接回應特朗普的訴求,即特朗普才是贏得了選舉的人。切尼接著說,特朗普和班農的論點表明“特朗普親自參與了1月6日的計劃和執行。”

  當然,從班農案件牽扯到特朗普,程序會更漫長,博弈也更複雜。或許2017年8月班農被特朗普炒了魷魚,給特朗普砌上了一道防火牆。畢竟當時兩人翻臉翻得極不體面。

  根據政治書籍《火與怒》的說法,班農曾對特朗普長子與女婿在特朗普大廈密會一名俄羅斯律師一事深表不滿,認為是叛國行為,“應該報告給FBI”。班農還曾譏諷特朗普長女伊萬卡“笨得像塊磚頭”。這本書的曝光是班農2017年被特朗普炒掉的重要原因。

  特朗普與班農翻臉後,曾在推特上用他慣常的風格對班農大加侮辱。按理說兩人鬧到這一步也就“友盡”了。但特朗普在離任前一天特赦的73人中就包括班農。當時他因被指控挪用數十萬美元修建美墨邊境牆的費用,用於支付個人消費被捕。

  切尼在談及特朗普可能涉及國會騷亂案時表示,“我們將追查到底”。隨著2022年中期選舉時間點將近,對國會騷亂案的追查,勢必在美國政壇掀起一場見骨見肉的廝殺,被捲進去的或許不只是班農。

  □徐立凡(專欄作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