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每天掉40億舊口罩 除了變成垃圾還能做什麼?

2021年10月21日12:41

  你有想過,每天丟棄的一次性口罩都去哪裡了嗎?

  在我國,一般情況下,居民生活產生的廢棄口罩會跟“干垃圾”或“其他垃圾”一起送往焚燒處理。其中,一些城市會通過口罩焚燒來發電,也算是一種能量回收。

  意大利設計師Tobia Zambotti的想法更有創意一些:他把廢棄口罩做成了“羽絨服”。

  關於廢棄口罩的100種想像  

  遠看這件冰藍色的“羽絨服”,你可能只覺得顏色挺清新,蓬蓬的看起來很暖和。

  走近才發現,它的填充物不是鴨絨鵝絨,而是一個個完整的、用過的廢棄口罩。

  今年8月,Zambotti收集了大約1500個散落在冰島街頭的廢棄口罩,將它們存放在密封的塑料袋中一個月,並用臭氧進行徹底消毒。隨後,他將這些“原料”運送給芬蘭的一位時裝設計專業學生Aleksi Saastamoinen,最終做出了這件不同尋常的羽絨服。

  Zambotti和Saastamoinen將這件羽絨服稱為“Coat-19”。他們特意用半透明的防水材料做羽絨服的外層,希望這些清晰可見的口罩,可以警醒大家注意“疫情帶來的、荒謬的環境汙染問題”。

  據美國《環境科學與技術》雜誌報導,全球每月使用和丟棄的口罩數量約達 1290億個,其中大多數是一次性的。而國際環保組織Oceans Asia估算,2020 年預計有15.6億個口罩流入海洋,相當於產生了4680噸至6240噸的塑料汙染。

海灘上隨便走一趟,就能撿到幾十隻口罩
海灘上隨便走一趟,就能撿到幾十隻口罩

  一次性口罩的主要原材料是聚丙烯(polypropylene,簡稱 PP),本質上也是一種塑料,需要長達450年時間才能分解,這對海洋生態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在口罩大批闖入海洋生態這一兩年,有企鵝將它誤當成食物,海鷗雙腳被它纏繞無法飛行,海龜的口鼻被纏住導致死亡……在陸地上的我們看來,口罩是防護工具,它卻成了海洋生物的“奪命武器”。

  Zambotti 發現,聚丙烯纖維可以用來製作廉價羽絨服的填充物。他於是有了“口罩羽絨服”的回收創意。

  在這之前,Zambotti也收集過街頭廢棄口罩,在消毒後保持完整形態,做成了沙發坐墊“Couch-19”。他特意將沙發設計成冰山的模樣,希望人們能意識到,一次性口罩的隨意丟棄和處理不當是個大問題。

  韓國大學生Haneul Kim也留意到相似的問題。

  去年6月,他在學校設立了一個口罩回收箱,收集到1萬隻廢棄口罩,並向工廠要到了超過1噸有缺陷的口罩。Kim將口罩放置消毒,去掉鬆緊帶和金屬條,再在超過300攝氏度的高溫熔化加工,最後做成了他的畢設作品:9把“口罩凳子”。

  Kim稱,希望這些五彩斑斕的凳子,能幫助大家創造性地思考如何解決廢棄口罩汙染問題。

  既然塑料是可回收的,我們為什麼不回收由塑料製成的口罩?

  做文具、造桌椅、修馬路……

  廢棄口罩的“下半生”  

  Zambotti的“口罩羽絨服”和 Kim 的“口罩凳子”,聽起來更像是獨立的藝術設計項目。

  但放眼全球,除了環保機構會定期組織到海灘上撿塑料垃圾和口罩,其實也有一些更大規模的“廢棄口罩回收行動”正在進行。

  法國的一家初創公司 Plaxtil,從2020年6月開始推出回收口罩的解決方案。

  一開始,他們跟當地社區合作設立50個口罩回收點,3個月內收集了超過 70000只口罩。收集回來的口罩會先隔離至少4天,去掉鬆緊帶和金屬條,壓碎再通過紫外線殺菌消毒,最終製作為跟塑料相似的材料,用來生產三角尺、直尺和量角器等文具,給當地學校學生使用。

  今年5月,巴黎市政府發起口罩回收行動,在多地設置了回收點,也跟 Plaxtil 簽署了10萬歐元的合作協議,將部分口罩交由他們回收處理。據稱,回收1立方米口罩的成本為311歐元。

  在美國,TerraCycle 公司向小企業或家庭出售用於一次性口罩的回收盒,裝滿後寄回,這些口罩會被送往加工廠進行處理。回收成塑料顆粒後,再賣給第三方製造商,變身成為長椅、地毯或裝運托盤等。

  先收集,再回收,採取類似模式的公司不少,但一般都強調不接受醫療用的廢棄口罩。而英國的 TCG 公司(Thermal Compaction Group)則有點“另闢蹊徑”。

  TCG 公司跟英國7所醫院合作,為醫院提供專業的加熱設備,可以在1個小時內,將醫院用過的防護服、窗簾和一次性口罩等加熱製成1米長的原材料,後續回收用於製造塑料椅子、水桶和工具箱等。

 看起來凹凸不平的“大板磚”,就是口罩回收製成的材料
 看起來凹凸不平的“大板磚”,就是口罩回收製成的材料

  而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RMIT)有另外的想法——將1%的口罩和99%回收的建築材料混合在一起,製成鋪路的原材料。

  研究團隊將回收的口罩加熱消毒後剪成條狀,再跟回收後的建築碎石和混凝土混合,發現最終形成的材料在承重、耐熱、耐濕等方面都有較好的表現。

 混合後的鋪路材料樣本
 混合後的鋪路材料樣本

  鋪設1公里的雙車道可以消耗約300萬個口罩,研究團隊稱,這種材料鋪設的道路會更堅固且具有韌性,但具體可行性還有待測試實踐。

  讓口罩變得更環保,可行嗎?  

  由於口罩回收成本較高,同時出於公共衛生考慮,不少觀點認為,集中填埋或焚燒才是目前更高效的做法。

  加拿大非營利組織 FCQGED 計算稱,回收1噸廢棄口罩的成本約為45000美元,但聚丙烯這種材料本身每噸的價格只在1500美元左右——如果沒有政府的大量補貼,大規模的口罩回收計劃不太可行。

  如果後期無法完美解決,那能不能從一開始就避免問題發生?

  在口罩汙染問題引起關注後,研究可降解口罩成了一種新趨勢。聚乳酸(PLA)、聚酯纖維、大麻、棉紙、木纖維等材料都成了口罩原料候選,另外,也有一些廠商在研發可降解的聚丙烯(PP)熔噴料。

  以聚乳酸(PLA)為例,這種材料被稱為“綠色塑料”,以玉米、小麥、木薯等植物為原料製成。據稱,用PLA做成的口罩,焚燒時不會釋放氮化物、硫化物等有毒氣體,在堆肥條件下也完全可以被降解歸於自然。

 PLA 材料的自然降解過程
 PLA 材料的自然降解過程

  但這類“環保口罩”目前量產不算多,而且消費者也有自己的擔憂:如果口罩更換材料,它的防護過濾能力會受影響嗎?還能好好保護我不受新冠病毒感染嗎?

  我試著打開淘寶搜索“可降解口罩”,發現只有6個相關選項。其中,最暢銷的一款口罩月銷量也只有38只——要用可降解口罩代替現在的一次性口罩,恐怕還需要些時日。

  回到眼前,世界自然基金會塑料廢物和業務負責人Erin Simon指出,目前最棘手的問題是人人都在用口罩,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正確丟棄口罩。最有效減輕汙染的做法,是將丟棄口罩扔進有蓋的垃圾桶,不讓它有機會流入海洋、湖泊和河流。

  另外,有環保機構建議,為了海洋生物著想,丟棄口罩前可以先將繩子剪掉。

  被口罩緊緊纏住雙腿的海鷗
  被口罩緊緊纏住雙腿的海鷗

  隨著全球疫情陣線拉長,我們還將與口罩共存較長一段時間。

  不管是探索回收方案,還是尋找更佳的替代原料,每月丟棄1290億只口罩帶來的汙染問題,也是時候該正視起來了。

  來源:愛範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